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昆仑难行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71字
  • 2015-03-03 11:58:56

玄黄殿已经不复当年的热闹,这里被无助笼罩。掌门玄英不得不停下手中事务忙着去安慰那些对前途迷茫而躲在此处的凡人。一旦天下发生动荡,无论在什么时代受苦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他们身无一技之长,只有本能的想活下去。正是这种求知欲望驱使着他们前往玄黄殿,传说中的拯救世人的活菩萨。只可惜传说只是传说,从来都不曾真实。

即便前厅忙得不可开交,祖师祠堂里却显得相当清闲。帝台和夷坚两个老头悠闲在此处呆着,没事说说过往的那些老掉牙的故事,又或者喝上两杯。比之凡人们的迷茫,这两个老头根本没担心这个问题。一切虽然有些脱离了计划,但整体而言还在控制之内。至于天人的应对之法,夷坚没有主意,帝台也没有主意。只是相对一笑,听天由命。

身边少了童子的陪伴,夷坚显得落寞许多,而帝台同样身边无人,失了释离玉。这点看来,两人还是有些惺惺相惜,即便在神界的时候吵了无数次的架,在人间发生了太多不愉快。但最后还是重新走到了一起。

“没想到那个童子居然是陆吾的识,你一开始就知道它的存在,现在丢了他真的不后悔?”

“物归原主有什么好后悔的?倒是帝台你,没了释离玉又感到过心痛?”

相对一笑,痛相连。

然而夷坚却掐指一算:“看来燕孤云已经动身前往昆仑山了,能不能让他变成陆吾就在这一趟。应对天人的办法只能靠他。”

“既然你命运之神都如此说了,我也相信他一把。但愿他能好好回到玄黄殿。不过你还没告诉我,陆吾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能说时机未到。”

“权且信你一次。”

却说燕孤云突然觉得有些困倦,倒头便睡着了。待他醒来,却是一处陌生的地儿。说是屋子也不太像,细细一看发现自己睡在树上,却是处在原始的树屋内。

突然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脸上涂抹着看不懂的图案,活像土著的原始居民,一个个口中说得叽里呱啦,他却听不懂半句。

“是你们救了我?”他问,本来饱含深情和感谢。

可惜那些土著听不懂他的言语,像猴子一般叽里呱啦,不时搔首挠头。一个土著指了指屋外,似乎是示意他跟着自己走。燕孤云未做多想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这是一个树屋聚集的参天巨树上,数十丈粗的巨树上层层叠叠盖着树屋,虽然一间间都不大,却显得有些密密麻麻。

出了门,更多的土著围了过来,对这个外乡人的打扮深感好奇,燕孤云看了看不懂是什么地方吸引了他们。

在土著人身后,有一个老者一看便是族长之类的大人物,周围的土著对他都恭恭敬敬。有人帮他揉肩,有人帮他捶背。却是个老掉牙的满脸邹巴巴的老婆子,牙齿都缺了不少,银白的头发稀疏挂在头顶,多么沧桑。

领路的土著对老婆子比划了半天,那老婆子明白了,却开口说话:“外乡人,你为何要靠近弱水?”

这次却是他听得懂的言语,燕孤云抱拳,那些土著却以为他要打架,一时间支支吾吾起来,有些生气。

眼看他们就要动手,老婆子却比划了几句,他们便服服帖帖规规矩矩站着。

“我要上昆仑山。”

老婆子哈哈大笑:“外乡人,昆仑山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

“如果前辈知道上山的路径还请相告。在下感激不尽。”

“连弱水你都过不了,如何上昆仑山。昆仑山险恶无比,老身记得只有一人曾经到过昆仑山。可惜他后来死得冤枉。”

“是谁?”

“后羿。”

“我正是听了后羿族人的话这才打算上昆仑山。”

老婆子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那些土著都懵了。从没见过族长这般开心。

老婆子摇头:“你到不了昆仑山,趁现在你还是回去吧。”

“无论如何我都要上昆仑,前辈不愿告知我这就告辞,多谢相救。”

起身,坚定不移走过那些土著的眼前,土著们纷纷投来鄙视的眼神。大概是因为这个外乡人忤逆了族长。

走了不到三步,身后一声:“慢着,外乡人,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告诉你上山的路径。”

“什么条件?”

“在昆仑山上你会碰到一个怪兽,如果你能打败他一定要跟着他前往某处,那里有一堆白骨,你将白骨带回来。”

“是谁的白骨?”

“你到了自然就会知道。弱水有神力庇护,水下有一只怪物,你要想过河必须打败它。可它平时都在睡觉,只有接受雷霆之刑的时候会现身,抓住机会跳到它背上,你就能度过弱水。这里有一副地图,你带上。”

结果地图,燕孤云一阵欣喜:“多谢。”

老婆子最后命令几个土著人送他离开树屋,下了树屋却看到门口立了一块界碑,碑上写着“青木”二字。

待他出了界碑,突然身后一切消失不见,那两个土著却跟着他,一路给他指路重新到了弱水之畔。到达目的地,他道谢之后,两个土著人离开。

远远眺望,昆仑山还是一副和谐的模样,绿油油充满生机。而弱水也平静如止水。实在无法想象,在弱水下居然有怪物。

正犹豫不知如何,他弯腰拾起一颗石子往水中央一丢,伴着气泡不断却什么都没发生。正无助间,突然眼前的昆仑山又开始异动。

绿油油消失不见,又是那副火山喷发的模样,在山顶天雷轰鸣。而弱水又开始掀起大浪。

一道雷再次从山顶劈下,奔着浪头而来。燕孤云此刻突然拔剑,兵主剑在手往上一冲吸收了天雷。

浪突然停下,仿佛时间凝固,卷着势头却立住。

浪花突然慢慢落回水中,与此同时现出真身,那个怪物现身。

燕孤云没有猜错,果然这不同寻常的浪下就是怪物,那怪物长着牛的身子,头却似羊,四蹄似马蹄,长着虎尾。

昆仑山上的第二道雷电劈来,怪物又要化出浪花护体。原来浪花就是它用来抵挡雷刑的法宝。

燕孤云不顾雷电之威,猛然一跃跳到了怪物背上。

“送我到对岸。”

很明显怪物不会那么听话,怪物仰天一啸,后背隆起。一颠,想把他弄下来。

燕孤云趁势一跳,站到了怪物头上,两只角似梅花鹿,却相当坚硬。那怪物又猛然摇着头,往前使劲顶去。

燕孤云从空中一个翻身,一手抓住它的角,骑在它背上。顺势另一只手也按在了角上,就这么在怪物身上握得死死的,牢牢抓住它。

怪物已然发怒,一头往水下栽去。这可不妙!

弱水开始侵蚀他的衣物,原本一身干净却弄得湿淋淋的,这倒不算什么!那怪物在水底真是如鱼得水,故意驮着他往深水而行。燕孤云毕竟只是血肉之躯,不能在水下呼吸,一点点觉得窒息起来。

意识有些模糊,望着遥不可及的就在头顶的水面,阳光都显得如此刺眼,却摸不着够不到。水中现出苏昕的模样,笑着,他伸手去抓却若即若离。幻觉已经出现了,在这么下去就只能溺毙。

突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一人一喝:“孽畜!还不上来!龙兄看你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夷坚。夷坚乘着水龙而来,这条水龙也不是陌生之人,是多少年前驮着燕孤云前往巫山苗寨的那条。那时夷坚曾拜托他,日后若有相助之地还请帮忙,如今正是需要水龙力量之时。

水龙奔到半空,笔直往下撞去,潜入弱水中。水龙张嘴一吐,一道水柱从口中喷出,那些鱼儿避之不及,被水柱卷入。是龙卷一般,水柱旋转着在水下突进,奔着怪物而去。

怪物四蹄用力一划,从水柱旁边奔开,避免被卷入。而这时,水龙扑了出去,龙嘴一张再一咬,将怪物脖子咬住。

怪物一慌,连忙往水面奔去,驮着燕孤云猛然一跃奔出水。而这时,燕孤云已经昏了。

水龙见怪物浮出水面这才松口,怪物重新潜入水中不见踪迹。

夷坚将燕孤云放在弱水之畔,按压着胸膛,一直坚持了约半柱香,吐出无数口水之后,他一阵咳嗽醒来。

“夷坚老伯。”

“燕孤云,料到你注定有这一劫,我特来相救。本说过不再相见,谁知你还是未能想起来。”

“你有什么瞒着我?夷坚老伯,你似乎什么都知道。”

夷坚点头:“现在不是时候,若想上昆仑得抓紧时间。龙兄!”

水龙淌水过来,夷坚拉着燕孤云跳到龙背上,有水龙顺水而行,自然是没什么难事。

淌过弱水,到达另一畔。却与那边不同,昆仑山下草木繁茂,即便是最不起眼的杂草都要人高,走在其中简直就是在草海中前行,不见前方只能凭感觉往着高处前行。

燕孤云施法想用御剑之术。

夷坚一笑:“别白费力,昆仑山有禁制用不出灵力,连神力都会被削弱。这里可不是凡人能到的。”

“可不是有个叫后羿的凡人曾到过。”

“后羿本是天神,因天帝之令下凡帮助凡人,却因为射死天帝的九个儿子,惹得天帝大怒,贬为凡人。”

“明明是天帝下令,他却出尔反尔,天帝也处事不公!”

夷坚摇头,这件往事似乎不愿提起。反正和现在没多大关系。两人闲聊间到了一处小丘。

小丘高出平地,夷坚和燕孤云登上往前一看,却见几处高台,一书“轩辕台”、一书“共工台”。

“这里是?”

“纪念轩辕黄帝和水神共工。当初共工怒触不周山,差点导致天柱倾塌,幸而有女娲补天这才没能惹下大祸。在纪念台之后便是上昆仑山的抉择之路,那里有三条道,而其中只有一条通往昆仑山顶,你可得想好了。”

“那一条是明路?”

夷坚摇头:“只能靠你自己,这是你的命运我无法帮你抉择。”

走过高台后,远远望见昆仑山,说不上陡峭,并没有什么险恶之处。只是远远看见三条岔路在山上盘旋,无法知道它们走向何处。

迎面和煦之风传来,不知是何处的芳香,挑逗着鼻子。

“去吧,燕孤云,你的道路就在前方。”

三选一,如何选择?燕孤云不知道怎么选,即便拿出地图在这里只是划了三条线然后聚在一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殊途同归?

他只能这么想,便选了中间这条看上去简单的道路。

夷坚却没打算与他同行:“我在此处等你回来,勿要忘了。”

他又只能独行,在不起眼的路上。这里因为无人走,草木繁茂遮蔽了原来的路。不时从小路两边的草丛中传来野味的叫声,突然间蹦出一只野兔,突然间飞出一只野鸡,这里是它们的天堂。

不知行了多久,突然半山腰现出一块平地,而更惊奇的事这一块地居然结了冰,而空中只在这一块飘着雪花。一切有些不同寻常,燕孤云不敢大意,取出兵主剑一步步小心向前。

在平地中央是一处破旧的屋子,已经坍塌了半边,只剩下一半倔强立在冰雪之中。

一步步从泥地上步入冰天雪地之中,视线未曾离开那座诡异的破屋,昆仑山怎会有人间的屋子?

雪花越下越大,一瓣雪花从天而降,落入他眼中。眨眼,就这么瞬间,突然破屋大开。卷挟着冰雪,一阵冰箭从漆黑的屋子射出。燕孤云猝不及防,下意识将剑护住关键位置。眼见那些冰箭奔来,这里无法施展灵力,他不能结出屏障之类。只能依靠自己的剑术,剑在身前挡下了许多,却还是有漏网之鱼划破他的衣物,在身上留下血痕。

被突袭了一阵,冰箭停止。

燕孤云必须小心:“何人?”

只有风声从漆黑的破屋袭来,没有其他回应。

提剑,他往前一凑,突然觉得地下松软,赶紧往后一撤。果然是个陷阱,他原本所在的脚下突然崩塌,露出一个大洞。又突然间从洞中蹦出一个怪物。长着四蹄,却是蛇的身子,人面,四只手。

张弓搭箭,这怪物一箭望着燕孤云面门直射。燕孤云提剑,往左一拨,这一箭落空,跌入雪中。

怪物再来一箭,却望着他执剑的手射来。于此同时,燕孤云开启神术-强袭,登时看准他射箭瞄准的空当,执剑奔来,一下子便到了它跟前。挥剑。

那怪物却取消射箭,将弓一竖挡住这一剑,随即前蹄一双高抬,望着燕孤云胸膛踢去。开了强袭的他轻松一闭便躲过,翻身一脚踢起雪花四溅朝着怪物的肚子踢去。

怪物双蹄落空,正在挣扎起身间难以防备这一手,燕孤云一击命中它蛇一般的肚子。怪物登时负痛,知道不是他的对手。灰溜溜往破屋跑去。燕孤云岂能放过这等时机,往前跟去,一奔入了破屋。

灰尘和蛛网密布,突然间一股阴风吹来,当先一掌莫名其妙将燕孤云击退。

根本看不清面目,燕孤云跌入雪地。没想到强袭之下还被一掌击退,他有些大意了。起身,剑回手中,横剑,却不敢先上。

又跌出了破屋,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知道一阵阴风袭来,自己跌了出来。

雪大了一分,脚下的冰慢慢凝结。

突然从屋内传出惨叫,那怪物被阴风吹了出来,同样栽倒在地。

对手相见,也有些眼红。怪物提起前蹄扫雪,雪花便成了武器冲着燕孤云砸来。燕孤云这里只得先理会这怪物,提剑再战。

剑对弓,怪物张弓搭箭,一连三发,发发都是冲着他要害而来。燕孤云在箭矢逼迫下,挥剑扫雪,大雪纷飞将箭挡下。雪还未落下,趁着大雪进攻,从雪堆中他扬剑往前一刺,命中怪物,从头到尾一剑划下,将怪物劈成两半。登时血光四溅,然而一人从怪物体内跌落,只剩下四只手和上半身,没有下半身。

那人开口便是感谢:“多谢你相救。”

“你是什么人?”燕孤云没想到那怪物竟然成了一个人?

“我叫逢蒙。”

逢蒙!他一听这个名字,有些恨,提剑逼着他脖子:“后羿的徒弟逢蒙!是你害死了你师父,还逼师娘服下不死仙药飞入月宫。”

逢蒙一惊,随后一叹:“看来人间都传开了我的坏事,当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你想替我师父报仇?”

“我只想问你不死仙药的下落,你有没有从嫦娥手中抢到?哪怕只有一颗也好。”

“不死仙药只是骗局,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不死仙药!那只是从头到尾的骗局!当初就是不死仙药才让我们师父反目为仇!没想到人间还有这么多无知凡人,为了这虚幻之物争得死去活来。”

雪下,哀伤的不止是逢蒙,燕孤云心底不是滋味。不止是一人说不死仙药不存在,如今连最初的当事人都明言那东西只是个虚无的传说!

“我相信会有的!”

他还未说完,破屋大开,一张人面带着无尽怨气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