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月色如血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360字
  • 2015-04-04 10:50:52

旭日神教,夜色下的摩崖岭上点满了火把,时不时的走过几个教众,井然有序的巡逻着,整个旭日神教给人一种戒备森严的感觉。

摩崖岭的一个小亭子里,血灵儿静静的蹲在亭子旁边,借着皎洁的月色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山林,不得不说摩崖岭的景色还是非常好看的,一如残月照耀下的山林显得格外的寂静,夜色弥漫,看到的是一片朦胧的黑色,仿佛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发什么呆呢?”碧落阎君笑着走过来,随意的坐在血灵儿身边。

血灵儿偏过头看着碧落阎君,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孤寂。“碧落姐姐,你说他还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啊!我是说万一他还活着、、、、、、、”

“好啦!别瞎想”。碧落阎君亲密的挽起血灵儿的手,发现血灵儿的一双手竟然如此冰凉,借着月色,这一看可把碧落阎君看的吓了一跳。“小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啊!”那是一种碧落阎君自己平时从未发现过的一种惨白,毫无血色的小脸出现在血灵儿身上。

“走,小姐,跟我进屋去,不能在这呆了,这风大”。碧落阎君不由分说的就要拉起血灵儿。

血灵儿撇过碧落阎君的手,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要在这里陪无双看雨景,明天我就要出发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再次回来陪无双看一次雨景啊!”淡淡的落寞之声,夹杂着对恋人的无比眷念。

碧落阎君看了一眼山下,这大晚上的,哪来的雨啊!更何况晚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景色,看到的只是一片渗人的寒意罢了。

碧落阎君知道血灵儿在说什么,那是陆无双刚来摩崖岭的那几个月,血灵儿自小在摩崖岭上待着,戴着小魔女的称号,人人敬畏,所以也就因此没有什么朋友,没有几个可以聊得开的人。可是遇到陆无双就像碰了钉子一样,于是血灵儿三番两次去找陆无双麻烦,陆无双都只是淡淡的瞥着她,不怎么理睬,两人待得最多的时候就是在这座小亭子里了,因为陆无双喜欢蹲在这座小亭子里看山景,怀念自己的爷爷,而如今却换成了血灵儿一个人静静的蹲在这里,怀念着陆无双的笑脸,世事无常啊!人事变迁。碧落阎君也不得不苦笑。

“走吧!小姐,你身体这么差就不要再在外面待着了,你要看山景,等把陆无双爷爷的尸体送过去了,我再带小姐在这里慢慢看还不行吗?”碧落无奈,却又担心血灵儿的身体。

“不了,你走吧!我想静静的待在这里陪着无双”。深情而落寞,一对双眸静的看不出任何神色。

“小姐,陆无双他已经死了,别再欺骗自己了好吗?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即便是他当时没有受伤都活不下来的,更何况他还被火麒麟给捅伤了”。

血灵儿抱着双腿,下颚搭在小腿上,身子轻微的颤抖着。“不,他一定还活着,他还答应以后带我去神农谷的,他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小姐”。碧落阎君双手捧着血灵儿的小脸,一脸郑重的看着她。“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可能活着的,我们是人,习武之人,不是神,更何况他武功还那么低,并且受了那么重的伤,那可是火麒麟造成的伤,带着一丝灼热炎力的”。

“不,他没有死,不、、、、、、”说着血灵儿竟然抱着腿痛苦的哭了起来,其实只要是当日在千渊山麒麟洞的人都知道,陆无双的死是必然的,没有任何活得下来的可能,习武之人毕竟还是人,不是神,更何况天下哪有神啊!习武之人也会死,只是一个早晚罢了。

碧落阎君抱着血灵儿的头,轻轻拍着血灵儿的肩背,待血灵儿哭的差不多的时候,碧落阎君这才托起血灵儿的脸,只见本来就面无血色的脸更是一片惨白,眼泪都很少了,神情麻木,本以为让血灵儿哭一会,释放一下心中的郁结就会好一些的,哪知道这个结根本就是解不开啊!碧落阎君也能无奈的叹息罢了,只希望血灵儿在将陆无双爷爷的尸体送去吐蕃之后,能够渐渐淡忘这一切吧!

江湖儿女太重情,情到深处总伤己。

月色掩映的小亭子里,失去了也就是失去了,总是难以挽回,人们总到失去时才会懂得珍惜。

碧落阎君走出亭子,刚走出不远就看见孟婆站在自己前面,看着小亭子的方向,碧落阎君知道孟婆也是在担心着血灵儿的身体。

孟婆转过脸,看向碧落阎君:“灵儿她怎么样了?”

“小姐她身体很差,情绪低落,不知怎么搞的,我总感觉小姐会想不开似的”。

“明天你跟着小姐一起去吧!一路上也好有个伴”。孟婆无奈的叹息,慢慢向总坛的方向走去。

“是!”碧落看着孟婆渐渐远去的背影,知道孟婆这是要去教主那,将有关血灵儿的消息告诉教主。

月色如血,不知仇煞了多少人。

少林寺山下,松赞无极和布鲁诺停下脚步。

“国师,这回我让你回来是希望你去大明皇宫,去做大明的国师,靖安帝为了平衡势利,定然会仰重你,以借你来牵制命天罡,那样就能让命天罡更好的为他效力,不至于起什么叛逆之心”。

布鲁诺疑惑。“陛下,你既然已经开始实行计划了,这命天罡不是天下楼的天字探吗?为什么我们不一举将靖安帝摆平,直接坐上皇位呢?”

可想而知这布洛诺还是非常受松赞无极重用的,竟然连皇宫大内里的东厂厂督命天罡就是天下楼的天字探这一辛密都知道,可想而知松赞无极对布鲁诺甚是信任。其实主要还是布鲁诺此人潜伏少林十八年,如今武功极高,再者则是布鲁诺此人乃是吐蕃子民,生性憨厚,虽然有些鲁莽,但是性子直爽,视君如父,所以松赞无极很是放心此人。

松赞无极摇了摇头:“靖安帝武功深不可测,既然能稳坐江山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角色,而且命天罡这个墙头草两边摇摆,迟早会在背后捅一刀,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兵行险招的,万一杀不了靖安帝,还引起了中原武林的戒备,那就得不偿失了,十八年都等了,还在意这些么?”

“既然这样,属下一定不负陛下所托,只是不知道我这去靖安帝眼皮底下当国师到底有什么用啊?”

松赞无极转过身,语气一重。“想办法除掉命天罡,最好是让靖安帝和命天罡狗咬狗,在这期间,我会让李挽歌去帮助你的”。

“挽纱公主也在大明?”布洛诺有些吃惊的问道。毕竟李挽歌身份特殊,乃是吐蕃的挽纱公主,身为臣子的布鲁诺自然而然的有些惊异挽纱公主竟然会在大明了。

“嗯,是的,如今她是天下楼的地字探,到时我会让李挽歌全力帮助你的”。

“多谢陛下”布鲁诺郑重的叩首,两人就此分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