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雷泽之险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53字
  • 2015-03-03 11:56:45

铁鳄群起而攻之,丝毫不顾两人突然闪现在它们眼外。

燕孤云短时间内使用了两次神行术体力消耗巨大,加之神行术的后遗症,暂时双腿酸痛使不出力。可那些铁鳄不会放过这等机会,一群围了上来。

水洼中水珠不断,是铁鳄源源不绝从水面游来,到手的猎物被救走,铁鳄红了眼。

“你快走!不要管我。”燕孤云看着那群冷血杀手奔来,最后向玉玲珑叮嘱了这一句。

玉玲珑没有离开的打算,任他挥手推开她坚决不放手,扶着他站定,却欣慰一笑:“能这样也好。”

“别犯傻。你没必要陪我送死。”

“这话应该是我说,你才没必要陪我送死!”

铁鳄往前一扑,两人都已经放弃了抵抗。玉玲珑收了匕首,燕孤云的兵主剑也无法动手。

她在他耳边低声了一句,他听完心底一惊。

铁鳄张开大口咬来!

却说联军这边继续往雷泽深处行进,玄清和玄明在林子中转了许久这才与联军碰面。

玄英担心徒弟俩:“你们可有受伤?”

“没有。”

“追上了燕孤云?”

“也没有。他突然消失不见了。”

“前方可有危险?”

“没有。”

只有两个字的回应,玄清和玄明退下。玄英略微沉吟。

鲁能见状勒马赶上:“前方形势如何?”

“无事,咱们可以加紧赶路。”

“那就好。”

全军加速往雷泽深处进发。

雷泽深处,明村。

延维的屋子突然门被推开,天人成员向他禀告消息。

“延维大人,联军已经接近水洼地带,咱们是否拦截?”

延维哈哈一笑:“没必要,先让他们见识见识雷泽的厉害,等他们精疲力尽我们再上。让大伙准备好,到村中广场集合。”

那人得令出了门。

延维揪着眉头,看来是有些烦心。琴姬却在他身边安慰:“延维大人不必多想,雷泽一仗胜利绝对是我们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若非我力量还未恢复怎会让大伙陷入这种困境,真是失态。”

“大伙都是为了天人的信念而战,大人不必忧心。那些死去的兄弟都是为了守护大人,希望大人今后能替他们报仇雪恨。”

延维觉得她话有些过多了,挥手示意她退下。琴姬会意,离开屋内关上木门。

延维忧心的是天书的下落,他比谁都在意。千方百计算到这个地步燕孤云居然还没记起,现在就与四大派作对看来有些操之过急了。

却说燕孤云和玉玲珑陷入危险之地,就在铁鳄将要享受美餐之际,突然一道紫色雷电将迎头的那头铁鳄击杀!一击毙命。

一个老者现身,头上一对龙角。口中吐出紫色惊雷,一连吐了五发,又有五头铁鳄毙命。

老者威严一喝:“孽畜还不退下!”

那些铁鳄居然乖乖退回水洼中,游了几圈后潜入水底不见踪迹。

得救了,燕孤云这才绽放眉头,玉玲珑也跟着开心,扶着他向老者道谢。

老者淡淡一笑,踩着祥云。施法,手指微微一抬,燕孤云和玉玲珑便站到了祥云上。

玉玲珑做了个万福:“多谢雷神相救。”

雷神,传说中的掌管天下雷霆之力的天神。本尊是一条紫黑色的雷龙,鼓腹便能从口中吐出惊雷。而这个老者正是此地的主宰者雷神雷龙。

“玲珑,你这是要到哪去?”

“我要回明村。”

“我正好要去明村见你们的延维,顺路捎上你们。”

“那就多谢了。”

出门便有贵人相助,燕孤云觉得曾经见过这个老人家,可说不上来,只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雷神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并不与他搭话,只管驱着祥云在水洼上空悠闲往明村飞去,这一带树木稀少,空气出奇得好。燕孤云没有多想,闭目养神尽快恢复体力。

遥远的女子国,女娲庙前。

月碧儿和大祭司月霜儿正在女娲像前交流。

月霜儿虔诚跪在女娲像前,口中念着祝词,也不知道说的什么意思。月碧儿则感到无趣,显得有些不恭敬。

月霜儿祷告完毕,起身问小妹:“碧儿,你这趟查到了兵主剑的下落?”

月碧儿点头,从怀中掏出个冰糖葫芦递给二姐月霜儿。月霜儿却呵斥:“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贪吃!此番一去几个月,路上是不是又贪玩了!”

月碧儿只得挠着头,蹦到二姐跟前替她揉肩捶背:“二姐,你辛苦了,我替你揉揉。”

“别想敷衍!兵主剑在哪?”

“在一个叫燕孤云的小鬼手上。”

“燕孤云?没听说过。你为何不将剑取回来?万一被歹人利用坏了封印可大事不妙!别忘了咱们一族的使命。”

“我知道!”她相当不耐烦,“二姐,我耳朵都听出茧了。那小鬼不是歹人,他是释离玉的转世!”

“释!离!玉!那厮死了?”她震惊却大笑,幸灾乐祸,“死得好!大姐的下落你可知?”

说道大姐月馨儿,月碧儿没了笑容,收了心思也不捶背揉肩,沉默了片刻:“大姐她…她早已过世了…葬在玄黄殿上。”

月霜儿吞下泪,闭着眼不想泪流出来,等眼睛干了她才缓缓说起话来:“当初释离玉到女子国,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朝!任我苦苦劝说,大姐终究还是随他去了。说到底都是陆吾惹的祸!当年他若没躲到女子国,我们姐妹也不会落得阴阳相隔!”

二姐发火,碧儿不敢打扰,静静等她火气消了,她才开口:“也不怪陆吾吧,大姐为他而去终得其所,也好比在女子国做这个死板的大祭司好。”

“你说什么!”霜儿又要发火。

月碧儿赶紧开溜:“我什么都没说!我去见三姐了。”

月霜儿望着女娲像是欲哭无泪:“女娲大神,碧儿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熟接这担子。唉…”

回到雷泽,雷神送两人抵达了明村。

村子里众村民集合,一个个全副披挂。延维缓缓走出屋子,朝着众人挥手,已然是领袖一般的存在。毕竟对天人而言,他就是精神支柱,一切的寄托。

众人见到领袖模样,一个个欢呼雀跃兴奋不已。毕竟平日里能进延维房间的只有天人的高层,那些普通成员很难见到他。

延维挥手致意,琴姬跟在他身后。在早已备好的演讲台前,延维站定:“诸位辛苦了,近来轩辕国有联军妄图剿灭我天人。我问诸位,这种事能容忍吗?能任由他们胡来吗?”

“不能!”全体高呼,一个个义愤填膺。

“妄图剿灭我们天人那是妄想!我们的理念将会化成无穷的斗志鼓舞我们朝着希望前进!在真理降临人世之前,我等定然要为之奋斗!抛头颅洒热血,为之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一切只为了天下人!”

“为了天下人!为了天下人!”村民高呼不止。

“我们在人间受够了折磨,那些达官显贵过着奢华糜烂的生活,而我们却备受欺压吃不饱穿不暖!这公平吗?”

“不公平!”

“为什么那些权贵不肯帮助我们一把,同样是人为什么有三六九等?有没有想过天下还有许多人民同我们一样生不如此,他们没能加入天人没能为信念而战!但是!我们天人要为他们的幸福而战!这天地不公的根源是什么?是苍天!苍天是什么?神!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神,数千年前将魔族赶尽杀绝,咱们都是人族为何要分出神魔,分裂出如今神人魔三族鼎立的局面?因为那些狗屁神仙想主宰一切!咱们能顺从吗?”

“不能!”

“咱们不能屈服!整个都将落入神族的圈套,他们想把我们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咱们天人再不奋起这世间就会朝着深渊堕落!别忘了咱们的理念,为了天下人而战!为了天下人的幸福,为了我们的人间乐土华胥古国的重现!诸位请助我一臂之力!”

“延维大人,我等誓死为了天人而战!绝不退缩!”

“很好,大伙看,我们的副宗主回来啦!咱们的希望重新降临了!”

燕孤云和玉玲珑走过人群,那些村民的眼中尽是希望和赞赏,等着副宗主带领他们为了天人而战!但燕孤云回避了他们的渴望。

他走到延维跟前,厉声责问:“延维,你竟然对我种下情蛊,妄图控制我的心智。”

村民中炸开了锅,议论起来。重归的副宗主没能带给他们希望,而是对立!

琴姬正要出声制止村民的议论却被延维阻止。

延维处变不惊,面对他的厉声责问和埋怨的眼神,他依旧保持着一贯作风,淡然一笑:“为了将你留下,我也是逼不得已。天人需要你的力量,陆吾!只有你才能拯救他们于水火。”

“凭我?哼,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那份能耐!告诉我不死仙药的下落!”

延维暗自一笑,不死仙药。果然他是冲着这虚无的东西而来:“等会再说,你先答应我留在天人面对即将来临的浩劫。联军已经出动,想必你早已得知了。看看魔族面临的困境,想想你在人间被他们嫌弃被他们厌恶,难道你能忍心看着他们和你一样倍受世人的冷眼?”

“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要不死仙药!告诉我!”

一边是他,一边是可敬的延维大人,玉玲珑不知怎么劝,不知道该不该劝,只是眼睁睁看着他青筋暴起。她明白他的苦楚,苏昕的离去让他冷酷,对一切都没什么眷念,只想着让她起死回生。可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死仙药不在此处,你要先帮我抵过这一阵,我才会告诉你它的下落。”

“如果你骗我,我绝不会饶你!”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此刻他根本没考虑和延维对抗的后果,只是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如果他知道延维的可怕日后定然会后悔现在这一句。

延维一笑,心底却暗自盘算,燕孤云留不得!

僵局被随后来的人打破,雷神到访!

“延维,别来无恙。”雷神收起祥云。

延维哈哈一笑,抱拳:“雷神老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还不是那些臭虫扰了我清梦,麻烦你替我收拾他们。”

“无妨,既然雷神老弟相求,老哥自会帮你。你直接送他们过来得了。免得雷泽的水深将他们淹死了。”

雷神哈哈一笑:“来了!”

雷神施法!

正要接近水洼的联军还在无头苍蝇似的赶路,突然他们脚下冒出一团团祥云,驮着他们飞至空中,整齐往一个地飞去,正是明村的方向。

鲁能骑着马,突然祥云将他连马一道驮起,马儿一惊,前蹄高抬,可怜的鲁能一点准备都没有直接跌下马,躺在祥云上。

其余人倒是见怪不怪,御林军的将士们没见过这等场面感到好奇,在云上蹦了蹦试试它结实否。

越过水洼片片,迎面风吹日晒,盛夏却难得清爽。雷泽的清新空气让他们倍感舒服,然而他们未能预见接下来的苦战。

乘着祥云,不知不觉望见一座村子,玄英御剑停住。村中明显是集会,虽不知是什么人,但陌生之地还是小心为上。

延维一笑:“客人来了。”

雷神停止施法,那些祥云散去。

联军整整齐齐出现在明村外,重整队列。御林军打起精神在前,玄黄殿紧随其后,霸刀堂跟在玄黄殿后,接下来是凌剑山庄,飞羽门则在最后。上万人的联军朝着村子进发!

村口太小,根本容不下十人并排前进,将队列挤成了四人并排。

延维远远大笑:“客人们终于登场了。”

停止前进,联军就地站定,身为统帅的鲁能勒马从中军缓缓走出,举着马鞭气势威严:“你们是什么人?”

“天人!”延维捋着胡须依旧是笑。

联军一听登时摆好架势,眼前这些天人和常人无异,在他们看来明明都是凡人,哪有那么可怕。

天人在鲁府的折腾让整个王都对他们的印象极其恶劣,以至于百姓们误传他们的可怕,说什么青面獠牙,说什么妖魔鬼怪,将一切可怕的事物全都用来形容他们。这些御林军当时并未见到天人,却因谣言对他们感到无比惧怕,本来一个个听说要和天人开战是死活都不愿参加这场恶斗,结果被逼无奈。

这下见了天人的真面,一个个反倒放心起来,毕竟都是“身经百战”,王都闹事都是他们去摆平的,对付这等普通人简直是手到擒来。这下都轻敌了!

玄英却知道他们的厉害,现在是普通人可等用了魔神降世就不是普通人能应付的了,他再次告诫门中弟子一定不可大意!清明灵月、天地山川以及忠孝礼义十二人都是见识过天人的厉害,自然不会轻敌。但派中的年轻基础弟子却是没有见识,有些骄傲过度。

鲁能大喝:“天人!你们妄图造反,王已经命我等前来剿灭你们这群反贼!识相的赶紧投降,免得血溅沙场!”

延维不出声,稳稳坐在屋前,陪着雷神相对一笑,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天人的成员们却忍不住了!

不知是谁骂了起来:“你们这些走狗,就会欺负百姓!我等为了天下人定要将你们铲除!受死!”

双方注定在一刻要开战!连天象也跟着变了,天边突然乌云起,盛夏暴雨即将来临。

当先三个天人成员赤手空拳冲了过去,那御林军兵士见只有这么几个连阵都懒得布了,举着长戈往前一挺,九人出动。

鲁能见那些家伙动了,赶紧掉头往阵中飞奔而去。

那三人散开,这十人分成三队前往拦截,御林军三对一。

三个御林军同时出手,长戈往前一刺,原以为轻轻松松就能将那厮捅个窟窿出来,结果那厮魔神降世,化出青面獠牙模样,舞着爪,登时力大无穷,将长戈躲过,一搠,当场就将一个御林军捅死。活着的两个不信邪,长戈继续乱捅,那厮一手就将其中一个逮住,用嘴咬!魔神大口咬下,直接一口咬在那人脖子上当场毙命。最后活着的一个见状往回跑,那厮捡过长戈奋力一掷直接命中,从后背贯胸,死。

另外两对人也难逃一死,瞬间九人毙命,那三个冲了过来!

御林军这边吓慌了阵脚!眼见三个张牙舞爪冲来,御林军身后玄黄殿弟子出手!

玄清和玄明两人往前一跳,玄清正面朝着那厮一劈,被那厮用魔神的臂挡住,而玄明则看准时机从侧面一剑刺来,将那厮魔臂卸下,化作黑烟散去。

见失了一臂,那厮有些慌乱,忙用左臂来挡。玄清却侧身一避,在地上一滑,反身到了他背后。玄明则往前一冲到了他身前。

那厮忙于应付身后,挥爪往玄清砍来。玄清棱过剑身,一记龙吟剑咒将这一臂卸下。于此同时,玄明在正前方使着剑咒一剑带着灵力化出龙头一啸将那厮击个穿透,好大一个透明窟窿!

联军这边大受鼓舞,天人那边怒火中烧!随即更多的人加入战局,全面开战!

燕孤云静静闭目,未下决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