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嗜血山庄(一)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842字
  • 2015-04-13 13:48:06

“这、、、、、、”陆无双一觉醒来,只感觉脑袋隐隐作疼,意识混混噩噩的,陆无双只知道自己当初从麒麟洞上掉了下来,但是一直都没有死,体内一股强大的生命力滋润着身体,使得陆无双身上的伤慢慢好了,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比以前轻盈了许多。陆无双知道要不是最后喝的那一口麒麟血,或许自己早就已经死了,这么想着,陆无双心里庆幸不已。

看了一眼身上,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熏香,是从桌子上的香炉里散发出来的,屋子里的摆设很简朴,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多余的东西了。

陆无双打开门,一缕刺眼的阳光从外面射了进来,陆无双本能的伸手去挡,过了稍许,眼睛慢慢才睁得开,渐渐适应,感受到外面的阳光,陆无双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舒坦了许多,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

放眼望去,偌大的一个四合院里竟然只有一个人,那是一个穿着黑色松垮长袍的男子,一缕黑发飘于额间,显得有些招摇放肆。只见他拿着一把刀在院子里劈柴,而在他身边早就积起了高高的一层,可是他还是在不停的劈着柴,似乎只会这一个动作,永远都劈不完似的。

陆无双两三步走过去,有些奇怪的看着男子。“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群鸦飞过,悄无声息,似乎黑衣男子根本就听不见声音似的,还是他听见了根本就不想理会陆无双呢?

过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应。陆无双觉得有些古怪,这人怎么不说话啊!于是陆无双又问了一遍。“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黑衣男子将刀收回长鞘中,斜睨了陆无双一眼,面无表情的回道:“嗜血山庄”。说完,黑衣男子头也不回的朝着后院走去,似乎并不欲理会陆无双。

陆无双走着跟了过去,只见黑衣男子走了一个石磨前,用手舀出石磨边上水池里的水,溅到石磨上,然后抽出大刀,开始磨起刀来,细细打磨,神情专注,看着这把刀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温柔的眼神如同三月的拂柳,柔而嫩。

陆无双又问了几个问题,可是黑衣男子根本理都没有再理会他,而是一个人默默的在那磨着大刀,陆无双无奈,只感觉这人很是奇怪,只好到别处去看看。

不知不觉,陆无双已经逛遍了整个山庄,除了刚才那个黑衣男子再也没有看见过其他的人,陆无双很是纳闷,难道这偌大的一个山庄就没有人了吗?

走着,走着,一片繁花盛开的梅花林出现在陆无双眼前,陆无双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嗜血山庄的后山。

正值寒冬,本是踏雪寻梅的好季节,没想到竟然就遇到了这么大的一片梅花林,陆无双心下一喜,就朝着梅林里走去。

在凛凛寒风中,只见一大片梅花傲然怒放。枝头上,那白色的小花在斗寒争艳,为这个严冬增添了几分生机。梅花枝条细长,形态不一,婀娜多姿。金钟似的小花在花枝间点缀着光彩,散发着勃勃生机,似小孩子一般顽皮,那红里透白的细嫩如同女人的肌肤一般,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灵儿,你还好吗?”陆无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血灵儿,可谓是在一起时不懂珍惜,本来就不懂男女之情的陆无双虽然知道血灵儿对自己的情意,可是一直都不敢承认,看着这美丽的梅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血灵儿一张纯真无邪的笑脸,有如这梅花一般,百看不厌。

“灵儿要是在这里,那该多好啊!她肯定会喜欢这里的梅花的”。陆无双情不自禁的低喃道,眼里闪着深沉的爱意,那目光如水,是对佳人的思念,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对血灵儿那份特殊的感情吧!

“不知道我不在灵儿身边,她有没有想我、、、、、“想着,想着,陆无双竟然迷住了,在梅林里没头没脑的乱转,他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陆无双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不管他怎么走,都会再次走到同一个地方,也就是说他自己一直在绕着一圈打转,根本就没有前进过半步,这一下子,陆无双心思有些沉重了起来,再也没有了赏花的心思。

而在梅林中间,一个小亭子里,一个两尺来高的小人正趴在石桌上摆弄着棋子,一边摆弄还一边嘻嘻哈哈的看着下方梅林里的陆无双,似乎此刻心情高兴极了。

大约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陆无双一边走,一边留意,在这半盏茶的功夫里,陆无双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那就是这些梅数全部都是会移动的,每次在自己走后没多久就开始移动,像是人为操纵的一般,地上还有隐隐移动过的痕迹。于是陆无双心里略微思量,决定先试他一试,看看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有人在背地里操纵。

这样想着,陆无双当即双手合掌,一记重拳打在两边的梅树上,直接将两边的两棵梅树打倒,反身一脚就踢在了后面的一棵梅树上,大声厉喝道:“到底是谁?快出来,不然我可就把这些梅树全部给毁了”。

而这时在梅林中间,小亭子里的二尺小人儿蹲在石椅上,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到桌子上去了,趴在石桌上的下颚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是谁啊!他奶奶的,竟然伤害我可爱的小梅树”。这二尺小人儿当时又气又恼,当场就要下去跟陆无双评理。说着,小人儿跳下石椅,冲出亭子就要向下方的陆无双走去。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面露惊疑。“不对,这小子怎么知道梅林里有人呢?肯定是诈我的,而且我这么快就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到时我机巧门鼻祖的身份都被我丢尽了不是”。这样说着,这三尺小儿又蹦蹦跳跳的走了回去,刚才不高兴的表情一扫而空,甚至脸上还带着些许自鸣得意的笑容,好像从来都没有生气过似的。

这人怎么看起来都像个小孩子似的,矮矮的身段,花白的袍子,刁蛮、任性,还故作聪明,有时还装出几分深沉,真是搞不懂。

“这、、、、、、”陆无双惊疑不定。

“难道是我猜错了”。

当下陆无双心一狠,反正出不去,还不如把这些梅树给全部毁了,那样总能出去吧!心下一狠,陆无双握紧双拳,不断捶打在两边的梅树上。‘砰、砰’一棵棵梅树纷纷倒下,花瓣四泄,飘出缤纷的舞姿。

可是这一幕落在上面亭子里,小人儿的眼里却无疑成了最可耻的行为,只见小人儿原本高兴的笑脸张开一个小嘴,再后来笑脸变成了苦瓜色,嘴都合不拢了,直到最终眼泪哗哗的掉,神情楚楚可怜,猪肝色的小脸上都快哭出花儿来了。

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之类的东西,小人儿急匆匆的冲了下去。

“住手,快住手”。小人儿一边大喊,一边举起双手,示意陆无双停下。

等小人儿跑到陆无双眼前,陆无双已经把这一块的梅树清理得差不多了,淡淡的拍了拍手,陆无双高兴的说道:“总算清理干净了,这下应该可以出去了吧!”

“你,你、、、、、、”小人儿指着陆无双,一脸愤愤的样子。

“咦,哪里来的声音啊?”陆无双有些惊异的看着四周,却没有发现自己脚下有人,只是一味的以为这声音是从别处传来的,毕竟刚才自己可是在这一块待了那么长时间,可没看见过人影,而小人儿这么矮,真的很不显眼。

“哼!竟然瞧不起本大人,我要你、、、、、、”小人儿一脚踩在陆无双脚上,抱着双手,气定神闲。

“嗷”脚上传来剧痛,痛得陆无双顾不得看向周围,连忙蹲在地上抱起右脚反复的搓着。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爽”。

这时陆无双才发现自己跟前有一个人正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两尺来高,眼里还透出一股莫名的狡黠,正好跟自己蹲下啊来时差不多高,这可使陆无双有些奇怪了,这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啊?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

哎,长得矮了,陆无双竟然没有发现这个人的存在,这倒也是一件尴尬的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