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四方云动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603字
  • 2015-04-22 07:47:18

“不要跟着我知不知道”。荆血仇不耐烦的对着后面的吊袋轻斥道。

“你武功那么好,我不跟着你跟着谁啊!”柳岩抿着嘴,无辜的说道。

“你、、、、、、”

“喂,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啊!”。柳岩三两步跑过来,气嘟嘟的一张嘴,指着荆血仇叫骂道:“你这几天的饭钱谁给你付的,你早上的包子是谁给你买的,竟然动不动就要打发我走”。

荆血仇语气一窒,的确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情况,自己可是背负着血海深仇,行走江湖朝不保夕,怎么能带着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呢?

“不行,你赶快回去吧!”

“本小姐我还跟定你了呢”。这回柳岩是毫不客气的说道,一边还蹭到荆血仇面前。“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

“别嘛!大不了我不给你添麻烦嘛!”柳岩突然抱着荆血仇的手臂,一脸乖巧撒娇的叫道,看起来这两人就像一对亲密的夫妻一样。

“这”荆血仇有些迟疑。

“难道你上路不要盘缠啊!我可跟你说了,我姐姐让我出走的时候可塞了一个大包袱给我,那里面的银子可多得是,足够你吃半辈子的了,你可考虑好赶不赶我走啊!”柳岩见荆血仇仍然犹豫不觉,连忙加大筹码,指着自己身上的包袱,循循利诱。

“这”。荆血仇略一思量,觉得柳岩说得也是有理,自己一个人没有一点盘缠怎么去寻找其它就把神剑呢?于是荆血仇放下手指。“可以,不过没有我命令,你不许乱跑”。

“遵命”。柳岩做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敬礼姿势,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吐蕃后宫,浣纱殿。

松赞无极正在和林清衣一起吃饭,两边的太监和宫女站在一边小心的伺候着。这时夏公公从殿外走进来。

“殿下,天下阁的人来了”。

“知道啦!你下去吧!”

“嗻”。夏公公恭敬的说道,缓缓退了出去。

“清衣,我有点事”。松赞无极看着林清衣,捂着林清衣的双手,含情脉脉。

“去吧!夫君,正事要紧”。

“嗯”。

松赞无极两三步往御书房走去,御书房里,一个穿着中原服饰的人恭恭敬敬的站在大堂上。

一见松赞无极过来,此人连忙跪地叩首。“参见楼主”。

“起来吧!”松赞无极淡淡的说了一声,慢慢的走到案桌前,坐在龙椅上。

松赞无极看着来人。“天下楼有什么事吗?”

“楼主,铸剑山庄破月剑,耀日刀,两把神兵出世,据传这两把神兵乃是以天外神铁陨落星辰加之麒麟之火淬炼,威力巨大无比”。

“哦,竟然有这种事”。松赞无极点了点头,对两把神兵极为心动。

“你下去吧!”

“是”。来人恭敬的退了出去。

京城的夜晚,几家灯火掩映,李挽歌走在国师府的大门前,两只石狮张牙舞爪。李挽歌走上前,被门前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两个侍卫长刀一横,拦住了李挽歌的去路。“这里是国师府,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告诉你们家主人,李挽歌求见”。

看着来人不慌不忙,神情淡然,几个看门的侍卫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侍卫一抱拳。“小姐,请稍等”。说着,往院子里跑去。

侍卫跑进大堂内,见国师正坐在椅子上品着茶。

“国师,外面有一个叫李挽歌的女人求见”。

布鲁诺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一脸的惊讶。“什么?快快请她进来”。

“是”侍卫连忙往外跑去。

很快,侍卫跑到门外,气喘吁吁的朝着李挽歌说道:“小姐,国师有请”。

李挽歌微微点了点头,朝着里面走去。

李挽歌在侍卫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了大堂。

一见李挽歌,布鲁诺连忙单膝跪拜。“参见公主”。

“国师不必如此,我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

布鲁诺不为所动,坚毅的说道:“挽纱公主不必如此,你是我们吐蕃的公主,一日是,永远都是”。

李挽歌上前扶起布鲁诺。“国师客气了,快起来吧!”

李挽歌直接坐到椅子上,也不跟布鲁诺客气。“国师,这次楼主叫我来助你,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直接说,不必客气”。

布鲁诺站起身,坐到李挽歌旁边,伸手递了一杯茶给李挽歌。“公主,这次楼主是想要除掉命天罡,其实命天罡很好杀,但是有靖安帝在身后护着他,这才是最重要的,不瞒公主,我一直都没有办法置命天罡于死地,只能一步步打压他”。

“哦,原来是这样”。李挽歌陷入沉默,突然,李挽歌站起身来。“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你先坐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着,李挽歌不欲多留,径直向门外走去。

布鲁诺没有多想。“是,属下明白”。

岳山派大殿。

陆滢看着下面一位弟子,有些奇怪的问道。“邢剑和莫离还没有回来吗?”

“是的,掌门”。

听了这话,陆滢摇摇头,看向自己身边的陆月。“妹妹,你先回去吧!我们等几天再出发吧!”

“嗯”陆月点点头,往殿外走去。

岳山派后院,陆滢走进院内,见师姐林钥正在树下和师叔郭仪下棋,弈棋之间,神色肃然。

陆滢走上前,朝着两人拱了拱手。“师姐、师叔,我岳山派此次去铸剑山庄夺取神兵,不知师姐、师叔可有什么吩咐”。

郭仪摇摇头,淡笑不语,看着林钥轻笑道:“怎么样,我说对了吧!”

“嗯,师兄果然所言不虚啊!”

两人转过头看着陆滢,似有些许无奈,叹息。

眉头轻皱,郭仪满含深情的看着陆滢。“陆滢,如今你身为掌门,不必事事皆问我们,我们两个已经老啦!已经不适合再抛头露面了,这个江湖将属于你们,如果你连一个决定都要向我俩请示,你还怎么能领导我们岳山派这无数的弟子呢?”

陆滢知道自己自从当上掌门以来,一直觉得自己辈分小了,不足以担当掌门大任,有些依赖师姐和师叔了,什么事情,事无巨细皆要跟他们说,问他们的意见,这样的确缺乏身为一派掌门的魄力,的确很是不好,但是一想到这次两把神兵出世,事关重大,当下一咬牙。“是,陆滢明白,只是这神兵出世事关重大,师姐和师叔是否同我们前去啊!”

“去吧!好好磨练自己,这才是我们岳山派之福”。郭仪挥了挥手,一把宝剑直接飞到了陆滢身前。

“这是炎炎剑,你拿去用吧!我已经用不着啦!”

看着炎炎剑剑身散发的荧荧流火,陆滢感叹神兵的同时又有些不解,这不是师叔一直想要的神兵吗?

“师叔,这、、、、、、”

“拿去吧!当初争夺神兵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你还真以为我这个糟老头子需要什么神兵啊!那只是个幌子罢了,如今你要面对的可是整个江湖武林的高手,可不要弱了我岳山派的名头”。

陆滢拿着炎炎剑,抱着拳。“谨遵师命”。

少林寺,色和尚布袋衣跟在慧智方丈身边,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

“师父,难道我们真的不去吗?那可是绝世神兵啊!”

‘阿弥陀佛’慧智方丈转过身,看着布袋衣,神色无悲无喜。“我辈佛门弟子讲究六根清净,大智大善,要那神兵杀戮之器何用”。

“可是人家英雄帖都送过来,你总不能不去吧!”布袋衣鼓着肥嘟嘟的嘴,抱怨了一声。

“那是因为我少林乃是武林七派之首,铸剑山庄当然要送英雄帖过来”。说罢,慧智方丈向着前面走去。

“不去,我岂不是讨不到酒喝,整天在山上待着有啥意思”。布袋衣偏着头小声的嘀咕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