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女子情殇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10字
  • 2015-03-06 07:23:58

“玉尊,别来无恙。”高高在上的女王月霜儿端坐在王座上。

而玉尊此时看起来已大不如前,虽是短短数载,却因心境改变收敛了曾经的那份威严,显得有些平易。

“玉姬的下落可有寻到?”

玉尊摇头:“今日我是来请罪的。”

“你有何罪?女娲命我等善待魔族,你有何罪?”

“听月碧儿所言,你们一直在寻月馨儿的下落。”

“莫非你知道大姐的下落?”

说起来正是愧疚事,玉尊直面曾经的错事:“当年我曾寻月馨儿要禁术回天好救活我的女儿,可惜月馨儿不答应。一怒之下我错手害了释离玉性命,最终使得月馨儿以回天复活释离玉而她则香消玉殒。”

此言一出满座惊讶,女王月霜儿按着王座,纤纤玉指却是青筋暴起。脸上虽未动怒,心底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月碧儿却不信:“这是…真的?”

“孤所言千真万确。月馨儿虽不是我杀却因我作为而死。孤对不住你们。特来请罪。”

大祭司月霜儿突然举着权杖:“玉尊!当年我们女子国的前辈好心收留你的女儿避难,如今你却是这般回报我们!”

“孤的作为的确对不住你们,所以任杀任剐都无所谓。”

女王却息怒:“我不怨你。是释离玉害了大姐!碧儿!释离玉的坟在哪!本王要铲平它!”

“释离玉已死,不过陆吾回来了。”

“陆吾在哪!”

女王的盛怒无法停息,这是一段女子国的恩怨。事情还得从释离玉说起,释离玉曾前往女子国最终却放弃了自己的使命。

玉尊将陆吾的归来详细说明,女王便带着月霜儿和月碧儿两人赶往住处。

燕孤云早已醒来,手上的伤口已经被人包扎过,白布裹着悬在脖子上。右手虽然被贯穿好歹还能转动,而左手则被直接扳断目前看来是不能复原。醒来的他第一件事是要起身,右手发力按在床上登时疼痛钻心,而左手派不上用场。

最伤的是全身失去的那样东西,他起身捂着疼痛,想着前往某处,纵身一跃。原以为还能化作金光,可惜现实让他失望。这一跃证明他已经被延维剥夺了神力。对于急需力量的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临街的阳光照在身上,燕孤云察觉不到温暖,只能感到一股无助。没了神力拿什么阻止延维,自己的使命又该如何去完成,这天下秩序即将面临大变自己却无法完整父亲所托付的使命。想着这一切,诸多烦心涌来,一拳打在木质栏杆上。

女子国的街上没有轩辕国那般繁华,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女子,极少见到男子,故名女子国。燕孤云走出屋子,重新审视着这条熟悉的街道上的变化。作为陆吾当年在此地和玉姬共同度过的日子,那种美好占据了他浮躁的心。

他出了栏杆,走到了街上,在人群中逆流而行。盯着不远处破旧的屋子,有多破旧真是难以形容。半坍塌的屋子没了瓦片堆砌的屋顶,瓦砾和沙土堆积在一处,伴着杂草野生在其中。年代久远却没有拆毁,附近的屋子全是新修的,唯独这破烂的屋子大煞风景堂而皇之的处在其间。

街上行人虽然不时从屋前走过,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多看一眼。历史的变迁让他们都不记得这里曾经属于一对响当当的夫妻。那是陆吾和玉姬当年居住的地方。而燕孤云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步步迈进,仿佛回到了从前。

金色的天空下,他身着女子国的特色服饰没有沉重的盔甲没有嗜血的金枪,没有那些征战之心,没有那些杀戮之意,只有一颗希望平平淡淡的心。希望能在此地和心爱的女子度过余生,即便众神和魔族都唾弃他们俩都无所谓,只要能在一起过得称心如意便行。

燕孤云走在这条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中的街道上,穿过层层历史沉淀,是陆吾当年在街上行进,手中牵着一个小女孩,那是他们家的常客,名为:月馨儿。

正沉浸在无止境的回忆当中,街上却气势汹汹涌来一队人马。女王月盈儿带着卫队直往这边赶。街上行人见女王出动都跪下,右手搭在左肩行礼。燕孤云是唯一一个没有下跪的路人,于是乎女王的目光一下子便蹭到他身上。

玉尊在一旁指点:“他就是陆吾。”

女王带着权杖盛气凌人走到燕孤云跟前,大喝一声:“陆吾!”

燕孤云从回忆中醒来,看着珠光宝气的女王猜到了半分她的身份,笑道:“你是女王?常听月碧儿提起你,没想到你也长这么高了。”

曾经所见月馨儿不过是个小女孩,而月盈儿比她更小。时过境迁都已经是这些岁数的人儿。

“左右拿下这厮!”

一声令下女王卫队将燕孤云拿下,可怜他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困住了双手。无奈眼下的他伤未愈连灵力都使不出多少,只得被擒。

月碧儿就不明白了:“女王姐姐,你为何要如此对他?”

在月碧儿眼中燕孤云只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毛孩,根本不是这些人见到的天神陆吾。即便众人如此相信。

大祭司月霜儿却阻拦:“女王,天神陆吾归来定有使命在身,不可如此招待。且带他到女娲庙。”

女王不想去理会这年代久远流传下来的预言。在女子国流传着天神陆吾的传说,但后人并不知详情。传说千年前这里曾住着一位天神和一位魔女,本是相对立的两族却因爱冲破隔阂长相厮守。在传说中他们最后幸福活在一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而实际情况却是身死分离。

预言中,天神陆吾必会重现。这却是源于当初陆吾和玉姬的誓言。陆吾在千年前就将这一切安排下来,等着数年后自己的转世拿回记忆重新成为天神陆吾。可惜眼下的燕孤云失去了神力,虽有陆吾的记忆却没有他的神力,看起来不过是个拥有陆吾记忆的凡人。

守卫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法,双手被废的燕孤云痛处被他们按住,从未如此狼狈过的他终于体会到一次没有力量所带来的悲哀。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有力量就没有一切。神人魔的格局正是这种畸形思维所带来的结果。

女娲庙前,可以说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梦结束的地方。一行人终于抵达此处。在人群的注视下进入女娲庙。

女娲庙供奉着造人的女娲,虽然没能获得神名,在人们看来却是举世无双的神明。作为创造神人魔三族的祖先,女娲历来被神人魔尊崇。故而女子国被神人魔网开一面,这世上唯一一个能让神人魔相安无事的地方。正因为女子国有这等特色,陆吾和玉姬才会选择在此避难。而同样与他们在女子国内避难的神人魔不在少数,故而两人的故事才会在此地流传开来,可谓妇孺皆知。

好事的月碧儿将天神陆吾归来的消息说给那些路人听,于是乎整整齐齐的路人大军冲着女娲庙而来。这片女子国最无上的圣地,一路都是虔诚的善男信女。

谁都想来目睹传说中的神明,可惜都是失望而归。没能从燕孤云身上看到一丁点神力,他们便一致认定他不是天神陆吾。诚然燕孤云只是燕孤云,不过是拥有了陆吾的记忆。到底算是千年前的神明又或者只是现世的凡人。随着踏入女娲庙,燕孤云关于自己到底算是什么感到更加疑惑,一如当年释离玉到女娲庙前。

过了这么多年,女娲庙依旧没有多大改变。殿内供奉的女娲神像还是那般端庄,人首蛇身。

大祭司月霜儿站在神像前,右手搭在左肩鞠躬算是行礼。而女王屏退左右,守卫放开燕孤云离开,随即庙门紧闭。

只留下女王月盈儿、大祭司月霜儿、月碧儿、玉尊和燕孤云几人。

女王月盈儿怒气消了些许,看着女娲神像。看着现在的祭司月霜儿的着装,她想到了大姐月馨儿。那些年是大姐照顾着众姐妹,支撑着女子国的政权很久很久。

曾经有许多爱慕大姐的神人魔都向她吐露心声,但都被她委婉一笑拒绝。整个女子国在她的带领下一直都是四海升平,那时的轩辕国一直臣服于女子国,而不是现在脱离了女子国成为中原大国。

曾经,她和大姐站在女娲神像前,就和现在站在同一个位置。月盈儿清楚记得那时大姐说的话。

在女娲神像前,大姐恭恭敬敬祈祷之后。她突然问大姐月馨儿一件事,那是一件当时的她无法理解的事。为什么大姐要拒绝他们?明明一个个都很爱大姐。

月馨儿同样心知肚明,只是对着年幼的她一笑:“我在等一个人回来。”

“他是谁?”

“天神陆吾。”

“那个和玉姬幸福活着的陆吾?姐姐为什么要等他?”

“等他获得幸福。”

“他会回来吗?”

“一定会,这里有他的誓言。”

过了多少年,时至今日月盈儿清楚记得那是二十五年前。那时她在大姐举荐下成为了新任女王,而大姐还是大祭司,守在女娲神像前等着陆吾归来。

终于有一天,一位老者带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到了女娲庙。正是夷坚和释离玉。

还记得当时大姐见了那个释离玉露出了一笑,多年未见过的幸福的笑容。而那时的释离玉却像个傻子什么都不懂,一直和夷坚吵闹着要回去。

仿佛时光倒流,重现那一天。

释离玉穿着玄黄殿的道袍,傲娇地挺着胸膛眼神中带着不屑,月盈儿看不下去,忍不住说了几句。谁知那释离玉却嘀嘀咕咕个不休比女人还婆婆妈妈。

大姐月馨儿忍不住笑:“盈儿你就别逗他了。”

她这才放过了释离玉,身为女王的权利。

就在女娲神像前,释离玉却并不认识这尊神,只当是什么妖怪,又是胡言乱语了一番,却被夷坚痛骂了一顿。夷坚赶紧道歉。

月馨儿又是一笑,露出浅浅而甜甜一笑,四目相对的瞬间,释离玉被她平淡的笑容俘获。大概是一见钟情,他双眼直勾勾盯着她游离不开,仿佛世界中的一切都黯然失色,满脑子都只有她。

“这位公子这般看着小女子,我脸上有东西?”

“没…没…”释离玉居然结巴了。

夷坚却拦住了释离玉,上前抱拳:“大祭司,当年陆吾遗留的东西还在?”

“如果要找的是剑,它还在。”

就在女娲神像旁,封印石柱上没有封印石而是插着一柄剑,正是断裂的血泣。当初昆仑山一战不知过去多少年,这柄剑回到了它原本藏着的地方。

“释离玉拿剑。”

释离玉没听见夷坚的命令,因为他一直目不转睛瞪着她,这个侵入他身子一切的女子。只因为多看了一眼,便留下了辗转难眠的爱恋。

“离玉公子,取剑吧。正好看看我要等的是不是公子。”

温婉有礼,释离玉收了那副傲娇的面孔,甘愿拜在她脚下。转身,走到剑前。

伸手,刹那间剑感受到引力开始颤动,突然一把挣脱封印石柱奔到他手中。握在手中他却惧怕,脸上满满都是害怕之色:“夷坚大叔,这剑黏上我了!快救救我!”

那时的释离玉什么都不懂看起来就是个三岁孩童了,虽然他已经是十八九岁的少年。月馨儿走到他跟前,伸手,一双纤纤玉手按在他粗糙的手背上:“这样好些了么?”

靠近,香气充斥,释离玉吞咽口水,第一次心底扑通扑通,面红耳赤:“好…好…好些了。”

“血泣剑认主,看来你就是陆吾转世。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月馨儿等候了数百年,就为了这一刻。那时年幼的她在玉姬和陆吾的生活中出现太多,看着玉姬和陆吾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虽然还是个孩童,她却萌发了和陆吾在一起的决心。直到后来昆仑山之巅的事传来,陆吾和玉姬身死。那时她上了昆仑山,仗着剩余的神力到了昆仑山之巅将血泣带回,从此在女子国驻足等候再未离开过女子国。

月馨儿眼中充满着希望,是黑夜里的光芒点缀着夜色,让人眼前一亮。

而释离玉握剑却不知道做什么:“这柄破剑有何用?夷坚大叔,你要我做什么?”

夷坚不言。

月馨儿拉着他,两人掌心都被汗湿透,第一次牵手谁都紧张了。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心底却是如此快乐。等到了希望,就要成就梦想。她拉着他往女娲神像后走去:“这道阵法会送你穿越时空返回当年,去获得陆吾的神力成为陆吾!接受你的使命。”

阵法-溯源阵,穿越时空在施法时间内能自由进入任意时空。月馨儿催动灵力,法阵泛着光芒:“去吧,成为陆吾再回来。”

他迈步,却突然停下:“如果我回不来怎么办?”

“就只能在时空中游荡,渐渐老去直到老死重新轮回。”

“万一失败,我是不是再见不到你。”他突然很担心这个问题。

她点头。

收起脚步,转身:“不行,我不要当什么陆吾,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场上没人会料到这种局面。月盈儿是哭是笑,大姐的等候换来了一个傻子,却是个真心诚意的傻子。夷坚没料到穷尽多年岁月好不容易带来了陆吾转世,他却拒绝成为陆吾接受使命,居然是为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关键时候谈什么儿女情长!

溯源阵关闭,月馨儿收法:“如果你成为陆吾,只会记得玉姬。倒不如老老实实做你的释离玉,我愿意陪着你。”

释离玉哈哈一笑:“夷坚大叔,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我做陆吾,但我真的无心却听你说的什么使命。我只是个普通人,没能耐拯救世界,就让我平平淡淡过这一辈子吧。求你放过我,也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夷坚眼见功亏一篑,失望之极:“陆吾,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可以再等一世。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让你接受使命!”

言罢,夷坚消失不见。

月盈儿站在大姐跟前:“等候这么多年,你不后悔?”

“盈儿,等以后你有自己喜欢的人便不会这般认为了。之后女子国的事就交给你了。就让大姐任性一回,我要陪着他一生一世,方不负我等候的这些岁月。万一我回不来…这块牌子你先收下。”

“大祭司的铭牌,不…我要等你回来后亲自交给我。我们有和神一样的寿命,而他只有短短百年,等他死了你就回来吧。”

月馨儿点头,随后和释离玉就这么离开了。

回到现实,这一刻,女娲庙前等到了新人,燕孤云。同样站着大祭司,同样站着月盈儿。却没有月馨儿没有释离玉。

久久,女王月盈儿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伴着轻声一叹,过往恩恩怨怨全都烟消云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