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雷泽之危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93字
  • 2015-03-03 11:56:16

雷泽之地已经不得安宁。

燕孤云和玉玲珑被迫降到地表,在密林之间穿行。踩着深浅不一的柔软泥地,燕孤云只念着早点赶到明村当面问延维个究竟。玉玲珑跟在身后,心里极不踏实,些许担心萦绕。

却说玄清和玄明师兄弟二人去追燕孤云,联军也跟着出动。

鲁能和其余三派的当家者骑马,而玄黄殿的人马则御剑而行。

整个密林不知何时冒起白雾能见度瞬间低得可怜,加之沼泽地时不时就是陷阱,大队人马行程缓慢。

鲁能向来在王都过得舒服哪遭过这种罪,骑在马上还一直埋怨个不停。游乾坤、赵敖和后羽也感叹此番不会顺利,还是小心为上。

刚说完要小心,突然前方就传来惨叫。

作为统帅,鲁能跟前立马就跑来个传令兵。传令兵报告了情况,前方有兵士陷入沼泽之中。

玄英二话不说,加速御剑往前赶去,施法唤起大风吹开一小片云雾。果见几个士兵陷入了沼泽中,只余上半身在地表。

“将他们拉起来!”

一连来了四五个士兵手挽手去救,结果被深不见底的沼泽死死咬住,被救者根本就是不得动弹。试了数次都无法将他解救。

“救救我!”那兵士越发挣扎越往下陷。

就这么看着他在眼前陷入沼泽最后断气,玄英脸色微微一沉,无可奈何。只得借着赶路:“大伙都小心脚下,这片地可是死泽。”

这下行军更加小心,速度也越来越慢。

玄清和玄明两人追了半天却不见燕孤云的踪影,玄清犯疑御剑停住:“师弟,怎不见玄云踪迹?”

“我也好奇,按理说我们一直追在他后面怎么可能跟丢。”

“莫非他降到地上?我们也下去看看。”

师兄弟两人收剑降在地上,执剑在手,突然惊起群鸟乱飞。

昏暗潮湿的密林之中夹杂着白雾,师兄弟两人紧跟着并排而行。

却说燕孤云在玉玲珑的带路下稍微走得平稳些,一路踩着软泥前行,时不时盘根交错的树枝伸出来挡路,他挥动着手中兵主剑齐刷刷将树枝砍断,开辟一条艰难的通路:“还有多久?”

“还长着,前方小心。那里有野兽出没。”

话还未说完,突然在两人四周冒出无数血红的眼,妖艳而可怕。

“这么快就来了。”玉玲珑似乎预见会碰到这些东西。

“血红双瞳是什么?魔族?”

“不是,咱们更要小心,这些畜生可不好惹。”

耳边突然传来“嗖嗖”声,又紧接着从四面八方响起。

燕孤云握着兵主剑,催动魔气,剑身泛着黑气,小心应对。

玉玲珑也亮出了自己的匕首,两人背靠背扫视着四周。那些血红双瞳渐渐露出真相。

燕孤云在指尖聚出剑气,往前一指。一道剑气奔出,轻松划断几道拦路的树枝,最后发出一声沉闷击中了某物。

随后从那边传来一声低沉,突然一物扫尾,一击将碗口粗的树拦腰截断。

树朝着玉玲珑奔来,燕孤云抓住她的手一拉,两人互换位置,棱过剑,兵主剑往前一劈,将树从中劈为两半,落到附近的水洼中,溅起水珠不断。

这里已经很少有泥地,更多的是水洼。死泽外围是泥地和沼泽,尚且能让人步行其上,中间地段却是水洼连连更生着死泽的特产,这片地儿上的王者。

突然,劈断的树下奔出一物,长有六尺,张着血盆大口,往前一扑溅起水花无数。

“来了!”玉玲珑一声尖叫。

燕孤云见到了它的真容,死泽铁鳄。

那头铁鳄直奔而来,燕孤云使着兵主剑往前挥出一道半月剑气,剑气出,在水洼中划过深痕,水草在水下摇摆不定。

铁鳄可不管那么多,张开大嘴只管运着四条粗壮的腿冲着两人奔来。剑气击中它头部,却毫发无伤。

“这些铁鳄常年受雷泽的灵力滋养能抵御灵力,你用灵力是伤不了它的!”

“难道只能用剑去砍不成?那样做可太花体力。”

“总比被它们咬死的好!还不上!”

铁鳄猛地一扑,已经到了离燕孤云三尺的眼前,******四目相对,燕孤云握紧剑,是时候考验他的基本功了。

一个箭步,他先发制人,往前一刺,那铁鳄却突然往后一退,掉头很扫坚硬如铁的尾巴。

这一扫之力居然让兵主剑刺偏了,燕孤云身子往前一倾,趁势踏上右脚,往左后横剑一扫,直取铁鳄的白白肚皮。

那铁鳄则翻身一滚,用盖满铁甲的后背接住他的一击。再次张开嘴,朝着燕孤云的腿咬。

燕孤云见机往后一跳:“你倒是上啊!”

玉玲珑轻轻一跃,手中匕首闪过寒芒,趁着铁鳄只顾着燕孤云,她悄悄跟上去,一脚踩在铁鳄背上,接机再一跃至空中,瞄准铁鳄头部的缝隙,那里只有肉没有鳞甲。狠狠刺入,铁鳄痛苦地摆了三下最终断气。

好不容易干掉一条,燕孤云正想歇气,然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铁鳄又将进攻。

玄清和玄明二人执着剑在这片陌生的地上不敢大意,随时注视着四方响动。两人身处雷泽外围,在林中转了数圈居然迷路!

再次回到了原地,玄清感到迷惑:“我记得刚才明明路过了这儿,怎么又回了此地。”

“看来是迷路了。干脆直走得了。”玄明没有大师兄那么烦恼。

“也不知联军现在如何,真不该如此鲁莽。我们就此停下得了。”

玄清随后建议在此停下,收集林子中枯黄的树枝,本想生烟好让联军得知,结果因为那些树枝在如此潮湿环境中跟着受潮无法点燃。

正懊恼间,玄清突然听到周围响动:“是什么?”

他警觉起来,握剑在手,盯着响动传来的方向。

突然间从林子里走出来一个老人,全身包裹着紫色雷电,那老人头上生角却像龙角,胡须梳了两绺搭在身前。

这么个破地方怎会有人?

玄明走到老人家跟前,躬身问候:“老人家我师兄弟二人迷路了,您可知道出路?”

老人和蔼,捋着胡须,脚下踩着一抹祥云,手一指:“朝着这个方向你就可以回到联军所在。老夫还有事就不陪你们闲聊了。”

言罢,老人驱着祥云在空中悠闲飞走。

玄清对老人的相貌好奇,却又不知这神仙是谁。停了无用的念想,他和玄明按着老人所指的路去找联军。

且说联军这边,进入外围,雾气却小了。鲁能想停下休息片刻,谁知玄英等人根本就没有停步的打算,继续往前赶。大伙也不顾他这个统帅停军的命令,在潮湿闷热的洗礼下继续行军。

鲁能想来千不该万不该接受了这个使命,若是在王都躲得舒舒服服的哪能有这遭罪。骑着有气无力的马,鲁能是垂头丧气,一阵闷热逼着他脱了外套。

这等遥遥无期的行军也不知何时是个头,突然前方停下。

“报!前方发现天人踪迹!”

一听,鲁能被唬得翻身下马,贴了上去。先前还记恨这些家伙不听他号令,眼下又要他们保自己性命。鲁能便紧随着玄英身后,毕竟天下第一派的掌门再怎么也比其他人让他更感安全。

前方,两三个天人成员现身,他们只是前来打探消息的,没想到刚好撞上了联军。

两人拔腿就跑,在沼泽地间飞奔,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玄英早看在眼里,亮出太阿剑,往前一施法,一道剑影从天而降坠入地面,将二人逃路挡住。

那两人眼见逃命不能,只得反身面对这大批联军,天人的成员也不是好惹的,两人动用魔神降世,化出青面獠牙的魔神。

联军不敢大意,没人敢上前打头阵。大批御林军虽是手执武器,一个个心底却怕得不行。连拿武器的手都开始颤抖,还得用另一只手将它握住才能显得镇定。

御林军围着两人却不敢上前,只是形成一个包围圈。而这时候赵敖想争头功,提着大刀走了出来,冲着两人高声喝到:“你霸刀爷爷陪你们玩玩!”

大喝一声,提刀往前一冲,亮着明晃晃的宝刀朝着其中一人的肋下劈去。

那两人一跳,分开。其中一人笑:“交给我就行,你别出手。”

那一人也一笑,对同伴相当有信心。

赵敖见一击不中,登时摸着头火气大发:“奶奶的,有种别跑!”

那对阵的天人成员一笑:“你就是霸刀堂的堂主,久闻大名如雷灌耳,没想到今日有缘一战。尽管来吧!”

赵敖又提刀往前迈了三步,猛然一跃:“石破天惊!”

举着宝刀朝着那厮的头砍去,丝毫不惧魔神的狰狞。

魔神双手合十,正好将他的宝刀夹住,正是空手接了白刃。

赵敖一时抽不出来,他霸刀堂的弟子们忍不住了,冲了出来要帮师父。结果赵敖吼了一句:“这是老子的战斗,你们先待着不许插手。”

赵敖是铁了心要争头功,使出看家本领将刀拔了出来,又跳了两步,提刀横扫。

那厮控着魔神,双臂直接硬接下赵敖一击,魔气化出的双臂将刀刃截住。

赵敖一笑,在刀上灌输灵力,而后双手推着刀刃,一点点刺入了魔气化成的魔神双臂!

那厮暗自一惊,喝到:“灵力!没想到你们都武装了灵力!”

“受死!”赵敖一连旋转三圈,最后翻身一劈,刀刃都要冒出火花那般,朝着魔神的腿砍去。当场就将一腿斩断,失了的腿化作黑气消散。

站立不稳,对阵的天人成员因魔神倒地而跟着倒在地上。赵敖走过去,一脚踏在魔神头上,冲着头便是一刀。失了关键部位,整尊鬼神消失,那厮正想逃跑。天人中玄天德跟了上去,一剑打在那厮右腿,可怜他才跑了不到三步就到底被玄天德擒住。

鲁能大笑:“不愧是赵堂主,咱们赢了一阵!另一个谁去对付?”

赵敖还想逞能,游乾坤却站了出来,拦住他:“赵敖兄弟,让我来!”

赵敖一笑,喜不自胜:“那就卖你个面子,让我们看看凌剑山庄的剑术。”

另一人见同伴倒下登时发怒,魔神降世化出魔神手执斧和盾。未等游乾坤出手,那厮便怒气冲冲奔来,望着他便举斧来砍,一阵乱劈毫无章法。但每一击都相当有力道,松软的沼泽地面被斧击给弄得坑坑洼洼,这儿一道坑,那儿一道洼。

游乾坤执剑轻轻闪避,脚下位移幅度不大,那厮越看越急,每一次都被他避过了。明明就在斧下就是砍不到!

凌剑山庄的弟子们见师父如此长脸,一个个拍手鼓掌一阵叫好。这让飞羽门感到有些不爽,三派中就只有他们飞羽门没有显身手。徒弟些不免朝师父看去,希望后羽能出手。

后羽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在乎场上的气势变化。全神贯注看着天人成员的一举一动,努力寻找着破绽。交战在即,他更希望能找到破绽一击致胜。

游乾坤一笑,突然出剑,剑身与斧头相抗。虽是魔气所化的斧头却如实体一般坚硬,那厮往前一倾,整个魔神也跟着往前倾倒将重心压在斧头上意图以此逼退游乾坤。

毕竟是凌剑山庄庄主,游乾坤右手执剑,站定。突然分出两个身影,其实不过是幻觉,此乃他的必胜之技“幻剑”。

那厮看到眼前两个身影,根本不知从何下手,便一齐举着斧和盾冲着两人砸去。

然而,游乾坤再分出两个身影,成了四个,然后八个!突然间,八个从八个方向刺去,剑上灌注灵力,轻而易举便刺破魔气,破了魔神降世!

一剑直逼那厮的脖子,那厮虽不愿束手就擒,奈何被游乾坤逼着脖子不敢妄动。

鲁能又是大笑,高兴自己活着:“游庄主果然剑术非凡!本帅回了王都必定向王上奏嘉奖两位。其他人也当勉力!战功卓越者重重有赏!”

玄英不理会他的官腔,细问那两个天人成员:“如何通过雷泽,快告诉我方法!你们天人的计划是什么?一并说出来还可饶你们不死!”

谁知那两个天人成员却哈哈大笑:“延维大人一定会为我们报仇!你们只要进了雷泽就别想活着回去!哈哈!啊!”

两人同时倒下,口中流血。已然咬破口中毒囊自尽。

玄英有些叹息,没想到这些魔如此有骨气。可这样一来没有通过雷泽的方法,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整顿军容,联军再度启程,好在此前寻了向导,接下来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

且说这边,燕孤云和玉玲珑被大批死泽铁鳄盯上,一时难以脱身。

地上已经躺了八九条铁鳄的尸体,都是玉玲珑一击致命,还得靠燕孤云配合好,她才能做到如此。

不能用灵力击倒,非得用普通方法,两人已经被弄得体力下降。可没完没了的铁鳄还在周围虎视眈眈,虽然它们暂时没有冲上来。

燕孤云这个时候想到了御剑逃离此地,不过以目前的状态只能独自逃生无法带着她离开,毕竟体力有限不可能无穷无尽。

终于得了一丝喘息机会,玉玲珑一介女流体力耗费比燕孤云更多,额头眉梢全是汗水,尤其在这闷热的盛夏,不觉间口渴。

玉玲珑口干舌燥,说话都觉得嗓子要冒烟:“你怎么不御剑离开。”

“我只能一个人御剑,把你丢在这儿?”

“你有要事去做就赶紧离开,我会跟上来。”

“这群铁鳄可不是傻瓜,你也别当我是傻瓜。丢下你可就没命了,昕儿最后要我照顾你。”明显他只是拿苏昕当遮掩,因为她在最后一刻并没有如此拜托他,只是让他别恨她。

苏昕最后的嘱托,玉玲珑也记得。明明是自己抢了她心上人,可她还是笑着希望自己照顾他。那个让她在最后一刻还牵挂的人儿。

“昕儿是要我照顾你。你走吧,不要为了我而耽搁你的事,延维大人现在就在明村等着你。”

玉玲珑握着匕首,突然离了他身旁,独自走向铁鳄群!

“你要做什么!”他失声叫了起来,是担心。

玉玲珑没有停下,虽然延维大人要她将燕孤云带回雷泽,但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好。就让他回去吧,一个人!

铁鳄群出动!十余条铁鳄狂奔,涌向玉玲珑!

燕孤云大惊失色:“玉玲珑!给我回来!”

刹那间,使出神行术,一个闪现奔到她跟前,将她抱住。铁鳄扑了上来,四面八方!张着血盆大口,玉玲珑已经闻到了从它们嘴里蹦出来的腐臭!

眼见着大嘴咬下,她感受到了腥风,已经闭上眼等着解脱。再这么拖下去迟早会因体力不支而丧命铁鳄之口,倒不如放他自由独自逃生!她没想到燕孤云会这么在乎自己,明明自己骗了他,犯下了错。

这一刻,玉玲珑第一次感到后悔!在天人这么多年,一直对延维的命令恪守不渝,但此刻她开始怀疑,怀疑自己这么多年是不是跟着做错了。这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刻所想的?

可她无事,燕孤云再次使出了神行术,骂道:“玉玲珑!别这么急着送死,你死了我去恨谁!”

她哭,她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