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入梦之境(上)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369字
  • 2014-11-28 12:05:35

这朝云宫内,刹那间便充满神女的怨恨。深沉的哀怨,与厚重的无奈。

月彤见神女变色,心知大事不好。赶紧按住蓉儿,一齐跪倒在地,惶恐道:“神女,蓉儿无知还望神女恕罪。”

蓉儿看不懂娘的作为,执拗的头不肯低下。嘟着嘴道:“那又不是我说的,是村里的老伯们这样说的啊。”

神女没有理会这母女二人,独自背倚朱红的宫柱,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眼角闪过一丝泪花,披帛轻动,拂去玉泪。

月彤道:“神女,您找月彤可是为了云儿入梦?”

神女微微颔首点头:“随我来。”

月彤按住女儿,跟着神女离去。只剩下月芙蓉冷眉冷眼嘟哝着,发泄心里的不快。

燕孤云已然昏睡很久。神女坐在床沿,吩咐道:“我施展‘引梦术’需得入他梦境,梦中变幻难保不会让他魔气大发。你需得小心施展清心咒,稳住他的心智。”

“月彤自当如此,神女且放心入梦。”

神女施法,一道光芒从神女天灵盖上冲出,点入燕孤云眉心消失不见。神女身子则一头栽在床上。

月彤紧遵吩咐,施展清心咒…

这里是燕孤云梦境。神女现身,却是一处阴森地狱。

地狱里冒着腾腾鬼气,怨念丛生,还泛着恶心刺鼻的尸体腐败之味。这让巫山神女很是不舒服,忍不住恶心想吐。却又知道这是燕孤云的梦境,一切都是虚幻的。

跨过地狱上一坐桥,桥身刻着“奈何”二字。只见桥的那端一个老妇守着一锅汤,见到鬼魂便呈上一碗。

神女只见眼前有一个男子,正是青年模样。眉宇间气质轩昂,却身着道袍。想必是他身前的职业。

青年男子走到老妇跟前,老妇习惯性的呈上一碗汤,冒着腾腾热气,香飘四野。

忽而,老妇瞥了这男子一脸,竟将汤收回。

男子诧异,一手抓住碗沿夺汤道:“孟婆这是何意?”

老妇便是孟婆,在桥上诱使鬼魂喝下孟婆汤,忘却生前记忆好轮回转世。

孟婆喝道:“放手!”

男子拾趣地放开,问:“孟婆为何不肯给释某迷魂汤。”

“你知我姓名,自当知道这汤的效用。”

“释某自然知道。”

“此汤,唯独不与你。”孟婆将这碗汤倒入锅中。

男子一笑:“竟有此事?”

孟婆道:“阎王爷已恭候多时,请!”

说罢,牛头马面二位鬼卒带路,引这男子前往阎王殿。

神女正疑惑间,突然眼前的地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别致的屋子。

此刻神女正站在屋内,眼前见到一男一女。

女子有些虚弱,躺在床上道:“老爷,给孩子取个名儿吧”

男子手中抱着一个婴儿道:“我一个粗人,没什么文化。你是大家闺秀,还是你来吧。”

“这可是老爷自己说的,那不如取名‘孤云’。”

“燕孤云?是什么意思?”

“孤剑清寒一身胆,侠名义气冲青云。”

“这个好!就叫孤云,我儿孤云。”

神女站在一旁,低声道:“孤云?”心中一念,莫非这是小鬼的父母?

她正踌躇之间,眼前场景突然消失。待场景重建,却见自己身处一个庭院内。

一个孩童从他眼前偷偷摸摸溜过。觉得有些鬼鬼祟祟,神女便紧随着眼前的小孩跟去。

到了书房,神女一见,惊呼,那小孩不就是小鬼么。但见,燕孤云坐在凳上,趴在书桌上正打着瞌睡,口水顺着桌沿流淌。神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见的小孩轻轻走到燕孤云身后,猛拍他肩膀,随即一蹲,躲到他椅子后。

燕孤云一慌,从睡梦中惊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拿着书。摇头晃脑念道:“关关斑鸠,在河之洲。幼…窕…叔…女,君子好求…”念了几句,挪过手胡乱在脸上抹了两下,扣着书又继续睡觉。

神女一听他念的,不禁暗笑道:“这小鬼,‘窈窕’不会,油条倒记得。”

那躲着的孩童摇摇头,对小少爷没辙。吼道:“少爷,老爷来了!”

一听老爷来了,小鬼惊醒。拿着书震着嗓门又重复起那几句。

过了片刻,贼眉贼眼一瞧,哪有爹的影子!却见小顺子再偷笑,狠狠骂道:“小顺子,反了你!敢骗起本少爷来了!找打。”提过书便朝他脑袋打去。

小顺子跪地求饶,笑嘻嘻道:“少爷,我错了!”

燕孤云哪肯放过,两个小鬼扭打起来……

场景又消失不见,一道光芒夺目。神女睁眼,身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只见眼前出现一男一女,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巫山神女的妹妹。男子也不是陌生人。

凉亭中,女子身着粉红抹胸连裙,绣着一朵盛放的桃花,长发及肩没有任何头饰,只是中分两半搭在双肩。看来是没有梳妆打扮。

女子纤纤玉指正抚琴,琴弦随指跳动。时而欢快淋漓,时而抑郁低沉。

男子身着火云金甲,听着琴音,战甲散去,露出一身白袍。双眼始终望着亭外那汪五彩池水,不曾移开。

神女埋怨道:“傻妹妹在弄什么?这种时候冲上去不就得了!”

任她焦急,那女子始终也只是抚琴。终于琴音止,她笑道:“这一曲如何?”

男子没有转头,依旧望着一池死水,应道:“比之先前大有进步。”

女子道:“那是当然,我可是找嫦娥学了好长时间。”

“嫦娥?就是神将后羿的妻子?”男子道。

“嗯,她一人孤苦在广寒宫难免有些寂寞,需要人陪陪。我便陪了她一阵。”女子起身,站到男子身边,同样顺着他的眼神往那边看去。

女子道:“你的眉头…又深了一分。”

“是吗?”男子随口答道,转移话题道:“嫦娥的事,说到底还是神界害的。”

女子伸手捂着他的嘴,却被男子粗鲁的移开,男子怒道:“住口?能挡住一时却不可能一世。我今日不说他日也会说出来。”

女子似有担忧,娥眉微蹙:“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断送自己的前程…”

“我的前程?”仰头闭眼,无奈片刻,“我早已放弃那虚无缥缈之物。”

“你为何就不肯改改这脾气!迟早会殃及身边的神。”女子轻声道。

“如果你怕被殃及,趁早与我划清界限才是。从此我不再踏足此地!”男子微微怒道,转身似要离开。

女子一急,伸手拦他,扯住他衣角。

谁知男子鲁莽一侧,力道用得大了点。女子冷不防,一下失去平衡倒下。

男子出手,一杆金枪将女子扶住。却并没有看她,反而有些生气。似乎在说尽会找麻烦。

女子倒笑着,有些幸福的感觉。

神女站在不远处看着有些生气,破口骂道:“死小子!你这么拽!敢惹我妹妹!”忍不住发火要打。

却听到男子心中话语:“神界众神自是不会放过我,瑶池,你好好保重。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

男子纵身一跃,化作金光散去。

神女一惊,为何我能听到他心中所说?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梦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