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天人之梦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5074字
  • 2015-02-27 12:04:39

雷泽,虽然到处散发着腐臭味,但在明村内却没有任何异味,难得的清爽。这一带绿树成荫,也有山岗环绕,虽不是什么天下美景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燕孤云初来乍到,对这地儿不熟悉,也只有玉玲珑陪着他在村中闲逛。大街上全是天人的成员,大多数都是魔族,也有其他被轩辕国打压的人族躲在此地。延维所创立的天人成了那些人的庇护场所,在这里才能享受难得的和平。

这一刻,玉玲珑带着他出了村子,往村北后边赶去。燕孤云虽不知她要带自己前往何处,但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她把自己丢了可大事不妙。虽然不知道她会不会这么做。

在沼泽地中有一道不同的路,全是野生的高草占据了道,却也因此才能在沼泽中站人通过。玉玲珑背着手轻轻一跳站了上去,燕孤云正要跟着跨上去,那草团却因玉玲珑的施法往前一窜。燕孤云迈了步已经收不住了。身子往前一倾,眼看就要掉入沼泽中,他惊恐地高喊:“玲珑姑娘,你倒是救救我!”

“不要。”玉玲珑扑哧一笑,收了法术草团移了回来将他接住,“这点小法术都不能应变?”

“我只是想让你乐乐罢了,整天板着脸和我师父那样可就坏了。你就从来没笑过?”

玉玲珑笑:“我现在不就笑了。我设计将你骗到了此地,你…不怪我?”

“有什么好怪的?在燕云山庄是你出手解放了我爹娘的冤魂,这份恩情我一直没忘。再者不管你骗我也好,我有到雷泽的理由。”

玉玲珑却偏过头,心底有些不安全反应在脸上,随后淡淡说了句:“走吧。”

御着草团在沼泽地疾行,过了约莫一炷香,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雷泽深处,四面全是参天大树,花草繁茂长得有人高,穿行在草海中只能看到两颗头在行进。

又继续往前行,推开两旁的草眼前现出一块横躺的石头。这石头并没有特别之处,普普通通。在风吹日晒之下,石头有些坑洼。

燕孤云对这块石头没有任何感觉,玉玲珑却站在石头前停下匆忙脚步。

“怎么了?”他偏过头看到玉玲珑发呆的模样,双眼却瞪着石头一动不动,“这块石头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有。只是孤单的时候看着它便觉得安心。燕孤云,你相信人会失忆不记得那些往事?”

“这有什么奇怪的,夷坚老头就曾封印了我干娘的记忆。你怎么突然说这个?难道你也丢了记忆?”

“不知道。”有些低落,“我带你去一处地方。走吧。”

继续往前走,两旁的石头越来越多,全都是被打磨得光滑的却残缺的石头。刻画着不知名的图案,看上去年代久远。

在一处残缺的城墙前,两人停下,那段城墙全是这种石头夯砌而成。

墙上刻着两个名字,一个歪歪扭扭写着“陆吾”二字,另一处却工工整整写着“玉姬”两字。

“陆吾,玉姬?”他念了出来。

“你认识?每次在这跟前我总能见到朦朦胧胧的画面却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见不着。”

“或许你和它有关,也或许我和它同样有关联。我曾在梦里见过这两人,还不止一次。可每次都只是梦境而已。”他走上前伸手触碰着城墙上的划痕。

刹那间,一道金光从名字的沟壑间泛出,通过手臂直抵他心间。

那一刻,朦胧再度袭来。他睁眼的时候,这一片地儿都变了。

残缺的城墙如此完整,是一座宏伟的要塞,上面驻满了魔族,都手执兵器,对准城门前的某个小将。

那小将身着火云金甲,身披红色披风,手中举着火云金枪:“魔族,出来受死!”

燕孤云和玉玲珑站在一块,两人都跨越了亘古的时空,出现在宛如梦境的地儿上。

燕孤云看着小将,那身装扮不会有错,他情不自禁叫了出来:“天神陆吾!”

玉玲珑就在他身旁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抬头望去。他就是陆吾?

眼前的一切是千年前神魔之战的缩影。神界小将陆吾在城门前叫嚣,仗着手中火云金枪叫阵。魔族这边打开城门有一魔将策马迎战。

魔将勒马,提着长枪指着陆吾:“你是谁,报上名来!”

陆吾一笑:“知道我名字的都逃不过一个‘死’字!无名小卒休要放肆!你还不配知道我名字!”

“狂妄之徒!我这就来教训你!”

城墙上,那时身为大将军的玉尊守在城头,静静往着战场看去。忽一手下来报,听完情况,玉尊愤怒却又带着担忧。

两人交战,陆吾勒马迎面提枪刺来。

魔将在马背上弯身躲过,反倒偏向马背右侧,一枪冲着陆吾刺去。

陆吾轻轻枪头一拨,立马将攻击化解,带着年少轻狂,嘲讽道:“就这点力气还想挑战我?”

“看枪!”魔将倒不慌不忙,整好阵势再度发起进攻。

场地南边,陆吾提枪勒马不动。

场地北边,魔将策马急速奔来。

来势汹汹,眼看就要撞上。陆吾依旧按枪不动,那魔将也没打算停下,挺强勒马刺来。

陆吾突然夹着马肚,战马嘶鸣,前蹄高举往下踏来。魔将枪出,却被马蹄踏住。

就这个瞬间,陆吾提着枪头一枪晃来,正中魔将头盔。

“铮。”

头盔落,长发凌乱。魔将却是个女子,众魔唏嘘不已:“玉姬!”

与他交战的魔将不是别人,正是玉姬冒充的。

看到那张脸的瞬间,陆吾高举的枪头却放下:“你走吧,我不和女子斗。就没有一个能打的!”

城门打开,战马飞奔而出,来者不善。

大将军玉尊策马奔来:“安敢欺我魔族无人!”

玉姬在人前现了真容顿觉没有颜面,而陆吾却并未意识到这件事的后果,挺着长枪仍在叫嚣。

玉尊出马,从马背上一跃手中魔爪向他正面劈去。

陆吾亦跃马挺着长枪刺去,眼见得就要交手,玉尊却突然从他眼前消失,又瞬间出现在他背后,一掌直接命中。

登时陆吾被打倒在地,金枪脱手摔在一旁:“你偷袭!”

“无知,此乃魔行术。给我拿下!”

趁势魔族涌出城门,将陆吾困住。就这么轻而易举将天神陆吾拿下。

当夜,谁都没有料到。玉姬会在半夜偷偷摸摸放走陆吾。

在城门前,分别处。玉姬赶紧劝他走。

陆吾却问:“你叫什么名字?”

玉姬用长枪在墙壁上划下自己的名字,工工整整。陆吾认认真真看她芳名:“好名字,我叫陆吾。”

说完,也用长枪将名字刻在城墙上。

这便是陆吾与玉姬的初见。

金光散去,燕孤云和玉玲珑站在残破的城墙前,什么都没发生过,却又真实不虚那般。

回到现实,燕孤云不理解:“刚才那是?”

“只怕是陆吾和玉姬的见面场景。你有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他是我?她又是谁?”

“谁知道呢。该回去了。”

玉玲珑带着他又回到了明村内。

延维和琴姬在屋内商量。琴姬带着笑一直未断过。延维感到不解:“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玉玲珑和燕孤云的相见,延维大人要如何处理?不怕她沉睡的记忆苏醒?”

“求之不得,能让她将陆吾的心留住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也不知玉玄那边如何?他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不如派燕孤云去见见,正好试试他的忠心。”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我还有要事去做。”

“您要去哪?”

“休问。”

琴姬只得闭嘴不问。

玉玲珑和燕孤云刚回村里便有人传达琴姬的命令,两人赶去见她。虽然燕孤云在天人内的职位比琴姬高,但地位而言却是远远不及她。毕竟她是元老级别的人物,而他只是个新人。

琴姬将任务布置下去,要两人代表天人去见玉玄,商讨分配职权一事。两人得令即可出发。

临行前,琴姬却将玉玲珑带到室内,从抽屉中取出一物交给她。

玉玲珑打开那个匣子,看了其中内容瞬间会意:“这就是情蛊?”

琴姬点头:“延维大人的一切都堵在他身上,你可千万要套牢他的心,让他为我们死心塌地地卖命。”

虽然有些犹豫,她还是接受了这个特殊任务:“我一定会将他的心套住。”

两人正式启程前往王都。

另一边,延维自从失去力量已经千年未曾离开过雷泽,而燕孤云的到来破除了那份诅咒,让他得意重获力量。他所谓的要事便是要去见见老朋友,同是神界的天神,更重要的是那位朋友所知道的正是他最大的秘密。

一路乘风驾云,好久没如此舒心过,延维大笑不止。一路往台州赶去。目的地就在玄黄殿。

延维急速行进,转眼便至。降在祖师祠堂山道外,多年未见他却知道老友的下落。

山道无人,尽头还是那座祖师祠堂。帝台在祠堂内静静打坐。

门响。延维施法,门自动开了迎他进去。

“你出来了!”言语中带着强烈的杀气。

“你很不愿见我,帝台。”延维淡笑。

“我早该想到是你!你要燕孤云作何!不惜花费这么大的精力!”

“还记得当年和你说的那个天方夜谭般的国度?”

“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弃这种虚空大梦。延维,放了燕孤云!”

“哈哈,那可不行。我需要他的力量助我。”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很清楚,不是吗?还在神界之时我就说过千百遍,我只不过想开创一个真正的乐园!打破现在的僵局,改变这种秩序!”

“你可知会有多少无辜者卷入其中!就为了你那可怜的梦想?”

延维发怒,他可不喜欢有人抨击那个梦想,为之奋斗终生的远大理想:“只要完成它,就能让所有生灵得到梦幻般的生活!让一切生灵都平等和睦永远和平共存下去!为了这个理想有牺牲是正常的,只有理解痛苦才知道和平的不易。”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延维!”

“我也没打算说服你。你我都是同一时代的人,难道忘了天帝伏羲在临终前的悔悟?为何女娲要与他决裂留在人间,你都忘了吗?”

“那是连天帝伏羲也无法完成的事,延维,你也不可能完成!”

“错了!那是天帝自己不够坚定,我继承了他真正的遗志。无论如何我都会完成!帝台,如果你还不能理解,坚决要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只好将你抹杀!你想守护的封印就是我最大的目标,还剩多少时间你自己明白,该说的我都说了,不出两年我一定会重建这个秩序,重现华胥古国!”

言罢,延维消失不见。

帝台站在庭院中对着天空发呆。暗想:延维,你这是在逼我!无论如何,陆吾你休想夺走!

从那一天起,整个玄黄殿加强守备。

却说到了王都的时候整个街上萧条不堪,行人比上次所见少了太多。天人的折腾第二天举国震惊,各处张贴了布告捉拿天人成员,尤其是主要人物燕孤云和玉玲珑。

燕孤云和玉玲珑乔装了一番,两人假扮成乡下夫妻进城走亲戚。在城门处往守卫暗地里塞了银子,轻轻松松就入了王城。

当先就看到了布告栏前站满人,看热闹的百姓们指指点点。

“没想到那些天人丧心病狂,全都是些恶魔!”

“真希望谁能将他们铲除!太吓人了。”

“听说大司马联合了江湖中几大势力,再过不久就要向天人宣战。”

“可是天人的大本营在哪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宣战,不过是些空话。”

听着那些人的议论,燕孤云感到有些消沉,玉玲珑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算是安慰。

“总有一天,我会达成延维大人的愿望,让他们都能平等活在人间。”玉玲珑如此坚定。

“天人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话说我都还没弄懂。”

“为了天下人。有个古老传说,在上古的华胥古国中那些百姓想什么就有什么,祥和平静,没有苦痛,没有战争,只有充满爱的人间乐土。延维大人想要重建华胥古国让所有人都能过上这种理想生活。”

“重建那种国度?只是传说罢了,这种事谁都不会信吧!”

玉玲珑却狠狠瞪着他。

“难道我说错了?”

“我相信,天人的所有成员都相信,都愿意为了努力,即便与天下人为敌都无所畏惧。只要能重建华胥古国,让人们不再遇到我们所经历的苦痛,能在那个地方快快乐乐生活,为之献出性命我们也在所不惜!”

燕孤云无言以对,苦痛与折磨。诚然,魔族在人间生活所遇到的种种,他也曾遇到过其中一二,被人唾弃被人瞧不起,难免会在心中生下恨的恶果。如果真有那么个地方能将这一切恶果抹去,让人们心中没有阴暗,只有快乐的生活确实是如此吸引人。但是这种事情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延维真的有那等能耐?只怕是创世主的伏羲和女娲都不能完成。

大街上行人稀少,两人却往富人区走。

在富人区大门口,偶遇了鲁威和苏昕。

玉玲珑走在前边,看到了两人,她赶紧拉过燕孤云躲到一边。燕孤云没看到鲁威和苏昕的出现,反问她怎么了。

玉玲珑没有解释,只是将他拉着,生怕他犯怒冲了出去。

但事与愿违,他们两人躲在屋檐下还是被发现了,谁叫他们两人穿着朴素却和那些乞丐聚在一处。玉玲珑情急之下只想着躲起来,却没选对地方。两个干干净净的人再怎么说都和乞丐混不着边。

果然,鲁府的某个侍卫走了过来,喝道:“你们两个交出来!”

玉玲珑还以为是说的他们两人,谁知是旁边那两个乞丐,乞丐手中拿着通缉令,画着燕孤云和玉玲珑的模样,正是城里的布告。

那侍卫夺了布告,送到了苏昕手中。苏昕看了掩面有些不快,等她放下袖子重新露出脸却看到双眼通红,果然是哭了。

乔装后的燕孤云清楚看着她,看着那个不愿和他走的女子。可即便如此,他心底还是没能忘却她的存在。看着她对着通缉令哭泣,他只是叹了口气,却开口说话。

着实让玉玲珑吃了一惊。

他压低嗓门,刻意改变语调:“这位夫人,见你印堂发黑只怕近来有血光之灾。”

苏昕瞧了瞧这人,果断没认出他就是燕孤云,却半信半疑这唬人的言语:“可有破解之法?”

“有倒是有,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鲁威却从袖中取出一两银子掷给他:“你尽管说,钱我照付。”

“姑娘是邪气入体,近来是不是常常梦中惊醒挂着着一人?若是如此,姑娘只需到灵力汇集的福地住上几日,借着正气除去邪气,自能保您平安。”

“福地?玄黄殿。”苏昕一笑,“你算得不错,赏。”

鲁威赶紧掏着钱包付了五两银子。

夫妻俩离了此,玉玲珑这才长舒一口气:“你说的什么胡话。”

“她会听的,这可不是胡话。”

不是胡话,只是对她太过了解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