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天曜城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780字
  • 2015-04-18 17:04:11

西域吐蕃天曜城,这里是吐蕃的都城,吐蕃历代皇帝皆建都于此。

天曜城,相传吐蕃大乱,诸侯纷争之时,第一代国主松赞哈达起兵之日的前夜,天降火石,划破天际,落于此城,惊动了当时的守城大将松赞哈达。不久松赞哈达巧遇当时中原的奇人天机算子,遂得以卜得一卦,得知此乃大吉之兆,于是起兵而后一统吐蕃。

松赞哈达建国后以此城为都,取名天曜。这天在天曜城里来了十个奇怪的人,她们正是千里迢迢赶到这里的血灵儿和碧落阎君等人。

一个火辣如花,一个残阳如雪,两个貌如天仙的女子骑着大马,并驹走进城内,而后面却跟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棺材,八个戴着小鬼面具的黑衣人抬着棺材跟在两个美丽的女子身后,这诡异的一幕直叫城里的百姓惊讶不已,纷纷避让,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血灵儿和碧落阎君等人一路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沿路的百姓纷纷让开,生怕被沾染上了什么晦气似的。

‘轰’城门外跑进来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人,一身布衣打扮,只见此人三两步跑向星棺。

‘砰’中年人跪在了星棺边上,满脸沉痛的哀哭。“师父,你这是怎么啦!”中年人一路尾随着星棺往前跑。

很快城外来了一大波人,皆是一身素衣打扮,也有一些华服的贵人,没多久这些人全部都围在了星棺边上,使得八小鬼寸步难行,顿时哭喊声响成一片。

一波又一波的人跑过来,将这边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全部跪伏在星棺面前,掩面哭泣,痛喊着师父的名号,皆是一副沉痛惋惜的神色。

“小姐,这”碧落阎君正要下马强行轰散这一批人,突然被血灵儿伸手挡下了。

“无双的爷爷百草药王在吐蕃声誉远扬,这里多毒虫,疾病肆虐,所以爷爷的门人弟子无数,遍布整个吐蕃,这些人应该是爷爷的徒弟”。血灵儿看着下面的一群人,静静的说着,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悲喜,唯有一丝欣慰之色,欣慰的是时隔多年,这些人还记得爷爷的恩情啊!

“你是什么人,我师父他老人家这是怎么啦?”一个布衣素带的中年人,一身正气的走到血灵儿和碧落阎君马下,对着两人疑惑的问道,声音压抑低沉,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还不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会死。

血灵儿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声。“爷爷,他已经去世了”。

一听这话,中年人身后跟着的一群人皆是一脸惊骇。

“不可能,师父怎么会去世呢?”

“对啊!当年我遇到师父的时候,他身体还好好的”。

“嗯,仁兄有礼,师父他老人家身体那么好,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就去世了呢?”

血灵儿的这一句话瞬间引起一片哗然,种种议论,不相信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瞬间各种质疑、惊恐、哗然声响成一片。

要知道百草药王林百草几乎是凭着出神入化的治病之能,医人无数,几乎成了整个吐蕃的活菩萨,整个吐蕃百姓的精神支柱,都已经被神化的一个人竟然会突然逝世。吐蕃多毒虫,要不是因为有百草药王在,那么吐蕃的一些老百姓应当如何自处啊!因而一说到百草药王,吐蕃的老百姓几乎都是以一种对待神灵的心理来看待的,突然有人说百草药王逝世了,这让任何一个人都难以相信。

中年人看了一眼身后,示意自己带过来的人不要说话,然后转身看向血灵儿,当初自己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人身份不凡,而且显然是以这个看起来很虚弱的女子为主。

“不知这位小姐是家师什么人,我师父他是被何人杀害的”。

“我当然是爷爷的女儿,至于爷爷是怎么死的,不需要告诉你”。血灵儿看这人也不像是坏人,并且这些人都是叫爷爷师父,确实是爷爷的徒弟无疑了,毕竟无双曾经说过,爷爷的徒弟遍布吐蕃,但是血灵儿并不愿意告诉这些人爷爷死的原因,因为杀害爷爷的仇人已经被杀死了,还要追究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

见血灵儿不欲多说什么,这时中年人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毕竟自己与这位姑娘素不相识,如此贸然的问恐怕不好,当下中年人歉意一笑,抚了抚手:“在下何箫,是姑娘身后这位老人的徒弟,而这位老人正是家师百草药王,而据我所知家师只有一女,正是当今帝后,不知姑娘到底是家师什么人”。

何箫质疑的看着血灵儿,显然并不相信血灵儿刚才说的那句话。

一听马下的中年人说是爷爷的徒弟,血灵儿语气稍缓。“我是陆无双的妻子”。血灵儿无悲无喜的说道,不含一点感情,脸上似乎有着祥和的异样闪烁。

碧落阎君悠悠一叹,小姐这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是陆无双的妻子,如此正式的一次,知道小姐陷得太深,看着小姐苍白的小脸,碧落阎君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看着,疼在心里,隐隐感觉小姐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要是不早点回摩崖岭,可能真的就不行了。

何箫一拱手,脸上荡起和蔼的笑容。“原来是家师的儿媳妇,失敬失敬”。

“不知姑娘是否是要去皇宫,我可以带你们去”。何箫看着这一行人,隐隐感觉这些人是要去皇宫,毕竟师父的女儿可是帝后,住在皇宫里,既然这位姑娘将师父的遗体送了回来,那肯定是要将师父的遗体送去皇宫,交给帝后的。

想到自己等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此行是去皇宫,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有一个人带路那情况肯定要好得多,想到这,血灵儿当下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何箫背过身看向那些跪在棺材边的人,匆忙的扫了一眼,这些人自己也不是都认识,很多人自己也不认识,毕竟师父德高望重,他老人家的徒弟太多了。

“大家快起来吧!师父他老人家要走啦!”何箫语气哀伤的说道。他这一句话一说不仅没有使众人冷静下来,反而更多的人显示出焦躁不安的情绪,围着棺材不放。

一路上,一个棺材后围着很多很多的人,黑压压的一片,亦步亦趋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皇宫大殿,皇帝松赞无极坐在龙椅上正在和一干大臣商议着国师。

御史老臣上前一步。“皇上,如今我吐蕃与明朝的边境贸易越来越频繁,是不是应该设立有司管制一下,免得出了差错”。

皇帝没有多想,就准奏了,知道随着边境频繁的贸易往来,设立有司那是必须的事情。“好,如今吐蕃发展迅速,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边境,你等先立一个方案明日送到朕的御书房来吧!”

“是”御史老臣站回臣列。

“大将军,昨日朕与你商议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只见一个黑胡子,戴着盔甲的中年人从一干大臣中站出来。“如今我吐蕃兵精粮足,而东南十国又连年战事,民不聊生,不得休整,且各国矛盾不断,昨晚臣仔细的想了一晚上,认为陛下之法可行”。

“好”皇帝大手一挥,甚是高兴。“既然如此,朕命你调集五十万大军,常任、冯岳两位大将军辅助,三日后进军东南十国。”

“是”。

“报”一个太监匆忙的跑进大殿。

“什么事?”

小太监一听皇上问话,连忙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回皇上,皇宫外来了一群人,说是要面见皇上”。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聚众闹事”。皇上脸一板,没想到天子脚下竟然有人敢聚众闹事,当即就要发怒。

“陛下,奴才不知,只知道为首的是两个女的,何大夫也跟她们在一起”。小太监颤颤惊惊的说道,生怕说晚了了会惹得龙颜大怒。

“哦”皇帝顿了顿,有些意外。“何大夫竟然跟他们在一起,那就叫他们进来吧!”

“嗻”。

显然这何箫的身份不一般,不然也不会让皇帝这么快就改变主意,而事实也是,何箫乃是百草药王的大徒弟,在吐蕃的声望很高,所以皇帝对何箫还是蛮看重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