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天书真相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14字
  • 2015-03-03 12:01:26

洞口山石崩裂,在此现出了她绝世容颜,苏昕。曾经在他心中占据无可比拟的位置的她,如今依旧躺在冰冷的冰棺之中。一如生前模样,却有点点青色光芒在洞穴内游弋。说不准那是什么,但觉一丝凉意。

“昕儿,我回来了。”

这是重逢的第一句,但其中深意早已变了。自从得到陆吾的记忆,得到他的力量。燕孤云却困惑了,因为心境变了,仿佛是两个人却明明是同一副身子,一如那些年做梦的时候那种感觉。在这一刻,面对逝去的昕儿,他应该是悲痛万分,可痛不出来!明明曾经占据了他的一切,在此刻却不及一角。这种痛苦和无奈他无法对人诉说,又有谁会相信。

只有眼前的她,曾经千言万语一直向她倾述,没有半分遮掩。可惜红颜薄命,在他作为燕孤云看来是多么痛的经历。但在作为陆吾看来是如此平常,经历太多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对这一切都已看淡。了解了前因后果陆吾知道眼前的苏昕只是瑶池强行转世来寻他的凡人之躯,只是一副没有思想的躯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苦痛的挣扎,燕孤云捂着头,这些想法充斥着自己的脑袋。不对,昕儿是自己喜欢的无可替代的人儿,不是什么躯体,是活生生的人,曾存在于自己短短的二十年中无可替代的重要人物。相反,那陌生的玉姬不该如此占据着自己的心,两种不同的思维交错在这副身子上。燕孤云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为何自己要拿回陆吾的记忆弄得这般苦痛,力量带来的是提升,但记忆带来的只有痛苦。还有这什么狗屁使命,为什么要我燕孤云来承受?身为陆吾转世终究逃不脱这宿命?

因为第二世释离玉的记忆随着他的死亡而消散,燕孤云脑海中没有身为释离玉时的记忆,如果有了他此刻已经疯了。当初释离玉知道自己是陆吾转世之时,选择了放弃使命,和月馨儿处在玄黄殿离了这些俗世烦恼,虽落得身死却万分快乐。至少不会像现在的燕孤云这般烦恼,当初真不该寻回记忆。

“昕儿,你能明白吗?”望着她冰凉的脸,燕孤云从怀中掏出不死仙药。

从瑶池那里得到,用来救她的转世,真的可行吗?

一点点,颤抖着从指间传来,不死仙药带来的希望与失望让他倍感苦累。燕孤云轻轻拨开她的红唇,将不死仙药灌下去。

突然间一阵金光泛起,他看到了苏昕睁眼!醒了,不死仙药!

然而,只是美好的幻觉罢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昕儿,求你醒来!木头不会离开你,我发誓一定不会再离开你!求你醒来,打我骂我想怎么着都行!”

瑶池没有骗他,不死仙药的确无法救活她。

忍受了半柱香的折磨,他失去耐心,一拳打在冰棺旁,登时拳头沾血,冰棺撕裂。

冰棺所处的台面崩塌,苏昕的身子落下。刹那间却见到一个奇怪的阵法,久远的刻痕看到一个六芒星阵。刻着那么几个字:

“三世神明,魂魄启灵,以我牺牲,奉君寿行。回天。”

跟着念叨着,虽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然而,洞穴的点点青光却汇聚起来,渐渐化出一个人影,是个女子。

“你是何人?”那人影出声。

隔着冰棺,燕孤云转身但见一个魂灵,青光点点若隐若现,这个人儿他不认识:“你又是何人?”

“你…已经不认识我了?陆吾大哥哥。”她笑,灿烂的笑。

陆吾大哥哥,陆吾大哥哥,几个字穿过记忆之门直抵最深处,他想起来了,作为陆吾:“月…馨儿…你都这么大了?”

转念一想,作为燕孤云:“你已经死了…月馨儿。”

“生死有命,能再见你一面已经不错了。馨儿等了你好久,却不能在有生之年看你回来,没想到死后却有缘再见。”

“当年我和玉姬在女子国避难,多亏了你们姐妹的照顾。”

“没事,玉姬姐在哪?寻到了吗?”

“没有她的下落,我打算到女子国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寻点蛛丝马迹。”

“能不能帮我带句话,现在我的妹妹们已经恨你…告诉他们不要记恨,将这个带回去。”月馨儿指着地上一块小木牌,只有巴掌大小,却做工精细,雕刻着月馨儿的模样,背后写着“大祭司”三字,这个算是身份的证明。

“馨儿,这阵法是什么意思?”

“回天之术,能让人起死回生。不过此术是以命换命,施术者会死。躺着的这个姑娘是你后来的爱人?在你去后过了多少世了?”

“三世。馨儿,我要走了,不死仙药救不回她的性命。”

“走吧。我会替你压制她的魂魄,至少保证她不会就此化为白骨。”

“多谢。”

毫不拖泥带水,转身离开。

月馨儿却看着躺在冰棺中的苏昕:“你真幸运。”

“可惜幸运不了,我终究得不到他的心!”苏昕睁眼……

燕孤云离了玄黄殿,却在台州城见到天人的人马。于是他停下,金光现身。

在大街上,突然一道金光降下,行人惊愕。

领队的天人八大尊者之一无法,伸手示意停下,这一队五十人全部原地停住。

尊者毕竟在副宗主等级之下,无法抱拳:“副宗主,宗主延维大人命我等来迎接你回飞羽门。”

“他知道我在此处?不愧是延维。迎接我一个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大伙儿都回吧。”

“不,我等要在台州城等宗主降临。现今已到了决战之时,天人的理念就要实现。”

“你们且按兵不动,待我回去禀告宗主。”

“是。”

燕孤云这才启程往飞羽门赶,原计划等到了女子国拿回天书再回飞羽门,没想到延维如此心急,眼下必须赶回去劝一劝。

却说玉玲珑这边,到了临产之日。月彤和月芙蓉可是忙活了一阵,忙着请接生婆,忙着烧水。

婴儿降生惊动了整个村子,这么多年来都是些老弱病残从不见有孩子在此处降生。故而村民们都是极其兴奋,仿佛自己生小孩一般,对月彤这家照顾有加,大伙都围在屋外等着里面保平安的消息。

玉玲珑躺在床上已经是汗流浃背,分娩的阵痛让她紧咬牙关,好在一旁有月芙蓉不停安慰她:“放松,用力,放松,用力,不要紧张!用了,用力,就要出来了!”

玉玲珑痛苦,终于最后用劲,伴着一声啼哭,玉玲珑和燕孤云的孩子降生。

“恭喜恭喜,是个千金。白白胖胖,可好看了!”

月彤高兴,得知她怀的是云儿的孩子,可把她笑得合不拢嘴。月芙蓉没有她娘那般开心,但还是感到高兴。虽然对玉玲珑有那么一丁点嫉妒,但见云哥儿的孩子平安,她露出欣慰一笑。

产后虚弱的玉玲珑躺在床上也是笑。终究保住了孩子,逃脱了天人的魔爪,只是不知道现在他在哪,可千万不要回去,延维要对你不利!

急急忙忙出来寻人的月碧儿没能找到燕孤云的下落,却赶路往飞羽门去。心想着如果撞见了燕孤云一定不能让他回去。

而这边,开明寺内,玉尊后来一直在开明寺栖身,老魔王还是一副老僧的模样,整天清修不理俗事。

而这天,急匆匆有人赶到开明寺。这一伙人全是魔族。

玉尊在开明寺的塔林后帮忙老魔王扫地,塔林地上全是竹叶枯黄。

“人死如落叶归根,玉尊,你死后想归往何处?”

“您这是咒我早死?”玉尊哈哈大笑,“归于何处都无所谓,在人间也好,魔界也罢。”

“老衲身子越发衰弱,只怕撑不住几日便会前往极乐世界。玉尊,魔界的未来就看你的了。”

“您未免说得太严重。”

开明寺前,玉玄和相魔、心魔、梦魔三巨头一同战着。

玉玄吩咐三人不用进去,只管在原地等他。待玉玄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玉尊和一个老僧交谈。他并不认识这位老人家是谁。

玉尊见不争气的儿子过来,瞬间没了好脸色:“你来此作甚。”

“爹。陆吾回来了。”

老僧吃惊:“你是说天神陆吾?他不是已经死了,怎么回来了?”

“这位是?”

“上任魔王。”玉尊面向老僧,“这就是我那不孝子。”

“年轻人,如此说来现在的魔界就由你掌控了?陆吾归来想必是个契机。老衲当年未能将神魔之印完全封闭,看来可以交给陆吾去做了。”

谁知此言一出,玉玄极力反对:“恰恰相反,封印应当打开!为了魔族能在人间生活,我一定要将封印打开。”

“玉玄!过了这么多年还想这些白日梦,神魔之印一旦打开势必打破现在的格局,到时候说不定神魔之战卷土重来!你这是将同族往火坑里推!”

很明显玉尊更能看清其中的利害。

“父王!是您太保守了!如今的魔族实力不在神界之下,为何不去争一番天下,甘心龟缩在魔界!”

“年轻人,你能有如此壮志老衲深感欣慰,只可惜和平难得失去却易,打开封印简单,再度封印却难。是战是和只在一念之间,然而带来的后果却是几百年的灾难。一切须得详加考虑,三思而后行。”

“老魔王,您们那代人的想法跟不上现在的时代,想要赢得幸福自然要付出代价!即便是众叛亲离,我也要为了同胞的未来而战!打开神魔之印,让魔族降临人世!”

“没有封印之剑你永远别想打开!”

“封印之剑最终会落到延维手上!我和他早已约定好,将来整个人间都归我们魔族统治!”

“你想错了!延维不会让你如意。我思来想去,上次征战挑起的原因到头来才发现是延维搞的鬼,孽障,不要被延维利用!”

“被延维利用的是陆吾不是我!你们就只管看着我让魔族君临天下!”

言罢,玉玄愤恨而去。原本是想借这个消息让他们认可自己的计划,没想到一个个都是陈旧思想不肯转变!

风平浪静之后,玉尊勃然大怒依旧不消。

老魔王却平静如止水,常年的修行已经让他心境没有波澜:“陆吾被利用,只怕大事不好。老衲现在已经无能为力,玉尊你去看看吧,陆吾…不,封印之剑绝对不能有闪失,否则万事休矣。”

玉尊点头,动身。

却说燕孤云腾云驾雾间,已然到了飞羽门。

偌大一个门派却是如此冷清,天人大队出发之后此地便冷淡了。那大军齐刷刷往着王都进发,天人的目的如此明确,摆明要攻下王都掌握轩辕国的大权。

却说此刻的飞羽门内,延维端坐,琴姬在旁献茶。

延维正品茶间,突然一笑:“来了。”

琴姬正倒水:“谁来了。”

“你打赌输了。陆吾必定会回来见我。”

“为何?”

“等会你就知道了。”

门响,燕孤云走了进来。

“看样子你已经记起来了,天神陆吾。天书可收集完毕?”

“问我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玉姬在哪!”

“别这么动怒,来,喝杯茶。琴姬,奉茶。”

取过茶,就这么席地而坐,隔着茶桌。小小屋内有些昏暗,北边是主人延维和琴姬,南边相对是燕孤云。

说起来上一次的相见已经记不清是何时,久别重逢没有朋友间相见的喜悦,反倒是带着一丝敌意。谁都没有说出来,谁都心知肚明,勉强心平静气地喝了一盏茶。

延维轻放下茶盏,带着他独有的笑容,似风中残烛最后的光辉:“玉姬不应该是你照顾着的,何来问我她的下落。”

“昆仑山之巅她打晕了我,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临行前我向你托付过,你忘了?”

“忘了?有些事终身难忘,有些事如风中沙粒转瞬即逝。玉姬的下落我的确知道,不过你得用天书来换。”

“你就这么想要天书?一封破旧的信罢了。”他从怀中掏出天书的残页,一卷卷铺在茶桌上,手按着不给看,“告诉我玉姬的下落。”

“有耐心点,她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不过为了她着想我稍微动了那么点手脚,将她当年的记忆封存了。连带着她的记忆一并给你。不过你得用那两柄剑来换。”

“你的胃口未免有些太大了。延维!”

四目相对,燕孤云有些怨气,而延维只是哈哈仰天一笑:“这交易从来都合理,陆吾你忘了自己的使命?天帝临终到底对了说了什么?这盘我和他的棋局延续了千年还未落下帷幕,但最终必然是我胜。不过有些事我很想弄清楚,他告诉你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我只能告诉你,答案就在天书中。可惜目前没有集齐,看不连贯。”

“无妨,且拿来看看。”延维伸手按着天书。

两人在桌上较劲,按着天书两端,谁都不肯松手。

琴姬看在眼里,劝慰道:“何必这么争着不放,小心点儿,毁了可就没了。玉姬的下落难道你真不想知道?”

燕孤云无奈放手,延维将天书拼接好,念了出来:“第一卷《开辟》,昔太古之时,宇内一片混沌,历时弥久借宇内灵力诞生始祖盘古,盘古以开天斧之力劈开混沌始成天地。第二卷《万物》天地初成,世荒无物,直待盘古身化万物,天地初现繁荣。是时造物所费灵力未及始祖盘古一半,尚余一半灵力充斥天地。后灵力游荡引发洪荒巨流,大地生灵灭尽九成。第四卷《争战》,历十载,人丁兴旺,孤见人中资质超群者可堪大用,故授之灵力,殊未知种下恶果。受灵者远胜凡人。初时受灵者尚能以灵力助人,熟料其后受灵者自傲托大心生傲慢,久之,凡人对此心生怨恨。积怨愈发深重,终一日爆发争战,孤与妹无力阻拦。第五卷《封神》,战罢,凡人丧尽半数,受灵者亦有损失,最终剩下三百六十五个。后孤于不周仙山以灵力筑成神界,将受灵者封之为神,而战败者被贬为魔。孤本想以此让众神反省,故而造出神界将其困在此处以期改过。未料神魔之间怨念更深,孤不得已禁止神下人间,复于不周仙山造天柱支撑神界远离人间。神者,或以为高高在上,其实非也,孤困众神于牢笼禁其情感,世人不知神之遭遇反以长生为羡,孤谬哉?第七卷《宏愿》,若后世有缘者得见孤言,孤愿以神力奉承,助而创新格局赎孤前罪,若得此,孤虽死无憾。”

念罢,延维盛怒将天书丢开,便是琴姬也吓坏了,从未见过延维大人如此生气。

轮到燕孤云笑:“有什么值得生气的?这就是天书的真面目,是不是觉得全是废话。”

“老头子既然创了我,为什么只给我这么一半的神力!陆吾,告诉我,天书中的灵力在哪!在哪!”

“果然你是冲着灵力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