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离别之泪(下)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333字
  • 2014-11-30 17:45:18

小鬼放肆的伸手替姐姐拭去,笑道:“云儿一定会与姐姐再相见!不信我们拉钩钩!”

神女忽而哭出声,一把拉过小鬼搂在怀中,痛哭。

“姐…姐…”

小鬼学大人们,用稚嫩的小手拍着神女的背,安慰道:“姐姐!不哭!要坚强。”

神女道:“我孤苦在此上千年,难得有故人来。可惜时光飞逝,这短短二十来日总觉不够…如今又是一别,也不知还能不能…再相见…便留这一物作个念想也罢。”

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凤纹金簪,有些颤抖。她哭着将此物塞到燕孤云手中,心中悲道:“这一别,或许已无机会。小鬼,好好保重。”

神女转身,挥手道:“小鬼,走罢。”

夷坚喝着酒在宫外大喊道:“燕孤云,走!”

燕孤云看着神女离去的身影,忽而有些不愿离开。跑着去追神女,哭着叫道:“神女姐姐!云儿舍不得。”

神女亦含泪,微微摇头。狠下心来,施法化作云雨消失无踪。

“神女姐姐!云儿一定会记得你的!”冲着无边无际的天空高声喊道。

月彤带着女儿,缓缓走了出来:“云儿,干娘没什么送你的,有件东西你带走吧。”

她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缓缓打开。

燕孤云一看,叫道:“兵主之剑!干娘,这个…”

月彤道:“这剑本是我族圣物,只可惜早已被毁。况且我族不习刀剑,自蓉儿他爹去后再无人会剑术,这剑留着也已无用。不如送你,等哪****学会剑术定会大有裨益。”

“干娘!云儿舍不得…”

月彤搂着云儿,眼角泪下:“干娘也舍不得,可惜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干娘也不能拦着你。总该放你自由。”

蓉儿哭着,嘟着,丧气着,无言着。

燕孤云也不知该如何跟蓉儿说,干脆就不道别了。提过包袱背在身上,走向夷坚老头。

蓉儿哇哇大哭,叫道:“云哥!”

燕孤云没有理他,笔直向着前方走去。

蓉儿,低声哭着:“蓉儿喜欢你!”

路的那头,人影早消失不见。蓉儿望着空空的路,哭着跺着脚:“云哥,蓉儿喜欢你!”

月彤望着天边一抹五彩祥云,搂着女儿:“傻蓉儿,他已经走了…”

“娘!”

……

一抹祥云奔腾而去,云上多了一人。

燕孤云躺在云上,默默含泪。小小的心,经了死别又经了生离,不免有些忧郁。

白衣童子看了一眼,凑到他跟前:“小子,还在哭啥?”

燕孤云抹去泪,鄙视了一眼:“你是神童么?”

童子想了半天:“大概是…”

“那你就不会懂…”

白衣童子冷冷“切”了一声,静下来一想,似乎自己是不懂这些感觉。有些好奇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懂?”

“大家都说神不知情为何物。”

夷坚插嘴,满不在乎道:“我呸,哪个小子这么说?谁说神不懂情!”

燕孤云有些窝火,顶撞道:“神如果知情,那你还要逼我离开!坏老头!”

“坏老头?”夷坚有些生气,看着白衣童子责问:“是不是你教的?”

童子捂着嘴,摇头。

燕孤云问:“我们要去哪?”

“台州城!”

“台州是什么地方?”

“很远的地方。”

……

台州城,地处轩辕国西北部。乃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故而城内南北客商汇集,商业发达,交通便利。也算是轩辕国的一个要地。

燕孤云趴在云上朝下望去,只见群山层峦叠嶂,一片翠绿。不过远处景物则截然相反,黄沙飘舞,一片荒芜。

夷坚停住云彩,寻了个隐蔽的位置,解开法术。降到地上,摇身一边,左手握铃,右手撑着招牌,还是“神算子夷坚”五个字。

燕孤云第一次见这老头变身,有些欣喜,已然忘了先前那番离别之苦。这倒也合他十岁的性子,哪会记得那么多伤感。见着大街小巷与渝州城风景不同,好奇心驱使他去探索。

一路上,见过蒙纱的西域美女,也见过有两个山丘的骆驼。听到过渝州城的腔调,也遇到听起来怪怪的西域口音。

总之又涨了些许见识。

话说赶路这么久,燕孤云的小肚子倒也准时的“咕咕”了起来。白衣童子听了,放慢速度,在他耳边悄声问道:“吃过烧鸡没?”

“在渝州城吃过,不过也有两年没吃了…”

“这么惨?神女哪吃什么?”童子低声问。

“切,原来是想问神女姐姐,哼,没门!”燕孤云歪着脖子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童子吐着舌头,坏笑道:“咱哥们两个还见外…”

“拉倒吧,还哥们…有烧鸡么?”燕孤云问。

“你等着!”童子胸有成竹,拍拍胸膛,俨然一副你等着的表情。

见他走到师父跟前:“师父,肚子饿了。能不能先欠点钱买只烧鸡…”

夷坚看了不争气的徒弟一眼,嫌弃道:“你?还请吃烧鸡?钱从哪里来!我问你钱从哪里来!”

“看呗!”童子手里拿着一只脚臭熏天的破鞋。

夷坚看看自己脚下,空了一只脚,骂道:“好小子,居然算计为师!拿来!”

“师父先烧鸡,我就还你!”童子威胁道。

“哼,小样。你看看鞋子里有没有钱。”

童子一惊,去掏鞋摸到了几颗沉甸甸的东西,掏出来一看,瞬间傻眼了。全是石子!

“师父,你使诈!”

“小子,跟为师使心眼,你还嫩了点!老老实实卖艺去!”

童子悻悻,蹭到燕孤云身边,无奈道:“那老头耍滑,等下次补上…”

燕孤云懒得理他,加快速度追夷坚去了…

夷坚高声吆喝:“神算夷坚,路遇求缘。童叟无欺,不准不要钱!”

吆喝了半天,却不见一人来照顾生意。两个童子跟在身后,无精打采。

忽而燕孤云感到一阵头疼,脑海中浮现一副朦胧画面,似乎是个女子,却看不真实,随即这头疼之感消失。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大街上人流涌动,还是不见人前来摊位算卦。

肚子咕咕,若是平时到了这时候干娘总会挽起衣袖开始做饭了,蓉儿一一定是在耳边像蚊子一样嗡嗡个不停。自己则拿着柴捆,一根根往灶里送。

现在想着那段时间有些怀念,一时沉浸在回忆中。

忽而,街上几个粗鲁的男子吼道:“让开,快让开!”

紧接着是一个珠光宝气的妇人抱着一个女孩在怀,那女孩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却生得着实漂亮。可惜女孩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好像有疾在身。

妇人有些焦急,不住埋怨道:“老爷!赶紧找大夫!还在磨蹭什么?没看到昕儿刚才头疼欲裂!”

旁边一个员外样的中年男子,同样也着急着,应道:“这大街上,哪去找大夫!赶紧回府!轿子呢!轿子在哪!赶紧过来!”

燕孤云被这一阵吵闹打断回忆,随着众人看去。见到那女孩的脸,头疼再次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