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比试(一)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856字
  • 2015-04-06 13:42:31

豫州城的一家客栈。

“喂,你们知不知道啊!这佛陀寺的僧人被龙公子给灭了啊!那一地的可怜僧人啊!让我看着都觉得可怜,这些个富家子一天到晚净干些杀人的勾当,怎么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呢?”客栈里一个尖腮下巴的小伙子叹息的说着,看样子是在为佛陀寺的僧人感到惋惜,只是那样子看着挺滑稽的,说出的话虽然在是为佛陀寺的僧人感到惋惜,但是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伤心的情绪,像是在拿这个消息来博得大家一笑似的,颇有几分卖唱的样子。

这时坐在旁边的一个鹰勾鼻子的中年人气愤的哼道:“哼!那些个名门贵族最喜欢欺骗我们这些个老百姓了,一边欺骗我们说将我们女儿送过去当丫头,好吃好住的管着,每个月还有些月钱,结果呢?不是转手又将我们的女儿给卖了就是将我们的女儿拿去当了妾侍,这到头来啊!害的不都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吗?

“不会吧!小老儿以前的孙女差点被王大户家给抢了去,还是龙公子看见了,好心救了我家孙女,这才才没有让我家那可怜的女娃被贾大户家的少爷给玷污啊!”旁边坐着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们甍声甍气的说着,显然不是很相信他们说的话。

只见他这话一说出来啊!他桌子上坐着的两个老人立马就不乐意了,其中一个老人忙把他拉着坐了下来。“王大爷,那也别再提你那丁点破事了,这龙门镖局的龙公子虽然以前看起来很好,但是你也不看看这豫州城的那些个官员,平时看起来和和善善的,可是你递状纸,有求于他们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大爷,得好好供着,用银钱塞着,塞到他们满意为止,而且这状纸还不一定能告成。”

所谓是三人成虎,大家都这么说,这个花白头发的老人也只是略微想想就觉得也对,于是这个消息也就传开了,而这时刚离开方云山不远的龙若和秦叶还一点都不知道。

皇宫校场,靖安帝高高坐在首席台上,一干群臣皆是坐在下方。

东厂命天罡的住处。

‘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谁啊?”命天罡走过去开门。

“啊!许公公啊,这是什么风把你这个皇上面前的大忙人给吹过来啦!”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自从自己被变相的软禁之后,平时阿谀奉承自己的官员可都跑了,巴不得跟自己撇清关系,这许公公可还是这么久以来头一次来看自己啊!肯定是有什么事用得着自己。

一见命天罡开门,许公公赶紧拉着命天罡就要往外走,刚才自己在大殿上已经惹圣上不快了,这回做事可要一定快些,不能出什么幺子,做他们这一行的当然是捡皇帝喜欢的说,不喜欢的骂喽,这样才能活得长久。当下许公公、就拉着命天罡说:“厂督,陛下召见你,快随我走吧!”许公公因为是自己跑过来的,所以说话都有些急促,喘不过气来。

见许公公这副模样,当下命天罡不声不响的从袖子里拿出一通银票往许公公手上一放:“许公公啊!你也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你就给我说说这陛下突然召见我所谓何事啊?”命天罡是何许人,官场做人也很有一套,知道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召见自己,还是先问个清楚再说,到时也好有个准备不是。

“嘿嘿!”许公公美滋滋的笑着,不声不响的将银票收了起来。“是这样的,今天左丞相向陛下举荐一人当国师,皇上问他会什么,他说什么都不会,就会些武功,皇上这才让我来请厂督,不过我想就他还想当国师,半吊子出家的还差不多,怎么会是我们厂督的对手”。

许公公收了钱,当下刚才在大殿上吃瘪的心情也好了不少,都说太监善妒,这许公公可是把作为一个好太监的角色演的淋漓尽致啊!可惜命天罡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听许公公后面的话,而是在仔细分析利弊。“这皇上如此这般,如果自己赢了必然更会为靖安帝所不容,若是自己输了可能还能保得一时安稳,只是不知这丞相推荐之人到底是谁啊?他怎么会突然举荐一人来当国师呢?要知道我大明可是从来没有国师一职的,只因国师地位太高,帝王心术,历代皇帝都不会给任何人国师一职”。这样想着,命天罡眼里闪着疑惑的色彩。

“许公公,不知这位国师是谁?”

“这个、、、、、、”

见许公公面有难色,命天罡还以为许公公不愿意透露,当下又塞了一通银票过去。

可是这回许公公却推了回来,许公公很清楚做人要有底线,做他们这一行的不能贪得无厌,有时收一次可以增加彼此的合作,官场上谁没个朋友的,你要是不收那才不够朋友,收第二次那就是贪得无厌了,人家也许表面上不说什么,甚至笑着对你说:“收下吧!一点小心意”。但是背地里绝对会怀恨在心,所以当下许公公推过银票,欲言又止的说道:“这左丞相推荐之人我也不认识,只听皇上说是叫布鲁诺的一个人”。

“原来是不认识啊!难怪许公公欲言又止”。命天罡这么想着,知道许公公不会收自己的银票了,又不好意思再收回去,当下就将银票分成两半,一半递给许公公。“许公公,你也知道如今我被陛下软禁,这日子不好过,还请许公公没事的时候吩咐膳房给我多添些油盐”。

“那是当然,厂督客气啦!”说着许公公收下银票。“厂督,跟我走吧!圣上还在校场等着咱们呢”。

一走入校场,许公公连忙两三步走到皇帝身边恭恭敬敬的站着。

命天罡朝着靖安帝拜去。“臣命天罡叩见陛下”。

“呃,命天罡来了,你看你身边的那位就是左丞相推荐的国师布鲁诺了,朕想让你检验一下他的手上功夫,思来想去,也只有你最适合了,你可不要辜负朕的厚望啊!”靖安帝淡淡的语气从前面传来。

“是”。这时命天罡才看向身边这个满脸胡渣的大汉,但是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不认识,当下就觉得很奇怪了,以自己见识,凡是江湖上稍微有些名气的人自己都该认识才对,可是眼前此人自己确实没有印象。

靖安帝走过来,看着布鲁诺。“布鲁诺,这位是东厂厂督命天罡,过会你只要能打败他,这国师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谢皇上”。布鲁诺毫不推辞的谢道。

“呵呵!好,朕看好你”。随后靖安帝看向两人。“你们两个一个是我的东厂厂督,一个是我的未来国师,都是我的左膀右臂啊!你们挑吧!是用兵器还是赤手空拳”。

“臣无需使用兵器,大家同朝为官,不能因此失了和气”。命天罡脸上露出一如既往的和善。

布鲁诺上下打量了命天罡一番,“看来这个命天罡就是我这次任务所要杀的人了,只要除掉这棵墙头草就行了,真没想到陛下养虎为患,竟然怕除去命天罡的时候引起靖安帝的警觉,到时恐怕没有除掉命天罡这个叛徒,反而破坏了整个计划”。

也不怪乎布洛诺这么想,事实也是如此,命天罡长期待在东厂,在靖安帝的眼皮子底下,松赞无极知道命天罡是墙头草,两边摇摆之后就有心要除掉此人,但是又怕交战的时候没有杀掉命天罡,让他逃跑了也就算了,到时皇宫大内,那交战的动静必然惊动靖安帝,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届时命天罡彻底反戈,投向靖安帝,那松赞无极的计划岂不是全部要落空,而且天下楼到时肯定也不保。

天下楼遍布整个大明王朝,掌握了几乎绝大多数官员见不得光的辛密,上至丞相内辅,下至小官小吏,可是不要忘了大明还是靖安帝做主,何况靖安帝武功高强,只要有个内应知道天下楼的布局,那岂不是将天下楼暴露在靖安帝的眼皮底下。之所以这么多年天下楼明明掌握着那么多的辛密,却没有人敢动他,那是因为天下楼势力强大,而且楼主神秘,总阁和各个分阁都不好找,而且也没有像靖安帝这样有巨大权利的人去找他的麻烦,这才是天下楼能够一直存在的原因。

当下布鲁诺向命天罡抱了抱拳:“既然如此,我们就手上切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