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宋不悦的垂涎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791字
  • 2015-04-11 13:13:29

龙门镖局,张莲的屋子里。

龙若一脸执拗的看着母亲张莲:“母亲,你还不肯告诉我关于当年邢家的事吗?”

张莲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心里反复思量,自从在大堂内听了龙若说起祠堂的事,张莲就隐隐猜到龙儿有话要跟自己说,但是当时宋掌门和宋行前辈在,所以龙若也就没有提起,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没想到一回屋子里,龙儿就提起这件事,现在张莲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毕竟羽鹤不在,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不好插手啊!

见母亲愁眉,摇摆不定,心下更是判定母亲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于是龙若又重复了一遍。“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邢家被灭是不是父亲干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父亲呢?”张莲皱着眉头,脸色阴沉,很是不满的看着龙若。

见母亲没有否认,邢剑更是疑惑。“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不肯告诉我呢?如今邢家的后辈都找上门来了”。

“你身上的伤是他打的”。

“嗯”龙若点点头。

“哎,冤孽啊!”张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初羽鹤和四海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消息,知道邢家有一本祖传的惊世剑法,听说练了就能武功大涨,一举成为高手,即便开宗立派都不在话下,这传得可谓是神乎其神啊!当年正值年少的羽鹤和四海一时起了贪念,脑子里犯了糊涂,打起了邢家的这本剑谱的念头”。

张莲接着说道:“二十年前的那场雪夜,羽鹤和四海两兄弟潜入邢府,直接杀了邢家上百号人,等两兄弟清醒过来时邢家的人都已经被杀光了,这时两兄弟才发现邢家的人根本就是手无寸铁之力,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会藏有惊世的剑法呢?可惜错已铸成,直到后来羽鹤和四海一起将这个邢家的宅子买下来,办起了这偌大的龙门镖局”。

“这、、、、、、”

龙若怔怔的看着母亲。“原来邢剑说得没错”。

张莲上前握住龙若的手,一脸关切的告诫道:“龙儿,不管你父亲有没有错,他终究是你父亲”。

龙若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走出门去,他怎会不知道母亲想要表达的意思呢?无非是让自己帮助父亲罢了,如今邢剑来势汹汹,父亲和二伯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张莲静静的看着龙若出去,也没有去阻拦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小以仁义为先,如今要让他背弃自己的理念,的确有些难为他了,但是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二伯,相信龙儿孝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毕竟错已铸成,不能再让龙门镖局跟着陪葬不是。

寂静的夜晚,龙若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院子里,湖里的波光在凄冷的月色下折射进龙若的眼里,沿途的松柏虽然繁盛,却在冷风下显得凄冷。

“到底该怎么办啊!如今邢剑已经寻上门了,这段仇恨延续得太深了,根本就没有化解的可能”。龙若蹲在湖边,一手捡着路上的碎瓦使劲的扔进湖里,瓦片在湖中打了几个水漂,沉进了湖中。

想着,想着,龙若的脸色从最初的愁苦变得阴沉了起来。“真没想到岳山派三大天才邢剑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看来邢剑寻仇是必然的了,只是这邢剑不是我们父子可以应付的啊!该怎么办才好呢?要不要告诉师父,让师父他老人家来帮帮我们龙家呢?”龙若心里可谓是甚为烦恼,自己一向自诩为君子,不屑为那等苟且之事,没想到今天竟然要拉着师父帮自己做这等苟且之事,简直就是、、、、、、”

想着想着,龙若抱紧了脑袋,眼里充满了血丝。

“师兄,原来你在这啊!”秦叶从前面的院子里走出来,正好看见龙若蹲在湖边。

“师妹,这么晚了,有什么是吗?”

“是这样的,师父叫你过去一下”。

“哦”龙若点点头,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应该是心疑自己今天在大堂上的表现,所以这才叫自己过去。

‘砰’龙若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宋不悦低沉的声音。

龙若推开门,见师父和师伯都在,连忙行礼。“师父、师伯”。

“龙儿,你最近是不是遇到麻烦事了”。宋不悦可谓是心思缜密,一眼就看出了龙若眼神不对劲,充满了矛盾的眼睛里闪烁着些无奈,而站在一旁的宋行显然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龙若不对的地方。

“师父,实不相瞒,我龙家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

龙若未及思量,就将今天晚上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因为他自己很明白,如今只有师父才能救自己家人,既然师父都问起了,自己当然是坦诚相告的好。

“竟然有这种事”宋不悦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有些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令得邢剑变得如此厉害,难道真的是因为那本邢家的祖传剑法,可是自己行走江湖,除了七大门派,也没听说过江湖上哪个家族有什么厉害的剑法啊!除非邢家一直把那本秘籍藏得好好的”。宋不悦反复思量,觉得自己有必要将那本秘籍夺过来看一看,既然那本秘籍能够让邢剑变得那么厉害,说不定那本秘籍对自己来说还是有价值的。

对于宋不悦来说,他首先考虑的都是自己,什么仁义道德之类的,根本就不算什么,对他来说,枭雄就是如此,所以他不在意天下人的看法,只在意自己能否在武学一途走得更远,而他认为天下武学皆出自七派,世俗之中哪来的高深武学呢?

宋行脸上横肉一抖,满脸凶煞。“那邢剑竟然如此厮皮,竟然敢对你下手,哪天遇到他,我一定撕了他”。

宋行一听龙若提起晚上若不是他来得快,那么龙若就差点死在邢剑手上这件事,宋行就立马有些坐不住了,后面的话,宋行基本上是听不下去,以宋行如此偏袒自家人的习惯,怎么可能会觉得自家人做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虽然觉得龙羽鹤兄弟做得有些不对,但是也没多想,毕竟事隔二十年了,而眼下这件事却摆在眼前。

宋不悦略一思量,心下打定主意,朝着龙若投去一个宽慰的眼色。“龙儿,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龙若知道自家师父的性情,欲言又止。“师父,这件事始终是我邢家做得不对,有没有什么可能化解这段恩怨啊!毕竟师父你跟岳山派的掌门关系也不错”。

“龙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小我就教育你莫要仁慈,到后来反而害了你自己”。一听龙若这话,宋不悦就立马不高兴了,他虽然对待徒弟也甚好,但是最看不惯的就是龙若这纯良的本性,无法担当大任。

宋不悦面色一缓,指着龙若轻声的告诫道:“龙儿,你要记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江湖恩怨本是情理之事,谁的拳头大谁有理,切莫妇人之仁”。

“是,师父”。

“回去吧!”宋不悦摆了摆手,显然并不认为龙若会因为自己一句话而改变。

望着龙若远去的背影,宋不悦微微一叹。

“哥哥,莫要太过担心,龙儿虽然性子善良,但嵩山派不是还有你和我撑着吗?怕甚”。宋行大大咧咧的说道,丝毫不在龙若的性格缺陷。

宋不悦摇了摇头:“我倒不是害怕嵩山派将来会遇到劫难,而是怕龙儿会遇到不测啊!他这种性格不适合在江湖上行走”。

“这,这倒也是”。宋行点点头。连宋行这种粗莽大汉,思想大条的人都认为龙若的仁义不可取,可想而知这个江湖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弟弟,近期你就待在这里保护龙儿的家人,我去京城寻找龙羽鹤兄弟,我怀疑邢剑如果要对龙家下手的话,他肯定会先去找龙羽鹤两兄弟寻仇的”。

宋行点点头。“好”。

“如果他来龙门镖局寻仇,一定要活抓他,逼他拿出那本剑法典籍,知道吗?”

宋行裂开嘴,豪迈的笑道:“哥哥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相信啊!”

宋不悦点点头。“嗯,这样就好,我也是怕你不小心,到时倒让他逃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