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陆吾归来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09字
  • 2015-03-03 11:59:46

瑶池水,离人泪,旧时桃花人面废。别时易,见时难,一汪清水盼人还。

瑶池仙境,燕孤云开口便求药。

西王母瑶池淡淡一笑,转身面对他:“你拿去何用?”

“昕儿!”看到那张脸,他情不自禁叫了出来,“你怎么活过来了?太好了!”

他冲了上去,想和往常一样抱住她,当真是喜极而泣。

然而,西王母却轻轻伸手一指,燕孤云便定在原地。

“昕儿,你这是干什么?”他极力挣脱不解她的意图。

“燕孤云,苏昕已死。我是西王母瑶池。”

“你骗我!你明明就是昕儿!一样的凤纹金簪,一样的香味,怎么可能如此巧合!是不是在怪我没能保护好你,昕儿!”

青鸟都听不下去了:“你这个凡人累不累,叽叽喳喳个不停。你眼前的是货真价实的西王母瑶池,不是什么昕儿。”

“你也该有如此疑惑。只可惜你现在是燕孤云,我无法解释给你听。等你记起来自然就会明白了,陆吾。苏昕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已经死了!这四个字像刀子在他心间划过,留下血与痛,让他一直未能忘却。

“不死仙药!你既然是西王母,请赐予我不死仙药!”他渴求。

瑶池收法,他终于能动弹,一把跪在她跟前,重复着求药。

瑶池只是摇头,望着那汪平静的瑶池水:“人死不能复生,天理如此。即便是不死仙药也帮不了你。安心认命吧,燕孤云。”

“不可能,明明有不死仙药,为何不肯大方地交出来!”他起身无名怒火迸发。

“你还是一样冲动。不死仙药无法救人,你拿去也没用。你若不信,我可以给你一粒。但是救不活苏昕,休要怨我。”

瑶池从袖中掏出不死仙药,那是一粒仙丹的模样:“在给你之前,须得和我去一个地方。”

他点头同意。

在这片地儿上没有过多停留,西王母瑶池施法,两人从仙境消失,出现在昆仑山之巅。

昆仑山之巅,冰雪覆盖,陡峭难行。难以想象这儿居然是一块平坦之地。

燕孤云看着此处,蓦然想起多年前的旧梦,曾经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涌来。

那是千年前,挣脱了天神帝台的禁制,天神陆吾从瑶池仙境突围到了昆仑山之巅。

而远在女子国的玉姬见到夫君被帝台抓走后,赶紧追踪而来,一直到了昆仑山之巅。

这一对苦命鸳鸯相依在此,而玉姬被神界大军围困负了重伤。天神陆吾背着她准备前去找延维帮忙,然而神界大军早已在此布下天罗地网。

燕孤云见着熟悉的地儿,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一天,和玉姬相见的最后一面。

在昆仑山之巅,神界大军不计其数黑压压一片,而陆吾背着玉姬被围困在此。

玉姬就在他背上躺着,有气无力,身负重伤已经动弹不得:“陆郎,放下我,你和他们回神界天帝不会追究你的。”

“别说傻话,要我离开你除非我死!我这就带你去找延维。”

那边是帝台带领着神界大军在此,天神帝台身披银甲,手执银枪:“陆吾,随我回神界向众神认错,天帝定然念及手足之情放你一马。你若现在离开定会成为神界的罪人!难逃天刑!”

“帝台大叔,劳你费心了!尽管来吧!我没有错!”

“冥顽不灵!上!”

神兵分批冲上,银枪一阵乱舞,冲着被围的两人而来。

玉姬躺在他背上没有作为,而陆吾仗着手中火云金枪与众神兵交战!以一敌千,手中长枪挥动,完全不顾同胞之义。一阵冲杀,枪起击飞神兵,枪落扫开神兵,往前一突倒下一片,那些神兵完全奈何不了他。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加之玉姬在他背上多少令他手脚不够灵活,神兵围了过来,一齐出枪。

陆吾以金枪抗压,十余支银枪压在他枪杆上。一齐发力,他难以支撑,右膝一弯,跪在雪地中。

趁势,那些神兵围上,却没有下手,反而是劝他:“陆吾将军,投降吧!兄弟们不忍心。”

四肢被他们一齐困住,背上的玉姬往下滑。他一怒:“让我离开!放手!”

“将军,我等有使命在身,恕我等不能放您!”

“不要逼我!”霎时间神力大发,金光起,将周围神兵弹开,连带着玉姬也被弹出去。

他转身冲去,在雪地上踏了数步,往前一跃接住下落的玉姬,搂在怀中:“我这就带你走!”

再往前一跃,准备离开,突然一声“天罗地网!”

就在他上空,一阵金光闪烁,降下一道网,将两人网住。

陆吾趁势取出血泣在手,那时的它还是一柄完整的剑,划在网上,一剑将网划开一道口子,血泣却也因此断裂成两截。

他往外一蹦,出了天罗地网,伸手准备接住玉姬,然而玉姬却坐在地上不动,口吐鲜血。

“玉姬!坚持住!”

“陆郎,来不及了。好好保重!”

他强行将玉姬背起,丝毫不管她的反抗:“无论如何我都要带你出去!”

“那样会害了你,陆郎,只要你记得女娲像前的誓言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爱你!”突然她一掌将陆吾击昏。

燕孤云回到现实,身子一颤。就在昆仑山之巅,刚才的重温如此真切,他忍不住问:“那个玉姬…在陆吾昏过去后说了什么?”

他想知道,虽然依旧不确信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天神陆吾。诚然以他现在的情况,再怎么说都不像是天神转世,至今一事无成,该保护的保护不了,该拯救的拯救不住。

瑶池施法:“你闭上眼睛,这是那一天我看见的情景。”

指尖按在他额头,他眼前浮现那天的场景。

陆吾倒在地上,玉姬含泪不止,众神兵惊愕。

玉姬冲着帝台,带着些许埋怨:“不要忘了你承诺的事,一定要保全他的性命。”

“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你放心。”

玉姬最后看了陆吾一眼,是对不起是抱歉:“陆郎,永别了。希望你好好做天神,不要为了我误了前程。”

帝台见她负伤有些重,唤过瑶池:“小瑶池,你替她看看。”

瑶池领命,要替玉姬诊治,却被玉姬谢绝。

“我的伤不用麻烦你们这些天神!既然人间容不下我俩,我在冥府等你!”

言罢,她突然跑动站在这片地儿的悬崖边,纵身一跳!

“玉姬姑娘!”瑶池想着却抓住她,却只能拉住了一截断了的绿纱,那是她的长裙一角。

“玉姬死了?”燕孤云睁眼,望着她跳下的悬崖。

“不知。不过我知道有些东西该还你了。”瑶池施法。

突然间,这片地儿的中央化出一道阵法,在阵法中间,雪地上,白雪散去,一个圆柱从地上凸起。圆柱内是一截断剑,正是血泣遗失的那一半。

“当初,受刑前。你拜托我将记忆封印于此,现在是时候还你了。回来吧,天神陆吾!”

残剑与现存的血泣呼应,燕孤云招出血泣,剑带着他奔到断剑前,连通了他。登时一阵麻酥酥的电击一般的感觉,从双手流过。与此同时,脑海中不断闪现那些陌生而熟悉的画面,是天神陆吾的记忆。终于在这一刻,在天神陆吾死去千年后,作为他的转世,燕孤云重新接受了沉重的记忆,重启记忆之门。

最终,他指尖流出血,鲜血被两柄剑的断口吸收,然后重新粘在一起,就这么轻轻松松成了一柄完整的血泣。

睁眼,霎时间金光包裹燕孤云的身躯,从手臂上现出护手,火云金甲重新披挂,头顶现出一顶印着火云图案的金盔,身后挂上一道火红的披风。血泣重新挂在腰间,长枪依旧在手。战靴下飘起一团火红祥云,舞枪如风。

他一笑,开口:“小瑶,我回来了,辛苦你了。”

“陆吾,你真的全部都记起了?”

既是燕孤云又是陆吾,他还是他,只不过拥有了陆吾的记忆和力量,作为天神陆吾的转世重新复活了陆吾。

他点头:“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我终于醒了。原来苏昕就是你强行转世来寻我时的化身。何苦…”

“我不苦。你重新活过来就好!活着就好!当年是我不对,不该动手施展天刑,害你受苦千年。”

“不必自责,是你职责所在。现在我该去完成我的使命了。天书的下落我已经记起来了。小瑶,对不起,我又得离开你了。”

“你还会回来吗?陆吾。”

“大概…不会有机会回来了。你我都是神,注定无法在一起…这么多年你的情谊我都明白,不要再想…对不起,我要去找玉姬!她一定还活着!”

她无言,望着复活的他。这种局面她早已预见,他复活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知道他心中只有玉姬。即便自己为了寻他强行转世为苏昕陪了他那么久,明明在他心底占据了全部,可惜复活之后他心底只有玉姬,曾经的苏昕完全没了分量!难道自己的付出都只是徒劳?为了躲开这神界的规矩,玉姬能为了你舍命到冥府等候,我同样也能为了你转世为人,可为什么最后还是落得不闻不问,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她得不到答案,因为他从没打算告诉她答案。对这一刻的他而言,曾经有一个心爱的女子叫苏昕,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在过去的人生中占据了他狭小的心的全部。但现在不同,千年的羁绊,千年的情缘,那个等候了千年的玉姬自始至终都是挚爱。在复苏的这一刻,短短人间几十年显得不再那么珍贵,仿佛洞察了一切的智者看淡了这短暂的辉煌。

“至少…先回瑶池仙境。”她渴求着,希望他能停下那么一刻。

“行。后羿的遗骨还在那儿,我答应了某位要将遗骨带回。”

她的高兴荡然无存,原以为他是为了自己而停留这么一刻,却是为了其他事。即便如此,她还是笑着,至少能停留片刻总比急匆匆离去的好。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中也只有幼时那段时光和他经常在一起,长大些都各奔东西,即便有时候相见却因战事吃紧而说不上三言两语就分开。曾想着等神魔之战结束便能好好弥补未能说话的时光,可最后却是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远远逃离了曾经共同生活的神界。现在的她开始接受他当初的那个看法,神界对众神而言只是一座永恒的牢笼,在这里面被关押着直到死去都得不到幸福和快乐。

行程总是这么慢,多希望时光流逝得再慢些,巴不得就这么凝固了让时间永不前进。看着急匆匆驾着祥云远去的身影,西王母瑶池一如苏昕当年的心境。这一趟人间之行,以转世为开端,以苏昕的死为结束。被软禁在瑶池的牢笼中,除却转世这种方法,她没有任何办法能再见他,或者说能表达心中的禁忌之爱。对神而言,剥夺了爱与被爱的自由,只有死板刻薄的规矩将爱恋的萌芽扼杀,却无神站出来反抗,都对这些习以为常。即便在最初和凡人一样爱得死去活来,结果在无尽岁月的摧残下,那些欢歌笑语渐渐忘记,渐渐丢了心跳的节奏,忘却了热恋的感觉,最终成了神。

瑶池仙境,青鸟和白虎守护着园子。

陆吾出现看到这两个儿时的玩伴,开心一笑:“青鸟、白虎,这些年过得可好?”

“天神陆吾,你终于回来了!可让西王母等得揪心。”

西王母瑶池一笑,虽有埋怨青鸟的意思却又只是淡淡掩饰着被道破的尴尬。

燕孤云收拾了后羿的遗骨,放到背上。

见他急匆匆的模样,她知道他又要离开。

“陆吾,就不能再等等…”

“你还是叫我燕孤云得了,小瑶,我又必须完成的使命,不能再陪你了。保重。”

陆吾最终带着后羿之骨下了昆仑山。驾着那朵祥云,从瑶池上飘过。而西王母瑶池只能继续她无尽的等待,倚着凉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默默祝福着希望他一路平安。

御着祥云,一路直飞到昆仑山脚。在昆仑山脚下等候多时的夷坚终于见到熟悉的老友归来。花白鬓发在风中等候,默然立在弱水之畔。

“老友,你终于回来了。”久别重逢的第一句。

“夷坚,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相对一笑,久违的重逢。

“你的路已经无需我指引,你去完成使命,我得告辞了。保重!”夷坚化作金光奔玄黄殿而去。

燕孤云带着后羿之骨,动用神力直接驾着祥云跨过那道弱水,到了青木,收起法术降在入口。

青木,树屋依旧,却显得有些死气沉沉,听不到欢歌笑语。燕孤云一层层走上去,不见人影。

最终,在那天看见他们的地儿,看到老婆子依旧坐在人堆中,只可惜这次见到的是一堆白骨。旁边那些村民也早已化成了白骨,显然这里已经被废弃了太久。

最后,他将后羿的遗骨安放在老婆子身边。突然一阵风刮起,老婆子的魂魄现身:“多谢你,外乡人。”

“告诉我,你是谁?”

“小女子名为宓妃,本是洛神。后羿不幸身死,遗骨流落在外。多谢天神陆吾相助。”

“你认得我?”

“当初天神陆吾与魔族玉姬相恋闹得沸沸扬扬,我等岂会不知。今日天神陆吾重现,可曾寻到玉姬下落?”

“暂时未能。”

“陆吾,珍惜时日切莫荒废,后会无期。”

整个青木地区化为点点光亮消失无踪,弱水兴起波澜。原来她是宓妃,与后羿相恋的洛神,只可惜后羿有妻嫦娥,两人再未能相见。没想到能在死后同穴。

念着这两人的悲剧,燕孤云想到了玉姬,天下之大到底何处再寻芳踪?遥远的女子国的誓言,可还记得?

遥远的女子国,女娲庙前。

大祭司月霜儿在女娲像前如平时一样祷告,可突然间沉寂的另一个珠子发出光芒,一如当初兵主剑重现之时。另一柄封印之剑血泣惊动了封印石。

“古老的誓言终于应验了!血泣重现之日,天神归来之时!玉姬前辈,他回来了!”

女娲像前的誓言,萦绕在他心间。这一刻作为天神陆吾,人间过去的岁月让他以为一切都在昨天,却是遥不可及。

先去寻找天书的下落,是他亲手从神界带出来的秘密,就因为在最后一刻他不肯归还这个秘密,身为天帝的大哥竟下令处以天刑!这才造就了天神陆吾神魂分裂神识分离的下场。好在经过他当初的布局,在千年后天神陆吾重现人间,当务之急是找回天书,开启其中的秘密,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先前已经有两卷天书现世。第一卷,藏于燕孤云他爹燕天双的开辟剑中,名为《开辟》。

《开辟》记载如下:昔太古之时,天地未成,宇内一片混沌。历时弥久,灵力诞盘古,盘古以灵力故劈开混沌遂成天地。

最后一卷,陆吾早前将最后一卷托付给夷坚。正是当初燕云山庄大难那天,夷坚将其传授给燕孤云。名为《宏愿》。

《宏愿》记载如下:若后世有缘者得见孤言,孤愿以灵力奉承助尔创新格局,以恕孤前罪。若得此,孤虽死无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