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嗜血山庄(二)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601字
  • 2015-04-13 21:54:26

亭子里,陆无双大摇大摆的坐在石椅上。

“小子,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小人儿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陆无双,显然并不认识陆无双。

陆无双却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随手摆弄了一下石桌上的棋盘,点了点头。“你就是用这个棋盘来控制整个梅林的吧!”

‘嗝’小人儿嚣张的气焰瞬间小了下去,知道自己操纵梅林的事被发现了。

陆无双放下手中的棋子,一脸严肃的盯着对面坐着的二尺小人。“我叫陆无双,你是谁?还有这嗜血山庄是什么地方?”

“这你就问对人了”。一听这话,小人儿一脸自豪的站在石椅,大手一挥。“听好了,我就是机巧门的鼻祖机甲人留一手,厉不厉害”。

“嗯”陆无双点点头,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击眼前这个小孩才好,虽然不知道机巧门是什么门派,但是想来这家伙也是吹牛的,没什么大本事,而且也没听血灵儿说过江湖上有什么厉害的门派叫机巧门的啊!只是这怪人叫留一手,,这倒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见陆无双不说话,还以为陆无双被自己机巧门鼻祖的称呼给吓到了,当下心情大好,先前的吃瘪心情一扫而空,豪迈的拍了拍陆无双的肩膀。“不要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陆无双无所谓的撇了撇嘴。“我问你嗜血山庄是什么地方,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留一手从石椅上跳了下来,踱了几步,转身看向陆无双,不为自豪的笑道:“看你小子顺眼,我就告诉你吧!嗜血山庄原名叫梅庄,只是这附近的一座普通的山庄罢了,而我就是庄里的庄主”。

“你是庄主”。陆无双惊异的看着眼前才两尺高的留一手,一脸鄙夷。

“我真是嗜血山庄的庄主”。

“那你有什么证明吗?”

留一手舔着脸,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这倒没有”。

“对了,你知道是谁把我救到嗜血山庄来的吗?”

留一手一愣。“你是那个被十三娘救回来的那个男人?”

“嗯”陆无双点点头。

“哦”留一手奇怪的看着陆无双,围着陆无双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神瞬间变得古怪而冷清,似乎觉得跟陆无双说话没有多大兴趣了。“你是第一个来我们山庄敢毁掉我梅林并且还能好好的跟我说话的人”。

看着留一手一改之前的和气,变得陌生和冰冷起来,似乎在看一个毫无关系的死人一般,已经死过一次的陆无双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里面的不对劲,觉得这嗜血山庄这么怪的名字,一般的山庄岂会取这样的名字,如此不吉利。其中定有蹊跷,当下陆无双就打定主意还是先打探清楚情况,看准机会找到下山的路再说。

“我刚才在嗜血山庄只看见了一个人,难道其他人都死了,所以你们梅庄才改成了嗜血山庄”。

“那倒不是,我们山庄其实只有四个人,我们都是这个山庄的庄主。酒鬼来一杯,十三娘赛西施,刀剑客出剑快,最后一个就是我,机甲人留一手了,十三娘就是救你回来的那个人,十三娘最爱漂亮了,这会她恐怕还呆在屋子里化妆呢?”

“哦”陆无双点点头,如果按留一手这么说,那么今天在庭院里遇见的那个应该就是出剑快了,分明用刀,却用个带剑的名字,真是个怪人。

岳山山下的黑石村,凌晨的雾水还没有完全散去,一条弯弯的小径直通向黑石村,一个个巨石围成的围墙包围着黑石村,村中烟火缭绕,鸡鸭成群的在路上乱转,时而啼鸣两声,远处的飞燕从屋檐掠过,飞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清早出门耕作的男人们拿着锄头正在往家里赶。这天,在黑石村外,王二狗踏着轻快的脚步一路往村里走去。

“叔叔,二伯”王二狗一路走来,看见了很多长辈,连忙开口叫道,这一下子都一年没回过家了,可谓是变化得相当的快啊!当然了不是黑石村发生了变化,而是王二狗发生了变化,原来虚弱苍白的脸变得红润,身上穿的衣服也变少了,皮肤黝黑,闪烁着古铜色的光色,颇有几分农家大汉的样子,搞得一帮长辈都快认不出他来了,要不是他开口叫人,恐怕没几个能够认出王二狗来的。

“春婶,二狗哥回来啦!”王二丫从河边一路小跑到婶子周小春家,只因在河边听人说看见王二狗回来了,所以这才跑过来告诉婶子。

“什么,二丫子,你在说什么?”王大锤刚从地里回来,正坐在门口的板凳上拍打着衣服上的泥土,一听王二狗急匆匆的朝着这边喊道,但是却没有听清楚。

“大锤伯伯回来啦!”王二丫连忙停住脚步,有些矜持的缓缓说道,毕竟王二丫现在也不小了,像她这个年纪早就应该嫁人替婆家生孩子了,但是王二丫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一直希望嫁给王二狗,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所以这才一直没有出嫁。如今在自己未来婆父面前,当然要矜持一点,不然会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的。

“大锤伯伯,我刚才在村口听人说二狗哥回来啦!”

“什么,二狗回来啦!”王大锤愣了一下,连忙跑进屋子里去。

周小春正坐在灶下烧火,身上系着一个黑黑的,沾满油腻的围裙,正在厨房里烧着饭。

王大锤一走进去,激动的喊道:“孩子他妈,二狗回来啦!”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有些不太确定似的。

周小春胡乱的塞了一把火,从灶旁走过来。“二狗回来啦?”周小春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大锤,似乎生怕王大锤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一样。

要知道哪一个黑石村的村民不是从小待在黑石村,从小到大直至老死,从未离开过黑石村这块地方,与自己的亲人待在一起,这是一种幸福。每每看到其他的家小孩围着大人转,长大了为孩子张罗婚事,而自己家的孩子却不在身边,而且体弱多病,当初送王二狗去岳山派拜师,以为能让王二狗能有个好的归宿,结果是送走王二狗后才发现自己和王大锤却这么想孩子啊!

周小春拉着王大锤。“孩子他爸,走,咱们去接二狗”。

“嗯”王大锤挽过妻子的手,心里从未有过的幸福。

门外。

“嫂子,大伯”。王二丫一见两人出来了,连忙甜甜的叫道。

“走吧!二丫,跟我们一起去接你二狗哥”。周小春笑道,哪会看不出王二丫的心意。

这一年来,王二丫天天往自个家跑,每回来都会提起王二狗,不时的帮周小春干些家务事,贤惠的像个小媳妇似的。要说这王二丫也是体贴的丫头,想着自个儿子要是娶了二丫这姑娘,也是一件美事啊!所以一直以来,周小春都将王二丫当成自家儿媳妇了,那是越看越觉得满意啊!

“嗯”王二丫喜滋滋的走过去,拉着周小春的衣袖,那甜美的笑容不管怎样都藏不住。

血空山,荆无命住的小茅屋内,这天这里来了两个人,正是泰山派的掌门风无痕和他的师妹江月。

风无痕双手捧上长剑。“荆兄,破象剑原物奉还”。

荆无命抱了抱拳。“多谢!”双手接过风无痕递过来的破象剑,一脸激动的流下了热泪。

荆无命托起破象剑,高高举于头顶。“绝剑门的列祖列宗在上,时隔十九年,破象剑又重新回到了我荆家的手里”。

“荆兄,我和师妹就不叨扰了”。风无痕一抱拳,带着师妹朝着外面走去。

“做人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果然不愧是江湖中人人称道的无痕剑啊!”荆无命悠悠的叹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