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入梦之境(下)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645字
  • 2014-11-28 17:45:20

忽而场景再转,这次是一出冰冷的雪山上。

又是一男一女,不过情况有些糟糕。

男子身着火云金甲,手执金枪,身上多处带着血污。身后死死护着一个柔弱的女子。

那女子容貌姣好,不过是陌生的面孔,神女并不认识。有些好奇,这女的是谁?

两人已经被围在中间,周围全是身着战甲的神将神兵,数有上百。

女子低声咳嗽了两声,脸色惨白,看来身子不太好。

男子有些担心道:“玉姬,坚持住!只要再撑一会儿,我便带你去找延维!”

女子低声道:“陆郎,只怕来不及了。”

“不会的,再撑一会!只要我们冲出重围,一定能找到延维治好你!”男子恳求道。

突然,神兵那边一神喝道:“小子,现在认错还来得及!”

男子道:“承蒙帝台大叔照顾这么多年,请恕我不能再待在您身边!”

那神将白发苍苍,一看便是位老神,老神帝台恨铁不成钢那般,一咬牙道:“小子不要怪大叔心狠,职责所在不能就此放过你!”

男子挺枪,金枪寒芒一点:“我明白,大叔来吧!”

帝台转身不愿面对他,缓缓抬起颤抖的手,片刻后伴着一声沉重的叹息。坚定发令道:“天帝命吾处理此事,众神将听令…杀!”

一声令下,千根金枪捅来。男子掩着女子奋力搏杀,鲜血染红金甲,金枪沾满同族鲜血。

女子咳嗽加剧:“陆郎,为了我和同族反目值得吗?”

男子没有应她,奋力一战!金枪横搠,又贯穿一神兵的胸膛。众神兵被震住,一时不敢上前。

得一丝喘息机会,男子喘着粗气道:“有你便有我,失你我为何?”

女子搂着他的脖子,清澈一笑。随即目露凶光道:“陆郎,再会!”

男子被一掌击晕……

神女正看得起劲,突然场景消失。回到了一条街上,夜晚,电闪雷鸣。

抬头望去,“燕云山庄”四字映在她眼中。

灯笼下,小鬼正鬼鬼祟祟。

神女缓缓走了过去,一股血腥味袭来。

神女想到了什么,失声喊道:“别打开门!”

小鬼听不到,她只是梦境中的幻觉而已。小鬼推开门,一股怨念袭来,化为阴风阵阵。

她的秀发,她的裙角被这风撕扯,随之飘扬。

霹雳惊,白光闪现。

门后庭院,血色泛滥。如此触目惊心,神女缓缓推开门,这一切都现在她眼前。

血肉模糊,到处都是尸体。残肢碎块,分不清是手还是脚。血腥凝重,小鬼在尸堆中放声痛哭!神女亦心如刀绞,不禁泪下。

半蹲在小鬼身边,本打算伸手要安慰他一番,未想到玉手直接穿过他的肩膀,仿若空气一般。

神女这才想到这是他的梦境,她无能为力。但是她可以改变,让他以后不记得这晚的事。

神女施法,合掌在胸前泛起阵阵金光。忽而向四面八方散去,将这阴森之夜化为白昼。

地上尸块和血流全都消失不见,化为熟悉的砖石,丝毫看不出先前那番人间炼狱。

小鬼茫然,见着眼前的变化。跑向屋内,却见到爹躺在椅子上,夷坚老头站在一旁。地上白布蒙着…

神女跟着进来,立马施法欲改变结果。然而,没有发生作用。神女一惊,再施法。结果还是一样没有改变,细细看去,这屋子已经布下结界。而施法者正是此刻站在小鬼身旁的夷坚大叔!

神女暗自骂道:“夷坚大叔,你居然连这个也算计了!可恶!”

屋内的场景神女已经无法改变,只能默默看着它重复发生…

神女施法,自身化作金光散去。

朝云宫内,一道金光从燕孤云额头涌出,进入神女体内。

月彤一见,这才停止释放清心咒。抹去额头大汗,顿觉身心劳累。

神女亦昏睡过去,卧在床上。

月彤抱起云儿,走到其他室内。

蓉儿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看着昏睡的云哥,有些担心,叫道:“娘,云哥怎么了?”

“云哥只是睡着了,蓉儿好好陪着云儿。”

蓉儿狂点头,有些欣喜:“这下子,云哥再不会丢开我了。”

月彤微微一笑,怎一个累字可言,便自寻了一间屋子,终于可以放心睡下……

朝云宫,忽而仙雾袅绕。

一男子器宇轩昂走来,身着戎装,腰佩龙凤坠,手按青铜剑。昂首之姿,似一方诸侯征战归来。

男子道:“来人!”

一手下唯唯诺诺跪下:“大王何事?”

“朝云何在?”男子道。

片刻后,那手下战战兢兢地奔了过来,跪下:“启禀我王,朝云王后已经…已经…”

男子大怒:“说!”

“王妃已…薨。”

男子忍不住泪下,挥袖身后,负手阔步赶去。

室内,榻上。朝云王后安然闭目,已经逝去。

男子缓缓挪过身子,坐在榻上,屏退一干杂人。握着王后的手,亲吻,泪泄:“朝云!为何等不到寡人凯旋!苍天呐,你若有眼为何不肯让朝云活下来!”

不住的低声叹道:“朝云!寡人的朝云,求你醒醒再陪陪寡人!”

仙风拂过,一女现身。叹道:“是何人如此哀伤?可是失了一半鸳鸯?”

男子循声望去,但见一女飘飘立于天地间,容貌绝世无双。因为那副容颜与他的朝云如此相似!

男子惊讶,望着榻上未冷的尸身,不知是喜还是悲,起身颤抖着走向飘飘的女子:“朝云!寡人的朝云!你还在,舍不得寡人!朝云!”

男子猛扑了过来,女子化为云雨散去,在他身后重新聚形道:“好无礼的凡人!”

男子道:“朝云别走!寡人求你别走!”

那女子施法,欲要捉弄这个无礼的凡人。但见榻上的朝云王后尸身散发金光消失无踪。

只留下男子无力坐在地上,默默念着:“朝云!朝云!”

女子一笑:“你…过来!”

男子睁眼,见到形貌如此像朝云的她,不由爬了过来:“朝云你说,是寡人不好,不该丢下你去打仗。可轩辕国来犯,为了一国子民,寡人不得不去迎战!”

女子不耐烦道:“你说完了没有?”

男子一惊:“朝云,你变了?可是在怪寡人冷落了你?”

女子怒道:“朝云,朝云,念够了没?吾乃巫山神女瑶姬!不是什么朝云。”

男子道:“你就是寡人的朝云!”

“烦死了!你若想找回朝云,自到高唐巫山。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记住了!要想找她就到此处。”

忽而另一个声音道:“姐姐,你还在啰嗦什么啊?”

“来了,来了!”

言罢,巫山神女消失不见。

只剩下男子伤心叫道:“朝云…”

……

一个月后,巫山高台下。

一男子落魄而来,手握一根凤纹金簪。

高台之下,高声喊道:“朝云!寡人来了,你在哪儿?”

左顾右盼,没人回应他。只有山谷的回声应着他。有些失落,男子瘫软跌坐在高台下。

“王,为了百姓,您要挺住啊!”一臣子谏言道。

“滚!寡人的是毋庸多管!”

“国不可一日无主!王,求您回王都!”臣子再道。

“休要再烦寡人,谁要作王就让谁去。寡人已无心于此。”

臣子叹道:“自古江山美人取舍,都是江山为重!王,大好江山在,何愁无美人!请王斟酌。”

“谬哉!江山易,一人难得!美人虽多,能有几个朝云!能有几个?就像你,朝中大臣,除了你还有谁跟着寡人!”

“这…”

“回去吧,这是寡人印玺,传寡人口谕…”伸手将玉玺递给臣子。

臣子颤抖,跪在地上不肯接。

忽而,一个女子飘了出来,一把夺过玉玺,笑道:“既然你这凡人如此笨,好好的王不当,不如我替你坐坐王位!”

“还给寡人!”男子道。

“没门!”女子抱着玉玺飘飘而去。

突然女子背后伸出一手,将玉玺掏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