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乱世的开始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433字
  • 2015-04-02 13:23:46

摩崖岭后山,三尺涧。

三尺涧是摩崖岭后山山崖下的一个寒潭,这三尺涧之外是千尺碧水,而这三尺涧就在这千尺碧水中间。说来也奇怪,凡是在这三尺涧之内则是一派冰冷彻底的寒水,而在三尺涧之外则是千尺碧水,两者分明隔不了多远,可是偏偏却又有天壤之别。

“快往上拉”。黑无常一边大声的喊着,一边和八小鬼以及白无常一起拉着一根粗粗的绳子,绳子的一端就在三尺涧之中。很快,一个水晶棺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说是水晶棺材,可是这个棺材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那一刹,空气中的温度瞬间降低,变得寒冷彻骨,这分明是一个千年寒冰打造的棺材嘛!而在这寒冰棺材之内躺着一个面色安详栩栩如生的老人,鹤发童颜,这正是陆无双的爷爷百草药王林百草。

当日,德州城外,林百草为五毒门所害,陆无双将爷爷的尸体背到了这旭日神教的总坛摩崖岭,后陆无双爷爷的尸体被血灵儿放入了星棺,沉入了这三尺涧内,故林百草的尸体一直完好无损,像是仍然活着一般。

碧落阎站在血灵儿身边,满脸复杂的看着血灵儿。“小姐,难道你要把这个送去吐蕃”。

“是的,无双曾经跟我说过,他在吐蕃还有一个亲人,那就是他姨姨,所以我想将爷爷的尸体送过去,也好完成无双没有完成的遗愿”。血灵儿木讷的回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块一棵死后千年未倒的沙漠胡杨,头发有些凌乱,形容枯槁,这对于以前一直那么爱美的血灵儿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充满血丝的眼睛里也只有在谈到陆无双的时候才会有一丝的情绪变化。

看着这样的血灵儿,碧落阎君也只能无奈的叹息,看来这小姐也是继承了主母的痴情啊!

而碧落阎君心中所说的主母自然就是血灵儿的母亲姬如月,一个痴情却又悲剧的女人,深爱着血无心,最后却无法摆脱属于自己的枷锁,永远将自己囚困于蛇王谷,不愿原谅血无心,不愿原谅自己,迈不过去心中的那道坎,最后跟血无心的爱情只能是有缘无份。

“小姐,不如就让我们把人送过去吧!你这样的身体禁不住折腾的,此去西域、、、、、、”碧落阎君还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血灵儿挥挥手打断了。

‘噗’碧落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

‘啪’黑白无常和八小鬼立刻也跟着跪在地上,看向血灵儿的眼里闪着不忍。

黑白无常早在血灵儿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旭日神教的教众了,都是看着血灵儿长大的,谁说魔教之人嗜杀,谁说魔教之人手段残忍,殊不知魔教之人有情有义,敢爱敢恨。

血灵儿身子一摇一摆的走到寒冰棺前,低头静静的看着老人安详的脸庞,半晌功夫,血灵儿这才回过神来。

“不用劝我了,你们不跟我去,我自己也能把爷爷的尸体送过去”。血灵儿说完,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众人,眼睛缓缓合上,静静的趴在寒冰棺上,丝毫不在意千年寒冰的冰寒彻骨。

看着血灵儿被寒冰冻僵的身体,小脸毫无血色,众人也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无奈的叹息罢了,解铃还需系铃人,陆无双已经死了,也许时间能让小姐慢慢好起来吧!众人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

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血教主和孟婆以及黄泉阎君静静的站在这里,冷风轻拂,激起一阵寒冷的凉意,可是此刻寒冷的却不是三人的身体,而是一颗怜爱的心。

孟婆低声说道:“教主,灵儿她、、、、、、”

站在前面的血无心静静的看着远处的血灵儿,眼神中尽是一片疼惜,摇了摇头。“就让灵儿自己去折腾吧!也许等过了这个坎就好了呢?”

少林山下的紫竹林,密密麻麻的高大紫竹,长满了整片山岭,微风轻拂,这里简直就是一片林海啊!如果有人进来了,恐怕都不容易找到出去的路吧!

一个黑衣人影从山上飞掠而下,一头钻进紫竹林内。黑衣人在其中一颗紫竹上摇了一下,瞬间此处响起一片清脆的铜铃声,不过铜铃声不是很大,仔细一看,原来中间有几棵紫竹上系着几根细线,从这一根竹子连到另一根竹子上,细线上挂着小铃铛,一阵摇动正好能在竹林里的一小范围内听到铃铛声。

‘砰’一路竹子摇晃,一个明黄人影几个闪烁就到了黑衣人眼前。黑衣人看见来人,单膝跪地:“参见陛下”。

“起来吧!”明黄人影淡淡的回道,这明黄人影赫然就是吐蕃皇帝松赞无极,而那个黑衣人正是吐蕃的国师布鲁诺。

只见布鲁诺从袖中拿出一方纸张,恭恭敬敬的递给松赞无极。“这十八年间我陆续将藏经阁的秘录典籍抄写了一份让人送至吐蕃,只是前不久这接应之人无意间被少林弟子发现了并囚禁了起来,现在少林的典籍只有一本易筋经还没有被抄录”。

松赞无极看着布鲁诺,微微皱眉。“易筋经才是天下武学至宝,为什么你潜伏十八年却独独没有抄录易筋经呢?”

“陛下,非是属下不想抄录易筋经,而是易筋经上写的只是一些佛家经书,讲的都是佛家历史,却没有任何武功典籍的样子”。

松赞无极眯起眼,看着少林寺的方向。“有这种事,你明天下山将易筋经带过来,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奥秘”。

“这”布鲁诺有些为难。“陛下,非是属下不想,而是经书典籍带不出来,这藏经阁乃是少林寺的根本,藏经阁内有一扫地的僧人,他每日都要进入阁内检查经书很数次,我若是将经书带出来必然会被发现,到时肯定会惊动少林,以后我恐怕就无法再在藏经阁待下去了”。

松赞无极摆摆手:“无碍,此次我过来是要你去帮我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以后不必再待在少林了”。

听到这话,布鲁诺眼里闪过一丝狂热,心情激动的看着松赞无极。“陛下,难道我们要开始了吗?”

“松赞无极微微颔首:“是啊!等了十八年了,现在也该是我们放手一搏的时候了,国师,你可愿助朕一统天下。

布鲁诺一抱拳,郑重的喊道:“臣万死莫辞”。

良久,待两人走后,距离布鲁诺刚才摇动的那一棵竹子后面数尺的地方,土层微微耸动,地上的落叶纷纷散开,一个黑衣人从地上钻了出来,这个黑衣人把刚才布鲁诺和松赞无极所说的话全部听过去,显然黑衣人早就知道布鲁诺和松赞无极会在这里会面,并且很早就在这里隐藏着。

黑衣人抖抖身上的泥土,眼色深沉的看向两人离去的方向,满脸阴沉。“看来陆无极的计划就要开始了,只是没想到他隐藏的那么深啊!”

这个黑衣人赫然就是隐藏在少林寺藏经阁的另一个黑衣人,如果陆无极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吃惊,十八年前神秘消失的东厂厂督夏侯泽竟然没死,而且还一直跟踪着布鲁诺来到了少林寺,这样一待就是十八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