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当年之痛(下)

  • 剑承血泣
  • 释耶识
  • 2930字
  • 2014-11-26 17:45:12

守夜的村民也禁不住疲倦袭来,坐在火堆旁睡着。村子里没有狗,谁都没有察觉那骇人的脚步声慢慢侵入村庄。

随着惨叫声!全村醒来!可惜为时已晚。

不由分说,一群士兵冲杀进来!

依旧是渝州城岳北风的手下。为了雪耻,岳北风休整了一个时辰,料到村里人会因疲惫放松戒备,选择在村民沉浸梦乡的时刻发动突袭。

那是一场屠杀!村民在梦中被这些恶魔杀害。

醒来的村民也因疲倦没有什么战斗力,根本不是那些以逸待劳的士兵的对手!

岳北风率众杀来之时,月彤和高渐鸿也早已睡下。

突然,门被撞破。火把驱散黑暗,几个士兵冲了进来。直接扑向屋内,那边是女儿月芙蓉和仆人的房间。

这些士兵毫无人性,见人便杀,无论老幼都不放过!

仆人惊醒,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士兵直接一刀就砍了过来,仆人负痛尖叫。死死护着怀中的月芙蓉,可士兵岂肯罢手!一刀划下,无意间伤到了尚是婴儿的月芙蓉的脸。鲜血直流,她醒了,哇哇大哭。

月彤和高渐鸿冲了出来。愤怒之下,一向仁慈的高渐鸿,一掌劈向士兵的天灵盖,瞬间将其击杀。月彤则担忧女儿,抱过女儿施法救治。

高渐鸿道:“你好好照顾女儿,我去去就回!”

月彤心惊肉跳,十分不安,扯着鸿哥的袖子:“注意安全!我和蓉儿在家等你。”

高渐鸿轻轻吻了女儿,笑道:“等我!”

在不安中等了许久,听着外面的厮杀平息,月彤这才抱着女儿出门。一路上尽是尸体,有士兵的也有村民的。阵阵血腥味飘来,让人窒息。

月彤不知道夫君在哪,只是凭着直觉往九黎祠去,同样是在村子的南边。

远远看去,“九黎祠”三个字已经破碎,柱子上也是伤横累累。

星辰黯淡,乌云闭月。

她走近九黎祠,怀中的蓉儿啼哭不止。

九黎祠宁静得出奇,没有厮杀声,也没有虫鸣草动,一派死气沉沉。

心跳加速,不详笼罩在心间,她小心谨慎往里面赶,低声呼喊:“鸿哥?鸿哥!”

在兵主蚩尤像前,一人垂头跪在地上,那熟悉身影不是别人。

忍不住泪下,这女人发狂似的,奔了过去。一把就扑在他身上,使劲摇晃着:“云哥,醒醒!醒醒!你说好的回来!为什么要抛下我们!”

逝去的尸身禁不住她的摇晃,就要倒下。

她不愿看他倒下,柔弱的肩膀扛着他。

“铮!”尸身手中剑砸下,映着淡淡血光,随即隐去。剑身上一道裂纹,注定这柄剑迟早要碎…

眼前这断为两半的剑,过了八年还在,可那故去的人早已烟消云散。

月彤不禁叹道:“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燕孤云看着干娘流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月彤擦去泪,释然笑道:“你们还小娘不该说这些故事。走,回家弄饭去。”

月芙蓉高兴着拍手:“今天吃什么?”

“娘给你做豆腐去。”

月彤关上蚩尤像腹部,没有将剑放回,而是小心包好。牵着两个孩子,离开这伤心处…

自家屋外,月芙蓉蹲在石磨旁好奇的看着娘推磨,看着豆子一颗颗被压碎,压碎一颗便拍手一次。

燕孤云则不同,他静静坐在一旁,看着蓉儿脸上的那道伤疤。觉得蓉儿比自己更可怜。燕孤云突然问:“干娘,蓉儿的脸能治好吗?”

月芙蓉一听在说她,瞪了云哥一眼,努嘴道:“要你管。”

燕孤云无奈的吐着舌头:“我是为你好…”

月芙蓉淘气地也吐了吐舌头算是回他一个,天真笑道:“我只要娘对我好,不要你,就不要你。”

燕孤云赌气道:“不要就不要,我才懒得理你。不和你说话了。”

月彤听着两个孩子斗气,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想道:“无忧无虑才是你们两个小孩应有的样子,过早将担子放在你们身上是不是太残忍了。鸿哥,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看着云儿,这份担忧不觉又有些沉重了一份。

月彤问道:“云儿,你的爹娘…”

燕孤云沉着脸,失去笑容,显出与年纪不相符的呆滞,冷冷回答:“他们都死了。”

月芙蓉天真一笑:“云哥不怕,有娘和我关心你。不会让你孤单的。”

他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说道:“干娘,我爹就是燕天双。”

月彤停下手中的活,惊讶看着眼前的孩子:“你就是燕云山庄的小少爷!你爹娘…怎么死的?”

痛苦的回忆袭来,又回到了那一天。他说道:“仇家!”

说话间,他身上又升起黑气。

月彤一见,将手放在他额头,催动灵力赶紧念咒:“清心咒!”

这才及时将他黑气散去。弄清缘由,月彤却更忧心忡忡。心想:“看来云儿被可怕的经历所缚,要想完全消除这影响可不是一两天的事。只能求助于她了。”

燕孤云终于平静下来,月芙蓉问:“云哥,你身上那黑黑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你们两个别光顾着说话,帮娘一把。”

一家人齐心协力,忙活着做这豆腐…

就这样一天天如此平淡的生活,在这村中不知岁月。转眼间又是一个月过去。

神女庙。

虔诚祷告完毕,村民散去。

大祭司独自走到神女像前,催动灵力。

一道金光现身,幻化出一副女子模样。这女子清新脱俗,容貌举世无双。

月彤右手放在胸前,鞠躬虔诚道:“巫山神女!”

神女道:“月彤祭司,何事唤吾?”

“那日您预言的孩子已经到了村中。”

“吾已知此事。”

“但那孩子被可怕的过去所缚,神女有没有办法帮帮他?”

神女道:“应该你去引导,吾无能为力。”

月彤有些失望,却想到了什么,问道:“神女的‘引梦术’莫非也不能?”

神女一惊:“月彤,你为何知吾秘术?”

月彤念道:“‘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神女无言,沉默片刻道:“你何以知之?”

“并非月彤所说,只是人间好事者如此传诵。神女的‘引梦术’入了他人之梦,酿出这千古奇缘,人间可是广为传诵。”

巫山神女道:“何来奇缘,不过是段…孽缘罢了。既然你想试试‘引梦术’,需得将他带到吾所。”

“月彤明白。”

神女散去无踪…

且说大祭司回到家中,打理行装。将三位长老聚在一起,吩咐道:“三位长老,我有事要去见巫山神女。不在的这段日子就有劳三位了。”

长老杜威道:“大祭司既是拜见神女就请安心去,村子有我们三人大可放心。不知大祭司何时出发?”

“即刻启程!村中有劳了。”大祭司躬身拜托道。

燕孤云和月芙蓉这才睡眼惺忪起床,听得屋内有些嘈杂,燕孤云腆着小肚子走了出来,打着呵欠:“干娘,我们要去哪?”

“去见巫山神女。”

“神女?是神吗?”月芙蓉摸着脑袋问。

面对这种根本就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做娘的还是耐烦的回答了。

燕孤云问:“神女在哪呢?”

“巫山。”

边说便收拾,月彤带上干粮和权杖,背了一大包东西。携着两个孩子出门。

村中百姓得知大祭司要去拜见巫山神女,纷纷出来送行。也只是说些平安之类的话。两个小孩可不喜欢这些大人们的客套,只知道会离开这沉闷的村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到这两个小孩不禁有些兴奋,完全停不下来。

终于理会完村民的热情,一路送到村外。

看着熟悉的结界,燕孤云还记得当时吓坏了,以为他们都消失不见。想到这,他把这点小秘密当做炫耀的资本,向蓉儿说起悄悄话:“蓉儿,这个结界是巫山神女弄的?”

蓉儿点头:“我们村子都是巫山神女保佑着,那里不是有神女庙嘛,你没去看过?”

“神女庙?”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他到了村子这么久,可一次都没去祈祷过,哪里会知道神女庙。

村口,熟悉的“汪汪”两声。

“小顺子来了!”

小狗汪汪,冲着两个小主人兴奋叫着。

月彤却毫不客气地把小顺子抱走,交给村民代为照顾。

月芙蓉努着嘴不高兴:“娘,为什么不能带小顺子去?”

“神女可不喜欢人间的狗。”

燕孤云无奈看着不舍的小顺子,转头冲着前方大摇大摆走去。

穿过结界,陌生的味道,那片花海依旧波涌波平。

今日又是一个艳阳,望着遥远的方向,月彤念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神女,你到底是什么神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