第18章 -云昕初见(上)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536字
  • 2014-12-01 12:21:32

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朦胧身影再度袭来。燕孤云只觉有些昏沉,忽而背后一掌袭来,立马让他静了下来。

他转身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夷坚老头。

夷坚老头哈哈大笑,收手,笑道:“今天生意上门了!”

白衣童子不解,瞅着师父得意的样子,有些看不惯:“师父,搞什么嘛,肚子好饿!”

说起饿,燕孤云这才觉得其饿无比。看着瘪下去的肚皮,果真有些饥饿。

夷坚撇下两个孩童不管,收了摊位,拿好招牌追着刚才那对夫妇。

童子见了,只有摇摇头跟去。

燕孤云也无奈,不得不追去了。却并非不愿,说实话心中倒有些期待见那女孩一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追了半里,这才在台州城的东北角找到那夫妇的住处。

夷坚笑嘻嘻迎了上去,大声招呼道:“员外请留步!”

焦急的男人正在府门口打发下人去寻大夫,一听背后有人喊,缓缓回过头一看。却见是一个穿得有些破烂的糟老头,当下心中就不乐意了。站在台阶上沉着脸道:“臭要饭的,敢在此大呼小叫!”

燕孤云一听,觉得眼前这人有点狗眼看人低的感觉,十分不爽他。转头往那座府院一看,朱红大院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匾上“苏府”二字果真是金光闪闪。

夷坚笑道:“苏国舅可不该这样看人。老头我虽是破烂一点却也不是什么要饭的!只是见令爱脸色苍白,当是身染恶疾。啧啧…若不及时,只怕有性命之忧…”

那人一听赶紧改口,礼贤下士一般恭恭敬敬道:“在下有眼不识神医,勿怪!请请请!”赶紧将这要饭“神医”请过府去。

夷坚大摇大摆:“这两个是我徒儿,都是乡野粗人还请国舅不要介意。”

“请!”

一行三人便跟着走进了苏府。

燕孤云迎面一见,一道玉璧映在眼前,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字,却是一个都不认识。虽不识货倒也知道这是彰显气派的东西,比起自家燕云山庄可气派太多。

但见,庭院深深,画廊曲折。假山流转,活水奔腾。怎一个气派了得…

且不说这些,苏国舅苏泽伟直接将二人带到了后院。踏入拱门香气袭来,几盆紫丁香散着暗香。一座沉月亭映在眼前,穿过亭子,一间精致小屋,木门正开着。

苏泽伟请神医入内,拜托道:“神医可一定要治好小女!必定重重有赏!”

夷坚一笑:“老头尽力而为。”

屋内,苏夫人云素正坐在床沿,焦急看着静静昏睡的女儿。说不尽的担忧,眉头一直紧锁。她见夫君过来,赶紧问道:“大夫找到了吗?”

“神医在此,你就别担心了。”苏泽伟有些不耐烦她的聒噪,赶紧退到一边。

云素一副慈母担忧爱女的样子,求道:“神医一定要治好我苦命的女儿!”

夷坚一笑,喊过燕孤云一人进来。

白衣童子不服气地看着燕孤云,问:“为啥只叫你!”

燕孤云洋洋得意道:“我怎么知道,大概是我长得比你好看!苏国舅不嫌弃。”

“得了吧!赶紧滚!”童子愤愤骂道。

云素看这陌生的孩童走了进来,拦住:“我女儿的容颜岂能让这陌生孩童看见!”

苏泽伟推开她:“神医的徒儿又不是什么俗人。女儿的病要紧,哪管什么礼法!”

燕孤云可不知道什么礼法之类,只是觉得有些好奇。女孩家就不能让人见了面目?在大街上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在闺房见了又算什么?

也不能怪燕孤云不懂,他这两年在巫山呆着哪知道轩辕国的礼法之类。

夷坚在他耳边低声道:“小子,便宜你了。有件事你得替我去做。”

“什么事?”

见这师徒二人悄声细语,苏夫人可有些不放心。盯着他两的一举一动。

夷坚轻轻咳嗽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药丸,坏笑道:“此药必须以口含服,可苏小姐一直紧咬朱唇,老夫总不能掰开她的嘴强行喂药吧!这等艰巨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夷坚说完忍不住有些发笑,却整整仪容,一本正经递给燕孤云药丸,再拍拍了他肩膀:“老夫看好你!”

燕孤云拿着药丸又不知道怎么做,便问:“这样怎么做?”

“含在嘴里,喂她呗。快点哟!”夷坚再偷笑道。

燕孤云看着这么点的药丸,有些不好意思。再细细看看沉睡的苏小姐,一脸稚嫩,却有些惹人怜爱。煞白的脸失去血色,也不知是何缘故。

虽是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烫,燕孤云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含化药丸,弯腰一点点迫近樱桃红唇。

“慢着!”苏国舅有些紧张道。

夷坚一盯,问:“国舅何事?”

苏国舅问道:“这含药之法在下未曾听说过,莫非你是想让那小子占我女儿便宜?”

云素一听,不由火怒三丈:“我女儿乃千金之躯!岂容你等俗民玷污!”

燕孤云哪管那些,专心喂药,直接触了过去,碰到苏小姐红唇。刹那间,脑海中浮现一副朦胧画面,似乎有一汪池水,还有…琴声…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

苏小姐目带凶光,两腮却绯红发烫。自己也有些惊讶,没想到打得这么响亮。虽喊怒却又不好意思再看这小子,两手捧在手心,轻咬红唇不知如何是好。

燕孤云似醒未醒的样子,愕然张着嘴,默默盯着苏醒过来突然给他一耳光的苏小姐,问道:“你干啥?我好心喂药,你居然打我!”

“啪!”苏小姐反倒不怕了,又扇了一耳光“打的就是你!小淫贼!占人家便宜!爹!娘!打他!”

夷坚有些惊讶,显然没有料到事情发展成这样。

苏泽伟一怒,喝道:“来人!”

家丁四五个跟了过来:“老爷,有何吩咐?”

“将这三人给我绑起来!”

夷坚道:“苏国舅,这是误会!纯属误会!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喂,有没有在听?”

不由分说,三人就被五花大绑,弄得个严严实实,被拉了下去…

三人被关在柴房中。白衣童子埋怨道:“师父,你搞什么?让那小子占便宜就不带上我?”

燕孤云道:“你想去?不早说!两个耳光,你以为那么爽?”

夷坚笑道:“小鬼,得了便宜还卖乖!哼,要不是老头我安排,你能蹭到便宜?”

燕孤云辩解道:“什么便宜,明明是喂药!我可没占便宜!”

“切,敢做不敢认!”白衣童子笑道。

这师徒二人根本没有担心过有什么后果之类,一个劲儿寻燕孤云开心。

燕孤云笑完了,一百个不放心道:“那什么国舅万一要杀我们怎么办?”

白衣童子笑道:“这你就想多了,咱师父别得不行,逃命倒是天下第一!师父,您说是不是该走了!”

夷坚道:“就你话多!走罢,走罢,烧鸡没捞到反而成了落魄鸡!”说完,施法。地上一阵青光化出个什么法阵之类。

青光一闪,三人瞬间出现在护城河外。

童子埋怨道:“师父下次能不能选个好地方!咦,那小子呢?”

“救我!”

童子转身一看,燕孤云正在护城河中漂浮不定,一个劲儿呼救。

不由有些幸灾乐祸,拍马屁道:“师父,高明!”

夷坚瞪了徒弟一眼,递过他的腿,燕孤云抓住童子的腿爬了上来,却湿了衣服。

“走,小鬼,请你吃东西去!”

“现在才去?肚子都扁了!”

“那我就不买给你了…”

“别别别!老大爷!有话好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