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大殿之上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436字
  • 2015-04-19 09:39:19

庄严的皇宫大殿内,血灵儿、碧落阎君和何箫,三人并排走进大殿。

一走进大殿,何箫恭敬的双膝跪地。“臣叩见皇上”。而血灵儿和碧落阎君则是静静的站在大殿上,神色平静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皇上。

“嗯。平身”。皇帝轻轻的拂了拂手,示意何箫起来,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诧异。

“真没想到这魔教圣女用情竟然如此之深,竟然将岳父的遗体送了回来,只是不知道过会清衣看见爷爷的遗体,会多么伤心啊!”松赞无极摇了摇头,知道如今当着这么多文武大臣的面阻止林清衣见到父亲是不可能的了。

“大胆。见了皇上为何不下跪”。

正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正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夏瑞夏公公。夏公公这一叫,瞬间惊醒了众位文武百官,刚才血灵儿和碧落阎君走进来,一个淡而雅,一个放而庄,如此美女,深深的震撼了在场的各位文武百官,再加上碧落阎君身上无形之间流露出来的杀伐之气,愣是使得在场的文武百官愣了神,呆了呆,竟然忘了这一茬,这时众位文武百官也觉得血灵儿和碧落阎君太过无礼,简直就是目无君上。

“我们此次前来是要见帝后,也就是百草药王的女儿”。血灵儿淡淡的说道,完全不将夏公公的话放在眼里。

“皇上息怒,这两位姑娘乃是百草药王的亲人,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圣上见谅”。何箫连忙为血灵儿和碧落阎君开解,情急之下,将两人都说成了百草药王的亲人。

“哦,你们两个是岳父他什么人,来找皇后作甚”。

“我是陆无双的妻子,这次来吐蕃是为了亲手将爷爷的遗体送回吐蕃,交给清姨”。

“什么、、、、、、”

“不会吧!”

“怎么可能”

瞬间,朝堂上乱成一片,各种质疑声响起。

皇上倒是神色平静,因为他早就知道了百草药王的死讯,所以并没有挂在心上,更何况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初让百草药王送贡品前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他会死,他的死只会更加坚定吐蕃百姓与大明的斗争,而不再是以前那种每年缴纳贡品,前去朝拜的敬畏了。

想即此,皇上当下就有了决断,不是先派人叫帝后过来,而是先追问出杀害百草药王的凶手,凶手已经对自己不重要了,重要的还是百草药王是死在出使大明的路上,也就是说是大明害了百草药王。只要眼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出百草药王是死在大明境内,那么吐蕃肯定会与大明不死不休,届时兴兵讨伐大明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虽然眼下还不能讨伐大明,但是做好准备总是好的,免得吐蕃百姓还生活在安逸之中,不懂进取。

“将岳父的遗体抬上来”。

一听这话,夏公公就感觉到了不妥,觉得有损皇家体面。“陛下,这不好吧!这金銮大殿怎可放进尸体”。

皇上瞪了夏公公一眼,很是觉得夏瑞不失时务,百草药王是什么人,岂是他这种太监可以过问的。“混账东西,朕的岳父你可知道是谁?百草药王怎是你等可以悱恻嚼舌头的,下去掌嘴五十”。

“是,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夏公公吓得一哆嗦,也顾不上文武百官都在,什么体面什么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很快,八小鬼抬着星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士兵,显然是看到八小鬼这一身服饰,透着邪恶的味道,有些不放心。

皇上挥了挥手,示意这些士兵下去。

一见星棺内躺着的人确实是百草药王,众位文武大臣顾不上其它,纷纷聚拢靠在星棺边痛哭流涕,顿时哭喊声响成一片,可想而知,百草药王在吐蕃的声望极高。

“我们现在可以见到帝后了吗?”血灵儿平淡的说道,一点都不给皇帝面子,虽然他是自己名义上清姨的丈夫,但是血灵儿却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最是无情帝王家,任谁看见帝王都不有好脸色,尤其是她这种江湖人士,最是能看清这些帝王家的丑恶。

皇上走到下堂,缓缓来到星棺边上,脸色坚毅的对着血灵儿说道:“朕来问你,我岳父因何而死”。

“爷爷他乃是被五毒门的门主所杀,而五毒门被我们给灭了,门主也死了,这是往事已经没有追究的必要了,你还把清姨叫过来吧!”

看着血灵儿对着自己不咸不淡的口气,皇上就知道血灵儿对自己不是很尊重,但也知道眼下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朕问你这五毒门可是大明境内的门派,为何要与我吐蕃为敌”。

“当初陛下让爷爷他送金刚不坏神功去往大明朝贡,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窥视,只是我很好奇陛下哪来的这金刚不坏神功的典籍”。

皇上微怒。“放肆,我什么时候让岳父带去过你说的什么典籍,我吐蕃岂有此物,我只是让岳父随同前往的士兵帮忙保护一下贡品罢了,何来神功典籍一说”。

“这么说陛下你并没有让爷爷带什么金刚不坏神功的典籍过去了”。

皇上点点头。“嗯,确实没带”。

“这就奇怪了,无风不起浪,那到底是何人故意传播这个消息的呢?”血灵儿思考再三,得不出什么结论,想到自己这次是为了见陆无双的清姨而来,于是也就不再多想。

“父亲”正在此时,殿外传来一道柔软的声音。

众人望去,这不正是百草药王的女儿,吐蕃的帝后吗?

“参见皇后”。众位大臣连忙叩倒。

“呜,爷爷,你这是怎么啦”。林清衣一见棺材里躺着爷爷的尸体,瞬间整个人就好像缩水了一样,变得虚弱起来,身体都摇摇欲坠。

“啊!”林清衣伸出双手就要去抬棺材盖,刚一碰到棺材盖,瞬间一股森寒之气冲入林清衣的体内。

血灵儿连忙扶住林清衣服。“姨姨,你没事吧!”

“你是?”反应过来的林清衣这才发现身边竟然站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看那一身打扮不似吐蕃人,而且当初自己也随父亲去过中原,知道这些服饰一般只有中原人才会穿的。

“我是陆无双的妻子血灵儿,你可以叫我灵儿”。

“什么,无双有妻子啦!”林清衣眼里闪过一丝意外,没想到当初一别,物是人非,连父亲的死,侄儿有妻子了,自己这个做姨姨的都不知道。

林清衣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侄儿的影子,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血灵儿,生怕会得到一个难以相信的答案,毕竟爷爷死了,林清衣真的很害怕侄儿再离自己而去,这两个对自己来说最亲的亲人“无双他还好吧!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

血灵儿叹了一口气,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神变得有些空洞。“他走了”。像是怕林清衣听不懂似的,血灵儿又加了一句:“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

低沉的语调在空气中久久回荡,飘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皇后、、、、、、”

“姨姨、、、、、、”

“清衣、、、、、、”

林清衣的身体如沙漠中的胡杨,毫无血色小脸白了白,没有任何征兆的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