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离别之泪(上)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740字
  • 2014-11-30 11:15:16

巫山神女乘云飘来,不高兴道:”夷坚大叔!“

夷坚摸着头,装傻道:“哟,这不是瑶姬嘛!”

神女径直走到他跟前,扯过这老头的胡须,怒骂道:“大叔!你还知道来巫山找我!”

夷坚捋着胡须:“别别别,断了!断了!”

“哼!”神女这才放手。

白衣童子见了,躲到师父身后,偷偷笑起来。

燕孤云有些没看懂,凑到神女身边问:“神女姐姐,你认识老伯?”

“岂止是认识!”神女咬牙有些怨气。

夷坚大笑道:“哈哈!没想到你小子倒享福。有神女陪你过得如何?”

神女道:“别想转移话题!”

夷坚收住笑声,严肃道:“瑶姬!休要纠缠。正事要紧!”

神女便收住怒气,站到一旁。

夷坚看着燕孤云,带着慈祥目光,笑道:“孤云,两年已过,考虑得如何了?还想为爹娘报仇吗?”

燕孤云没有立即回答,低着头好好回想,却又记不起什么。脑海只是浮现那日爹坐在椅子上对他说的那番话,以及逝去的娘蒙着白布。全然不记得庭院中那些模糊的尸体。

神女在一旁,有些可怜他,忍不住带起淡淡感伤。

月彤则搂着蓉儿,静静站在一边。

众人都在等他的答复。

朝云宫风起,吹过身子有些瑟瑟。他还是没有记起,拍拍脑袋笑道:“我知道爹娘去世了,可是为什么要报仇呢?”

白衣童子惊讶,看着他的表情却又不像说傻话。明明如此严肃的说他不想报仇。童子想着两年前,那晚惨剧。明明他发誓要为爹娘报仇,怎么才过两年就忘得一干二净,背弃誓言?

夷坚双手搭在他肩上笑道:“真的不想报仇?”

神女微微一怒,却又不敢言语。她见着夷坚掌中现出灵力!分明是在诱导小鬼!看着小鬼茫然的表情,神女有些心痛。眼睁睁看着,看着他一分一秒陷入夷坚老头的诱惑中。

燕孤云疑惑不解,一副疑惑的表情望着夷坚:“我要找谁报仇呢?”

“看了你就知道了!”夷坚施法,一道灵力窜入他脑海。

闪现过一副画面。

当晚燕天双对战魔王玉尊的画面,一斧下去,燕家人死去。看见娘倒在血泊中,也看见爹被六斧砍伤,看见爹在地上缓缓爬向娘。

听见爹说道:“云儿就拜托您了!”

又听到一个声音:“还是等小子来了你自己说,在此之前我会尽力维持你的性命,但愿能撑到他回来。”

“多谢了!”

……

燕孤云闭着眼,泪下。

被神女篡改的记忆重新浮现,睁眼,目带凶光。却没有像平时那样黑气袭来。如此平静,仿佛一夜间便长大,不再吵闹。

小鬼抹去泪,缓缓坚定说道:“我记起来了!老伯,仇人是谁!”

夷坚满意一笑:“现在还不到时候,不能告诉你。”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要等我老了根本拿不动刀剑,那个时候才能去报仇吗!”带着怒气,他厉声责问道。

神女、月彤和云儿,便是白衣童子也没有想到燕孤云一个小孩会如此发脾气。

夷坚没有吱声,待他冷静下来,这才说道:“等你十八岁学会了该学的东西,我自然会告诉你!以你目前的能耐一招都过不了!谈什么报仇。”

小鬼岂肯罢休,怒道:“您是说我这两年所学都是白费么!我不信!”紧握双拳,怒火燃烧化为斗志昂扬。

“不信你便试试,只要你能在我手下过三招,我便立马告诉你。否则安心听我的,静待时机。”

“老头!你自己说的可要算话!”

刹那间,原本平和的朝云宫泛起杀气。

神女没有制止,因为她知道这是小鬼要走的路。她无法,也不能阻止。

一老一少摆出架势。

小鬼施法,化出两条巨蟒,口吐红信。摇头晃脑,看准时机,一个前冲,血盆大口朝夷坚咬来。

夷坚侧身一站,收起左手。只凭右手,施法。掌中化出一道金色屏障,轻轻松松挡下巨蟒的撕咬。脚都不曾挪动一步,就这么轻而易举挡下。笑道:“老夫已经说过,小鬼你还差得远呢!”

“别得意!”燕孤云咬牙切齿,被老头看扁,心头很不爽。

换了个花样,施法招出一头大虫。大虫一啸,挥着四爪,盯着夷坚一步步逼近。

夷坚摇头叹道:“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招式,老头我懒得陪你玩下去。看好只要一招!”

夷坚施法,全身灵力大作。身后腾起一柄大剑的模样,立剑而出。口中喝道:“天剑-破!”剑指小鬼。

剑身呼啸,穿透夷坚身体,如穿过空气一般,急速向燕孤云刺来。

小鬼招的大虫碰到剑尖直接就烟消云散。可那剑在夷坚操控下并未停下,往前逼来。

燕孤云有些不知所措,慌了手脚。情急之下胡乱施法结出一道屏障,本以为坚不可摧,却被剑给碾压而过,赖以自豪的屏障成了镜中花水中月那般华而不实,破碎。

剑逼着他脖子,令他动弹不得。

夷坚依旧站在原地,一步都没有挪动。笑道:“小鬼,你的实力连让我动脚都做不到还谈什么报仇,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就这样一辈子活在自责中!”

小鬼无言,愤恨着咬牙却又无语反驳。的确这老头说的是实话,自己还是差的太远,报仇?简直是天方夜谭。

神女出手,将夷坚的灵剑击碎,道:“夷坚大叔,你也没必要教训得这么重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谁知夷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埋怨道:“瑶姬,他要走的是不能回头的路,你也知道他将面临什么。以他现在的样子能靠得住吗?还谈什么大业!”

小鬼低头,自尊受了很大打击,默默不言。

蓉儿见云哥如此落魄,悄悄走了过去。笑着,本想安慰云哥。谁知小鬼不耐烦推了她一把,蓉儿跌坐在地,哭了起来。

月彤没有责怪云儿,自个儿扶起女儿。反倒站了出来,为云儿不平:“这位大叔,您不该如此对云儿!”

夷坚不屑的看了这凡人一眼,道:“无知凡人,凭你也配与神说话?”

月彤一愣,随后保持着笑容道:“既然您是高高在上的神,那为何要逼一个凡间小孩去走他不愿面对的路?既然是神,为何不能自己去走却寄托凡人?恕我愚昧,看不到您为神的尊严何在?”

一席话令夷坚哑口无言,满是愤恨却不知如何发泄。奋力一掌拍在柱子上,深深陷入一个大洞。

巫山神女劝道:“您也该消消气了。孤云毕竟只是个十岁孩童,不能成器也是正常的。您不也说了等他十八岁再谈这件事。”

夷坚狠狠瞪了一眼,拂袖而去。自个走出朝云宫,坐在台阶上,解下腰间葫芦喝起闷酒。

白衣童子见了,忍不住悄悄笑起来。

巫山神女见了这童子,有些惊讶,随即淡淡一笑。

白衣童子看了神女也是一惊,脑海中闪现过什么场景却又模糊万分,不能记起。

四目相对,竟忘了周围一切,仿佛世界只剩下这两人。

小莲看着发呆的神女,凑到白衣童子跟前,挡住他视线,俯身偷笑道:“小家伙你在看什么?难道喜欢上我家神女了?”

白衣童子瞪了小莲一眼,转身自寻他师父去了…

神女拉过小莲,笑骂:“小莲说什么傻话!”

“本来就不对嘛,神女在想什么?”

神女也懒得理她,反身走到小鬼身边,安慰道:“孤云,夷坚大叔并没有恶意,只是有点操之过急。好好听他的话,你爹娘的仇一定能报…”

小鬼哭着,扑在她腰间。

神女温柔地摸着他的小脑袋,拍着小背:“男子汉要坚强,不能轻易流泪。我的好妹妹可还等着你归去!好好努力,早点回来…”

小鬼听不懂她的意思,擦干泪问道:“姐姐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神女半蹲着,温柔眼神映着迫切的期望,看着小鬼:“你现在还不懂,等过些时日你就会懂的。到时候驾着五彩祥云,飞在昆仑之巅,若我还…存在这个世上,一定会再来看你的。”

说完,神女不知不觉落下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