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天神之光,大爱无言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865字
  • 2015-04-21 11:52:12

扶桑最南边的天昭山,这天一男一女走在山间的小道上,烟气氤氲,鹅毛般的大雪很快就覆盖了两人行走的痕迹,冰天雪砌的世界里只有这两个人的存在,天地浩渺,独存这一对佳人。

李挽歌一袭青衫,长发飘飘,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颈上戴着一串白玉项链,闪烁着惊人的色泽。

谭丰眉目含笑,粗犷的手臂温柔的挽着李挽歌的手,慢慢的往山上走去。

‘吱吱’踏着厚厚的积雪,两人亲密的低声浅谈,时不时笑出声来,或清脆动听,或粗犷豪迈。路过飞天而下的瀑布,踏过磐天的岩石,走过参天的雪松,两人有说有笑,一路走上山巅。

山巅之上,谭丰捂着李挽歌的眼睛,将李挽歌的身体慢慢的向前推了几步。“挽歌,知道你马上就要走了,所以我特地带你来看看这扶桑的天神之光,伏尸百万”。

李挽歌一怔,低低的说道:“原来你都知道啦!”

“傻瓜,你这些天欲言又止,而且做事还没有心情,经常丢三落四,一看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唉”李挽歌悠悠长叹,流露出深深的无奈,毕竟自己接近谭丰只是奉了楼主的命令,现在又要回去了,自己与谭丰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可能这一别就再也不可能再见面了。

“有缘无份啊!”李挽歌微不可察的低叹,这句话也只有李挽歌自己能听得到吧!茫茫大雪山,再冷似乎与李挽歌此时的心情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吧!

“怎么啦!不高兴吗?”谭丰见李挽歌脸色有些不好,连忙关切的问道。

“不,没有”。李挽歌摇了摇头。“你可以拿开手了吗?”

“哦,好”。说着,谭丰拿开遮在李挽歌眼前的手。

“这、、、、、、”

浩浩天地,茫茫宇宙,尸山尸海,无边无涯,山后是一望无际的山崖,山崖下是无尽的虚空,虚空的山崖下葬满了各种动物的尸体,兔子、豹子、狮子、、、、、、

一道斜阳散着七彩的色泽射入这一片天地,仿佛驱散黑暗中的那一缕圣光,带着圣洁的美丽,总能给人一种生命的祭奠,给人以智慧的抉择,是生命的放弃,还是无悔的活下去。

谭丰两手叉于身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样,天神之光,伏尸百万,美吗?”

“为什么会这样残忍,难道这就是伏尸百万吗?”李挽歌虽然武功高强,自认为是个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一个人,但是也不会在看见如此多的尸体时仍旧无动于衷,虽然这里大多是动物的尸体,可是动物的尸体积得多了,也会让人感到不忍,想要怜惜的,更何况是一个苦命的女子。

“天昭山是扶桑的圣山,每年全国各地即将进入暮年抑或死亡的动物和人都会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投入这无尽的深渊”。

谭丰顿了顿,仰望长天,略微伤感的说道:“也许是上天怜见,每天太阳升起,都会有一束阳光射入这无尽的深渊,带着肃清一切污秽,带来生的希望。”

李挽歌怔怔的看着谭丰,声音都有些沙哑。“这就是天神之光,伏尸百万”。

“嗯”。谭丰再次重申了一遍。

踱了两步,谭丰轻轻的走到李挽歌身后,关切的看着李挽歌。“生命就是这样,短暂而充满不测,我很开心,在余生遇上了你”。谭丰挽着李挽歌的手,轻轻的抚摸。

“呜呜”。李挽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哗啦啦的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谭丰的身体,大声酣畅的呜咽道:“感谢有你,在我最美好的时光里遇上了你”。

鹅毛般的大雪依旧静静的下着,左右飘零,婉转掉落,冰天雪地的世界里,莽莽苍苍,在生与死的徘徊中,一对俊男靓女紧紧的相拥,天地间似乎只有那山巅之上的一对相爱的佳人。

吐蕃后宫,血灵儿躺在床上,几个太医正在给血灵儿看病,一个个出来都止不住的叹息摇头,显然感觉很是棘手。

碧落阎君看着这些不住摇头的太医,心里一种强烈的不安涌出。“小姐,她怎么样啦?”

“唉”。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叹道:“那位姑娘抑郁成疾,又舟车劳顿,不注意身体,如今已经油尽灯枯,回天乏力了”。

“什么?怎么可能?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治好她”碧落阎君气愤的拉着太医的衣领,愤怒的吼道,那嗜血的眼神让太医呼吸为之一窒。

“教主和孟婆临走前叫小姐交给我,我却没能照顾好她,让小姐就这样孤独的离去,小姐还这么年轻,我怎么对得起教主和孟婆,怎么对得起小姐啊!”碧落阎君神色恍然,眼神落寞,身体跌跌撞撞的,陷入深深的自责。

“好,我尽力”。太医慌忙地点了点头,赶紧走到皇上和皇后跟前。

“皇上、皇后,这姑娘恐怕不行啦!我和几位同僚只能让这位姑娘再拖延几天,几天后这位姑娘恐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林清衣泪流满面,掩面痛苦的呜咽。“这可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啦!爷爷去了,无双也去了,现在连灵儿也随之而去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别哭了啊!”松赞无极抱着林清衣,让林清衣靠在自己身上。“灵儿他抑郁成疾,如果无双没有去的话,可能不会有事,可是如今无双已经去了,灵儿这病根本就治不好了,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莫要太过悲伤为好,你的爷爷,侄儿还有灵儿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松赞无极轻轻的拍着林清衣的脊背,满脸的关怀,甚至带着浓浓的忧伤。

“皇上、皇后,请节哀”。太医说了一声,默默的退了下去。

自从血灵儿和碧落阎君将林百草的遗体送过来,禁不住林清衣的一再挽留,就一直住在皇宫里,与林清衣朝夕相伴。而这些天,林清衣也是一直将血灵儿当侄媳看,血灵儿也是甜甜的叫着清姨,两人就是最亲的亲人。

只是血灵儿的身体越来越差,林清衣看着越来越心疼,各种方法使尽也不能使血灵儿稍稍好那么一点,林清衣很是无奈,每想到昨天血灵儿突然倒下,吓了林清衣一跳。

一个太医从床边走过来,走到碧落阎君跟前,打断了碧落阎君的思绪。“小姐,床上的那位小姐叫你过去一下”。

“呃”。反应过来的碧落阎君赶紧擦了一下满脸的泪水,这时的她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多了一份哀伤,少了一份暴戾。

“小姐,你没事吧?”碧落阎君抓着血灵儿的手,一脸心痛。

血灵儿目无焦距的眼神转过头看向碧落阎君,这时才眼神才缓缓变得清明,有了情绪的色彩,只见血灵儿轻轻的拉着碧落阎君的手,有气无力的低声说道:“碧落姐姐,我死后将我带回千渊山,葬于流天河下,让我跟无双待在一起好不好”。那憧憬的眼神带着撒娇,神色安详而美丽,仿佛这一刻的血灵儿已经在进入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碧落阎君心沉入谷底,一看就知道血灵儿这是辉光普照了,下意识的就不断点头。过了半晌,仿佛是察觉到自己的不对,碧落阎君抓紧血灵儿的手,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小姐,你还年轻,不会死的,不会死的”。碧落阎君颤颤巍巍的说道,泪水划伤了娇媚的脸颊。

“呵呵!碧落姐姐,照顾好你自己、、、、、、”。

“小姐、、、、、、”碧落阎君看着血灵儿的手缓缓落下,心里空荡荡的。

三日后,一骑红尘带着血灵儿的尸体出了天曜城,皇上、皇后和文武百官都出城相送,人人争相打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姐,我不能遵从您的命令了,让您失望了,因为教主和夫人都很想你,你不能自私的一个人陪着陆无双”。碧落对着星棺里躺着的绝色佳人低声轻喃道。

星棺里的血灵儿绝美的容颜上不再是惨白,而是一片宁静祥和,仿佛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再将她打扰了。

望了一眼身后的天曜城,眼角流下一朵晶莹的泪花,这里注定将成为碧落阎君心里深深的痛,碧落阎君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一拍马背,碧落和八小鬼带着星棺里的血灵儿渐行渐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