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天书之难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18字
  • 2015-03-03 12:01:07

轩辕国主惊醒,眼前这人威风凛凛一杆金枪直逼他的脖子。即便是身为万人之上的王,他也折服于眼前这厮的气势。

“天书,寡人不知道什么天书。”

“千余年前,我将天书分为七卷,其中一卷交由轩辕国主保管,现在是时候还来了。”

“天书不能还你。乃寡人之家传法宝,岂能交由你。”

燕孤云摇头,收了金枪,化为平时模样:“我已经说过它保不了你的江山。”

“寡人的江山无需靠它!寡人乃天子,寿与天齐!”

那些嫔妃,那些公公见得王发怒,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呼喊着:“我王息怒。”

燕孤云没有和他们一般。挺直了身子:“看来还是得靠我自己动手才能拿到。”

说完,他纵身一跃,脚下一朵祥云出现,载着他往空中飞去。在王宫的上空,他默然静立,双手合十,施法,一道金光降下。是陨石坠地那般,跌倒在地,光芒碎开,往四面八方散去,是波涌波平。随即王随身佩戴的玉玺开始晃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力量在召唤它。玉玺突然脱离王的腰间,直接往空中飞去。带着一闪闪的光亮,径直飞入燕孤云手中。

“原来被做成了玉玺,真是煞费苦心。”燕孤云带着玉玺落地,那方玉玺雕着一只麒麟,头高高翘起,却多了一个凸起。燕孤云将凸起按下,玉玺突然分为两半,中间包着一张泛黄的古卷,“天书已得,还你。”

将玉玺扔给轩辕国主,他都懒得再看他一眼。径直奔走,一刻不停。

第四卷天书《争战》内容如下:历十载,人丁兴旺,孤见人中资质超群者可堪大用,故授之灵力,殊未知种下恶果。受灵者远胜凡人。初时受灵者尚能以灵力助人,熟料其后受灵者自傲托大心生傲慢,久之,凡人对此心生怨恨。积怨愈发深重,终一日爆发争战,孤与妹无力阻拦。

却说此时的玉玲珑在百两村呆着静养身子,在月芙蓉和月彤母女俩的精心照料之下,不到五日就恢复了。

然而却得知一个坏消息,天人从飞羽门进发,攻向玄黄殿。正好路过渝州城,这个消息让玉玲珑大吃一惊。没想到天人这么快就开始反攻!虽然不知道延维是何打算,但天人倾巢出动必定是有完全的把握。看来玄黄殿有劫难了!这样一来上玄黄殿的打算只能放到一边,眼下以躲避天人为先。好在百两村有些偏远,天人忙于赶路也懒得追查。玉玲珑这才得以在百两村安身。

而女子国的使着,月碧儿不知受了什么命令凭空蹦了出来,出现在百两村。

这一天,月碧儿蹦蹦跳跳跑到了村里,径直来寻月芙蓉。她对此地甚是熟悉,每次出任务都会到百两村歇脚,来看望芙蓉妹子。

此时的玉玲珑躺在床上休息。月碧儿到访,月芙蓉是高高兴兴出来迎接,将她迎了进去。

“碧儿姐,告诉我云哥儿最近怎么了。”

“别提了,那家伙到了天人成了什么副宗主,他不是你的云哥儿了。”

“天人!”多么让人畏惧的组织,因为天人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其实那些事都是冒名的天人干的,真正的天人从来没有干这些偷鸡摸狗杀人放火惊扰百姓的事。只可惜名声败坏了,如何能让这些普通民众分辨。

倒是屋内的玉玲珑听到了屋外的交谈,听到天人副宗主,她立马想到了燕孤云。没想到月芙蓉口中的云哥儿却是燕孤云,以前从他口中得知有个干娘和妹妹生活在渝州城外,没想到这么巧原来是这母女俩。

她心底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悲伤,这几天的相处从月芙蓉口中听到的全是毫不掩饰的爱意,她对燕孤云的那份关切早已超脱了兄妹之情。这点让玉玲珑很为难,明明只是个傻木头为何遇到的人都喜欢他?说不上来是何种原因让她们都喜欢上了他,最终她以淡淡一笑结束了这无聊的念头。

月碧儿和月芙蓉谈天说地,玉玲珑一句都没听进去。月碧儿大概是渴了走进了屋子,无意的一瞥却看到了玉玲珑。

四目相对的瞬间,月碧儿怒!就是这个家伙拐走了燕孤云!让他落到了天人!

“妖女!把燕孤云还回来!”

带着不可遏制的怒火,月碧儿生气是为了月芙蓉而气!看着芙蓉妹子苦苦等候着燕孤云的归来,这妖女却三番五次煽动燕孤云,终究让她奸计得逞带走了他。

月芙蓉不知两人之间的纠葛,忙出来当和事佬。却被月碧儿一喝:“不要拦我!你不知道,就是这个妖女将燕孤云骗入了天人!”

惊愕,这个怀着身孕的女子竟然带坏了云哥儿。可她没有生气,反而问了一句:“云哥儿他还好吗?”

多少年未见云哥儿,他的近况却是她急切想知道的。

玉玲珑没想到她会如此平静,带着一丝负罪感:“你…不怪我抢走你的云哥儿?”

“你喜欢云哥儿?”没有惊讶,仿佛早已猜到这种局面。从燕孤云上次离开她的时候,她就料到会有一天,一个女孩会占据云哥儿的心,再没有自己的位置。

可她猜错了,因为眼前这个女子同样没能得到他的心。音信不通的月芙蓉不知道燕孤云发生的一切,只是想急切的从她口中得知关于云哥儿的音信。

玉玲珑刻意回避这个问题,有些尴尬。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问题,但苏昕的相貌萦绕她心头,那种夺人所爱的负罪感从心底升起。

“云哥儿现在在哪?”

一旁的月碧儿有些看不下去,没想到芙蓉妹子居然一点怒气都没有,真是难得的好脾气!想想算了,人家都不气自己生什么闷气,索性她也就算了。正好也想问问燕孤云的下落,事关她这次的使命,寻找血泣剑的下落。

接下来就是玉玲珑面对两人的“逼问”。

终究还是说了出来,是带着恳求:“燕孤云上了昆仑山,碧儿姑娘,请你告诉他千万不要回到天人!延维要对他不利!”

月碧儿不信:“他现在是天人的副宗主,是你们延维的左膀右臂。延维怎么可能对他不利?妖女,你又想骗我!”

玉玲珑急了:“延维真的要对他不利!我亲耳听到,否则我怎么可能逃离天人!急着要去玄黄殿!”

“话说你为何要到玄黄殿?”

玉玲珑沉默了片刻:“我答应过苏昕要替她照顾好燕孤云,可惜天人开始追捕我,只怕是照顾不了他了。至少在我被捉住之前保住他的孩子交给他师父抚养。”

“他的孩子!”“云哥儿的孩子!”

月碧儿和月芙蓉嘴巴张的老大!显然是出乎意料。

接下来玉玲珑被留在了百两村,而月碧儿则去寻找燕孤云的下落。虽然不知该从何处去寻,但身上携带的封印石会在感知到血泣的下落时指明道路。

月碧儿出了百两村,见到天人的大队人马通过渝州城,她便悄悄跟了上去。

却说燕孤云自重新成为陆吾之时便仗着神力相助,一直用着化为金光的方式赶路,这会儿又到了玄黄殿上。

玄黄殿,熟悉的山门。那些守卫弟子自然是认识他,这个曾经的玄黄殿弟子,叛徒,杀害释离玉长老的凶手,天人的副宗主。这一切称呼在玄黄殿的弟子看来都是莫大的耻辱。

燕孤云刚走了两步到山门前,牌匾依旧高悬。那些守卫弟子冲了过来:“你这个叛徒回来干什么!”

一个个都没有好气。燕孤云似乎刻意忘了这一切,却又无法忘怀。是尘封许久的过去,释离玉么,却是自己的第二世。想不到短短千年弹指间历经三世,在最后记起前尘的这一刻到底算是什么?是陆吾还是燕孤云?重新站在玄黄殿的门口,他有些疑惑。

历久弥新的匾上依旧写着“玄黄殿”三字,那些守卫弟子的嘲讽他不想去理会,但是他们却喋喋不休。

“请让我进去。”有礼貌地请求一般。

“非玄黄殿人不得入内。玄黄殿不欢迎你,滚吧。”

一席话冷嘲热讽不断,燕孤云执意要进去。守卫弟子自然不肯放行,眼见就要打起来,突然一人的到来打开了僵局。

“住手。”却是大师兄玄清。

掌门玄英自联军征讨天人过后便将殿内一切事物交由玄清处理,在众人看来大师兄妥妥地会成为下任掌门。来不及巴结的那些弟子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放行。”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在玄清口中说出,那些守卫弟子乖乖放行。

燕孤云抱拳一笑算是多谢,随着玄清往内走去。

但见,广场上多了许多避难的民众,因为叛乱的缘故,他们选择相信玄黄殿能带给他们安宁。

“天人到底想要什么?”玄清一路走一路问。

“我也不知道。”

“你身为天人的副宗主怎会不知,你不愿说也罢,掌门已经恭候多时。”

奉天殿,天人的掌门和长老们在殿内集合,都是些熟面孔。

燕孤云随着玄清进入,直面那些熟悉的人物。

正北掌门太师椅上端坐的不是玄英而是祖师帝台,与他并排的是夷坚。左手边下来是列云峰长老霍烈、破日峰长老玄忠、逐星峰长老玄天,右手边是掌门玄英、玉秀峰长老玄月、雪月峰长老董世离。

老一辈的面孔所剩无几,新人已经荣升长老。说起来逐星峰长老玄天是在玄天德去世后娶了玄灵为妻才得以成为长老,这二人的感情还得从联军讨伐天人说起,只可惜玄天德最后没能看到爱女出嫁。

玉秀峰长老云璃在释离玉去后就早已无心长老一位,故而将位置传给了大徒弟玄月。

闲话少说,奉天殿殿门紧闭,仿佛成了一间暗室。

在场的人从不当燕孤云是外人,毕竟曾共同待着这么多年。

祖师帝台微微一笑,眼神中带着沉默多年的欢呼,听了夷坚所言,他知道陆吾回来了。那个曾经亲手被他捉拿回神界最终导致了悲剧的陆吾,回来了。对帝台而言这是做梦都不曾想过的事,没想到会在千年之后重见陆吾,但心中也有疑问。没有神体的他只有一腔陆吾的回忆,这究竟算是陆吾还是燕孤云?

帝台不知如何开口,燕孤云却淡然一笑:“帝台大叔,别来无恙。”

“你终于回来了…也好,也好。当年我的错…”帝台对当年的作为感到悔恨,毕竟是他造成了陆吾的三世悲剧。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现在不也好好的活着,正因为大叔的作为我才得以在人间经历万千,说起来还得感谢您。”

除却帝台和夷坚明白此中深意,那些玄黄殿中人根本听不懂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夷坚对某些事大感不明:“延维的事,你当年曾说过,却没有解释清楚。延维到底想要什么?非要天人弄得天下动荡才肯罢手!”

“延维的目的很简单,他想重塑华胥古国。但他力量不足,需要魔界的力量之源来支撑。”

“神魔之印!”帝台大惊,“他想要打开神魔之印!这样做的后果有没有想过!神魔间的和平有可能因此而崩溃,重现神魔之战!”

“这不是关键,帝台大叔应该知道神魔之印在哪。”

“奉天帝令,我一直守护着它。神魔之印就在玄黄殿之下。”

那些玄黄殿的掌门和长老们一听此言错愕不已。毕竟当年的情报管制让这些消息没能流入人间,即便是玄黄殿中人都不知道玄黄殿成立的真意。

千年前,神界降下天神帝台到人间创立玄黄殿将灵力之法发扬光大,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世人得以自保,而是为了守护神魔之印建立一支强大的卫队。这一切的安排还得从上任天帝和延维之间的纠葛说起。

而当年和帝台一同降下人间的还有任性的西王母瑶池,为了寻找陆吾转世,为了弥补当初施展天刑而带来的悔恨,更为了从小的那一份青梅竹马之情,西王母瑶池强行转世,却被帝台阻拦,导致西王母瑶池的转世只有短短二十年寿命。不错,正是苏昕。

场上,帝台暗自担心着将要面临的浩劫。如果延维真的是这么打算,最终决战的场地必定是在玄黄殿。没想到那些求生的百姓却来到了死地。

帝台下令:“玄黄殿弟子即刻疏散百姓撤离玄黄殿!”

玄英不解:“祖师,百姓们一心寄托在玄黄殿,真能辜负他们的希望?”

“玄黄殿将面临浩劫,等百姓撤离之后,你们也赶紧下山远远离开此地。”

玄黄殿众人岂肯听,这片土地对他们而言是长大的家乡,是自家的土地,谁敢侵犯,他们必定会拿起武器共御外敌!

“我等会竭尽全力保玄黄殿的和平,祖师所言恕难从命!”霍烈带头发下这豪言壮语。

燕孤云却摇头:“这不是你们这些凡人所能承受的浩劫。天人首领延维本是天神,天神之力远远凌驾你们的灵力,留在此处生机渺茫。”

玄清就不解他这番话的含义,眼前的燕孤云明明只是个小师弟说什么大话:“小师弟,依你所言,你就不是凡人?就有能耐拯救这浩劫?”

他淡淡一笑:“大师兄,之前我是燕孤云,现在也是燕孤云。但多了一重身份,我是陆吾转世,这一切都是我的使命与你们无关。赶紧离开玄黄殿。”

众人又是一阵惊讶,似乎他此番的回归带来的只有无尽的惊讶,这些都是什么事。突然间莫名其妙抖出一连串的神,又提着什么魔,已然没有凡人存在的余地。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陆吾,你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夷坚迫切想知道。

“我的使命就在天书内,帝台大叔,那卷天书可还在你身上。受刑前,我并没有告诉你那卷残页是什么,抱歉。”

帝台却从怀中掏出天书古卷:“千年,就是这破纸让你反叛神界落得三世流离?值得吗!”

“我从未背叛过神界,这卷天书才是真理,我所要守护的使命和大叔的使命一样始于上任天帝。这一切的安排都是他老人家策划,我只是坚定不移地执行。”

“天帝怎可能让你受苦受难?我不信!”帝台万般摇头。

“那是因为乙昊大哥成为天帝之后背弃了他老人家的遗愿。话不多说,我会尽快赶到飞羽门去见延维,但愿能说通让他放弃。”

拿了古卷,燕孤云转身便走,扬长而去。

殿内忙着安排之后的事,前来玄黄殿躲避的百姓们不得不再次颠沛流离,因为这里不再安全。

却说燕孤云离开奉天殿,化作金光到了雪月峰。再一次站在瀑布前,倾听瀑布奔流。这熟悉的咆哮声依旧,未能惊醒里面的长眠之人。

他猛然一跃,扎进奔流之中,湿了衣裳到了洞内。被封住的洞口,挡不过血泣一剑劈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