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闺房密语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485字
  • 2015-04-10 13:46:38

深夜的冷风不要命的吹着这一片大地,凉风习习,树叶婆娑,远处的山崖下流水静静拍打着山体,万物俱静,静得似乎可以听得见王二狗的心跳声,剧烈而急促。

陆师姐的小院子里,花草已经不见了踪影,当初自己在这里练功时的那些红牡丹呢?已经不见了当年的行迹,留下的只有当初残缺的墙角罢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枫树光秃秃的枝干,孤零零的立在那儿,夜光下像一个孤寂的老者,默默的面对着寒风的侵蚀,王二狗站在这里,看着这满园的孤寂清冷,眼里酸酸的,想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离开岳山派已经半年了。

陆师姐许是还没有睡吧!里面依旧点着一盏油灯,隔着窗纱依稀能够看见陆师姐坐在床边,也不知道在干嘛!王二狗默默的站在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进不进啊!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过,肯定把师姐给急坏了,她会不会怪我呢?”王二狗身子一缩,伸出去敲门的右手抖了一下,弱弱的放了下来。

王二狗垂头丧气的往院子外走去,突然,王二狗想到自己这回下山还不知道要到什么事时候才能回来,想及此,王二狗又犯难了。

“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王二狗心里反复思量,心里犯起怂来。

“算了,左右也是一死,等以后回来再来看师姐的话还不知道师姐会不会骂死自己呢”。权衡利弊,死就死吧!王二狗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鼓起勇气往门口走去。

王二狗的手伸出又放下,伸出又放下了、、、、、、瑟缩着,王二狗终于下定决心。

‘砰、砰’,静静的小院传来淡淡的敲门声。

“姐,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你别劝我了,我不听的”。门内传来陆月烦躁的叫声。

“那个、、、、、”

良久。

“那个师姐,是我”王二狗弱弱的说道。

‘砰’王二狗话刚说完,门就被打开了。王二狗只感觉自己怀里突然多了一个温暖的东西,软软的,很舒服。

回过神来,王二狗发现师姐正紧紧的抱着自己,耳边传来低沉的哭泣声。王二狗知道自己把师姐给惹恼了,所以也不敢动,只是静静站着。

许久,陆月才放开王二狗,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完全不顾及自己已经哭花了的小脸,冲着王二狗就吼道:“你到哪去啦!为什么都不回来”。

王二狗一征,也不觉得师姐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当师姐是在关心自己,于是王二狗老实的答道:“师姐,不好意思,我去跟我师父习武去了”。

陆月愣了一下,惊疑的看着王二狗。“你有师父,我怎么不知道?”

“这、、、、、、”王二狗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半年前在后山遇到一个老爷爷,他让我拜他为师,做他徒弟,所以我这半年都在跟他习武”。

“什么老爷爷啊!”陆月瞪大了双眼,半信半疑。“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我在岳山派待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见过岳山上还有什么老人的啊!”

“没有,没有”。王二狗连忙摆了摆手。“真的有一个老人”。

见王二狗这么一说,陆月倒是相信了一些,毕竟陆月自己知道王二狗是从来不会说谎的。“对了,那个教你武功的老人叫什么名字你总该知道吧!”陆月盯着王二狗的眼睛,生怕会错过任何一个环节似的。

“他,他好像说他叫风清流”。

“风清流、风清流”。陆月喃喃的念叨了几声,突然陆月张开小嘴,睁大了双眼。“难道、、、、、、”

“那个教你武功的老人是不是年纪很大了”。陆月不确定的问道。

“是的,师父他老人家头发都已经花白了”。

陆月点点头,看来差不多了。

陆月现在是彻底相信了王二狗,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陆月有那么一个疼爱她的姐姐,她怎么会不知道一点岳山的幸秘呢?可别忘了陆月的姐姐陆滢可是岳山派的掌门啊!

而陆月正好也知道风清流正好就是岳山派的上一任掌门,只是在很久之前的除魔一战中神秘消失了,那时与天魔教活阎王一战后,风清流本是那一代掌门的徒弟,都已经接任掌门之位了,可是老掌门死于那一役之后,随后不久掌门风清流就撂下担子神秘消失了,于是岳山派这才将掌教重任交给了一代弟子陆滢,不然江湖六派的一代弟子都在苦苦习武的时候,作为岳山派一代弟子的陆滢又怎么会那么快就当上了岳山掌门呢。

陆月拉着王二狗往屋子里走去。“快进来吧!外面凉”。

“嗯”。

昏暗的油灯下,两人坐在一起,陆月没有说话,王二狗也不敢先说,一时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瓜子脸的刘海有些散落的披在额头,清美秀丽,自有一番脱俗的韵味。王二狗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陆月,一点都不感到尴尬,对于他来说,陆月师姐对他好,他就应该对陆月师姐好,应该感谢陆月师姐,正是因为他心思单纯,所以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陆月见王二狗紧紧盯着自己,顿时脸上愈发通红,红苹果般的小脸上更是闪烁着一股惊人的光泽。

什么叫爱情盲目,江湖儿女敢爱敢恨,可是却也怕碰到破木头啊!陆月完全沉浸自己的小甜蜜和害羞里,完全没有注意到王二狗虽然是在看着她,却是一种战战兢兢的看着,完全没有杂质的看着陆月。

沉静的气氛缓缓流淌在屋子里,陆月的闺房里传来一股淡淡的女儿香,浅红的纱帐似乎透着旖旎的春光。

许久,许久。

“师姐”。

一句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见陆月没有回应,王二狗还以为师姐犯困了,但是自己还有事跟师姐说啊!于是又轻轻的低唤了一声:“师姐”。

“嗯”察觉到自己失态的陆月立马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好像看王二狗看得呆了,连忙故作镇定的看了看别处,眼神无意间暼到王二狗。

“师姐我有事跟你说”。

“嗯,你有什么事说吧!”

“那个我要去一趟少林,师傅说我的病只有少林的易筋经才能治好,并且我还要回一趟黑石村去看一下我的父母”。

“原来你的病还没治好啊!那你去少林,你师父有没有教你什么方法,能让少林的方丈甘愿帮你的,要知道易筋经可是少林内力功法之极,怎会轻易授人呢?”陆月显然担心王二狗去了会遭到少林派的拒绝,毕竟易筋经乃是少林武学的精髓所在,怎会轻易与人呢。

“师父给了我一封信,让我交给慧智僧人”。

陆月点点头。“也是,看来你师父都给你想好了”。

“慧智是少林寺的方丈,你到了少林直接跟他们说你要见他们方丈就行了”。女孩子心思细腻,陆月生怕王二狗不知道慧智僧人就是少林的方丈,连忙提醒一句。

这一句倒令王二狗有些意外,本以为在师父眼里的慧智僧人只是少林一个权利大些的僧人,没想到竟然会是少林的方丈,想及此,王二狗也暗暗记下了师姐所说的话。

其实也不怪乎风清流老人这么叫,毕竟在风清流那个时代,慧智顶多就是被确认为了少林的下一代方丈,比起风清流来说简直不值一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