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黄花易落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05字
  • 2015-03-03 11:54:46

兵主剑动,伴着泪滑落,剑劈下。

朦胧之间,燕孤云血红的眼见到了泪。泪,多少次梦中相见的人儿总是默默含着泪。

瑶池上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瑶池在最后问过他:“你后悔吗?”

“虽死无悔!”

陆吾在受刑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处在梦中,他分明见到了瑶池的泪。

在举剑落下的瞬间,心底有股神力涌上镇压了自己的鲁莽行为,右手突然疼痛,剑滑落在地。

燕孤云握着疼痛不止的右手:“是谁要阻止我!”

脑海中见到朦胧的身影,身着火云金甲,随即那个身影消失不见。

“铮。”剑跌落在地发出一声。

“咳…咳…傻木头,你就那么恨我?”苏昕睁开眼,皱纹密布,有气无力说着任性的话语。

燕孤云无法应她,抱着头仰天大叫:“谁!”

头疼越发厉害,他撞着柱子,被折磨得太惨。

云璃看着变化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置,但见昕儿无事她突然施法将燕孤云击昏。

“终于安分了。”

昏迷的燕孤云沉沦梦境,多少年未曾梦见了。

满屋子异香,他睁眼醒来,身着火云金甲,又是陆吾的披挂。起身,身子已经负伤。

出了门,和煦眼光点入眼眸。还是熟悉的昆仑山瑶池。

亭内,瑶池正抚琴不断,是什么曲子他不知道,只觉得有些刺耳,实则只是他不懂欣赏罢了。

“你醒了。”停下抚琴。

“是你救了我?”年少的陆吾一跳,跳到她跟前又生龙活虎了。

“除了我还会有谁在乎你的死活,”她停顿,“你怎么如此鲁莽一个人去挑战雷泽的魔族大军。”

“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就你逞强,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人家…也会担心的。”

“唉,你担心什么。我又没事。想不想听听我的英勇事迹。”有些炫耀的意味,年少的陆吾对自己相当有信心,重复着过去的故事。

“帝台大叔说你已经被魔族捉住,怎么可能逃出来?”

“不瞒你说,有个姑娘把我放了。”陆吾翘首想着那个玉姬,初次见面,初次分别。

看着他发呆的样子,瑶池撇嘴:“那个姑娘很漂亮?”

陆吾眼珠一转,一笑:“是比你漂亮百倍。”

瑶池一听登时发火,朝着他头上就是一拳:“白痴!那摆明是骗子!”

“别暴力!小瑶,我求饶还不行么。”揉着头又被暴力女给打了,也不知从小到现在已经被她打了多少次。

“你喜欢那个姑娘?她是魔族吧。神魔是不可能的。”

“别胡说!要是传出去了我可在神界呆不了了。我又没喜欢她,你放心。既然我好了也该走了,前线还在等我呢。以后再来看你。”

陆吾笑嘻嘻,消失不见。瑶池落魄,站立的身子往后一跌,坐在亭内,望着春风拂面的瑶池水…

燕孤云惊醒,师父云璃就坐在他床沿,正替他把脉:“师父。”

“别乱动。”

把脉结束,云璃有些诧异,问了出来:“你吃了什么东西?脉象怪异却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哪吃什么东西。”他还不知道自己早已被玉玲珑下了情蛊。

“你为什么要害昕儿。”

“怎么可能,喜欢都还来不及,我怎么会害她?”他居然忘了对苏昕挥剑相向的那段经历。

遥远的雷泽,延维透过画面早已看到那场挥剑。他一笑,冲着琴姬笑道:“你输了。最终还是情感冲破了药物,情蛊失败了。”

琴姬只是陪笑:“延维大人高明。”

“看来以后还是要留下情感。天书的下落只有陆吾知道,我原以为燕孤云会记得,没想到他居然忘却了这么重要的事,真是失策。看来咱们只有等他完全成为陆吾才能拿到天书当中的力量。琴姬,在此之前赶紧召集各地的天人成员赶回雷泽。不久将会有一场大战,以天人现在的能力尚不足以对抗他们,须得等老夫夺回力量,那时方可大展霸业。”

“属下这就去办。”

转到遥远的王都,终于等不及了。

王宫开放,联军整齐前往宫门前接受轩辕国主的检阅。

宫门前,轩辕国主率着文武百官检阅这只有史以来最华丽的联军,四大门派加上御林军,浩浩荡荡挺进广场。

“玄黄殿率众叩见我王,愿我王洪福齐天,万寿无疆。”玄英领着玄黄殿弟子齐声高呼。

“霸刀堂率众勤王,祝我王顺利平定此次叛乱。”赵敖率众高呼。

“飞羽门前来接受我王检阅,望我王身体安康,福寿双全。”后羽领众弟子高呼。

“凌剑山庄全体弟子拜见我王,愿我王给百姓们一个太平天下。”游乾坤携弟子高呼。

“好好好!寡人听闻雷泽有叛乱将起,愿诸位勉励替百姓们争这个天下太平,平定叛乱,有功者重赏,还请诸位奋战到底。”

“请我王放心,卑职一定会指挥联军剿灭叛军!他日定当凯歌高奏!请王保重。”鲁能出发前痛哭流涕。

轩辕国主将身上佩剑解下,交予鲁能:“寡人命你总督全军,勿让寡人失望。”

“卑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鲁能接剑,起身面相联军,“出发!”

整整齐齐,大军出动。

街上百姓见联军气势浩荡,打心底里高兴。不少百姓高呼:“一定要将叛乱镇压,还我们一个太平天下!”

就这么,联军赶往雷泽。而躲在国师府内的玉玄和三巨头则立马赶往雷泽。

回到玄黄殿上。燕孤云终于在这里度过了片刻的安宁,整日在院中练习着都快忘却的功法,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苏昕一直不见他,整日只由云璃陪伴。而鲁威也因为父亲鲁能的命令不得不赶回王都。

玉秀峰这座院子已经没有当初的热闹,曾经玄月、玄星和玄玉三姐妹陪着他和苏昕,如今玄月和玄星都已出嫁,玄玉又已去世一年,只有师父云璃苦苦待在这里,连大叔释离玉都再不会出现。

燕孤云这几天因为没有服下情蛊,心智好了些,至少不会再想着要将那些厌恶的人事消灭。

可是某人的到来打破了这儿的宁静,燕孤云正练习间。突然有人叩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玉玲珑。

云璃开门,见到那个可恶的姑娘,登时要施法拦下,玉玲珑却丝毫不惧问道:“燕孤云是不是在这儿?”

“妖女,你想干什么!”云璃唤出雪魄剑在手。

“慢着,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请告诉我燕孤云是不是在此,我有急事。”

云璃出手,两人交锋。

燕孤云早已察觉灵力激荡,亮出血泣赶了过来。

在屋内躺着的苏昕,无意间从大开的门见到了他走过。她一直以为傻木头已经离开了,原来他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可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看着他从门口走过,一副面无表情。

他变了,至少此刻她心里是这么认为的。那个曾经说不分离的傻木头已经变成了挥剑要取她性命的天人副宗主。想想都有些害怕,怕他再次出手要取自己的性命。

云璃挥剑直取玉玲珑,玉玲珑只是一味躲闪,并不出手接招:“我只是来寻他,如果在还请您相告。”

“休想!妖女受死!”

燕孤云出现,一面拦腰将玉玲珑搂到怀中,一面使着血泣将师父的雪魄打飞。

云璃看见他抱着那妖女,心底气得不可开交。那两人成了她眼中的狗男女,在她面前如此亲昵,完全不顾因为他而寿数大减的昕儿。

云璃破口大骂:“滚!”

玉玲珑不知道是为何,她并不知道苏昕就在此地。两人往水月轩前经过时,苏昕往外探寻的视线与玉玲珑高兴的目光相接,四目相对是敌意。苏昕眼中却闪过一丝无奈,偏过头再不看他们,安心闭目休息,伴着咳嗽。

玉玲珑嘴角泛过一笑,是胜利者的笑容,得意的笑。

接下来的几天,玉玲珑一直伴着他,可谓形影不离,连睡觉休息都是同床共枕。

云璃拿这对狗男女没法,玄黄殿的精英们参加了联军,守山的只有霍烈。她本想向霍烈求助,将狗男女赶出玉秀峰,但每次看着昕儿的笑容,她又不忍心。

枯萎的笑容,因为能见到木头而高兴。在鲁府的岁月里她无法见到燕孤云,终于能在熟悉的地方看着熟悉的人物慢慢死去。能在最后的时光中见到他,她已经无憾了。

过了三天,苏昕病症突然加重,昏迷不醒。云璃试了所有方法都不能将她唤醒。她只得哭着去找燕孤云,虽然她极不情愿去找这对狗男女。

临近门口,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明明是胭脂香味在她看来却是熏天的臭气。成见已经让她对自己的徒儿产生了难以释怀的敌意。

云璃也没敲门,一脚踢开虚掩的木门。

开门所见,燕孤云和妖女****上身缠绵在被中,云璃简直忍无可忍。一想到昕儿在那边生死难逃正受苦受难,这厮居然在这里风流。

燕孤云见了赶紧放开玉玲珑,匆忙穿上衣物,有些尴尬:“师父,您怎么来了。”

玉玲珑却端过茶盏:“该喝了。”

燕孤云一口饮尽,尴尬消失,却停下穿衣,再次进了被窝。笑哈哈:“您老来干啥?不去守着那个就要断气的丫头,还有闲心来看我?哈哈。”

前后不一,云璃本从他的尴尬间看到了他最后的一点良心,谁知道一杯茶之后却成了绝望。他无可救药!

云璃的视线却落在了茶盏上,趁着狗男女没空理她,她悄悄将茶盏放入袖中带走,摔门而去。

苏昕无法醒来,炎炎夏日有些闷热,已经是日薄西山。

云璃以自己“医圣”的能力将茶盏中的成分分析出来,得知成分后惊愕不已。其中某些成分能控制人的心智,云璃瞬间醒悟,是自己错怪了他。随后她找出药材配制了解药。

这样又过了一天,在第二天的黄昏,苏昕醒来,气色稍微有些好转。云璃则在外面忙着熬制解药,这时候的玉玲珑从燕孤云房内走了出来,正要去做晚饭。

苏昕却在屋内听到脚步声,隔着门费力喊道:“姑娘留步。”

玉玲珑停下,正想会会那个让燕孤云心中牵挂不已的苏昕姑娘。屋子里传来浓烈的中药味,有些刺鼻。

她走到苏昕跟前,那张床上躺着的人的面孔让她忍不住捂住嘴,惊讶。昨天看上去还不错的苏昕,越发苍老,一夜之间白发苍苍。脸上布满皱纹看上去已经是八十岁的老太,根本不敢相信她才十九岁。

“苏昕姑娘,你…”玉玲珑忍不住替她悲伤,同是女子,她能明白那张脸所面临困境。

“我只怕不久于人世了。姑娘叫什么名字?咳…咳…可否告知?”苏昕充满期盼。

玉玲珑想了想,实在不想欺骗她,便说了实话:“我名为玉玲珑。”

“玲珑,真是个好听的名儿。你喜欢木头?”

“说不上,我并不是太喜欢他。”玉玲珑对于这份用情蛊维系的爱情,除却延维大人的任务,她对他并没有太多好感。一切只是为了任务,将他牢牢拴住,现在看来这个任务是圆满完成了。

玉玲珑放松了警惕,云璃则已经将药炼制完毕。趁着苏昕和玉玲珑闲聊,云璃偷偷将药带到了燕孤云房间。

燕孤云静静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动,离了玉玲珑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深入骨髓都是她的样子,一颦一笑,全都刻在他眼中。缠绵时刻,一缕缕清香沁入心脾,难以忘怀。

还在回味那些过去,云璃却突然伸指将他定住。

“师父,你要作甚?”

“为了你好,喝了它!”云璃掰开他的嘴将带着浓烈臭味的药灌了进去。

燕孤云当场上吐下泻,云璃解开他的穴道。燕孤云趴在床边一阵呕吐,奇怪却什么都没有,明明呕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感觉有东西卡住了,燕孤云使劲咳嗽。

云璃突然拍着他肩膀,一掌击下,从燕孤云口中吐出一条蠕虫,和蚕差不多大。形貌也相差不大。

燕孤云瞬间恢复了曾经的他,看着那条虫:“师父这是什么?”

虫在地上爬动想要逃离,却被云璃用药碗罩住,赶紧施法结出一个小结界将虫子捆住:“元凶就是这个!你可知道因为它你干了多少违背道义之事。”

“师父,昕儿姐怎样!我要去看她!”尘封的爱再度涌上,被情蛊捉弄的爱化成恨,如今恨烟消云散只有愧疚和爱。

云璃哭了,傻徒弟终于恢复正常,可昕儿的日子已经…难熬了。曾经估计能活到二十岁,没想到,到了十九岁就已经没法了吗?苦命的昕儿。

水月轩内,苏昕和玉玲珑还在交谈。

“不用瞒我。同是女人,我能看出来你喜欢他。玲珑姑娘,我可否求你一件事,咳…咳…”

看着她如此可怜,玉玲珑心底闪过一丝怜悯:“你说。”

“我这样子只怕看不到明日的太阳初升。我死后能不能替我照顾他,他总是让人不放心,希望你能替我看着他。咳…咳…”

玉玲珑沉默,苏昕睁着眼可怜望着她,希望她能答应自己这无礼的条件。

黄昏已过,月上夜空。

说好的晚饭也没弄,燕孤云赶到了水月轩外,却没有冲进去,而是站在墙外静静听着两人的交流。

玉玲珑最终摇头:“我不能答应。我不想骗你,我只是有任务在身才与他如此亲密。”

燕孤云倚着墙有些无奈,这些时日与玉玲珑的相处却只是“任务”,这两个字就将那段快乐抹杀。在昕儿离他遥远的时候,幸亏了玉玲珑依靠,没想到只是任务。他苦笑,看着捉弄他的月亮,一切都是捉弄。

苏昕沉沉一叹,原本不多的气又散了些:“不要欺骗自己,我能感觉到你对他的爱。”

玉玲珑却极力否认:“没有,我不会对他生出爱。他心中只有你,我不能夺了他的心。”

“你尽管夺走,将他套住也无妨。木头在这世上可怜,幼时没了父母,亲近的大叔却被他无意杀害。这个世上疼他的人儿已经不多,我将要远远离他而去,真希望你能替我照顾他,做他的亲人。”

“我办不到,我不能喜欢他。”延维大人的命令只是套住他的心,而不是将自己也套住,玉玲珑深明此意。为了天人她可以牺牲一切,但不能步入儿女情长丧失了判断。恪守一句“情迷意乱”,感情会让人迷乱失去明智的判断,她不能这样。

“是吗?”门外传来一声。

燕孤云拖着沉重的脚步,扶着门,这时候心最痛的是他:“你一直在骗我?玉玲珑!”

玉玲珑没想到他就在门外,刹那间尴尬不知如何应对:“不是的,我没有骗你。”

“你骗我!”燕孤云发怒,垂头,施法,兵主剑在手,举剑对着她!

玉玲珑不敢轻举妄动,那柄剑充满杀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