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色和尚和花姑娘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881字
  • 2015-04-20 20:38:04

少林寺山下,这里一片竹林掩映,绿意葱葱的紫竹林是这里最大的特点。一条瀑布自山上飞流而下,在瀑布的下面一个巨形的石岩上盖着一个小竹屋,屋子边种着很多花草,红蓝相间,煞是美丽。沿着岩石下是一道道人工开凿的石阶,瀑布自上而下飞奔的水时不时的会溅到这片岩石上,浇灌着岩石上的花草。岩石下有好多红红的鲤鱼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玩着,似乎很调皮。

烈阳当空,远处的山路上一个胖胖的青年和尚顶着光溜溜的大光头,挑着一担箩从远处山下走来,青年和尚挑着的箩时不时的动几下,显然里面是个活物。

“表妹也不知道喜不喜欢吃鸡,我给她送两只鸡,应该能把她喂胖点吧!身上一点肉都没有还想嫁给我布袋和尚,哎!真是造孽啊!”这和尚一边走着,还一边嘀咕着。

和尚停下,放下担子,望着近在眼前不远的小竹屋,整了整自己破旧的袈裟,摸了摸自己的双脸,一副自得意满的傻笑道:“老天为什么生了我这么个美丽与英俊、智慧与能力并驱的好男人呢?”说着和尚还不忘加上一句。“若不是我有自知之明,早早的上山做了和尚,就凭我这一张脸,不知道要祸害天下多少的美丽女子,造下多少风流债啊!”说罢,青年和尚摇了摇头,一脸叹息,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似的。

说实话,这青年和尚长着一张肥嘟嘟的脸,太阳底下顶着油光滑亮的大光头,不高的个子再衬上他那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破衣服,简直就是比丐帮的乞丐还难看,可是落在这青年和尚嘴里,自己的缺点却全都变成了优点,真可谓是一个厚脸皮的和尚啊!

欣赏完自己,又大大赞美了自己一番后,青年和尚高高兴兴的挑起担子,迈着脚步,踏上石阶。上了岩石之后,青年和尚行事却不再那么潇洒了,反而有些犹豫,然后蹑手蹑脚的往小竹屋靠过去。

“表妹,我来看你啦!”青年和尚轻轻的低唤道。

‘哗、哗’小竹屋里传来清唱的水声。

“表妹这是在干嘛?都不来给我开门”。青年和尚嘀咕了一声,就要自己推门进去。

突然,伸出的手顿住了,因为中年和尚透过门缝看到了一片春光,乍隐乍现。中年和尚由开始的吃惊渐渐转化为一脸的色猪象,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口水都快流到衣衫上了,他却浑然不知,还时不时的冒出几句自认为很清雅的话。

“雪山留下雪莲花,纯洁艳世芳名哗。孤高清影谁人懂,唯我布袋色和尚”。中年和尚一边吟唱,一边擦着嘴,一副极致的猥琐。

只见小竹屋的正中央,一个木桶里,一个窈窕的美女端坐在木桶里,时而拿起几片花瓣,不时的擦拭着自己的身体,那细长的手臂如雪白的莲藕一般,闪烁着诱惑的魅力,点点荧光,里面光线很暗,虽然只是留给人一个模糊的身影,但只是这一个模糊的身影就足以证明这是一个美丽绝尘的女子,足以让每一个男人痴迷。

青年和尚的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大,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大了许多,而竹屋里的女子都已经听到了,但是女子并没有在意,依旧慢慢的洗着。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哗’小竹屋里的女子从水里飞起,顺手套上一件浅红的长衫就走了出来,而青年和尚还在一个劲的往里面看着,眼珠都快掉进去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屋子里的人儿已经走过来了。

‘砰’门被打开,青年和尚直接跌进了女子的怀中。

这是一个高高个子,肌肤胜雪的女子,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女子一脸戏谑的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青年和尚,上瞅瞅,下瞅瞅,颇为得意的指着青年和尚的脸笑道:“表哥,你流鼻血了”。

“哪有、哪有”。青年和尚连忙用手去摸鼻子,果然一大摊鲜红的血液沾到了手上。

青年和尚连忙仰起头,试图阻止鼻子冒血,嘴上还不忘给自己辩解。“表妹,刚才我上来的时候跌倒了,鼻子碰到石头上了”。

“哦”。女子点点头,一脸顽皮。“是哪块石头这么不长眼,竟然敢磕坏我表哥英俊的鼻子,改天我非拆了它不可”。

“是啊!该拆,该拆”。青年和尚一脸尴尬的笑道,配上那一脸的肥肉,倒颇有那一回事似的。

这两个人是一对表兄妹。胖子和尚乃是色和尚布袋衣,而这名貌如天仙,却又冷似冰雪的女子正是花姑娘嫣如雪。人人都说自古英雄配美人,可是这嫣如雪貌比天仙,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又笨又蠢的表哥。

布袋衣和嫣如雪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啊!长大后,嫣如雪就想嫁给表哥布袋衣,布袋衣自认为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能在一朵花上跌倒,那是死活都不答应啊!在表妹嫣如雪苦苦纠缠之下,于是布袋衣一怒之下,誓死入山,进了少林寺做了一个和尚。

哪知道这个和尚也不好当,布袋衣既不戒酒又不戒色,可谓是把佛祖扔一边,酒色怀里揽啊!没有表妹嫣如雪的纠缠,这和尚做得更是无法无天,经常偷偷跑下山喝酒,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到处盯着人家漂亮的姑娘看,可谓是恶名远扬啊!可是每日必醉的他却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天赋,那就是佛家武学,一学就会,所以就连慧智方丈都经常夸他。

只可惜,好景不长,本以为脱了苦海,将迎接自己新生的色和尚布袋衣却在快活了三年之后,迎来了自己的表妹嫣如雪,而且这次嫣如雪的出现却是以布袋衣的妻子的身份出现的,因为布袋衣的父亲和母亲都同意了嫣如雪嫁入布家。于是,即便布袋衣没有娶嫣如雪,甚至连夫妻之实都没有,但是嫣如雪得到了布袋衣父母的认可,那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布袋衣名副其实的妻子,该都改不掉,为此,布袋衣还寻死觅活的抱怨了好一阵子。孰不知,武林才俊都在心里把色和尚给骂了个遍,如此贪酒又好色的和尚竟然有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苦苦相随,简直就是没天理啊!不知道因此而碎了多少武林才俊的心。

“表哥,怎么今天有心情来看看我啊!”嫣如雪抱着胸,一脸惬意的往屋里走去,随意的坐在桌子边。

布袋衣将担子挑进去,一脸嬉笑。“嘿嘿!我这不是怕你在我这瘦了,到时回家我还不被我那老父亲给骂死啊!”

嫣如雪撑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盯着布袋衣看着,嘴唇轻启。“我就知道表哥对我最好了”。

“那是,我一向很关心表妹的啊!”布袋衣放下担子,坐到嫣如雪对面,眼神还有些警惕的看着嫣如雪,生怕嫣如雪突然来个什么动作,自己来不及反应似的。

“表哥,累了吧!喝茶”。嫣如雪拿过桌子上的杯子,小心的倒上茶递给布袋衣,那样子殷勤极了,显然今天因为布袋衣的到来,嫣如雪很是高兴。

“嗯”布袋衣拿过杯子一口就喝完了,砸了砸嘴,还口渴,布袋衣顺手就拿起水壶直接用嘴对着壶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粗鲁。

嫣如雪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布袋衣,眼神安静,似乎永远都看不够。

‘砰’布袋衣放下茶壶。“表妹,铸剑山庄发来英雄帖,说是神兵出世了,我们少林到时肯定是要去的,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会带我去,这几天你好好准备一下,带点盘缠,别到时候要走了还磨磨唧唧的,知道吗?”布袋衣这话一说,再配上他严肃的脸色,倒是看起来蛮让人信服的,只是还是有一股滑稽的意味,似乎这个人天生就是个喜剧演员,即便是装作很严肃的样子,还是能把人逗笑。

“知道啦!”嫣如雪看着表哥拉下脸,也不好意思笑什么,但是表哥的样子总能把自己逗笑。嫣如雪捧着表哥胖嘟嘟的脸,轻轻的啄了一下,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这是你偷看我洗澡的惩罚”。

“那好,现在一笔勾销了吧!”

“嗯”嫣如雪甜蜜的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