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雍州城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278字
  • 2015-04-19 23:08:02

铸剑山庄的葬兵冢,这天狂风怒吼,葬兵冢内剑气四泄。

‘吟’一道清脆的龙凤交迎之声响彻整个岛屿,两道势不可挡的剑气化为匹练直插云霄,打破了整个岛屿的平静,一道紫霞照射在葬兵冢之内,呈现出一派恢弘的气象,但很快就消失了,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葬兵冢外,铁氏兄妹远远的看着这一切,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喜悦。

“哥哥,这回神兵出世啦!”

“嗯”。铁毅点点头。“走,我们回山庄吧!是时候该准备今后的事情了”。

泸州客栈。

这天早上,伴随着店小二的一声尖叫,瞬间龙羽鹤和龙四海的死讯就这样传开了,很快,衙门里的官差就将这家客栈围了起来,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

早上刚进城的宋不悦一听人群中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连忙往客栈这边赶来。看着官差从客栈里将龙羽鹤兄弟的尸体抬出来,宋不悦脸色变得极其阴沉可怕。“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让那小子给捷足先登了”。

雍州,这天下山的荆血仇就来到了雍州城,一路走来,不认识世面的荆血仇可是收获了许多的欢笑和忧愁,比如路上看到的冰糖葫芦,路上遇到的凶悍女人,以及木头做的会点头喝水的鸟,可谓是好奇这个世界神奇的同时也惹上了一些麻烦啊!

荆血仇走在雍州城内,正值中午,想到自己早上都没吃饭,于是荆血仇随便的挑了一家客栈走了进去。

“客官,你要些什么?”一见荆血仇走进来,眼明手快的店小二连忙迎了过去,将荆血仇领到了一楼靠边的一个桌子坐了下来。不过很快,店小二就有些后悔了,脸上隐隐有些不高兴,看着荆血仇粗布麻衣,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有钱人,还不知道人家到时候会不会不给钱,打算吃霸王餐呢?自己真是领得太心急了。

店小二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强颜欢笑的走上前帮荆血仇倒上茶。“不知这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一听这话,刚刚坐定的荆血仇突然想起来这次下山自己带的银子非常少,从小到大都跟父亲待在山上,很少下山,经常都是猎杀野兽,兔子、野鸡或野猪什么的来当饭食,家里也会种一些菜,但是银子还真没有。想到这,荆血仇摸了摸自己大大的口袋,里面静静的躺着三两银子,本来是五两的,可是进城的时候还缴纳了二两的进城费,想即此,荆血仇悠悠一叹,决定还是等会出去买几个包子充一下饥吧!可谓是半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一见荆血仇这脸色,店小二更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知道此人身上肯定是没钱,当即脸上再也挂不住笑容了。

“切,没钱进来吃什么饭啊!”店小二毫不留情的讥讽道,要不是看这人一头白发,样子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的,不然店小二指不定要多讥讽两句。

荆血仇并没有听出店小二口中的嘲讽之意,只当是自己没钱还进来使得店小二有些不快,哪会想到这店小二本就是一贪财附势之人啊!当下荆血仇一抱拳,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店小二说道:“在下出门忘了带钱,多有见谅,我这就走”。荆血仇说着就要往客栈外走去。

“哼!什么人啊!没钱就没钱呗!装什么蒜啊!”店小二双手插腰,没好气的说道,末了还不忘狠狠的瞪了荆血仇一眼。

“你、、、、、、”荆血仇转身指着店小二。

店小二吓得一噤声,后退了两步。

“哼!”荆血仇一甩袖,懒得跟此人啰嗦,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慢着”。一道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荆血仇望去,只见楼上走下来一名女子,约莫十五芳华,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

荆血仇朝女子抱了抱拳。“不知姑娘叫在下有何事?”

“柳小姐,原来是你啊!”店小二一见来人,连忙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去。

“去给这位公子准备酒菜,我今天就和这位公子一桌了”。柳姓女子慢慢的说道,透出一股淡淡的威严,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大家闺秀,出生书香门第。

“公子,请”。柳姓女子伸手示意荆血仇坐下。

“无功不受禄,姑娘若是没有其它的事的话,那在下就告辞啦!”荆血仇说罢!就不欲再理会这位柳姓女子,转身往门外走去。

‘咕噜、咕噜’正在这时,一上午都未进食的肚皮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赶了一上午的路,肚子也开始公然叫嚣了起来。

‘咯咯’柳姓女子眼神流转,显然是被荆血仇给逗笑了。

“坐吧!是我请的,又不要你做牛做马,你怕个什么劲啊!”柳姓女子走过去拉住荆血仇的手,似乎很平常的一件事,一点男女授受不亲,避嫌的样子都没有。

待两人坐定,很快店小二就将菜给端了上来,一桌子的好菜直馋得荆血仇口水直流,从来没见过这么好饭菜的荆血仇当下也顾不上之前自己说的那句话,动起筷子就大吃了起来。

“呵呵!慢点,没有人跟你抢的”。柳姓女子笑道,笑脸如花,颇为灵动的小眼睛冲着荆血仇好奇的眨了眨,那一双眼睛全落在荆血仇的一头白发上,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左瞅右瞅,哪有一点刚才大家闺秀的样子,端庄完全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仿佛刚才跟店小二说话的人不是她似的,或者刚才的她只是刻意装出来的吧!这时候的她才显得更加真实。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荆血仇咳了一声,掩饰了内心的尴尬,开始慢慢吃了起来,虽然不是很快,但是桌子上的饭菜却在飞速减少。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荆血仇抬起头看了柳姓女子一眼。“荆血仇”。

“切,荆找抽还差不多”。

柳姓女子撑着下巴,并没有拿筷子的意思,而是静静看着荆血仇吃。“呃,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真的有那么老吗?”

荆血仇放下筷子,看着柳姓女子睁得大大的眼睛,却并没有回答他,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一个陌生人去解释这件事。

柳姓女子以为荆血仇有什么难言之隐,觉得自己问道到了他的难处,于是柳姓女子对着荆血仇歉意一笑:“不想说就不说好了”。

荆血仇摇了摇头。“这份情意我记下了,以后遇到麻烦事,找我我一定会帮忙”。说着荆血仇又埋头吃了起来,毕竟过会他还要赶路,从小背负仇恨的他习惯了做事迅速,做任何事都比较认真,严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