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天下之变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48字
  • 2015-03-03 11:58:16

鲁能在最后一刻都未能明白为何这一箭射向了他!趴在马背上,不忍跌落,可惜他不能如愿,还是跌落在地。

侧身躺在地上,那一箭射中后背,他满是不信,眼里怒火不尽:“你…居然暗算…我!为什么!”

联军大乱,御林军失了统帅,一时间乱了阵脚。

几个将军霎时间便奔到了他身边,赶紧扶着鲁能,可惜救不了注定死亡的他。这时候即便想找大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偏偏玄月在。

玄黄殿还未离开,却听到了场上的喧哗纷纷回头一看。他们也不信会发生这种事。

不止是玄黄殿,霸刀堂和凌剑山庄都不敢信。

赵敖是急性子,冲着后羽发问:“后羽!你疯了!”

“疯?哈哈!天人右护法后羽特来报到!”

天人右护法!爆炸性的消息,联军彻底陷入混乱。

天人见机打算一拥而上,然而,燕孤云却提着手中金枪横在前面:“天人收手!”

天人也懵了,副宗主为何这般行事?完全不能理解。明明敌人军心大乱,就兵法而言此时不上更待何时!可燕孤云的金枪在此,他们已经被唬住。

就在这时,领袖延维发话:“天人就此收手。”

精神领袖既然发话了,大伙自然是同意了,收手。开始打理战场,收拾同伴的尸体。

而那边众人面对这种局面只能按着前言离开,御林军几位将军苦苦哀求着玄月看看他们的鲁大人,玄月一想到鲁能的作为心中便有气!本不想搭理,掌门却命令她去看看。玄月这才无可奈何赶到鲁能身边,查看了情况只能摇头:“一箭射穿心脏,无药可救。”

当真是报应,鲁能把持朝政数年逼死苏泽伟夫妇,最终落得个一箭穿心的下场。

联军在这一刻瓦解!天人和联军的对抗暂时落下帷幕。

这片儿地上的血腥还未散去,该回去的回去,该留下的留下。

雷泽将容不下天人的存在,这里发生的事不出一个月便天下皆知,那时街头巷尾都议论着天人的反叛,一时间人心惶惶。好不容易的太平天下又掀起了不安的暴躁。

现在又过了一个月,雷泽已经没有天人的踪迹。王都来的御林军又在雷泽查探了一番确定再找不到任何人。原本的那个村子化为灰烬,被一把火燃烧殆尽。

事情还得从决战那天说起,最终隐藏的天人右护法重现,后羽一箭射死了鲁能,那些御林军信誓旦旦要重新回来报仇。权衡之下,延维认为此处不宜久留,便选择前往飞羽门所在,将明村防火烧了。

这一趟便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从深州东边前往极西之地,那里是轩辕国的边界,远在昆仑山之东。

一路上,每到一处话题都离不开“天人”,有人说他们是自由的斗士,也有人认为他们是不要命的反贼。众说纷纭,而延维一行人对此丝毫不介意。

明村里的居民们举家搬迁,只因为信封延维的理念,并愿意为之奋战到底。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再过不久就是毁灭之时。

经过半年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飞羽门,而江湖中还不知道天人下落。

飞羽门,原本是后羿一族的聚居地,后羿族人个个善于射箭,可以说全都是神射手。

虽是处于神州西边远离中原,这里没有那般繁华,只有朴实二字可以形容。

一行人终于到达此地。面对许久未归的门主或者说是后羿一族的现任族长,留守的那些族人表示最热烈的欢迎,更欢迎这些远方来的客人。

当晚举行了隆重的庆祝仪式,大伙在篝火下欢歌尽兴舞蹈。所有人洋溢着笑容,他们没有那些烦恼,只管着当下过得快乐就行。

所有欢呼的人儿中,燕孤云没有任何笑容,从苏昕去后他再不知笑为何物,一脸死板的模样,言语也开始冷淡。

同样没有笑容的还有玉玲珑,她独自在篝火堆旁,漫不经心看着上下窜动的火苗,那些欢乐的人影在篝火下跳动,心境全然不同。

燕孤云则早早找了自己的屋子,在陌生的地方暂且住下。虽然他已经习惯这种颠沛流离,面对遥远的陌生之地还是显得有些不太乐意。躺在草席上,闭上双眼渐渐进入梦乡。

最快乐的时光只能从梦境中去寻找,恋恋不忘的是过去的点点滴滴,虽然沉浸在过去并不是一件好事,但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再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做梦更让他开心。

可惜夜终究是短暂的,当阳光从窗户照到他脸上的时候,总会被惊醒,然后抹去额头的汗,又是噩梦。难得美梦,噩梦却接连不断。

这里是高山,树木葱郁一片绿野,早晨的空气自然是清爽无比。

开门的那个瞬间,玉玲珑刚好站在他眼前,而玉玲珑感觉与平时有些不同,明显觉得她微胖了许多。

四目相对,她充满渴望,而他刻意回避。

“延维大人找你。”

他没有应声,冷漠不去理会,只管往延维所在的屋子赶去,一刻都不愿在她跟前停留。

是一道风从她眼前飘走,玉玲珑就站在原地,捂着嘴有些干呕。摸着自己凸起的肚子,她摇头,是无奈是开心,没人知道。

延维经过昨日的休息终于换下了那副日理万机的辛苦模样,难得一朝轻松。

琴姬依旧守在他身旁,而延维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右护法后羽。

推门而入,燕孤云只是冷冷问:“找我何事?”

“先前我答应过你,告诉你不死仙药的下落。而具体情况你还是问问后羽。他可比我清楚。”

不死仙药,终于有下落了。此刻他心中是激动,想着能将昕儿挽救回来,迫不及待去问:“后羽大哥,不死仙药是怎么回事?”

“不死仙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此去一路险恶,你果真愿意?”

“无论多么险恶,我都要去闯一闯!一定要得到不死仙药!”

“既然你如此坚定,我便将所知的告诉你。不死仙药,传闻是十位人间巫师为天帝炼制。原本它们藏在人间某处由神兽黄鸟看管,结果有偷吃的玄蛇悄悄盗走了几颗。天帝这才将不死仙药交由昆仑山上西王母瑶池保管。而当年先祖嫦娥曾有幸得到不死仙药。那是数百年前,先祖后羿与嫦娥本是神界中的天神,受天帝之令下凡解救百姓,射日除魔世人皆知他的故事,可后来发生变故,以至于先祖嫦娥吞下不死仙药远赴广寒宫。”

“当初嫦娥有没有留下不死仙药?”他充满希望。

后羽却这能带来失望,他摇头:“没有留下。当时先祖的徒弟逢蒙想要夺取不死仙药,情急之下嫦娥将所有仙药全部吞下,一粒不留。”

“那我现在要去哪找不死仙药?”

“昆仑山上瑶池之畔寻找西王母。不过昆仑山险恶,你无法轻易通过,有许多考验等着你。”

“昆仑山?瑶池?我曾经到过…无需担心。我这就出发!”

“慢着,这个你带去,说不定会有用。”后羽从怀中取出一支桃木刻成的箭,交给燕孤云。

“我该怎么用?”

“你到了自然会明白。昆仑山就在此地往西约百里。一路小心。”

燕孤云抱拳,感激涕零:“多谢相告。”

头也不回,他便出了门盘算着上昆仑山。

留在室内的三人却盘算着今后如何打算。

延维一笑:“后羽,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不死之药,你何必骗他。”

“不死仙药真的存在。”

“荒谬,如果真的存在为何天帝伏羲会死?”延维提出自己的反驳,“如果是为天帝炼制,他怎会死?”

言语中透着哀伤,天帝伏羲对延维而言是个特别的存在,一如慈父。

“我不知道,但不死仙药真的存在。”

“算了,我不和你争论这个。等他从昆仑山下来该变成完整的陆吾了,到时候只要咱们得到天书的下落他就再没有利用价值。如何处置就交给你了,后羽。”

“属下明白。”

天色尚早,燕孤云回了屋子收拾行装,准备前往昆仑山。而玉玲珑站在他跟前,看着他收拾东西。

默不出声,只是静静看着他。赶路的这段时间,玉玲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上了他。这一点让她有些困惑,因为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今却迫切想知道答案。

“你看着我干嘛?”他收拾好兵主剑绑在背上,又整了整妆容。

“你要去哪?”

“昆仑山。”

“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此去危险,你留在这儿等我。”

“我感觉你不会回来了…”直觉让她有这种担忧,眉宇间处处诉说着这份担心。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保重!”

燕孤云离开,决绝,毫不犹豫。只留下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再一次觉得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离她而去,朦朦胧胧似曾相识。

没想到她的直觉会在短短一个月后应验,他再没能回到飞羽门。

且说他这一趟上昆仑山。

昆仑山,位于神州西部,方圆八百里。传说中位于人间的仙境,是人间最像神界的仙境。关于它的传说历来极多,数不胜数。

百里之距,在燕孤云御剑看来也不过是半个时辰的事。脚下兵主剑载着他,他却不满足,按捺不住急切的心。好不容易得知不死仙药的下落,自然是想立马得到它。

远远望去但见连绵山脉不断,大有遮天蔽日的感觉。那一片是红绿相间,茂密似原始森林。然而在山脉外却有一江清水,多么宽广,多么蜿蜒。

御剑疾行,突然兵主剑无力往下坠,他试着去稳住却发觉只是徒劳。索性收了剑,反正近在眼前,多走几步路也无妨。然而着地的瞬间,一股沉重感袭来,顿觉体内灵力消散了五成。有种莫名的惊恐袭来,这里到底怎么了?为何灵力会无缘无故消耗?

可惜四野无人,除了天上飞过的鸟儿,林中啼鸣的虫,没有人影。

昆仑山就在眼前,他不去多想这种事,只能安慰自己这里与众不同,就是要消耗灵力。话虽如此,走路却比平常累太多。脚也沉重连抬脚都有些吃力。可一想到不死仙药就在山上,他又强打起精神往山那边走。

昆仑山的入口就在遥远的前方,他必须面对的是那条江,正是弱水。

燕孤云走在林间小道上,落叶堆积看来是许多年都没人走过,一步步往前迈去,而路的尽头正是弱水之畔。

他只顾着腿软,并未察觉林中的异动。有许多双眼睛盯着他看,那些人手中紧握弓箭。

终于到了弱水之畔,到处是鹅卵石,江边绿草如茵,却不见其他花木,除了野草还是野草。

弱水就在眼前,清澈见底,看起来还不及人身,似乎可以直接淌过去。

燕孤云从后背取过兵主剑,准备御剑,正施法,兵主剑浮到脚下。一脚准备踏上,剑却跌落在地,御剑失败。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御剑之术练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失败过。

弯腰拾起兵主剑,就在那个瞬间,突然平静的江面开始兴起波澜,惊涛骇浪蓦然间出现。似发狂的蛟龙,浪花朵朵在江面翻滚不息。

而遥远的昆仑山,原本是绿油油一片生机,突然间火光四溅,成了一座火山,熔浆从内迸发往下倾泻。而抬头往高过天际的山顶望去,那里天雷轰隆,一道霹雳叱咤晴空,一击打中翻腾的浪花。随即浪花跌入弱水,慢慢恢复了平静,而昆仑山也重现那副绿油油的模样。这一切异变来得太突然,燕孤云根本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有一点却无比清楚,那就是身子好累,渐渐闭上双眼,他竟然睡着了!

而身在飞羽门的玉姬望着乌云聚集的天空,心底莫名的烦躁:“雨,就要来了。”

她坐在门口,等着,等那个刚离开不久的人儿归来,虽然她知道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还是充满着希望,希望他出现在自己眼前。

最后出现在她眼前的是琴姬。琴姬见她发呆,笑面迎了上来:“你这是怎么了?发什么呆?”

“琴姬姐,没什么。”

“不用瞒我,你在等他回来。不用等了,他会有别的任务再不会回来这里。”

她不解:“这话什么意思?”

“他对天人没用了,咱们只要有用之人。”

“延维大人要怎么处理?我付出的又算什么?”

玉玲珑想到了为了任务而付出的一切,为了将他套住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节将身子给了他,更怀上了他的孩子,日益隆起的肚子便是证明。一切都是为了天人,为了天人的理念而战,但这一刻她对天人感到陌生。眼前的琴姬也变得陌生了,明明是熟悉的同事却感觉是对立的存在。

“没有用的,都会被抹杀。”她心知肚明,在天人里过活了这么久,她明白。

“你的任务结束了,不必多想,等待下一个任务,好好保重。”

琴姬离去。

“我的任务没有结束。”她心底暗自这般信誓旦旦。选择了现在不是因为任务,而是发自内心的想和他在一起。苏昕最后的托付,明明是情敌一样的存在,她却记得清清楚楚,苏昕在最是笑着真心诚意希望自己能照顾她最爱的那个他。

她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天人变了。不是曾经那个天人,一切还得从延维大人重新获得力量说起。现在的天人不是她想为之而战的那个美好的天人。

没有用的都会被抹杀,等哪一天自己没用了,恐怕也难逃这样的结局。我要离开这里!

为了腹中的孩子,玉玲珑决定逃离天人!但能逃到哪去?燕孤云来自的地方,对了,玄黄殿!

她主意已定,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就这么定了!

而遥远的玄黄殿,一直在忙活着。玄黄殿上人山人海,每天都要接待那些慕名而来避难的人。

正是天人的出现,整个轩辕国出现危机。那些对这个国家不满的反叛分子冒充天人的旗号,在全国各地爆发各种反对,整个国家陷入动荡。

即便是王都也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御林军在失去鲁能这个统帅之后,众大臣将鲁能的一切抖了出来。这才得以为苏府平反,轩辕国主下令彻查此事,一切有关联的人员全部受到处罚。而台州城城主王旭因忠心耿耿晋升御林军新统帅,整个王都的保卫全交给他。王旭却举荐鲁威成为副手,两人共同守卫王都。

鲁威原本是肃清的对象,轩辕国主念在他是苏昕丈夫的份上网开一面,加之那些熟知他人品上佳的官员的举荐,他才得以保全。面对这份新生,他感激苏昕,更痛心苏昕。

这一刻,云璃得知平反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雪月峰在瀑布前冲着那洞穴高声呐喊:“昕儿,你听到了吗!苏府平反了!”

除却奔腾的流水无人应她。洞穴内,萦绕在苏昕尸身旁的金光闪烁着点点光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