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天书之谈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32字
  • 2015-03-03 12:00:36

青楼梦好,那些青楼女子陪着自己的客人躲避不及。突然就动手的两人让这些寻花问柳者大为惊讶。

鬼神第三只眼睁开,射出一道青光。

燕孤云冷不防视线正好对上,霎时双眼一闪冒黑,看不清。玉玄趁机逼近,鬼神舞着武器奔来。

“说好照顾我姐!到头来是这种结果!陆吾!我恨你!”

双斧劈下,带着无尽怒火。

“你听我说,你姐没有死。”

“休要骗我!”丝毫不肯松手,玉玄两斧下去。

燕孤云虽然一时双目看不清,却凭着感觉往前撑着金枪,正好将斧子拦住,僵持起来:“她的确没死。”

“还想骗我!这么多年都没她下落!你居然也不知道!当什么姐夫!什么狗屁天神!”

玉玄发力,双斧使劲往下压,燕孤云艰难支撑,事到如今不得不发力了。霎时间,金光起,往周围一震。

但见玉玄被震飞,燕孤云双眼微微看清,往前一跃,横枪指着倒地的玉玄:“你不是我的对手。放了岳姑娘。玉姬真的没死,相信我。”

玉玄突然间被击败,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面对失败的局面,他没有过多言语,悻悻离开,在门口却停下:“延维一直在利用你,你应该知道的。”

“即便知道我也只能被他利用了。我会到女子国寻找她的下落,曾经我和你姐发誓若有来生就在女娲庙前相见。”

玉玄没有应声,离开,带着不甘心。

这边小莲却是大笑,果然还是救星可靠。

老鸨见自己的后台都被打跑了,瞬间没了底气,只得笑嘻嘻迎了过来:“少侠好身手…”

“老鸨,将月姑娘放了。”

“老身这就放人,这就放人。”

赶紧的,老鸨吩咐手下将岳如菲带来。

燕孤云就站在原地等候,终于看见那边打扮狐媚的带着哭腔挣扎不休的岳如菲。

岳如菲还在哭闹,还以为这些人又要逼她去见什么员外,没想到在她眼前的却是熟悉的燕公子。

久违的重逢,岳如菲心法怒放:“燕公子!”

燕孤云则淡淡一笑,算是对当初不辞而别的道歉。就这么带着岳如菲离开了怡红院。

出了怡红院,果真是心情大好。

“岳姑娘,接下来你要到哪安顿?”

岳如菲不知前路如何,一片渺茫,蛾眉微皱,道不尽的哀愁,在一片摇头中扑朔迷离:“我没地方可去。燕公子要去哪?”

“我要到凌剑山庄去一趟,不如随我同去。”

岳如菲喜出望外,正有此意。

于是三人一行,在别了数月之后重新并行。岳如菲一路的笑颜,那些过去的烦心事在这一刻通通抛到脑后。小莲因为这一出救人的表现,对燕孤云大为改观,多希望他能成为小姐的夫君,也算了了老爷当初的遗愿。

一路欢笑,不知不觉见便到了城南的凌剑山庄。

凌剑山庄,轩辕国内数一数二的名门,庄主游乾坤使得一手好剑术,人称“剑圣”。

却说这凌剑山庄地处繁华却门前冷清,几乎没有什么路人经过,可不像名门该有的热闹。

但见大红灯笼高挂,庄门大开,四个守门弟子站在门口。

燕孤云上前,抱拳一问:“烦请通报一声,就说故人来寻游宇。”

“游宇是谁?我们凌剑山庄可没这号人。”这些守卫弟子相当有礼貌。

“你只管去通报。”

守卫这才往里去通报,庭院内,游乾坤正热身使着剑术。

弟子来报:“庄主,有人来寻游宇。”

“游宇?”想了片刻,游乾坤这才想起,赶紧丢了剑整理好着装,迎了出来。

然而,当他推门一见是燕孤云之时,瞬间充满疑惑。游乾坤停下匆忙的脚步,在台阶上驻足:“天人副宗主燕孤云,你来有何事?”

弟子们听说是天人的副宗主,一个个如临大敌,赶紧围了过来。

岳如菲和小莲一听这消息,如五雷轰顶!那些可恶的天人,没想到数月不见,燕公子却成了天人的二把手!岳如菲下意识往后躲,虽然她不相信眼前的燕公子是那般可怕之人,但还是不敢与他靠近,心中已然有了隔阂。

凌剑山庄的弟子们围了过来,燕孤云只是淡淡一笑:“游庄主,我到此地并不是以天人的身份,只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看故友游宇,不知可否引荐?”

“游宇乃是先祖,早已不在人世。你从何得知此名?”

“天神陆吾。”

淡淡四个字,游乾坤脸上一惊,随即平静下来,命弟子撤离:“请随我来。”

就这么简单,燕孤云入了凌剑山庄。

“庄主,为何凌剑山庄如此冷清?”

“还不是你们天人害的!当初参加联军失败后,天人展开了疯狂报复,难道你身为天人的副宗主却不知情?”

“我之前上了一趟昆仑山,到现在还未回过天人,这期间发生了何事?”

“别提了,凡是参加了联军的人士全都成了天人报复的靶子,不只是我凌剑山庄,霸刀堂和玄黄殿只怕也在家门口与天人一战过。”

燕孤云没想到短短的几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其实是他没有意识到在昆仑山上虽然只待了不到半天时间,人间却过了一个月有余。****的天下发生的一切故事让人有些始料未及。

先是王都发生****,叛乱分子冒充天人,随后是真正的天人进行报复。与联军有关的一切人士全都在打击之列,王都御林军最惨。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战斗力,被天人打得一塌糊涂。因为御林军的惨败,王差点就前往陪都避难,幸亏有大国师护着这才安稳呆在了王宫里。

凌剑山庄是在半个月前被天人盯上,在自家门口与天人展开了一场恶战。最终是凌剑山庄惨败,奇怪的是天人没有下杀手,点到为止。似乎只是给个下马威,也不知他们的真意是什么。

游乾坤说着往事不断摇头,诚然失败的滋味可让人不好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虽然短短几月不见,但你的变化实在是让人不敢信,你真的是燕孤云?”游乾坤忍不住问了这个让他困惑的问题。

“实不相瞒,我是陆吾。”

原本走在前面的游乾坤,突然身子就定住了一般,好久才缓过神来:“你就是天神陆吾?”

差点就叫了出来,燕孤云赶紧“嘘”了一声,身后还有岳如菲和小莲两人,他可不想暴露了这身份。

“我终于等到你了!怪不得夷坚说我在家自然能等到该等的人,没想到是你。”

“看样子,游宇果然将东西流传了下来。”

“先祖确实将一本古卷当做传家宝传了下来,嘱咐后辈一定要物归原主。我们游家守候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等到了!天神陆吾。”

激动间,终于到了游家的祖祠。

尘封的门满是灰尘,游乾坤掏出钥匙打开古老的门锁,推门。他跪在蒲团前,郑重磕了三个响头。突然间,眼前的地板往后退开,从地上冒出一个长条盒子。游乾坤取过盒子将它递到燕孤云手上:“这东西物归原主。”

燕孤云接过盒子,打开,果然是天书第二卷《万物》。

内容如下:天地初成,世荒无物,直待盘古身化万物,天地初现繁荣。是时造物所费灵力未及始祖盘古一半,尚余一半灵力充斥天地。后灵力游荡引发洪荒巨流,大地生灵灭尽九成。

“为了这卷天书,辛苦你了。”

“先祖所传将一切赌在天神陆吾身上,现在天人弄得世道动荡,你身为天神是不是该救世一番?”

“我自当尽力,待我集齐天书就回天人去做个了结。”

“为了天下人,拜托了。”

第二卷天书拿到,燕孤云再寒暄了一番,最终离开了凌剑山庄。一路上想着一切变化,千年前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他也不太明了,身为天帝的爹临终时所托,希望自己能监管好天地间的体系,防止出现崩塌。

一切都在天书之中,当初陆吾冒着危险将天书盗出来却来不及阅览就不得不将其分为七部分,以防被前来缉拿他的神兵天将夺回。

接下来是第三卷,那是在女子国。而第四卷应该流落到了轩辕国国主手上,第五卷藏在玄黄殿,第六卷的下落?陆吾想起来了,第六卷当年被人夺了。是一个蒙面人从他天神陆吾手上夺走了,那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现在想来还有些后怕。

心里盘算着寻天书的路,燕孤云无心与岳如菲和小莲聊天,只顾着想自己的事。

“燕公子?”

他这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接下来你要去哪?”

“王都,不过我不能带你们走了。事情紧急我得告辞了。”

岳如菲有些失落,脸上写满了不高兴:“这么急就要走了?”

“对不起,事关我存在的使命,不得不去。岳姑娘,忘了我吧,好好找个人家过日子。”

小莲听了也不是滋味,岳如菲嘟起嘴:“说什么胡话,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操心。”

明显是气话,燕孤云只是淡淡一笑:“告辞!”

言罢,当着两人的面身子化为金光往天上一冲,消失不见。岳如菲和小莲只是干望着,心底寂寞与孤独袭来。

那道光芒早已消失在她视线之外,岳如菲却仍旧不肯低下头,就这么望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喃喃自语:“这就是你离开的理由?燕孤云!”

“小姐,他走了。”

无尽的落寞,在繁华的扬州城内,主仆二人决心赶回王都去追寻他的脚步。

而这边,在百两村里。玉玲珑躺了几天后终于醒来。

农家小院,她口干舌燥醒来:“水,水…”

“水来了!”却是一个姑娘端着水走了过来,本是个漂亮姑娘,只可惜脸上一道刀疤毁了她的容貌。

玉玲珑急忙吞着水,冷不防被呛到,咳嗽个不停。

那姑娘拍着她后背:“慢点,没人和你抢。”

玉玲珑总算喝了水,缓解了口渴。一想到得赶紧逃往玄黄殿,她又立马起身想走,却被那姑娘按倒:“你现在很虚弱不能乱动。”

玉玲珑哪肯听:“姑娘,我有要事得赶紧走!”

“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孩子考虑一下!你这么虚弱下去撑不了几天就会流产!”

看着隆起的肚子,她安分了,孩子就是希望。

“你叫什么名字?这又是哪?”

“我叫月芙蓉,这里是渝州城外的百两村。”

“多好听的名儿,可你的脸…太可惜了。”

月芙蓉却丝毫不在乎:“没事,云儿哥说了,人只要心美就够了,外表不必在乎。”

看月芙蓉说到“云儿哥”三字泛起的幸福表情,玉玲珑感觉似曾相识。那种表情曾见过,苏昕和燕孤云共处的时候脸上就是这种幸福。可现在生死相隔,她心底一阵哀伤。

“你很喜欢云儿哥?”

“本来是啊,可惜他心里有人,不要蓉儿。”

“蓉儿,你又在说傻话。”她娘月彤走了进来,看了看玉玲珑的气色“昏迷了这么久,你终于醒过来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儿?”

“玉玲珑。这些天麻烦您了。”

“不麻烦。你昏迷的时候喊着陆郎,那个陆郎是这孩子的爹?”

陆郎?玉玲珑没有多大印象,不过这个称呼确实曾梦中听过。玉姬不就是这么称呼陆吾的嘛。说起陆吾,她虽然不知道为何延维要称燕孤云为陆吾,但始终觉得他不是,虽然说不清这是一种是什么感觉。

“不是的,他不是。”她辩解着,情绪有些失控。

这样一来,月彤和月芙蓉可不敢打扰她,便退了出去,只留下她躺在床上想着无边无际的东西。

燕孤云这边已经赶到了王都,径直落到王宫内。再度从光芒化出身形,在这禁止老百姓通行的地儿自由自在。

不愧是王宫,果然够奢华,汉白玉铺就的地板,黄金装饰的城墙,各色宝石镶嵌在楼阁之间。

走在千篇一律的朱红城墙内,他还真不知该如何去寻天书。只要找到轩辕国主,却又不知道王在哪。正犹豫间,突然见到一群太监。立马心生一计。

燕孤云突然跳了出来,吓得那娘娘腔的公公一跳,捂着扑通的小心肝开着娘娘腔:“你这厮吓死了咱家!”

随后,这公公瞧了瞧他的打扮,立马惊呼:“有刺客!”

燕孤云大笑:“我就是刺客,求你们抓我去见王。”

登时御林军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几个人将他五花大绑了,押着一群人去见王。

王在后宫,陪着那些嫔妃,即便天下****也阻挡不住他们享乐之时。饮酒作乐,王哼着不知名的歌谣,开怀大笑。几个爱妃跟着哼唱不停。

这群御林军押着燕孤云径直到了王跟前,扑通跪下:“启禀吾王,宫中突然抓到刺客,请王发落。”

“有什么好发落,斩了。爱妃,刚才唱到哪了?”

“隔江犹唱后庭花。”

“斩了。”那公公领了旨意,几个侍卫拖着燕孤云就要往外走。

突然,燕孤云化作金光消失,那伙人大惊:“有鬼!”

那些嫔妃本是胆小之辈,突然听这种话不免吓得花容失色:“王,闹鬼了!”

“胡说,光天化日之下闹什么鬼!罚你们再来一杯!”王带着笑意不以为然,举着酒杯递给某位爱妃,只顾着他们的娱乐,除此外似乎充耳不闻。

燕孤云再度现身,突然站在王背后:“亡国之曲,王居然有心去听?怪不得天下大乱。”

“鬼呀!”嫔妃吓了一跳,集体抱在一团瑟瑟发抖。

“在下是人不是鬼。”

“寡人问你,天下****是何原因?还不是那些无知百姓想着称王称霸,贪心不足!恋着寡人的位置,想来过把瘾!哈哈!”王有些醉意,自饮了一杯。

“在下不敢苟同。为君者,当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王就没有想过那些百姓为何要造反?若天下当真公道,百姓为何要反?”

“人人都想称王,人人都想学寡人这般快活!可惜王自有王命,轮不到那些凡人,寡人是真命天子!命在天定!他们造反亡不了寡人!”

“轩辕国主到你这份上当真是可悲,当初的国主轩辕黄帝大败魔军是何等威武,没想到你这后人如此无用!轩辕国就要毁在你手了!”

“放肆!”王发怒,将酒杯打碎,“来人,把他斩了!”

“你能斩我,却斩不尽天下人。轩辕国主,看在往日恩情上我不与你计较。将我天书还来。”

“什么天书,寡人不知,斩了唧唧歪歪的这厮!还不去!”

得了令,那些御林军拉着他,燕孤云突然出手。手中长枪一把将王跟前的桌子劈成两半,杯盘全部打落在地,一阵啪啦。

“反了!”王摇摇晃晃起身,从腰间取出佩剑,拔剑刺来。

燕孤云却不躲,就在刺出的瞬间,长枪一扫,将王的佩剑打到旁边的柱子上,入了木柱三分。

“天书还来,它保不你的江山!轩辕国主!”这一刻,他是天神陆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