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流云疾步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390字
  • 2015-04-05 20:41:08

这天早上,摩崖岭八小鬼用马车运着陆无双爷爷的尸体往德州城方向而去,巨大的星棺架在六匹马的车上。此去路途遥远,而同行的还有血灵儿和碧落阎君。

岳山后山崖。

‘砰’当最后一剑落下,老人很是满意的看着王二狗的剑法。“孩子,你自随我练剑已有些时候了,如今你可以出师了‘。

王二狗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眼带希冀的走过来,一脸的干笑。“师傅,我练剑已经花费了两季时光,不知道你现在还想教我什么啊?王二狗如今因为苦练狂剑三式,身上的皮肤变得黝黑,身上寸寸肌肉肿胀,虎背熊腰,颇显得威风凛凛,再也不似以前那种病耗子的虚弱模样了。

“呵呵!教了你狂剑三式你还不知满足啊!这狂剑三式可是天下剑法的克星啊!你知道他有多厉害嘛!你、、、、、、”老人不争气的骂着王二狗,对于王二狗将自己交给他的惊世剑法不在意很是生气,这些天老人也看出来,王二狗可能也是以前被人欺负惯了,身上缺乏一种刚毅的杀伐之气,所以这些天总是希望老人在最后再教他一种逃跑的武功,这使得老人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无奈。

“师傅,你不也说江湖险恶吗?你不教我逃跑的武功,我要是打不过别人怎么办?”王二狗老老实实的说出来,还颇显得有那么一回事似的。无怪乎王二狗一直这么想,性格懦弱的王二狗怎么是如此这般就可改变的呢?强者的成长总是需要时间和磨难去祭奠的,此时的王二狗空有绝学却不知,一心只想要再练一门逃跑的功夫。

老人叹了一口气,强者是不需要逃跑的,有逃跑之心就不可能成就强者,出于对王二狗的关爱,老人也不希望王二狗在吃人的江湖上遇到什么危险,于是叹息的说道:“也罢,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看你小子如此坚定,我就再教你一种逃跑的武功吧!”

一听师傅说这话,王二狗高兴的同时也知道师傅生气了,不然不会叫自己小子的,一般师傅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这么叫。

只听老人幽幽说道:“我有一门逃跑的功夫叫流云疾步,这还是当年跟那位神偷学的,你要不要学”。老人偏头看向王二狗。

“学、学,当然学了”。王二狗理所当然的点头,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再配上威武霸气的黝黑胸膛,怎么看都显得不和谐,殊不知这一幕落在老人眼里,更是心中破口大骂:“你个不争气的王二狗,白瞎了这一副好身材,怎么就这么胆小”。当然老人却只能心中大骂,一双怒其不争的眼睛死死的瞪了王二狗一会,直把王二狗瞪得莫名其妙。

王二狗挠挠后脑勺,实在想不通师傅为什么又瞪自己,只当师傅病又犯了,一些诡异的行为又出来了,不然怎么会被岳山派的人当作疯子看待呢?当下还以为师傅眼睛不舒服呢?

“看好了,这流云疾步分为三式”。老人飞快行走,身体左支右晃,一下子在地上留下一道残影。“此为第一式平地式”。随后老人飞掠而起,脚踏空中的碎石,身如青云。“此为第二式水潮式。”说完老人纵身一跃,沿着山体直冲而上,莽莽山崖,老人却如履平地。“此为第三式山体式”。

“怎么样?我这一把老骨头还行吧!”

声未到,人先到,当王二狗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师傅就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行,就是太快了,看不清啊!”

“练,练着练着就会了,练会了天下尽可去得”。老人只留下这一句话就走了,身形如一道残影飞掠而上,踩着山岩,这不正是流云疾步第二式山体式的运用吗?王二狗知道师傅这是又要撇下自己,一个人去享用猴儿酒了,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罢了。

京城,皇宫大殿。

大殿内靖安帝威严的坐在龙椅上,脸上带着一丝平时的慵懒,仿佛对于天下的管理已经很满意了,现在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的兴趣似的。

“传布鲁诺进殿”。一道尖锐的嗓音在大殿内响起。

随后一个穿着道袍的山人从大殿外走了进来,浓眉毛,粗胡渣,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的看着龙椅上的靖安帝,大着嗓子口头而立:“山野草民布鲁诺叩见陛下”。

“起来吧!丞相将你推荐给我,说你有经天纬地之才,可堪重用,可有此事”。靖安帝威严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布鲁诺不卑不亢地回道:“经天纬地之才不敢当,但是卜卦算命我倒是略通一二”。

“大胆,竟然敢欺骗皇上”。靖安帝还没说话,他身边的许公公倒是先说了。

靖安帝不咸不淡的瞥了许公公一眼,直将许公公吓得身子一颤,心肝都快掉出来。“自己怎么那么浑呢?这不是陛下还没表态吗?自己干嘛那么急着示好讨主子开心啊!这一下弄巧成拙了”。许公公本来以为圣上一定会大怒,认为这个布鲁诺枉顾圣眷,一定会惹怒圣上,没想到圣上竟然没有发脾气。要知道靖安帝可是非常善于猜忌的啊!自己这般到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么想着许公公心里可是后悔不已啊!

“那除了卜卦算命,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吗?”既然能够劳烦丞相左执推荐,靖安帝可不认为布鲁诺只是一个花架子,而且看他气息匀长,定然也是一习武之人,除此之外,就这份临危不惧的修养就足堪重任了。

“陛下,我武学略通一二”。

“哦,没想到你竟然懂得武学,既然如此,你就和东厂厂督比试一二吧!生死自负你看怎么样?”靖安帝可谓是行事非常狠辣,在他认为,布鲁诺若是打不过命天罡抑或连逃跑都逃跑不了,那还有什么用,还当国师呢?那简直就是欺君罔上,死了也就死了,若是与命天罡平分秋色抑或武功上跟命天罡差不了多少,那倒是可以栽培一二,为自己所用,至于打败命天罡,这个靖安帝倒是真没想过,命天罡好歹也是靖安帝的人,知根知底,他可不认为命天罡是那么好对付的。

“小姐,喝点水吧!”此时在路上的碧落阎君一行人可是赶路赶得飞快,血灵儿为了将陆无双爷爷的尸体早日送去吐蕃可谓是日夜兼程,毫不怜惜自己的身体,这看在碧落眼里,简直就是一种残忍的自杀行为。

“不用了,还是赶快赶路吧!”血灵儿摇了摇头,完全没有要接过水壶的意思。

“小姐,此去吐蕃路途遥远,岂是一两天就能到达的,身子要紧啊!不能太过着急”。碧落阎君担心的看着血灵儿苍白的脸庞,真担心她哪一天会突然倒下去。

“我没事,还是先赶路吧!”

血灵儿坚决推辞,碧落阎君也只能无奈的答应,只希望小姐能够尽快从伤心中走出来,殊不知她这个美好的愿望在不久的将来只能成为一个遥远而不可及的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