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一夫当关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64字
  • 2015-03-03 11:57:46

“你就然是天人的副宗主就注定是我们的敌人,得罪了。”玄清站了出来。

玄月却站在他身后,面上挂着一副担心。诚然这两人的对垒,无论是谁受伤她心里都会疼。然而为了各自的立场,交战也是无法避免。

鲁能见机大笑:“就让玄黄殿弟子收拾你这个叛徒。”

燕孤云默不作声,手中金枪一横,明明没有学过枪术却觉得如此熟悉,过往的那些奋战时刻似乎源源不断涌来,当然只是他的错觉罢了。他还是燕孤云不是陆吾,更不会记得这柄陪他奋战的金枪。

联军其余人只是静静观望,谁剩谁负他们并不在意,只在意尽快结束这场纷争。的确流了太多血,伤了太多心,家里人可还在盼着他们归去,这时候应该是翘首以盼吧。

村子内,天人住手,等着看这位新来的副宗主有何手段。要记得那个空缺的位置在许多年前曾是一位天神担任,他就是天神陆吾。可显然这些人并不知道燕孤云的底细。

玄清仗剑猛然一跃,游龙剑出鞘,剑气潇潇夺命而来。

燕孤云轻轻往后一退,手中金枪顺势抡了个半圆,借着旋转发力。游龙剑与金枪碰撞,那力道传入玄清手中,双手为之一颤。心中不由暗惊,好生猛的力道。在玄黄殿上从未见过燕孤云使枪,谁又知道他枪术的修为如此高,虽然只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他却如此熟悉枪术,仿佛生来便会。

玄清打起精神,再战。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有所闪失,事关玄黄殿的名誉。抖擞招式,游龙剑再起。

“跃天式!”剑身灵力汇聚化出一道翔龙模样击出,从地面窜来,眼见就要奔到燕孤云跟前,燕孤云抽身往后一跳,避开。

玄清手指一抬,翔龙剑气猛然一鸣冲天,这便是跃天式。

就在燕孤云脚下,灵力冲突。他举着手中金枪,往下猛然一劈,大有山崩地裂之势。一击将翔龙击散,化作点点光芒消失无踪。

见者无不骇然,这等对抗果然不同寻常,若是他们上只怕已经败下阵来。

看归看,玄灵却守在爹渐渐冰冷的身旁,趁着双方收手,玄英缓缓走到了师弟跟前。一时间是老泪纵横,那些年的同门之情手足之谊一直萦绕在心间。金长老早已被相魔所害,而释离玉也同样英年早逝,如今玄天德又驾鹤西去,剩下的师兄弟就只有守着玄黄殿山门的霍烈了。

白发苍茫,看惯了生离死别,但玄天德的逝去在他心底还是刻上了沉重的一笔。

“师弟,一路走好。”

随即他招呼着几个玄黄殿的弟子过来,将玄天德抬到了联军了那边。所有玄黄殿弟子无不面带哀伤,那位令人尊敬的长老驾鹤西去。而联军其他人这才知道玄黄殿玄天德长老牺牲。虽然说不上沉重,但这些天的共处还是让他们惺惺相惜。

游乾坤和赵敖同样面带悲伤,而后羽则面无表情,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双眼紧紧盯着场上,等着看清破绽,希望一击致命。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出手,整场战斗都显得像局外人,因为他还在等待时机,一个等了太久的时机。

玄清见一招被破解,惊叹于燕孤云的进步。曾经那个小鬼远在他之下,如今却超越了他,再战下去必败无疑。高手过招向来心知肚明。

燕孤云收枪往后一退:“大师兄你还要再战么?”

“你不必留情!接我最后一招,吟啸!”

游龙剑脱离玄清之手往上空飞去,笔直旋转不停,玄清则默默施法,燕孤云静静看着收了枪。

游龙剑剑身慢慢冒出金色光芒,汇成龙首模样,金色龙嘴,龙须飞舞。剑动,载着龙头面对燕孤云。

龙首张嘴,从口中发出连绵长啸,这便是龙吟剑咒的最后一式-吟啸。是龙吟划破寂静,奔着燕孤云而来。这等功法不是杀人利器而是用作定身,依靠龙吟的力量让人心生畏惧从而四肢不举被定住不得动弹。

燕孤云闭目,火云金枪倒插在地上,他就这么大无畏立着:“如果我接下这招,你就退下。”

“先接住再说!”

吟啸已出,玄清赶紧施法准备好第二式-潜渊。

游龙剑发出沧海龙吟,近处的那些天人成员只觉心中一颤,一股莫名的恐惧袭来,好在距离够远这才没中招。但燕孤云不同,他就站在剑前,接受这考验。

远远的,玉玲珑站在琴姬身边,她望着有些遥不可及的他,心挂在嗓子眼。她从来没有担心过人,可自从与他接触之后她变了太多,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仿佛前世注定,他在她心间占据了太多位置。即便她一直否认,可苏昕却看穿了她的心思,同是女子才能如此明白,故而在生命最后一刻她拜托她照顾他。

吟啸的威力她不知道,只是远远便能觉得心底惧怕,由此而想此刻的他是不是更惧怕呢?她无法知道,只能默默祈祷。

闭目,燕孤云耳边听到了龙吟声,心底渐渐升起一种惧怕。感觉自己站在悬崖边,面临着万丈深渊,突然背后一只手将他推下深渊,漫无边际的海岸从四面八方涌来。呼吸都沉重了,急促紊乱。

他站着闭目不动,脸上现出抽搐,那是惧怕!

玄清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最后一式成功了!虽然趁他定身下手是有违了道义,但吟啸就是为之而生,是他答应了接招不怪自己这般无耻。玄清举剑,潜渊已经准备好,只等出手。

可他犹豫了,眼前闭目的燕孤云仿佛回到了还是小鬼的模样,那时玄清常常偷偷去找玄月,总能碰见这个小家伙,没想到多年后会有对峙的这么一天,还要取人性命!面对着曾经熟悉的小鬼,多少有些情谊挥之不去。可现在立场不同,这里是战争不是儿戏。

联军欢呼,庆祝他的胜利,都在等他下手结束。御林军们多么渴望就这么结束了,还能赶回家去团聚,还能庆祝自己活下来了。他们已经兴奋想着其他,想着美好的团圆。

无形之中,玄清压力倍增。

玄英不想动燕孤云,但如今的处境只能违背祖师的吩咐了,一切后果由自己承担。看着徒儿犹豫不决,他想出声。

却被玄月抢先出口,她冲着他吼叫:“不能下手!他是小云子!”

联军美梦惊醒,一齐用眼神逼了过来,只有在这种时候他们才能团结一心,对着自己人团结起来一致排挤。都到了这种时刻怎么能住手!只要挥剑下去就能一了百了!就是这种时候!

玄清手颤抖了,更加犹豫,瞥了一眼双目紧闭脸上扭曲的燕孤云。真的该住手?还是该下手?

“清儿,他是天人的副宗主,别忘了咱们联军的目的就是为了击溃天人!赶紧动手!别丢了玄黄殿的脸!”

师父紧迫的逼着他做决定。

玄月却吼着:“你杀了他如何去面对苏昕!他是小云子!不是万恶的天人!”

爱妻苦苦劝导着他放下屠刀。

何去何从?他还在犹豫。

联军中一时不安分了,赵敖是急性子,突然提着宝刀奔了出来:“你不肯下手我帮你!”

提着大刀奔去,直扑燕孤云。

延维脸上一惊,却没有出手的打算。如果这点都应付不过来也没必要等他完全成为陆吾,最多在等些时日,但绝不会贸然去冒险让计划功亏一篑,就让燕孤云在此销声匿迹。

玉玲珑却奔了出去,是一阵清风,从来没有过的急速。匕首现,挡在赵敖的刀前。

“居然偷袭,你们也太无耻了!”

“放屁,这小子接受了赌局就该承担丧命的后果!你让开!老子不和女人动手!”赵敖骂了起来。

玄清还在犹豫,燕孤云还闭着眼,没有半点举动。

他坠落在无止境的深渊中,伸手不见五指,多么昏暗多么阴冷。

“这是哪?”黑暗中他自言自语,殊不知现实中身子中了吟啸动弹不得了。

“这里是地狱!”突然一道鬼魂飘到他眼前,一双白骨之爪尖尖长长,往他刺来。

一击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明明感觉心疼却没有任何血流出,他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幻境。害怕自己丧命,可那爪子已经穿透了自己,该没命了。

“昕儿,看来我要来陪你了…也好,你一个人在冥府太寂寞,我陪着你永不分离!”

刹那间的过去不断涌现,美好的回忆充斥着内心,将恐惧一点点驱散。

现实中,他面上不再抽搐,平静下来,却还是闭着双眼没有睁眼的迹象。

过去挥之不去,一起奔跑一起看日出日落,深沉的回忆中总带着她熟悉的面孔,一颦一笑还是那般生前模样。可惜她已经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昕儿,你等等我。”

眼前的鬼魂抽出利爪,突然她浑身冒着金色光芒,是圣洁的光芒,不是地府那阴暗的青色鬼火。光芒之下,只剩白骨的鬼魂现出血肉,连带着最熟悉的香味也有了。

就在他燕孤云眼前,鬼魂化出了本来模样,苏昕:“傻木头。”

“昕儿!”不知道该怎么说此刻的激动,是梦是真,是幻是实。

他抱住她,她贴着他,久违的拥抱,是一场虚空大梦。

“傻木头,我走了也不用害怕,我一直与你同在。永远,永远!”眼前的她渐渐消散,一如金光匆匆来便匆匆去。

他拼命用手去抓,想抓住最后的她的身形,想弥补自己的遗憾,可惜虚幻终究只是虚幻。

只留下一声:“我与你同在!”

“昕儿!”是撕心裂肺,是在最后一刻他没能大声叫出来的遗憾,是看着她倒在自己怀中却无能为力,只能见着她枯萎而去。

这一声叫喊,多么真情真挚,联军不知其意,天人不知其意。只有玉玲珑明白,那深沉的遗憾。

伴着这一声呐喊在明村上空传开,他睁眼醒来,眼角湿润,泪。

“是梦?昕儿,是你最后的嘱托,我一定会让你活过来!在此之前我绝不会止步!”

手一伸,倒插入地的金枪回到手中,双手紧握:“大师兄,我也该认真了,看招!”

“神术-强袭!”全身灵力膨胀,泛起一股似有似无的热气,整个行动速度快了数倍。

那边赵敖还在于玉玲珑僵持,却如他所言不和女人动手,他自始至终都没对玉玲珑出手。

而这个瞬间,燕孤云突然一奔,是闪电,他出现在赵敖身后。赵敖反应过来,提刀去砍,望着面门便是迎头一劈。若是常人这发决计是中了。

然而,是鬼魅一般,他突然一闪到了赵敖身后,反身金枪一扫。赵敖的后背被击中,当场不由自主往前扑去。跌了三步,终于止住。赵敖不服气,还想再战,然而身子微微一扭便知道不能再动了,后背已然负伤!

赵敖心高气傲,决不肯服气,然而却不得不称赞。这速度确实太夸张,根本来不及看清就被击中了。

联军一阵哗声,这是凡人?铁定是魔族!令人惊讶的实力又成了魔族的铁证。人心就是如此,一旦偏见就永远是偏见,无法看见他人的真实。

燕孤云不去理会,他没必要再去辩解这个无意义的事,想到昕儿还躺在那个冰凉的洞穴等着他去救,他不能再拖延时间!速战速决!

“来吧!大师兄,我赢了你们就退兵!我输了任你们制裁!”舞枪在前。

“好!”

玄清迎战,潜渊!

“神行术!”

两人冲突,剑与枪,是流星碰撞,急速的火花,灵力交锋激起灵风,将沙尘吹起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何事。

众人看不清过程,只听到一声惨叫。听到叫声的瞬间,玉玲珑心底一紧,玄月眼角垂泪。那叫声分不出是谁,只能等着结果。

尘埃落定,金枪在手,游龙剑落地。

燕孤云举着枪,枪头下地儿上躺着玄清。落败的他没有烦恼,没有悲伤,反倒是一笑。笑着自己不用下手去了结他的性命:“你变强了。刚才喊昕儿是什么意思?她好些了?”

因为苏昕是在玄黄殿上静静去世,他们出征的弟子都不知道这消息。

收枪,燕孤云伸手示意,玄清接过手被他拉起来。

“昕儿已经去世了,为了寻找不死仙药的下落我答应延维替他干上这一阵,你们回去吧,我不想对你们出手!”

“我明白了,节哀,保重。”

收好游龙剑,没有过多言语,落败的玄清带着笑容回了联军阵中。联军无法理解他的笑意,明明落败了还好意思笑出来。玄月以泪中带笑迎接他。

“让你担心了。”

“回来便好!”玄月搂着他,丝毫不顾那些人对丈夫的另眼相看。

“还有谁想试试!今日只要有我燕孤云在,你们休想再战!听我一言,都退兵!”

长枪一舞,在眼前化出一道深深的裂痕:“越界者,死!不要逼我!”

联军大惊,一招就将玄黄殿的大弟子击败。实力摆在面前,那些御林军成了哑巴,先前还高呼着要上要赢,这下却哑口无言。

鲁能不能忍,勒马又出了阵。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无需迎战只需发号施令,于是乎说起大话来:“黄口小儿,休要放肆!待我回王都搬救兵灭了你们!”

“鲁能!”他怒吼,对这人有无尽的愤怒,从师父那里得知了昕儿嫁人的真相。就是这厮!

他很想动手,趁现在自己有能力解决他。手颤抖,握住枪,枪头起,寒芒映射。想到与昕儿一别在鲁府见面闹出了悲剧,想到昕儿过得多么的不快乐,想到鲁能逼迫的手段!有一万个理由能说服自己动手,枪动!

一枪飞了出去,笔直扑向鲁能,是张嘴撕咬的恶犬盯着猎物不放。

看着枪在空中划过,风声尖啸,马儿一惊高抬前蹄,正是这一提让他活了下来。那枪头不偏不倚就落在马蹄前,不是燕孤云技艺不熟,而是他不想杀人。这个时候如果昕儿在场,她一定不会让我动手。是的,无论何时她就在身边,他不会动手。即便有天大的恨,也已经习惯了忍受,一如爹娘的大仇最终放弃了,没找玉尊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又知多少?

鲁能心底一惊,却又要逞能,大笑:“小子,这都射不准!莫非怕了本大爷不成!”

明眼人都知道燕孤云是故意偏了,而这统帅却为意识到这点,只怕再这样闹下去会出大事。玄英下令:“玄黄殿弟子听令!撤回玄黄殿!退出联军!”

鲁能不开心:“怎么能这样!你们!”

见玄黄殿带头离开,游乾坤和赵敖也表态要离开。可赵敖却负了伤不敢乱动,只能让弟子抬着自己。

只有后羽没有表态,鲁能见还有个坚定盟友,瞬间又觉得可靠。

“鲁能,你自己干的坏事自己明白!看在昕儿份上我饶你一次!”燕孤云收了金枪。

鲁能却大惊连忙呼着:“后羽,放箭射死他!”

后羽远远的张弓搭箭,一箭射去,鲁能应声跌落马下!联军大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