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542字
  • 2015-04-12 15:19:09

皇宫陵墓,干枯枯的树干再也找不到一点春的绿意,一片皑皑的白雪覆盖了这里的一切,冰雕玉砌的世界显得孤独清冷。

这天,两道人影从墓地的入口走了进去,一座长桥下是一望无垠的河水,但是若是如此轻易的认为那就是普通的水,那就错了,这些全部都是水银,巨大的空间里,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悬挂着,照亮了整片空间。

两人走着走着,很快一块空旷的圆形石台出现在两人面前,石台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牌位。

两人朝着石台上的牌位上了几柱香,叩首三拜。

“来,清衣,给大哥大嫂上一柱香”。松赞无极拿过一柱香递给林清衣,看着上方靠在最中间的两个牌位,眼里闪过一丝回忆,一丝留恋。

中间两个牌位比其它牌位更大一些,而且位置放在最中间,非常显眼。上面赫然刻着大哥陆少峰之墓和大嫂岳惜容之墓,两块牌位靠在一起,这威仪的灵台上本来应该放着皇家列祖列宗的牌位,没想到这上面竟然放着这两个人的牌位,而松赞无极祖先的牌位竟然放在这两人牌位的后面,可想而知,陆少峰夫妇在松赞无极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一个是从小就迫害松赞无极的父亲,感情淡漠的列祖列宗,还有一对则是在松赞无极最落魄的时候出现帮助松赞无极,给了松赞无极活下去和改变命运的希望的陆少峰夫妇,这之间的天壤之别可想而知。

十八年间,松赞无极从来没有忘记过来看陆少峰夫妇,每年的这个时候,松赞无极都会带着妻子来给陆少峰夫妇上香,虽然往事已矣,是自己对不起他们,但是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为了一统天下,为了天下霸业,该舍弃的就得舍弃。

墓地外,两人并肩走出。

松赞无极将林清衣的脸撇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清衣目无焦距的眼神。“清衣,你有事要说吗?”

“没,没什么”。林清衣回过神来,有些错乱的答道。

松赞无极拨弄着林清衣额前柔软的细发,顺便帮她吹去柳发上的雪花,一脸的温柔。“别瞒我了,有什么事说吧!你还是没变,什么事都写在脸上”。

林清衣看着松赞无极,郑重的说道:“陛下,我想出宫”。

松赞无极一愣,神情马上阴沉了下来。“朕不许”。

一听这话,林清衣就知道松赞无极生气了,不然不会用朕这样命令的语气来跟自己说话的,可是自己爷爷和侄儿已经去大明将近一年了,毫无音信,这怎能令林清衣不着急呢?明知道会惹怒他,但还是要说,虽然一直弄不清楚松赞无极为什么自从自己爷爷去大明后就不要自己出宫了,而且还不允许自己派人去打探消息,每回都对自己说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但是每次都用还没回音来搪塞,每每想到这,林清衣就有气没处发,林清衣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但是那是因为她没有发脾气,如今脾气来了,完全就不想给松赞无极这个面子。

当下林清衣就一把甩开松赞无极的手,恶狠狠地冲着松赞无极吼道:“我偏要出宫,你凭什么拦我”。

‘啪啪’林清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松赞无极点了睡穴,死死的瞪大了眼,不甘心的沉睡了过去。接着松赞无极一甩手就将林清衣抱了起来。

见皇上和皇后从墓地里出来,一群朝臣和太监、宫女以及御林军立马拥了过来,黑压压的一片。

“陛下,皇后她”丞相走出人群,看着皇上抱着皇后不解的问道。

“皇后累了,起驾回宫吧!”松赞无极淡淡的说道,一脚往龙撵上走去。

龙撵一颠一颠的朝着皇宫方向而去,看着林清衣安详的脸庞,松赞无极心里却并不平静,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如果让林清衣知道自己的爷爷和侄儿都死了怎么办,要知道虽然林清衣的爷爷和侄儿都不是死在自己手里,但是确实是自己间接的害死了他们,如果当时不是为了实行那个计划,让靖安帝和江湖武林动起手来的话,林清衣的爷爷和侄儿也许就不会死,到头来那个计划却被命天罡的自私给一手破坏了,想到这松赞无极不禁握紧了拳头。

“该怎么跟清衣解释才好啊!”

松赞无极皱紧双眉,久久不语。

距离吐蕃边界不远的一个荒村,这天住在这家客栈的就有血灵儿和碧落阎君以及八小鬼。说是一家客栈,其实这荒野之地哪有什么客栈,顶多就是几间破茅草屋罢了,外面的雪不要命的下着,泥泞的道路上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人的影子,村里的人都待在家里,连鸡鸭都懒洋洋的躲在角落里,拥在一起取暖。

“咳咳”血灵儿打开茅屋的门,刚一走出来,一股彻骨的寒冷令得血灵儿不停的咳漱,身上穿着厚厚的一层棉袄却没有令她的脸色看起来好那么一丁点,苍白的脸色简直可怕得吓人,有如九幽之下跑出来的女鬼一般,散发着淡淡的死气。

血灵儿一捂嘴,再拿开手时发现手上全是鲜红的血液,还冒着热气,看着手里的血,血灵儿却没有多大反应,只是怔怔地看着手上的血,良久,突然笑了,她笑了,笑得如此美丽动人,令得这寒冷的天气都为之一暖。

只听她悠悠的叹道:“无双,呵呵,不久灵儿就能来陪你了”。美丽的笑容瞬间变得惨白,这该是何种的痴情才能做到连生死都不顾了啊!

而血灵儿咳血的这一幕却正好看在对门的碧落阎君眼里。一路走来,碧落阎君是眼睁睁地看着血灵儿慢慢消瘦下去的,苍白的小脸看起来越来越没有了活力,一路上碧落阎君刻意跟血灵儿说笑,可是血灵儿都打不起精神,总是一副恹恹的表情。自从出了摩崖岭,血灵儿就再也没有笑过,没想到今天早上竟然看见血灵儿笑了,只是本该欣喜的碧落阎君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血灵儿的那一股淡淡的笑虽然美丽,却暗含着一种美人迟暮的凄惨,看得碧落阎君呼吸一窒。

碧落阎君三两跑过去,扶住血灵儿摇摇欲坠的身子。“小姐,这大雪纷飞的,我们在这里休息几天,过几天再走吧!”

血灵儿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走吧!我恐怕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

“不,不会的,小姐,你要注意身体啊!这么冷的天,小姐,你真的不能再走啦!”碧落神情激动的看着血灵儿,眼角都沁出了血丝,看来一路上她也不好过,一直担心血灵儿的身体,自己身体出状况了都不知道。

当然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碧落阎君身上的病是担心过度,日夜操劳造成的,多注意睡眠就会好的,可是血灵儿也是习武之人,而且还是从小就习武,虽然武功不是很高,可是他有一个了不得的父亲,根基怎么会差呢?可是如今的她却如水中浮萍,飘飘摇摇,看来大限将至啊!

“走吧!不要耽误了”。血灵儿轻轻的说了一声,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听见,一个人径直走到马厩边,拉着马就要走。

碧落阎君无奈的看着,一股深深的黯然流于眼底。

血灵儿一个人一马当先,碧落阎君和八小鬼也只能跟着过去。于是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昏暗的薄雾下,两马并排而行,后面跟着一个水晶棺材,里面的老爷爷面色安详的躺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