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来客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075字
  • 2014-10-18 11:13:02

幽静的夜晚,神农谷里静悄悄地。初夏,偶尔几声蛐蛐和着蝉鸣的叫声,安静恬谧。

陆无双躺在竹床上薄薄的被子上,仰望着窗外点点的星空,久久无法入眠。突然陆无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床上翻下来,在抽屉里找了又找。“我东西哪去了,平时都是带在身上的。”陆无双想了想,“对了,一定是在脏衣服里没拿下来。”

竹屋里,陆无双小小的身影在屋子里跑来跑去。陆无双拿起竹篮里的脏衣服摸了摸,掏出了一块精致的小玉牌和一个巴掌大小的铁牌,玉牌上系着一根红绳,玉牌上写着‘陆无双’三个大字。而那块铁牌上却只书着‘泰’字,字迹遒劲沧桑,陆无双珍而重之的将小玉牌挂在颈上,右手时不时的摸一下小玉牌,一副恋恋不舍,珍而重之的样子。

次日凌晨。

林清衣拿着几个馒头塞给陆无双,一脸的关切,俨然一副姐姐叮嘱弟弟的样子,唠叨个不停:“下山别把自己饿着了,早点回来,知道吗?”说完林清衣帮陆无双理了理他蓬乱的头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点形象都不注意,在谷内也就罢了,你现在可是要下山的,而且你总不可能永远待在百草山吧!你总有一天是要娶媳妇成家的,像你这样邋遢的人,以后哪家姑娘敢嫁给你啊!”说完,林清衣一副无奈的样子,显然这些话她对陆无双说过很多次了,但陆无双习惯了率性而为,根本不在意那些外表虚假的东西。

陆无双笑得很无奈,习惯了多年的自由生活:“好啦!姨姨放心,以后我一定注意就是了。”

“哼!跟你爷爷一个德性,都不讲究一下形象。”林清衣虽然是这么说却没有要教训的意思,只是希望陆无双以后要注意一点,毕竟行走在外,个人形象还是得注意的。平时跟着夫君出入朝堂,林清衣很清楚一个人的个人形象对于一个人影响很大,就像夫君从不会任用一个外表邋遢的人,因为一个人外表都邋遢,那么这个人绝对喜欢偷懒,靠不住。

林清衣细心的帮陆无双整理了一下衣衫:“记得早点回来。”

“知道啦!“说完陆无双下山去了。

走过狭窄的山道,穿过树林,陆无双一路走下山。

祈福村,男人早早就吃完饭干农活去了,妇女在家织着布匹,小孩子赶着黄牛上山吃草,远处传来一声声‘嚒、嚒’的牛叫声和孩子嘻嘻哈哈的逗乐声。

一个小土屋前,陆无双赶了一个小时的路终于到了张家,走进略微有些昏暗的土屋,炕上睡着一个中年人,身上盖着厚厚的破被条,这时坐在炕上的妇人才看见有人来了。

“张大妈,我是来看看富贵叔来的。”陆无双朝着那个妇女笑了笑。

张大妈站起身从桌子旁端来了一个长凳:“原来是无双啊!来,坐。”

说着陆无双走过去搭住张富贵的手:“张大妈,我来看看富贵叔怎么样了。”妇人连忙让开身去。

陆无双搭了搭脉,伸手捂了捂张富贵的额头:“张大妈,富贵叔只是感染了风寒太久没有驱除导致额头太烫,越来越厉害,有些昏迷不醒,我给富贵叔开几副药,这些天不要让富贵叔下地了,最好也不要出门,好好在家待着养病。”

“嗯,好的。”妇人不住的点头。

而陆无双下山不久,神农谷的竹屋里却来了两个人,一个穿着普通衣服,稍微有些华丽的青年男子,长发纶巾,却有着连女人都羡慕的娥眉,月牙般性感的嘴唇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男人,眼神平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手执折扇,一派风流,却宠溺的看着旁边的林清衣,这个男人正是吐蕃太子松赞无极。而他身边的一位浓眉大耳,穿着喇叭长袍看起来很粗鲁的壮汉则是吐蕃的国师布鲁诺。

松赞无极摆了摆折扇:“国师,这事你来说吧!”男子显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次来的要求确实有些不好。

“那好,我来说吧!”国师布鲁诺应声道。要说这布鲁诺,虽然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莽汉,但事实恰恰相反,武功高强且不说而且绝对是足智多谋之辈,否则也不会坐到这国师之位,令吐蕃举国上下都尊敬他。

“林老,我们这次前来是为了这次的朝拜之事,这次吐蕃向大明敬献的东西有些特殊,所以希望林老能跟着一起,顺便亲自将东西呈给大明皇帝。”

林百草笑了笑:“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还要我这个遭老头子护送。”

“对啊!夫君,什么东西,还要我父亲跟着一起。”林清衣有些俏皮的说道。

松赞无极无奈的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东西很重要,是父皇临死前交予我叫我送去大明的。”

“什么。父皇去了。”林清衣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的,父皇已经走了,前几天的事,当时我见你还在神农谷,所以不忍心让你知道。”言语中难免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呃”林清衣淡淡的回道,显然林清衣的心情顿时好不上去了“没想到父皇这么快就去了,为人子女却没有陪在他身边,是我不孝啊!”林清衣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悲凉。

松赞无极揽过林清衣:“好啦!别伤心,那时你不是不在吗?你要是在的话还不哭个稀里哗啦啊!那还不把我心疼死啊!”

看着松赞无极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林清衣本来快要流出眼眶的眼泪顿时止住了,竟然哭不起来了。“就你会贫。”林清衣故作狠辣的样子,小手拍打着松赞无极的胸部,只惹得在坐的几人哈哈大笑。见三人取笑自己,林清衣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埋进了松赞无极的怀中。

“好了,既然是先皇的东西,我就走一趟就是,顺便也带双儿去大明逛逛,双儿一直跟我待在山上,也是该让他下山好好见见世面了。”|

“那好,岳丈,这个东西务必亲手交给大明皇帝。”说完松赞无极拿出一个一寸长的木盒子递给林百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