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天人之傲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57字
  • 2015-02-28 17:56:25

鲁威和苏昕离开,燕孤云静静看着她离去。此时的他却没有生气,心里从没有如此平静过。看着心爱女子从眼前经过,不知为何他没有先前的那般执念。便是心底坚信的只有她的存在也开始分崩离析,自从延维称呼他为陆吾之后,他的信念也开始变了。

曾经的梦境,过往的一切,在他脑海折腾。曾几何时一直认定苏昕就是他心中的唯一,然而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就是陆吾,而梦中的玉姬到底现在身在何处成了他最想解开的谜题。仿佛穿越了千年的爱恋,那个谜一样的玉姬却下落不明。

“你在想什么?”玉玲珑打断了他的发呆。

搪塞过去,他一笑,两人往国师府走去。

府门依旧站着守卫,玉玲珑走上前去正要说明来意,守卫却告知:“国师已经恭候多时了。”

莫名一直在等着他的出现。上次没想到延维下手如此迅速直接将他拉入了天人,这一次,莫名想着要将他拉回来握在掌中,趁着手上的王牌还在。

入了门,玉玲珑和燕孤云径直赶往前厅。

莫名坐在最北,身旁有心魔、梦魔和相魔三巨头站着。

看着燕孤云径直走进来,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燕孤云,笑道:“你终于回来了。可惜是作为天人的副宗主,而不是我的兄弟燕孤云。”

“莫大哥,我还是我。”

“你变了。孤云小弟,这次重返王都是你的意思还是延维的意思?”

“是延维大人的意思。接下来我们要协商合作方式,各自的职责。”

莫名哈哈大笑:“你也投靠了他,可怜呐。延维的打算是什么?又想划定什么职责?只要打开封印一事依旧成立,我魔族可以继续效力,不过条件还是不变。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不是上下级,记住这点。”

“延维大人当然记得约定。为完成大业我们天人还需要极大的力量才行,不知魔族可知道‘天书’的下落?”玉玲珑轻轻一笑。

“天书之事多有耳闻,延维还想染指这份宝藏?果然胃口不小。莫非他想我魔族去寻天书下落?”

“那倒不是,只是希望大家共享情报,一旦知道天书下落,还请你们知会一声。”

“哼,未免也太妄为了些。凭什么号令我魔族!”心魔似乎很不服气。

另外两个巨头看来脸色也不太好,暗藏怒气。

“既然大家是盟友就该多体谅体谅,延维大人只是希望这样对双方都好。”

玉玄制止了部下的不满,陪笑:“既然你们的延维大人喜欢如此,我便同意了。此事不必多谈。孤云小弟,玉姬的下落你可知道?”

“我也在找她。莫大哥知道她的线索?”

玉玄眉头微皱:“你已经记起来了?陆吾?”

“你也认为我是陆吾?”

“父王之所以会盯着你不放,就是因为你是陆吾转世,没想到你也不知道姐姐的下落。罢了罢了,此事以后再说。今日到此为止,天书的下落我会尽力去寻。”

谈判结束,燕孤云和玉玲珑离了此地,却在王都晃悠着。走在行人稀少的街上,燕孤云有些迷茫。

天书的事毫无头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延维也没向他解释清楚。因为延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知道太多。

正在街上闲逛之余,突然在两人眼前出现三个熟悉的面孔。一个童子,一个少女,一个老头。分别是白衣童子、月碧儿以及夷坚。

夷坚左手拿着鸭腿,右手拿着鸭头,而童子则抱着鸭身,撕着烤肉大快朵颐。月碧儿在一旁看着两个疯狂的人儿只是笑。

五人碰面。

夷坚一笑,随即脸一沉:“你加入了天人?”

“是。”

夷坚停下咀嚼,吐出鸭骨头,狠狠朝着地上吐去:“天人不是你该待的,延维的话你也不能信,那家伙可没什么好心眼。”

玉玲珑听了心里来气:“你不许诋毁延维大人!”

“诋毁?那是事实。你最好也离他远些。”他冲着玉玲珑说教了半天,她压根就没听进去,仇视着这个老家伙。

夷坚又转过头看着燕孤云:“欠你的东西该还给你了,既然你见了延维想必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在这大街上我就原原本本告诉你一切。”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儿,换个地方。”月碧儿建议。

五人赶到城内无人之地,延维坐下,娓娓道来。将燕孤云的一切告知了众人。

从陆吾那一世说起,又说过释离玉这一世,最后才是他燕孤云这一世。从小因陆吾转世的身份被苦寻女儿下落的玉尊盯上酿成燕云山庄惨剧;随后到巫山学习巫术获得了封印剑之一的兵主剑;再上玄黄殿修习基础功法获得另一柄封印剑血泣剑,并让陆吾神魂归位;再然后玄黄殿闹翻离开门派获得了魔气控制之法,并重铸兵主剑。

这一切都在夷坚控制之下,每一步他都看在眼里。就在此刻夷坚将所有真相道了出来:“陆吾身负使命,却没有告诉我具体为何。这一世我义务已尽,在最后将它还你。徒儿,你我师徒缘分终了,是时候归位了。”

四人目光都汇集在了白衣童子身上。他还嚼着美味,顾着满嘴油腻:“师父,你说什么胡话?”

夷坚摇头:“是时候了。归位吧!陆吾的识!”

随即他念动口诀,白衣童子身体开始发出光芒,闪烁是天边星星,最终在夷坚掌中化为一团金色光芒:“归位!”

夷坚一掌将识注入燕孤云额头。瞬间,燕孤云只觉额头发烫,看到自己站在一道高高的门前,遮蔽紧紧没有丝毫光亮。突然,门开了,黑暗被门内的光亮驱散,那是千百年来的尘封记忆。

“你可记起来了?我的老友陆吾!”

燕孤云半晌没有出声,四人捏了一把汗。

玉玲珑替他着急:“你怎么了?”

“我记不起来。”他敲着自己的脑袋,明明感觉沉厚的积淀,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没想到你在最后还给自己设定了封印,将记忆都锁住了?这样一来老夫也没办法了。燕孤云今后的事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有事需走了,再不会出现在你眼前,一切保重。”

夷坚起身,施法准备离开。

“夷坚老伯,你要去哪?”

“我要帮帝台抵挡即将来临的冲击。切记千万不要深信延维,无论何时都要相信自身。”

言罢,夷坚化作青烟消失不见。

月碧儿笑嘻嘻:“你既然是陆吾要不要和我到女子国一趟?说不定会有关于你的记忆哟。”

“不行,”玉玲珑出来阻止,“当务之急是寻找天书的下落。”

月碧儿对她怀有戒心,打量了玉玲珑:“你别替他拿主意。”

“碧儿姐,眼下我不能去,以后若有时间我一定会到女子国一趟。”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强迫你。我该回去向女王报告兵主剑的情况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离别,又只剩下燕孤云和玉玲珑。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

转眼间,从出发到王都又过了一个多月,关于天书的下落还是毫无头绪。而与此同时各方势力正在往王都集结。

霸刀堂、飞羽门、凌剑山庄以及玄黄殿四大门派联手。

这一切还得从玉玄说起。

自从与燕孤云见面,玉玄和三巨头商议之后觉得此事不能任由延维摆布,于是玉玄将延维所在告诉了玄黄殿。玄黄殿这才得知雷泽就是天人的大本营。

祖师帝台已经和夷坚合作,两人终于在历经诸多误会和偏见之后联合对付延维。虽说是联合,实际上只是夷坚加入帝台的阵营,誓死守护玄黄殿。

得知天人心脏所在,帝台和夷坚决定趁延维元气未复原之前下手,于是广邀其余三派人士组成大军一同前往雷泽讨伐天人,并将此事上报王都,王降下旨意命御林军出征雷泽,协助玄黄殿众人。

这支浩浩荡荡的讨伐联军有上万人的规模,已经在王都准备就绪,打算向雷泽开拔。

燕孤云和玉玲珑还在人间寻找天书下落,依旧毫无头绪。

这一日,延维利用千里传音突然发来联络。

画面中延维依旧和蔼可亲的模样,笑问:“陆吾,可有天书下落?”

“没有。”

原以为他会大发雷霆,延维却没有动怒,笑道:“此事不急。听说在王都有讨伐天人的联军,陆吾你先去会会他们。”

“属下遵命。”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燕孤云已经完全习惯了现在的身份,崇拜天人领袖延维,对他的命令坚定不移地执行。丧失了自己的判断,殊不知自己在延维的安排下开始堕入深渊。

玉玲珑跟在他身边,充当引路人的角色。指引他往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至少在她看来那是正确的。

天色不晚,玉玲珑替他换上夜行衣。并从桌上端过一杯热茶,她难得地温柔端起,轻启红唇将热气吹散,而后纤纤素手将茶盏奉到他唇间,笑:“行前请饮一杯。”

“我怎么觉得这味道与众不同。”他也笑,一饮而尽。

“因为是我亲手弄的,自然与众不同。一路小心,陆郎。”

陆郎的称呼让燕孤云深深陷入痴迷当中,那个遥远的梦境里的专有称呼,这一刻让他心花怒放。他已经淡忘了苏昕的存在,连同那些美好过去都已经烟消云散。对于他而言,此刻眼前的玉玲珑才是他所爱,显然他已经背叛了当初的誓言。

这不能怪他,因为中了圈套他却丝毫不知。从琴姬交给玉玲珑情蛊的那一刻起,燕孤云便已经落入了圈套。为了将他的心栓住,玉玲珑刻意收起冷淡强颜欢笑,装作他最喜欢的那类柔弱女子。这计策显然生效,每次的热茶里除了茶叶还有情蛊。他喝得越勤中得越深,心已经被改变,只容得下玉玲珑一个人,无论是先前的苏昕还是遥不可及的玉姬都已经抛到脑后。他只想和玉玲珑在一起,希望是永永远远。

曾经的逢场作戏扮做夫妻,如今离真正的夫妻不远了,就差一堂正名的仪式,可惜那也不需要了。在某个夜里,玉玲珑混入了他房间,在他眼前揭下自己的一切包裹,露出让他兴奋的胴体,在情蛊的作用之下,干柴烈火早已按耐不住。便这么名正言顺地夺了她的身体,无论是心甘情愿还是无私奉献,总之她的任务是完成了。将他牢牢拴在自己掌中,再逃不出去。

“你也多保重,玲珑。”撇下这一句,他搂着她在高楼上看着月亮升起。

他放开她,转身御剑而行,方向直指富人区。

这片王都他已不放在眼里,纵情御着兵主剑,肆意在空中疾驰。一身黑衣,将一切掩埋在夜色下。

到了富人区,燕孤云收剑落地。有守卫拦住,是御林军。因为富人区联军在此,巡逻力度早已加大。

“什么人,拦下!”御林军发动攻势。

十余人亮出兵器,冲向他。

他一笑,奸诈。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正直的傻木头,他变成了世人恐惧的存在,天人的代言者。尽管所有相信他的人都不敢相信他的变化,但事实却是如此,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善良的玄黄殿弟子燕孤云,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冷酷的存在。

那些人之所以这般认定,是因为他对苏昕不闻不问。即便她就在他眼前,他却一句问候都没有,反而亮出了自己的剑冲向苏昕。

那件让他变化的事就在前不久才发生,那一天燕孤云和玉玲珑还在打探天书的下落,大街上偶遇了出行的苏昕。再见到她的瞬间,他睁眼却目露凶光。接下来就是亮出血泣冲了过去,挥剑。

若不是玉玲珑阻止了他,苏昕只怕已经丧命他的剑下。这等变化连玉玲珑都不懂,实际上是情蛊的作用,让他心智改变,曾经喜欢的变成了厌恶。从那件事后,苏昕一病不起,再没有出过门,只是躺在床上数着日子。

无意撞见的云璃见到了攻击的那一幕,从此认定燕孤云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熟悉的徒儿,而是天人的副宗主,是个冷酷的恶徒。

回到现在,十余人冲了过来。

燕孤云一笑,睁眼,双眼血红冒出一丝妖艳光芒:“魔术-幻瞳。”

十余人,瞬间倒地。

收了法术,月色显得一丝血红,注定今夜是个血腥的夜晚。

富人区没有鸡狗,没有那些防卫的好伙伴,只有昏昏欲睡的下人,和街外巡逻的武林人士。

此刻玄英、游乾坤、后羽、赵敖以及鲁能,五人在前厅谈判不休,关于联军的指挥权以及进攻路线都是他们争论的焦点。争论了一个下午到现在都没弄出一个五方都同意的结果。

燕孤云闪到一颗巨木上,借着浓密的树叶遮蔽自己的身子,同时便于观察整个布局。

街上一共有三队巡逻人马,每过一刻钟便轮流交换巡逻区域。他呆在树上,等着时机的到来,手中握着一块石头,掂量着,一下、两下、三下…。

时机到了,燕孤云在他们要商量交换的时候扔出了手中的石块,不偏不倚正好打中鲁府对面的那家,弄成声响。

“在这边!”巡逻人马上当,一窝蜂赶向那边。

与此同时,鲁府也听到了响动,五人赶紧亮出兵器打开门查看情况。街上巡逻人马冲入了那座府内,高嚷着:“不能放过任何一处!一定要小心天人入侵!”

他只是嗤之以鼻,淡淡一笑,借着夜色,一个翻身悄悄入了鲁府。

五人出去提心吊胆,生怕这时候冒出天人。虽然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内,但现在商议未决最好还是别闹出岔子。

折腾了片刻,他们没能找出任何人影,只当是夜猫闯入了府内,就这么草草了事。

待五人回到鲁府,玄英立马察觉到了魔气!伸手示意:“人来了,直接就是冲着我们而来!”

赵敖亮出宝刀,晃了晃:“老子就要会会是哪个魔族!”

“一切小心!”

鲁能没有战斗力,赶紧往后院赶去,那些宾客可都在,这时候就要依靠他们的能耐了。

前厅木门紧闭,游乾坤握着剑,掌心已被汗湿透。后羽早已张弓搭箭,小心瞄准着木门。

赵敖示意,众人点头。但见赵敖提刀,一击霸刀将木门砍破。随即游乾坤舞剑,一道剑气奔着屋内。后羽则一连放了两箭。

三人站在原地,突然听到屋内“砰砰作响”。

“中了。”游乾坤笑了出来。

玄英这才缓缓跟上却神色凝重。

屋内,燕孤云在攻击来临的瞬间施法,用神术结出一道屏障,将攻击全部挡下。他冲着屋外,压低嗓门:“只会暗箭伤人?身为掌门就不能光明正大些?”

赵敖冲了进去。

玄英拦不住:“赵敖兄弟,慢着点!”

提着刀,狂奔而去,纵身一跃,朝着黑衣人劈去。

燕孤云坐在太师椅上,掌往右一劈,座椅反势往左弹开,躲过一击。

霸刀着地,将一旁的座椅砍个稀巴烂。

黑衣人鼓掌大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