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巫山之所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143字
  • 2014-11-27 18:07:12

“巫山苗寨距巫山神女所在有五百余里。若以日行五十里算,要走十天才能到。”月彤看着第一次出远门的两个兴奋的孩子,忍不住泼起冷水。

月芙蓉一听,立马就停了下来,发起脾气:“娘!走十天脚会很痛的。人家不要啦!”

娘对这个娇生的女儿感到无奈,教训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每天坚持走总会到的。怎么能还没开始就要放弃!”

“我想回村里!”月芙蓉任性道。

一旁默默赶路的燕孤云安慰道:“蓉儿,一路上会有很多好吃的。”

月芙蓉摇头:“我才不吃呢,我只要回村里,再也不出来了。”

“真的不要么?冰糖葫芦,糖人,大包子…香喷喷的,勾人流口水。”燕孤云故意逗她。

她被诓住,从小在巫山苗寨生活,她哪会知道那些零食。一听云哥说得津津有味,便睁着大眼有些兴奋地拉着他问道:“那是什么好吃的?”

燕孤云却故意闭嘴不回答,惹得月芙蓉十分不高兴。嘟着嘴,狠狠揪了云哥,向她娘告状:“娘,云哥欺负我!就是不说那些吃的长什么样!”

兴奋的儿女打闹着,倒也平静了女儿的抱怨,又解了这枯燥无味的旅程。月彤也不过多搭理女儿,任他们兄妹两人去打闹。

只是,望着漫漫崎岖山路,似乎没有尽头。一人独行在此不免有些感伤。想想八年以前,自己一直陪着鸿哥奔波在外,虽有些劳累却是幸福无比。眼下这段路也曾一起走过,如今景色依旧,故人却是阴阳两隔。一股淡淡的伤感流露,惹起眼角泪珠连连。

看着前方,熟悉的城墙,月彤停下,喊着走在前面的一双儿女:“云儿,蓉儿,等等娘。”

“娘!走快点啊!”

没想到片刻前还嚷着不愿赶路的小姑娘居然如此兴奋。想不到小丫头不听她这作娘的话,反而对云儿的话百依百从。想到这多少有些欣慰,笑道:“云儿,前面就是渝州城,娘问你要不要进城?”

原本有说有笑的燕孤云停了下来,呆呆望着那方。

蓉儿偏过头,看着云哥如此专注,便学着他往前瞪着,却又耐不住性子。她站到云哥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充满期待地笑道:“云哥,我们去不去?你不是说有冰糖葫芦吗?”

谁知,他低沉的来了一句:“那里只有地狱…没有糖葫芦!”

月彤看着云儿的变化,已然知道答案。更加担心起来,心中默默祈求希望巫山神女的引梦术能有效果。

娘带路绕过了渝州城,虽然蓉儿百般不愿,一直舍不得走。但看着突然静下来有些孤单落寞的云哥,她也泛过一丝忧伤,眉头微皱。转眼又笑着奔上去缠着云哥,扯东扯西…

过了八日,还差两天的行程就能到达巫山神女所在。

一大早天还未亮,月彤就将两个小家伙赶了起来。

燕孤云伸着懒腰问:“干娘,今天怎么这么早?”

月彤笑道:“今天要走急点,不然明天晚上到不了巫山神女那。”虽是笑着,可还是透出了一丝紧张。

前方的路不同,已经不是崎岖的山道,而是难得的平坦大道。两边草木茂盛,看着比其他地方阴森些许。

月彤赶紧拉着兄妹二人,以最快的速度走在道上。

忽而蓉儿说道:“云哥,你听到什么了吗?”

月彤心头一紧,手心微微出汗。

云儿随口应付这话多的蓉儿:“可能是什么兔子吧,草丛里很多野兔的。”

“兔子是什么?”蓉儿歪着头问道。

道两旁的密林沙沙作响!

月彤警觉,加快速度不时扫视四周,后背已经汗湿。

忽而一阵风吹来,草木沙沙。

蓉儿静下来一听,拍手叫道:“云哥,好大的兔子啊!”

话未说完,突然从林中冲出十来人,挡住去路。

月彤赶紧止步,手执权杖,护着身后的儿女。

那十来号人,一个个手提大刀,全都是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个大汉,满脸横肉,光秃的脑袋油光铮亮,浓密的络腮胡杂乱地生在脸上。

蓉儿惊问道:“云哥,兔子呢?”

燕孤云没有应她,有些瑟瑟发抖,小手紧紧握着干娘的衣角,死死贴着她。

对面那伙人哄然大笑,一人笑道:“三当家的,您咋成了小姑娘口中的兔子了?”

那为首大汉,瞪了一眼,摸着自己油光的脑袋,扭着脖子,提刀走了过来。

月彤深吸了一口气,挤出笑容,笑道:“诸位好汉,不知有何贵干。”

“哟哟哟,兄弟们听到没有,这娘们说‘贵干’!老子落草了大半辈子,还从没见女的跟俺客套过。老子喜欢!”

某喽啰笑道:“三当家的不如你抢去当夫人算了,兄弟们也跟着乐呵乐呵!”

众喽啰跟着起哄。

有人说到:“这娘们虽然看起来是老了点。不过那副小脸,哎呦,也真是个美人呐。”

三当家被这些喽啰吹得心花怒发,仗着一口刀在手。色胆包天,走到月彤跟前,使劲嗅了嗅,哈哈笑道:“真******香,合老子胃口!”

众喽啰又是一阵哄笑。

月彤敢怒不敢言,云儿一直发抖躲在她身后。心中念道:只怕是那段惨痛的经历已经让云儿对这些恶人产生恐惧。若真是那样,可不能再让他看见血,勾起那段过去。

出于为了云儿考虑,月彤没有出手。只是一味委屈求全,说道:“这位大哥,看在我孤儿寡母可怜的份上还请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三当家又是哈哈地得意笑起来:“兄弟们听到没有,这娘们求我放过她,你们答应吗?”

“三当家的,娶回去解解这寡母的寂寞岂不是正好?”

三当家摇着指头笑道:“你小子,主意不错!”

见着眼前的妇女软弱可欺,这三当家是毫不收敛。淫笑着,伸手挑起月彤的脸,放荡笑道:“给爷笑一个!”

月彤咬牙,奇耻大辱。握拳在手,碍于云儿和蓉儿的安全,不敢发作。

谁知,蓉儿见这坏人如此欺负娘,站出来骂道:“坏人,离我娘远点。”

当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蓉儿用了推这坏人。

三当家一笑,肚子一挺,将蓉儿弹倒在地。伸手如捏蚂蚁一般,将她提起。

蓉儿尖叫着,哭着,打着:“坏人,放开我!”

无意中一拳捶中了三当家的脑袋,三当家岂能忍,一把重重将这个不听话的女孩摔到地上。

“娘!”咳嗽了几声,蓉儿蜷缩在地,嘴角渗出一丝血。

燕孤云见到血,刹那间就想到了血泊,忆起那晚惨剧。头疼欲裂,倒在地上。

月彤早已是怒火中烧,骂道:“你们这群畜生!”

执杖作法,一杖横舞将众喽啰击退。

三当家吃惊笑道:“想不到这娘们还会武,大爷陪你玩玩!”

提刀在手,仗着蛮力挥刀乱砍。月彤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倚杖还击。

斗了十余回合,三当家渐处下风。再斗十余回合,寻个破绽,月彤重重一杖打在三当家腹部,将其击退。

三当家顿时觉得丢人,火冒三丈。再提刀砍来,月彤举杖再战毫不退让。

突然,一道绳索从草中拉起,一下子将月彤绊倒。

三当家乘势铺了上来,骑在她身上,拿刀逼着脖子骂道:“妈的,害老子丢了这么大的脸,不把你就地正法对不起老子的力气!”

闻着香味,瞬间刺激了他的****。撇下刀,一手撕开月彤的衣服。

月彤则死死反抗,护着自己上身,苦苦挣扎。

燕孤云黑气腾腾,过了这么久早已不再头疼,双眼泛着血光,双爪尺长。

那些喽啰都在关注三当家的大战,没人注意他。

忽而,见干娘被绊倒在地。

那一刻,一股怒火燃烧,纵身一跃,迅如疾风。奔至干娘身边,一爪,尖利如刀剑,刺进三当家的胸膛。

可怜这三当家做了一世强人,还想着他的春宵一刻,却未料到自己会瞬间毙命。

一爪,抽回。眼神冷冷,血光中怒气大发,扫视这一周,所有的喽啰都逃不开。

月彤推过压在身上的尸体,遮蔽好上身。看着陷入疯狂的云儿,她没有像平日阻止他,甚至是希望此时此刻就让云儿这样杀戮下去!

接下来,如狩猎一般。燕孤云被黑气包裹,动作如狼人,一个接一个倒在他的爪下。

一声声惨叫,在他耳中却是如此绝妙的曲子。享受着纵情的杀戮,挥爪贯穿最后一个喽啰。

不到半刻钟,十余人全部毙命,都是一爪贯穿胸膛。

燕孤云没有停下,目光转到眼前,唯一的活物。看着地上躺着的蓉儿,此刻他认不到那是谁,只是本能的当做猎物,杀戮!

腾起,一爪直取蓉儿。

月彤见状大惊,举杖挡在蓉儿身前,将这一击拦下。

口吐黑气,燕孤云转移视线。对准阻止他的猎物发起进攻!

月彤知道眼前是云儿,自然不敢痛下杀手。只想着抓住机会释放清心咒。

只可惜清心咒必须要她的手触到云儿的身子才行。以现在的情形,若近身接触,万一弄不好,燕孤云必是一爪袭来,对准胸膛。

但她没有犹豫,身为大祭司她自然知道这魔气对身体有多大的破坏。

施法,左手冒着温柔蓝光。两人对峙,坚定举着权杖。

燕孤云袭来,与此同时月彤左手出击触到了他的身子,顷刻间黑气弱了一分,但那副爪袭来。

不出所料,果然是对准了她的心脏,月彤温柔一笑,眼角泛过一丝泪花。

爪触及她的身子,一往无前贯穿而去。月彤欣然接受这结果,只是放心不下女儿,最后往她那看了一眼…

身边一阵清风拂过,一道金光飞来。

一击将燕孤云打倒在地,化出一道绳索将他捆住。

月彤一惊,反身看去。

一团云雨渐渐散开,飘出一副容颜。

头梳双环望仙髻,长发及腰飘飘下摆。身着一袭鹅黄抹胸仕女长裙,外罩一件轻薄纱衣,一条披帛缠绕婀娜身姿,尽展仙女妙曼。脉脉凤眼,淡雅清眉,生得如此别致,倒是天地间无二。

月彤躬身虔诚道:“多谢巫山神女!”

神女道:“不必言谢。”

说罢,神女腾着云雾缓步移到燕孤云身前,看着他身上黑气道:“未想到,魔气竟如此严重,辛亏吾赶得及时。”

月彤恳求道:“求神女救救我儿。”

神女一笑:“月彤,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儿子?”

“云儿认我为干娘,自然就是我儿子了。”

女神哈哈一笑:“没想到,吾真是没想到。夷坚大叔丢来的山芋竟然被你养得如此。”

“神女就不要再开玩笑了,还是赶紧救救吧!让他清醒过来。”

神女笑道:“是是是,我的大祭司。吾这就帮你!”伸出葱白玉指,轻轻一点,一道柔光飞出。缠绕在燕孤云身上,霎时魔气便烟消云散。

燕孤云恢复正常,神女再一挥手,那道绳索化为金光飞回袖中。

燕孤云看着神女,睁大眼不禁叫道:“好漂亮的姐姐!”

神女一笑,轻轻敲了一下燕孤云的脑袋:“小鬼,就你麻烦。”

月彤见神女与燕孤云如此亲近有些犯疑,却又不好唐突去问。转眼注意到自己的女儿月芙蓉还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她这作娘的看了如何能不心痛,抱起女儿,焦急求道:“神女,请救救我女儿!”

孤云一看,担心道:“干娘,蓉儿怎么样了?”

神女一笑,揪着燕孤云耳朵。

燕孤云直喊:“漂亮的神女姐姐,疼!疼!疼!”

神女可没打算放手,笑道:“蓉儿?小鬼,你喊得如此亲切,若是我妹妹听到了,她可不会这般放过你。”

月彤虽然越听越不解,但眼下之事是自己的女儿要紧,再求道:“神女,请救救我的女儿!”

神女道:“也没什么大碍,月彤不必着急。”施法,飞出一道金光将月芙蓉包裹。

施法完毕,神女道:“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闭上眼,我施法送你们到朝云宫。”

神女朱唇轻启默念口诀,一道阵法在众人脚下出现。施法,一眨眼消失不见。这片地上只剩下那十来个被杀的土匪。

耳畔一阵风声呼呼,燕孤云忍不住睁眼。只见大家飞在云层中,不过有些冷。

看着神女背影,一头披肩秀发齐腰。燕孤云不知为何很想去触碰那长发,伸手。

触到的那一刻。小小年纪的他,眼中闪过一副背影,很眼前的神女很像,只是秀发披肩没有及腰。但总觉得有些熟悉,还有一股想再见一面的冲动。不过对于他来说也理解不了那种感觉,只是朦朦胧胧觉得与自己和蓉儿的关系不同。

神女察觉到小鬼弄了自己的秀发,转身一个轻轻的耳光扇了过来。

一阵清香拂过,燕孤云摸着头想不起在哪,说道:“我好像曾经闻到过…”

神女没有回答他,只是瞪了他一眼。

转眼便到了朝云宫。

巫山,朝云宫。

宫殿辉煌大气,月彤不禁赞叹道:“如此大气!”

燕孤云却突然来了句:“要花很多钱吧?”

神女看了一眼,骂道:“小鬼,在人间待久了,你倒是成了势利眼!”

月彤总觉得,神女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不一样,可明明云儿只是个八岁孩童,怎么会认识巫山神女!这怎么都不得其解。

燕孤云并不认识眼前的神女,只是觉得这姐姐很漂亮,同时说的话又很奇怪。八岁孩童的好奇心驱使他与这素不相识的姐姐交流。

神女看了他身上的血污,撵开他:“小鬼,快去洗洗!”

“干娘!有带衣服吗?”燕孤云问道。

月彤抱着女儿应道:“没有。”

燕孤云耸耸肩,无奈道:“姐姐,没有衣服!你能不能变个衣服什么的?”

神女叉着腰,丝毫没有女神的样,冲着他鼻子笑骂道:“小鬼!好歹我这里是神住的地方,怎么可能有凡人的衣服!”

忽而,神女灵机一动,不怀好意笑道:“不过好像有那么一套,你先去洗洗。”

月彤感觉自己就像局外人,完全融不进去神女和云儿的对话,只是默默站着。见神女说完,这才上前问道:“神女,可有住的地方?”

“当然有,我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呢?我带你去。”神女说得倒是很随意。

月彤忍不住问道:“神女,您的行事…怎么感觉不太像神…”

神女笑道:“谁说过神就得板着脸?就和你们凡人一样,板着脸不觉累么?”

月彤只能干笑道:“说的也是。”越发觉得这神女果然不同凡人。

且说燕孤云左瞅瞅右瞅瞅,终于在偌大的朝云宫找到了地方洗澡。好大一个石盆,竟然在石头里开着一朵荷花。

热气腾腾,水温适宜。也没多想,解下衣服就跳到了水中,安逸泡澡。

突然,荷叶伸长,伸出一截将他的衣服全部挑开,扔到了一个石槽中。荷花绽放,蹦出一个莲子。

落地化为一个美人婢女,那莲子所化的婢女倒也没有人间的害臊一说。径直走向石盆。

燕孤云正眯着眼,好好享受泡澡的乐趣。

突然婢女开口:“许久不见,您可来了。”

燕孤云睁眼一瞧,吓得赶紧躲到水下,拉过荷叶挡着身子。面红耳赤,竟结巴起来:“你…你…我…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