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王二狗的告别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004字
  • 2015-04-09 22:07:26

岳山派后山崖。

“孩子,如今你流云疾步也学会了,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说着老人从衣袖里拿出一封信递给王二狗。“你明天就可以下山了,记住,你的阴寒之体乃是天生体质,只有少林的纯阳功法易筋经才能帮你打通全身被阴寒侵蚀的经脉,消除经脉内的所有阴寒之气,彻底治好你的阴寒之体,这封信你交给少林的慧智僧人,他会帮你的”。老人拍着王二狗的肩膀,眼里一丝关切,一丝不舍。

风清流老人一生可谓是辉煌无比,可惜高手寂寞,一生的辉煌永远只会是生命中的一段时间罢了,哪一个高手不是辉煌与落寞同在呢?没有人懂他们,孤独的人生在漂泊中慢慢走向人生的终点,武学一途对于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们似乎已经走到了武学的终点,而徒弟却成为了他们生命的延续。这半年里,老人俨然已经将王二狗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看了。

王二狗接过信,静静的听着师父的吩咐,王二狗知道自己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而且师父很神秘,总是来去匆匆,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再遇见师父他老人家。

老人踱了几步:“你现在没有一把好剑,下山以后记得搞一把好剑用用,当有一日,你能化草木为剑,取人性命,那你就不需要用剑了,并且也证明你狂剑三式已经完全学会了。”

老人转过身,满怀希冀的看着王二狗。“记得帮我照看一下岳山派,知道吗?”

“嗯、、、、、、”王二狗不争气的掉下眼泪,对于王二狗来说,没有老人,王二狗现在可能就已经死了,更不可能有任何活下去的希望,老人不仅是王二狗的恩师,更是救了王二狗的恩人。

“去吧!男儿有泪不轻弹,莫要太过悲伤,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我师徒终究会散开,希望有朝一日还能相见吧!”老人淡淡的摆了摆手,身体一晃,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师父”。王二狗朝着老人离去的地方跪下,三叩首之后,王二狗恋恋不舍的扭头离去。

王二狗往山洞里走去,心里念叨着走之前还要去看一下大威武,跟大威武道个别,毕竟自己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静悄悄的山洞里,静的只听得见水滴落凹槽传来的叮咚声。石台上,王二狗紧紧的抱着大威武,大威武身上长长的毛发不时的塞进了王二狗的嘴里,可是王二狗却浑然未觉,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大威武。

‘吼’似乎是感觉到王二狗此时心情不是太好,所以大威武也会偶尔低低的吼叫几声,像是在回应王二狗似的。

很久很久,久到连王二狗也分辨不出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了,当夜色倾泻在这一片大地,天地被蒙上了一层惨淡的颜色。

“对了”王二狗突然想到自己还要回去和陆月师姐道别呢,一想到自己已经半年没有见到陆月师姐了,心里充满了激动,又有些害怕,不知道师姐她还知不知自己这个师弟啊!一想到陆月师姐,王二狗更加不舍了,但是自己的病必须得去少林寺啊!不然怎么办。

“算了,反正自己又不是不回来”。王二狗一想到这,心情又突然变得好了一些,不至于那么伤心了。

要说王二狗这么伤心也是情有可原,王二狗自小生活在黑石村,没有经历过太多世俗烦扰,但是却经历了太多世俗人所没有经历的痛苦,心思比较单纯,谁对他好,他就会变本加厉的对别人好,也许正是因为这一份心思,所以王二狗才会这么珍惜身边的人吧!

“大威武,不能陪你了,等我以后回来了,我再来陪你好吗?”王二狗对着大威武说道,也不管大威武有没有听懂。

‘吼’大威武干净黑亮的眼珠瞧着王二狗,闪着一丝疑惑。王二狗刚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袖子被大威武拉住了。

“大威武,我必须得走的,以后我会来看你的啊!”王二狗就这样跟大威武磨蹭了很长时间。动物如人,比人有情,当人们生活在尔虞我诈中时,动物却早就懂得了相亲相爱,互相珍惜。

当王二狗回到岳山派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王二狗打算先去跟陆月师姐道个别,想着天色太晚了,还是明天走的时候再道别吧!这么想着王二狗就开始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站住,你是何人”。突然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弟子把王二狗叫住。

王二狗转过身,看着来人一脸警惕的样子,连忙摆手道:“我是王二狗啊!”

“王二狗,不认识,你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说我就要将你捉拿回去交给师叔审问了”。对方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王二狗在说些什么,显然对方不认识王二狗,并且怀疑王二狗的身份。

“我是杂事间的弟子”。

“杂事间,那你这一身衣服”。

见对方打量着自己的衣服,瞬间了然,原来是因为这个而怀疑自己啊!于是陪着笑说道:“你若是不信,你带我去找陆师姐不就行了,我保证我绝对是岳山派的弟子”。

毕竟王二狗随老人习武,一直待在后山,半年间从来没有回来过,也难怪衣服破烂到连别人都认不出来了。

见王二狗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下这名岳山弟子犯难了,陆师姐是杂事间的管事不错,可是陆师姐什么身份啊!岂是他这种弟子见得着的,转念一想,这家伙连陆月师姐都认识,显然不能得罪,可是自己巡逻山派,万一晚上有什么坏人进来怎么办,想了想这名弟子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

“托托,你又在干嘛呢?又想偷懒啊!”这时远处走过来一个身形粗犷的汉子,只是满脸的痘痘看起来格外鲜艳。

“不是,余福,我这抓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但是他说他是杂事间的弟子,我这无法确认啊!”这名名叫拖拖的人说道。

“哦”余福走过来,疑惑的看着王二狗。

“你是谁”。余福问道。

“我是王二狗”。

“王二狗,这名字好熟啊!”余福疑惑的看着王二狗,上下打量了一番。

思量许久,余福突然跳起来拍手喝道:“对了,去年好像有个叫王二狗的挺出名的一个人,难道就是你”。

这一声大喝可把站在余福身边的拖拖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余福冲着托托神秘的说道:“这位就是半年前非常出名的一个岳山弟子,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消失了。”说着,余福还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瞄了瞄王二狗,小声的嘀咕道:“这人长得还没我好看,衣服脏脏的,长相又普通,丢到人群里还真没人认得出来,像我这样这么有标志性的男人,为什么陆师姐就不喜欢我呢?”

余福简直就是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倾诉着心里的不平啊!听得王二狗一愣一愣的,愣是没听明白余福说的是什么意思。

“哇!原来你就是那个二狗师兄啊!我叫托托,不久前刚加入岳山派的,还请多多照顾啊!”托托一脸敬意的朝着王二狗抱拳道,说完还露出一个花痴般的笑容。

王二狗指着两人,完全看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你们这是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啧啧”。

余福朝着王二狗投去一个你我都懂的眼神,随后大夸其词的描绘道:“你知不知道,你消失的这半年,陆师姐她找你都找疯了,差一点就把整个岳山派门人弟子的住处给翻了,为此还以为是奉师兄把你藏了起来呢?结果陆师姐把人家打得那叫一个惨啊!搞得奉师兄这半年提心吊胆的,都不敢出门半步”。余福一边说,一边围着王二狗转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好好见识到这位神级人物的风范一般。

余福口中的奉师兄自然就是岳山派的二代弟子奉无忌了,那个常常刁难自己的那个二代弟子。王二狗还真没想到师姐竟然为了自己做出了那么疯狂的事,本以为自己跟着师父修习,自己身份低微,这半年里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才对,没想到师姐竟然在这半年里不停地找自己,想到这王二狗的眼眶禁不住湿润,心里酸酸的。

想即师姐,当下王二狗不做停留,脚步轻移,朝着师姐的住处飞去,心里暗下决心,只要能见到师姐,即便被师姐骂个狗血淋头也在所不惜。

“这、、、、、、”

良久,托托才眨了眨睁大的眼睛。“这真的只是那个陆师姐喜欢的废物师兄吗?”刚才王二狗离开,托托完全没看见他是怎么离开的,只是感觉有一阵冷风吹过。

托托侧过头,打算问一下余福,只可惜他失望了,因为这时他发现余福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看样子比自己更惊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