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交错恩怨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64字
  • 2015-03-03 12:00:06

天书在人间向来只是传说,什么天书,什么宝卷都是世人对那些流传的神秘莫测的传说的无尽向往。可惜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天书之谈,便是陆吾所盗的东西,实质上只是天帝伏羲临终的一封信而已。虽然只是一封未能交出去的信。

当年他从神界盗走此信,最终将其分为七部分,成了所谓的七卷天书,藏于人间。现在的他不只是燕孤云,更是天神陆吾。想起了一切过往,七卷天书里有两卷已经在手中,只剩下其余的五卷。按照记忆,那五卷应该流落人间。

首先是寻找第三卷的下落。燕孤云想好方案,出了青木之后在原地突然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神魔特有的瞬移技能,比之人间的御剑之术不知快了多少倍。

而此刻的飞羽门发生了事,玉玲珑潜逃。

琴姬是在最后才发现,与玉玲珑交谈过后,她忘了某些事情,这才回身往玉玲珑房间经过。却见到屋子已经空空如也,起初琴姬并未怀疑。毕竟玉玲珑在天人呆了这么多年,谁会想到她居然潜逃?

琴姬本来并不放在心上,是延维问玉玲珑下落之时,她才说出玉玲珑不知去哪了。

延维一笑:“终究还是留不住。陆吾着实又让我惊讶。没有半分前尘记忆的玉玲珑居然会为了他逃离天人,可笑。”

“要去捉拿玉玲珑?”

“不必了,她留在这儿也没什么利用价值。燕孤云上昆仑山想必已经完全成为陆吾,到时候他自然会拿着天书来找我,完成千年前未完成的使命。我倒要看看这局千年的棋是我延维胜,还是你天帝赢。琴姬,召集所有天人成员,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天人的夙愿就在陆吾归来的那一刻!”

“属下明白,这就去安排。”

两人都是笑容满满,多少年处心积虑的谋划,就为了一朝成事。但飞羽门的后羽却没有笑容,望着遥远的昆仑山,不知道燕孤云是否平安了。

却说玉玲珑逃离了飞羽门,一路上并无人追赶。但身处轩辕国最西边,离东北边的玄黄殿十万八千里,要想赶到也不是一刻两刻那么容易的。

这一路上,孤身挺着越来越明显的肚子,带着小生命往着玄黄殿奔逃,说不尽的辛酸。

过了一个月,玉玲珑才匆匆忙忙赶到了渝州。准备从渝州北上前往台州城。

且说这日到了渝州城外,实在是因为一路风尘仆仆,她终究是累倒了。晴空当头,又是初秋时节。

玉玲珑拖着身子,唇干舌燥,眼睛迷迷糊糊,忽然就要倒下。说来也巧,这大白天正好一老一少两女人连带着一条狗在她身后赶路。

玉玲珑先前就有些偏偏倒倒,那母女两人看了心底有些担忧这才放慢速度跟在她身后。突然见她要倒,年轻的女子赶紧一个箭步奔了上去,一把扶住她:“姑娘,你没事吧?”

玉玲珑睁开朦胧的眼,连一句话都未能说出便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那女子搂着她,尖声问着娘:“娘,这个姑娘怎么办?”

“先将她送回村子好生疗养。”

就这么母女两人将陌生的玉玲珑带回了百两村,一路上狗汪汪个不停,也不知是闻到了什么味。

自此玉玲珑就这么暂时呆在了百两村,休养身子。

却说燕孤云自化了金光往雷泽南边的扬州赶去。此行的目的地就在扬州凌剑山庄。

扬州自古就是繁华之地,这一带正是青楼梦好的去处。那些个达官显贵,有权有势的主儿没事便到此地消遣。一派纸醉金迷的繁华。

燕孤云落到扬州城外,还是那身普通的打扮背着一柄兵主剑在身后,大摇大摆在街上闲逛。这时的他又回到了那个普通的少年燕孤云,而不是承载着太多岁月的天神陆吾。

燕孤云带剑在街上走着,这一带比之千年变化太大。城大了数倍,人也多了不少,在街上几乎是摩肩擦踵,真个寸步难行。

好不容易寻了个缝隙,躲到茶铺先喝口茶解解渴,顺便问着摊主:“凌剑山庄在哪?”

那摊主顺手一指,毕竟扬州城内的凌剑山庄是名满天下,扬州城谁人不知?

谢过摊主,付了一两银子,起身自个儿去寻凌剑山庄。路过烟花柳巷之时,突然一个蓬头垢面的姑娘冲了出来一把将他给撞了。

身后又追来几个彪形大汉,看样子是冲着那姑娘而来。

那蓬头垢面的姑娘,看起来面黄肌瘦,梳洗自然是许多天都没干过,浑身带着一股汗臭。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差点给他熏晕了。

那姑娘撞上他,燕孤云岿然不动是稳重如山,倒霉的是姑娘。瘦骨如柴的她一个踉跄往后一退,栽倒在地儿。她赶紧起身,连沾的灰尘都来不及去清理,急匆匆往后一瞧,那几个彪形大汉恶狠狠赶了上来。她真个是老鼠见了猫,灰溜溜就要开跑,连个赔礼都没有,燕孤云瞥见她的脸登时心底犯疑,似乎是个熟悉的人儿。

正站着不动,突然又有几个彪形大汉冲了出来,挡在姑娘跟前大喝:“小丫头跑什么跑!老板花了大价钱将你打扮个摇钱树还不去接客!想跑!打断你的狗腿!”

那姑娘被围,登时两路夹击过来。她只得一步步往后退,浑身瑟瑟。

路人见了倒是习以为常。妓院在这儿遍地都是,每月都能见到有些黄花闺女逃出青楼,可惜大多都被擒了回去。这姑娘看来也是难逃魔爪。

燕孤云眼前,四个大汉从他身边经过,要去拿那姑娘。其中一个推了他一把,嫌他碍事。

那边的大汉们又赶了过来,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弱女子,那姑娘念想是逃不了了,破口骂着又哭个不停。

与此同时,临街的那楼上又闹了起来。一个打扮光鲜的姑娘哭哭啼啼,站在栏杆上就要往外跳。吓得老鸨连带着那些妓女安慰个不停,此举却让那些花钱来消遣的员外老爷们大为不爽。

财大气粗的大老爷们发起火来,就站在栏杆前那哭啼的女子跟前,用手指着怒气冲冲:“妈的,装什么纯样,妓女就是妓女还想着立个贞洁牌坊!大爷有的是钱!”

“我就是死也不会破了身子,丢了名节!”女子站在栏杆外,举身要跳。

老鸨和青楼的姐妹们,一拥而上硬是将她拉了回去。

老鸨上来就是一巴掌:“小妮子!老娘花了大价钱才买了你,不给老娘接客赚钱对得起老娘供你吃穿用度,供你拉屎撒尿?小红,小绿把她拉到王员外包厢内,今个儿老娘不信制服不了你!”

两个妓女得了老鸨的令,左推右搡强行要逼她就范。

而街道下,几个彪形大汉已经将这姑娘捉住。而这姑娘听到楼上的女子哭叫时,眼泪齐刷刷掉了下来:“小姐,是小莲无能,没好好保护您。”

小莲!燕孤云听到名字时,立马想了起来。不知不觉过了几个月居然差点忘了小莲和岳如菲的存在。原来是她们两人,怪不得如此面熟。

小莲啼啼哭哭个不停,那几个大汉怒了,扯着她的头发:“给老子安分点!”

小莲是个倔骨头,哪肯听话。吐着口水,这下真惹恼了那厮。见那厮提着拳头就要打。

正动手间,燕孤云突然伸手,按住他的拳头,笑呵呵道:“这位兄台,大庭广众之下何必如此动怒,消消气,消消气。”

那厮岂肯听,使足了力气要动手打他,可惜被燕孤云按着双拳根本抽不动。那厮简直不敢信。

其余几个见同伙没动手,围了过来:“你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我不管事,你们继续!继续!”他放手。

果然,那厮在得了自由的瞬间捏紧了拳头奔他而来,燕孤云脚一垫,身子往侧边一闪,那一拳就从他眼前奔过去,打到了他同伙身上。果真是满满的一拳,当场见被打的那人的门牙,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落地,还带着清脆一声。

燕孤云鼓掌:“好拳,好拳!”

“敢玩我!兄弟们,揍他!”

大街上就这么动起武来,小莲一看他的模样,瞬间破涕为笑,简直就是救星!

大街上行人驻足,看起热闹来。

燕孤云孤身应付着九个打手,这边一人提拳打来,他侧身反提一脚,踢到那厮肚子,登时就是踢皮球一般将那厮一脚踢到了旁边的墙上,差点陷在墙里。

这时候,身后两人瞄准他出手的空当,提着棍子打来。燕孤云往前一个空翻躲过,反身不慌不忙,拉住两个棍子往中间一拉。那两人就不由自主撞到了一起。

身后又有三人奔来,他顺势舞着夺下的棍子,专挑着腿打,名曰狗腿子。打得那厮没了脾气,捂着通红的腿,痛得嗷嗷叫。

这不,三下五除二。九个大汉被打翻在地,他丢了棍子,拍拍手上的灰尘:“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派个能打的来!滚!”

行人为之喝彩,却有不少人替他担心。惹了怡红院可不是拍拍屁股就能走人的事。

小莲是又哭又笑,哭是因为自己和小姐的遭遇,笑是遇到了救星。

小莲身上有些臭熏熏的,她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见人:“燕公子,这几个月你到哪去了?”

“有些私事,上次不辞而别还请原谅。你家小姐呢?”

说起小姐,小莲望着怡红院,刚才小姐还在栏杆外挣扎。

小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本来在王都小姐和自己就要受到王的接见,谁知因为大司马鲁能的死将此事耽搁了。又因为叛乱分子,最后王都乱了起来,在****之下她和小姐逃离了王都,谁知在外边遇到了歹人,将她们卖到了怡红院。果真是应了当初被山贼捉住时的预言。

接下来小莲求他去解救小姐,燕孤云只是淡淡一笑。

小莲猜不到他的心思:“莫非你不愿?”

“那倒不是,只是我有要事在身,救了你们也没法安顿。”

“先别想那么多!你可还记得在蝴蝶村中毒的时候,可是小姐悉心照顾了你那么久。”

“在下知道,这就去解救。”

两人大摇大摆往怡红院去,完全不顾行人的阻拦,那些人个个劝他不要冲动,他只是淡然一笑。身为天神陆吾,这点事自然是难不倒他。虽无心插手闲事,但岳如菲对他有恩,不能不报。

怡红院门口,那些打扮妖娆的散发着胭脂香味的狐狸精们招呼着过往的客人。总是说着那些万年不改的吆喝:“大爷,进来玩嘛!”

燕孤云推开挡道的狐狸精:“闪开!”

径直闯了进去。

怡红院内,果真是一派热闹,王都的****丝毫未能影响扬州城的生意。这些人还是和平常一样的活法,该接客接客,该打杂打杂。

满座的山珍海味,常常见着长得肥肥壮壮的大老爷们腰缠万贯,明明都是过了生龙活虎年纪的老人家还要左拥右抱学着年轻人风流快活,丝毫不顾家中妻室的看法。简而言之,就是有钱任性。

当他俩进入怡红院时,那九个被打趴的打手正围着老鸨诉苦。一个个鼻青脸肿。见燕孤云进来,其中一人指着他。那一伙人是大怒不止。

燕孤云丝毫不惧,走到中央扫视四周,故意问:“谁是管事的!”

老鸨笑嘻嘻走了出来,见眼前的男子打趴了九个手下,自然还是知道斤两,不太敢造次:“这位少侠,不知你出手教训我手下是几个意思?”

“听说老鸨招了两个良家妇女入了怡红院的行当,很不巧,这两人是在下的朋友。”

“你可要知道我花了多大的钱才买来的!莫非少侠想要回去?”

“不是要回去,你若识趣就该放了她俩。那位姑娘是渝州城城主的千金,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动她为好。”

“老娘也不是吓大的!若是城主的千金怎么落得乞讨!休要瞒我,若想赎她就拿一千两银子来!”

“可惜我没银子,人要定了!”

“敢在怡红院闹事,你要想清楚后果!老娘可是有人撑腰的!”

“真的?”燕孤云突然拔剑,只见一道光芒闪过,兵主剑一挥,架在她脖子上,一边的长发被整齐切掉,“不妨叫出你的后台,我正想会会。”

“孤云小弟,好久不见。”突然从木梯上走下一人,正是玉玄。

燕孤云一愣:“玉玄,你长大了。”

一声略显老成,小莲呆住,玉玄也是微微一愣。

过了片刻,玉玄下了楼梯,站到他面前:“你…终于记起来了?我姐在哪!”

玉姬,多么沉重的话题。燕孤云不知如何说,想着当初带走玉姬时,玉玄还是个小孩子。如今,多少年后再见面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还能再骗他?玉姬的下落,确实不知。

“你姐她…她去世了…”

玉玄身上突然冒起魔气:“你说好的要照顾她!这就是你的照顾!”

“玉玄,我知道你恨我。若你有什么火气尽管冲我来,与旁人无关,放了岳姑娘。”

“休想!你在人间呆得太久都忘了我姐!负心人!”玉玄大怒,身上魔气大发。

“要动手到城外去!”

玉玄哪管,直接就在怡红院内动手,当先仗着魔气,从地上猛然一跃,跳向燕孤云,挥爪。

燕孤云施法,催动神力,化出天神陆吾的披挂,从腰间取出金枪,轻轻一晃将玉玄弹开:“玉玄,我不想伤害你。”

“别以为你作回了天神陆吾我就怕你!”

玉玄心中的恨驱使着他不断进攻,冲动也好,魔鬼也罢。魔气化出鬼神降临,三头六臂,额间一眼睁开。

燕孤云保守,不想动手。不是作为燕孤云的点点滴滴,而是作为天神陆吾的愧疚。曾经在玉玄眼前将玉姬带走,答应过会好好照顾她,结果自己什么都没做到。的确是自己对不起他,不怨他会怪自己。

与之相比,解救岳如菲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而此刻的岳如菲被关在屋子里,双手被绑上。等着花了大价钱的员外来享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她除了哭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玉玄奔来,化出鬼神模样,只不过因为考虑在怡红院内,这尊鬼神并不如平时高大,只是刚好包住了玉玄。

怡红院内的客人们原本是高高兴兴来享受,结果看到这两人动手都不是等闲之辈。霎时间,怕惹上是非,那些人都远远逃开了。只剩下满座的菜肴静静摆着。

连老鸨和打手们都悄悄退到了二楼,远远离了两人的战场。

“玉玄,现在不是和我纠缠的时候。”

“别想逃避!当初你带走我姐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战!”

“我还是不想伤害你。”

“别以为你是天神陆吾我就怕你!”

鬼神出手,右手以魔气化出巨斧。双手执斧砍来!

燕孤云往后一退,手中金枪往前刺去,枪头正对斧刃。霎时间火光四溅,神力与魔气的交锋。

玉玄动用鬼神剩余的四臂,完全舍弃了防御,全部化出武器,有剑有刀,朝着燕孤云攻来!

燕孤云抬手,金枪往前一横,挡住斧和剑的进攻,却防不住刀从下砍来。眼见就要砍中他,他突然消失不见。

“神行术!”玉玄一眼看破。

与此同时,在玉玄身后,燕孤云现身,金枪一搠,瞄准鬼神的心脏。

鬼神突然转头,额间第三只眼睁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