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后羿之骨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36字
  • 2015-03-03 11:59:26

“不死仙药!你也是来夺药的!拿命来!”那张人面带着怨恨在半空中散发着无边黑气,是冤魂。

“不好,赶紧让开!”逢蒙说了一句。

刚说完,人面张开嘴吐出一股黑气奔着两人而来。好在燕孤云及时将逢蒙抱着一同躲到了一边,这才避开了人面这一击。只见黑气过处散发着恶臭,冰雪都被灼出一个大洞。

“你是谁?”燕孤云安顿好逢蒙,提剑来战。面对虚无缥缈的人面,说实话他也不知如何迎战,毕竟灵力是无法动用的,玄黄殿的那些招数也就无法使出来。

人面在半空中游弋,突然黑气集结,化出完整身形。细细看去却是个孔武有力坚毅不屈的人儿,右手一伸化出一张弓,取弓在手,右手往前一搭黑气是跳动的火焰,化出一支箭。

冲着燕孤云便射去,他只能被动在雪地上躲闪,地上太滑,有几次都差点跌倒在地。好在反应够快,这才将箭避开,未能伤他分毫。

那鬼魂一般的人儿,突然转向,冲着逢蒙搭箭。

逢蒙大叫了一声:“师父!”

那人居然手一抖,箭歪了,从逢蒙右臂上擦过,径直落入雪地中,激起飞雪往前一溅。

“师父!是徒儿逢蒙!”

“你不是我徒弟!不肖弟子!有什么脸叫我师父!”虽是鬼魂一般,却能从他脸上清楚看到厌恶。

逢蒙双手撑着自己往前一磕,磕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一直未忘记师父的大恩。”

“忘恩负义!当日用桃木暗算我,害了我性命,今日还想报恩?哼,狼心狗肺!”

燕孤云见场面局势有变,收了剑缓缓走来,但见逢蒙如此恳切不似做作,而逢蒙口中的那个师父却怒气勃勃。他不知发生何事,也不知这两人有何恩怨。当务之急他需要寻到路径上昆仑山顶,可惜这条路似乎到了尽头,除了冰天雪地和破屋之外,再没有通途。

那冤魂一步步走近逢蒙,拉弓,一支箭出现,箭头对着他额头。近在咫尺,逢蒙却闭上眼:“当初不是我想那样做,师父,我也是被逼的。”

“你害得我与嫦娥分离,又害了我性命!谁逼的你?”

燕孤云突然反应过来,这冤魂不就是后羿!原来如此。徒弟逢蒙杀害后羿,世人皆知。没想到在昆仑山竟然能见到传说中的后羿。可眼前鬼魂的模样与世人传说中的大英雄有些不同,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肌肉发达之外,充其量也就是个莽夫一类。

“后羿前辈,你们师徒二人之间的事我不想过问,只希望您能告诉我上昆仑山的方法。”

他偏过头,看了眼前的小子一眼:“你想上昆仑山作甚?不死仙药?又一个不怕死的混小子,这世间没有什么不死仙药,都是骗人的!”

“可嫦娥明明吃了它白日飞升…”

“飞升?”他苦笑,“到底是逃不脱神界的制裁!”

“师父,请您相信我,当日是神界天神逼迫我这么做的,那时我被控制了,根本无法停下自己的举动。桃木也是他们给的!”

“这么多年过去,我如何信你?”

“那支桃木箭能作证,上面还有残留的神力!可它不在我手中…”

桃木箭,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燕孤云从怀中掏出那支箭,难道是这支?他将箭握在手中,打断那师徒二人的谈话:“是不是这支?”

两人目光汇集到他手中之物,后羿一把夺过:“一箭射透我心,没想到还能再见这凶器!可恨!”

突然箭身发出一道光亮,他手一烫,桃木箭掉落在地。握着自己似有似无的手,看着那道光亮,惊呼:“神力!”

“师父!我说的都是真的,是他们逼我的!您要原谅我。”

后羿仰天一叹:“神界行事没想到出尔反尔!既然派我下凡拯救世人,天帝!你有为何要夺我性命!处事不公如何服众!可恨我有眼无珠上了你们的当!”

突然间,后羿的鬼魂之躯散发出金色光芒,一点点消散。

逢蒙哭在眼里,身子也跟着散发光芒:“师父。”

“我不甘心呐!”

随着声音变弱,后羿消失不见,逢蒙也跟着身子闪烁。那个被劈为两半的怪物重新拼合在一起,却少了上半身,只剩下下半身在蹦跶着,往着破屋缓缓赶去。

“上昆仑的路在哪?”

逢蒙一笑:“你跟着它就知道。”

言罢,消失无踪,跟着冰天雪地也消失了,露出和周围一样的景色,唯一不变的是那座破屋。

这下应该没什么危险了,燕孤云跟着怪物走进了屋子。蛛网灰尘到处都是,在屋子一角看到一具倒下的满是灰尘的骷髅,胸膛肋骨上明显被洞穿了。燕孤云将那只桃木箭从孔洞穿去,刚好能合上。想来眼前的白骨就是后羿了。

想起青木树屋那位老婆子的嘱托,他将白骨收拾好,从屋子一角找到一个破旧的口袋,将白骨装了进去。

而白骨收拾完后,突然在屋子墙壁中央出现裂痕,随后越扩越大,坍塌出一个圆洞。圆洞散发着金色光芒,伸手触碰原来是灵力所化。燕孤云就这么背着后羿的白骨,踏入光芒之中。

眼前全是金光,走了几步,突然光芒散去。随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坡石梯,石梯两旁全是奇花异草,绝非人间之物。没想到那阵金光居然是个传送法阵。

面对一坡石阶,背上的白骨还是有些分量,行了几步便让他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等喘气足够了这才继续赶路。

说远不太远,说近也不近,这一坡石阶足足有三十余丈长。终于踏完了最后一阶,迎面而来是平地,现在也不知自己身处昆仑山的什么位置,只见到两旁白云飘渺。

奇怪的是这处平地却寸草不生,地上反倒有些漆黑,是烧焦的味道。难以想象在这等仙境居然有这么煞风景的事。

眼前似乎没有什么路径,但见九个一模一样的洞穴在不远处竖着。难道又要自己选择?燕孤云已经痛恨这种抉择,每次都要费心。

停了片刻,从左扫到右再从右扫到左,九个洞穴确实是一模一样。未做多想,他选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洞穴而去,背上的白骨多少让他有些心慌,毕竟背着白骨这种煞人的东西有些心虚。

突然间,九道洞穴泛出光芒,从洞穴中奔出九头野兽?一模一样的野兽,长着人面虎身九尾,一双大眼瞪着前方,显得炯炯有神。

九头野兽同时发问:“何人胆敢擅闯昆仑仙境!”

“你又是什么东西?”

“大胆!吾乃开明兽陆吾奉天帝令镇守昆仑!尔等凡人休想进入昆仑仙境!”

开明兽陆吾!与天神陆吾同名。

燕孤云决然是不肯在此停下脚步:“我有事求见西王母,还请放行!”

“万无可能!凡人不得通过!违者,杀!”九头开明兽一齐仰天长啸,大有惊天动地之势。整个平地都开始震颤,燕孤云只觉脚下站立不稳,对这九头神兽的能力有些刮目相看的意味。

都到了这等地步,眼看就能到达仙境!没想到还有神兽镇守。

那九头开明兽盯着他,却没有扑上来一阵乱咬。燕孤云只觉那张脸好生熟悉,却又有些不同。梦中的人儿,多么相似。那是熟悉的人儿!天神陆吾。

突然,他想到一个好主意:“我是天神陆吾,有事求见西王母,你赶紧放行!”

“满口胡言,天神陆吾是谁?我没听说过这等人物。”

燕孤云催动神力,全身金光包被化出火云金甲和火云金枪,显得威风凛凛却是天神陆吾的打扮。

那开明兽却瞪了瞪,围着他转个不停,将他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猛然往后一退:“休想骗吾!虽有神力却无神气,反倒是有一股魔气!大胆魔族!杀!”

魔气被看穿,惹来这一阵厮杀。燕孤云挺着手中金枪:“我有事求见西王母,不要逼我动手!”

显然他高估了自己,对手毕竟是神兽!

九头开明兽往他奔来,往前一扑,利爪袭来。燕孤云将白骨放下,提枪来战。当先拨过一头,随后枪身往后一退击退另外一头。突然身后一只来袭,他弯腰一躲,反身一脚踢去。这空当,又有一只奔他脚下而来,张嘴便咬!燕孤云借着枪头往地上一插,凌空一跃,而头上又有一只奔来。身在半空行动不可能自由,与此同时又有一头奔来,同样凌空一跃往他脸上来袭。燕孤云右手抓住枪,左手左掌却接那爪,幸而是神力附体,若是平常以掌对爪岂不是送死行径?可惜他能用的都用了,还有三只开明兽伺机出动,他落下的那个瞬间,三头一齐扑了上去!张嘴便咬!

燕孤云只得将枪乱舞,希望能挡住那些神兽的进攻。无奈这些开明兽毕竟是神兽也不是虚张声势,九头一齐往着地上扑来,真是个刀枪不入的神体,完全不顾金枪的攻势。更有两头开明兽看准空当将金枪两头咬住,燕孤云再舞不动金枪。失了防御就完完全全暴露在开明兽的攻击范围之内。

九头开明兽齐攻!一个个举着爪对着他。眼看是千钧一发,燕孤云毫无办法,被那些开明兽压着手脚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即便如此他还是高声喝着:“我要见西王母讨不死仙药!”

就在这时,突然从空中传来一声虎啸!百兽之王的威吓,在半空中似晴天霹雳。

九头开明兽停下攻击,掉头望着半空。燕孤云也往那边看去,但见一朵祥云立在云霄,原来昆仑仙境悬浮于昆仑山顶,一如玄黄殿悬浮人间那般。祥云上跳下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虎,那白虎落地化为人形,是个俊俏男子。

白虎带着淡淡笑意,冲着开明兽喝道:“奉西王母之命特请开明兽放行,让这凡人入昆仑仙境。”

九头开明兽合为一体,成了一只大开明兽。大开明兽却不信白虎之言:“口说无凭,再者西王母的传令使者向来是青鸟,还轮不到你白虎说话。”

“开明兽果然还是死脑筋,青鸟就在后面,放行。”

“不见青鸟绝不放行!”开明兽倒是倔强。

这时,青鸟及时赶到,落地化为人形,是个姑娘,笑容可掬:“开明,西王母希望你能放行,让这凡人通过。”

“既然有青鸟作证,放行!”

开明兽退回洞内,九个洞射出九道光芒,这些光芒却在空中转折汇集一处,画出一个法阵,便是通往昆仑仙境的传送法阵。

幸而有这两位神使的到来,燕孤云才得以脱困。起身收了神术,他抱拳道谢:“多谢两位搭救。”

白虎笑道:“不必答谢,西王母恭候多时,我们还要复命,待会见。”

白虎和青鸟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燕孤云重新带着后羿白骨踏入传送法阵,光芒起,眨眼间便到了昆仑仙境。

昆仑仙境,偌大的人间仙境。这里不属于神界,却是人间离神界最近的地儿。仙境最为知名的还数西王母的瑶池仙境,虽然它在昆仑仙境占的面积不大,却是最耀眼的一颗明珠。

他传送到昆仑仙境的入口,这里云海翻腾,他脚下仙雾缭绕根本看不清下面有什么,这时一团祥云奔到他脚下,他抬脚一跳腾云而起。祥云载着他在仙境穿行,在仙雾陪伴下径直到瑶池。

瑶池仙境,西王母所在之地。至于仙境有什么美景无需去言说,只有最普普通通的人间所能见到的景色。

祥云载着他到了此处,是一扇闭着的门。朱红色的门与人间寻常的木门别无二样,写着“瑶池仙境”四字。当他推开门的瞬间,一股吸力将他吸入瑶池仙境。

莫名其妙被这么摆了一道,他摔在地上,起身一看。哪里还有什么门,只有一片桃林。

盛开的桃花,朵朵粉红艳丽,从桃树间纷纭落下。不知哪来的风拂过,将春泥上的桃花轻轻吹起,在林间纷飞,是蝴蝶久违寻觅到芳花。

一阵阵香气在数不尽的桃花中泛滥,这一刻,燕孤云惊愕。这里他曾经来过,眼前仿佛重现了当年。看到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在林中打闹嬉戏,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随着两个小孩离开他的视线,他重新回到现实。伸手接住一朵落下的桃花,盛放掩不住它灿烂的年华,想着桃花人面。梦中的场景浮现,可惜桃花依旧在,佳人不重来,只有桃花没了佳人。

心底有些失落,下意识扫视着四方,希望能见到梦中那位佳人。除却一汪瑶池清水在日光下波光粼粼,没有其他活物。

桃林间一条小道弯弯曲曲延伸向不知名的方向,他循着杂草铺就的路而去。

出了小径,远远听到琴声传来,一如梦境中那般悠扬,虽然时至今日他还是不懂琴音,却在这儿重听梦幻的曲调着实让他心底高兴了一刻。不是因为琴声,而是因为抚琴者,虽然他没有看见琴声的源头。

这种欣喜夹杂着期待,他小跑着沿着琴声来源寻去,在假山之后,发现了琴声的源头。

瑶池畔,一座凉亭仿照人间最常见的形制立在池水中。薄纱难挡微风浮,撩动薄纱露出佳人影。

一袭粉红连衣长裙,裙摆入地,薄透裙纱难掩肌肤若雪。腰肩缠绕着粉红披帛,随风缓缓舞动。一肩长发乌黑亮丽,插着凤纹金簪。一双红酥手正按在琴上,不停拨弄着指尖,奏出美妙之音。

她背对着他,香气远远借着风传达,从她身上一直侵入他心底,多么熟悉的味道,他竟然不敢相信。心中欣喜,如果是真的这该是多么兴奋!

跑动,视线不离她的背影,恨不能一步跨到她眼前瞧个究竟。到底是谁?那个熟悉的人儿,是西王母瑶池?还是她?梦中不知多少次见到西王母瑶池的模样,可这种感觉分明是她。

想着弄个究竟,围绕着长长的走廊,一步并做两步奔来。一把掀开多事的纱帘。佳人就在眼前,不知为何,他心底开始忐忑不安。

未等他靠近,佳人开口:“你终于回来了,陆吾。千年不见,一切可好?”

他下意识回避:“我叫燕孤云,不是什么陆吾,你认错人了。”

这时候,青鸟飞了进来,落地一笑:“西王母,他怎么可能是天神陆吾?这等落魄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个凡人。”

“青鸟,就你话多。”

“西王母,你这趟人间之行也变化太多了。没有先前那般冷淡,反倒是充满了所谓的人情味。哈哈。”

是西王母,不是她。燕孤云心底有些失落,可这熟悉的香味怎么解释?凤纹金簪怎么解释?但他明白,昕儿已经永永远远躺在昏天暗地的冰洞之中,已经离他而去。她需要不死仙药!

“西王母,可否赐给我不死仙药。”

“你拿去何用?”

西王母转过身子,露出真容。

那一刻他惊呆了,冲了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