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离去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055字
  • 2015-04-09 09:00:31

龙门镖局内,一个小斯慌张的往里面跑去。

小斯跑进大堂,看着夫人张莲:“夫人,外面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自称是少爷的师父,你看这?”

秦叶一听小斯这话,有些不确定。“什吗?我师父来啦!”

“是的,秦小姐,外面来了两个人自称是少爷的师父和师伯”。

“走,快去迎接啊!”张莲喜出望外,完全没想到龙若的师父竟然来了,要知道像龙若的师父这一类人一般都是在派中潜修,很少来到世俗人家的,既然这回连宋掌门这种贵人都来了,这说明龙若很受掌门重视,这做母亲的当然觉得脸上有光,怎能不令张莲高兴呢?

“不用啦!我们已经进来啦!”。

只见两道人影飞进堂内。说话的正是站在掌门宋不悦身边的粗犷大汗,闪亮的光头显得格外刺眼,黑乎乎的皮肤跟烧炭的似的,相比于宋不悦稍微秀气的身体,这龙若和秦叶的师伯可就粗犷多了,像个江东大汉,大大咧咧的。

这个粗犷大汉是嵩山派掌门宋不悦的弟弟,黑棺材宋行。

相传宋行比他哥哥武功还高,一生苦练嵩山派的绝世武学旱阳神功,所以才把自己搞成这种黑乎乎的样子,正是因为宋行有毅力,能吃苦,为人豪爽,所以嵩山派的上一任掌门在去世前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宋行,但是宋行头脑简单,认为自己不如哥哥宋不悦脑子好使,所以坚决不要掌门之位,为此还跟上一代掌门闹了几天。

而后,嵩山派掌门一想,既然宋行不想要掌门之位,那就将掌门之位传给宋不悦也是一样,宋不悦城府深,狡猾善诈,虽然精力都没有用在武功上,但是宋不悦有个好弟弟不就行了,正好宋行心思太过粗糙,两人在一起管理嵩山派,差异互补,嵩山派何愁不能发扬光大呢?

就这样,宋不悦毫无疑问的当上了嵩山掌门,而事实也是如此,宋不悦此人的确很有手段,把嵩山派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嵩山派的实力也在蒸蒸日上,隐隐有盖过其它七派之势。

秦叶冲过去就甜甜的叫着。“师父、师伯”

在两人面前,张莲这一个世俗女子怎敢托大啊!当下张莲恭敬的向两人抱了抱拳,“宋掌门、宋前辈”。

“张母,莫要见外了,我那徒儿呢?”宋不悦朝着张莲问道。

“龙儿刚才听见龙门镖局后面有打斗的声音,所以过去了”。

“是啊!师父,大院后面的祠堂里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所以师兄这才过去的”。

“既然那边有打斗,我过去看看吧!”宋行朝着几人说了一声。

“也好,你去看看,也放心一点”。如果不是宋行过去的话,那宋不悦绝对也会过去的。

龙若进入祠堂,正好看见莫丽的尸体滚落在祠堂外的院子里。

看着邢剑的背影,龙若一抱拳:“不知阁下是何人,为何在我龙门镖局的地方随意打杀别人”。

因为莫离的头颅已经被踩得不成样子了,所以龙若并不知道躺在地上的正是岳山派的二代弟子莫离。

邢剑收回看向画像的目光:“龙若,好久不见”。

“是你”。龙若有些意外,随后非常冷静的问道:“邢兄,不知你为何会出现在这,这院子里的这具尸体是否与你有关”。龙若和邢剑是认识的,一个是岳山派的天才弟子,一个是嵩山派的天才弟子,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

“你是说他”。邢剑笑着指着地上的尸体,一脸的嘲弄。

龙若眼神严肃,感觉邢剑有点像是在逗自己,好像跟自己说话就是在跟他自己说话一样,抑或他根本就不把自己的存在当回事,这让龙若皱了皱眉头。

殊不知此时在邢剑的眼里,龙若就跟死人一样。

轻蔑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看向龙若。“你反正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地上的那个是莫离,一个小人罢了,不足一提”。邢剑指着龙若。“至于你是一个值得敬畏的对手,人品俱佳,不出意外会成为一个强者,只可惜你父母贪图我邢剑的剑法,我俩注定只能是敌人,你被我杀了也只能怪你的父母太无耻了”。

“什吗?”

看着龙若一眼惊异的样子。“也罢,我并不是一个滥杀的人,告诉你也无妨,让你死了也做个明白鬼”。

邢剑背负双手,陷入深思,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二十年前的那一夜,我邢家上百号人被你那个所谓的父亲龙羽鹤和他的弟子龙四海全部杀了,我能有今天是不是该感谢你的父母啊!”

邢剑吁了一口气,让嗜血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你知道吗?我邢家人遵循祖训,甘愿做一个平凡的家族,世代不修习武功,即便练了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罢了!不然岂会让龙羽鹤那对狗贼得逞”。

“你是邢家的后裔,可是你邢家不是得罪了人突然被灭了吗?我龙家只是买下了这一块地盘罢了”。

“哼!龙羽鹤那对狗兄弟若不是杀了我家人,占了我家族的地盘,就你们还配称为龙家”。邢剑说道气愤处,恶狠狠地冲着龙若吐了一口唾沫,脸上浮现出一丝疯狂的笑。“龙羽鹤那对狗兄弟想要我邢家的荆十三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可惜他得不到,得不到的,他永远也想不到对我祖宗不敬之人,怎么可能得到我祖宗留下来的剑法典籍,到时等我练成荆十三剑,我就用它取下你龙家一家人的狗头怎么样”。说着,邢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里闪着嗜血的兴奋。

“怎么可能,我父亲和二伯不是这样的人”。龙若半信半疑,虽然邢剑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但是这件事涉及父亲和二伯的往事,事关龙门镖局的清誉,龙若也不敢轻易相信谁说的话。

邢剑舔了一下手中长剑剑身上沾着的鲜血,眼中露出一丝快意。“算了,二十年前的仇该报了,看在你是我值得敬重的对手我才跟你说了半天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杀你问心无愧,因为你该死”。语气霸道,不可一世。

‘砰’两人针锋相对。

“不好”龙若大惊失色,知道地上是莫离得尸体时自己就已经在暗暗警惕了,没想到邢剑挥过来的长剑自己连一下都挡不住,差距太大了。

龙若接了邢剑一招,雄浑的剑意直接将龙若震退数步,而见邢剑似乎只是随意的挥出一剑罢了,想即此,龙若知道自己不是邢剑的对手,待在这只能等死,于是心念急转,就想退去。

龙若可不像莫离那般狂妄无脑,知道打不过还打。龙若身为嵩山派掌门的弟子,其心思敏捷超乎常人,人品豪爽,这也是为什么此人值得武痴邢剑尊重的原因,只可惜两人注定只能成为敌人。

看着龙门镖局的方向,一个粗莽大汉正在往这边赶来,那雄浑的内力使得大汉身轻如燕,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焦躁了起来,时不时的发出爆鸣声,邢剑收回目光,看着龙若逃去的方向。“算你走运,等我练成了荆十三剑再找你们算账”。

邢剑飞速后退,隐没在黑夜中。

看了一眼后面,见邢剑并没有追来,龙若停下脚步看着祠堂的方向。“看来得回去问一下母亲,把整件事情弄清楚才行,而且这邢剑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可怕,这内力都能赶得上我师傅了,简直是太可怕了”。

“龙儿,你在这里啊!”。

龙若往后一看,发现师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当下就明白为什么邢剑没有追过来了,邢剑是个聪明人,知道他武功再好也不可能是自己师伯这些老一辈高手的对手啊!更何况自己的师伯,江湖人称黑棺材,虽然称呼丧气了点,但是正是因为师伯武功高强,且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大开杀戮,这才被人称为黑棺材的。别看黑棺材脾气不好,且非常嗜杀,但是对待同门还是非常和气的,对待弟子也非常和善,换一种话说,那就是他能很好的游刃于外人与自己人之间,有情有义,是为一个不可多得的英雄。

“师伯,你怎么来啦?”龙若惊喜的看着师伯,心里也是非常感激的,毕竟若是这一次不是师伯凑巧出现在这的话,那么自己的这一条小命肯定是要丢在这里的。

“不只我来了,你师傅也来了”。宋行笑道。

突然,宋行有些惊疑的看着龙若。“是什么人将你逼成这样的”。

看看自己身上的剑伤,龙若知道师伯关心自己肯定会问的,不过自己还是得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当下龙若冲着师伯苦笑道:“师伯,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师父还等着咱们呢?”

其实龙若也有自己的苦衷,师伯性子鲁莽,就这样告诉他的话难免会造成嵩山派和岳山派的隔阂,那是对双方都不好的,还是先弄清事实再做打算为妙啊!

“也好,回去再说吧!”宋行不疑有它,点点头带着龙若朝着龙门镖局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