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江湖儿女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506字
  • 2015-04-01 16:16:38

豫州龙门镖局门前,一个长长的垄巷角落里,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静静的盯着龙门镖局四个大字,眼里时而露出一丝迷茫,像是在回忆什么。

一袭素衣,背负长剑,此人正是邢剑。

此刻在龙门镖局外有许多穿着龙门镖局镖头服饰的人,赤着胳膊站在十辆镖车旁边,大约一百号人的样子,其中领头的是一个一身肥肉、五大八粗、四肢发达的胖子,此人正是龙羽鹤的胞弟龙四海。

‘吱’镖局的门被推开,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人从门内走了出来,龙四海连忙迎了上去。“哥,我们该出发了”。

龙羽鹤点点头,见天色不早了,摆了摆手:“二弟,出发吧!”

而站在垄巷里的邢剑在看到龙羽鹤出来的那一刹,浑身的剑意散发,眼底闪着炽烈的仇恨,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杀了此人似的。

方云山。

“师妹,我们去佛陀寺吧!听说那里求签很灵的”。

“嗯”。秦叶亲切的点了点头,一脸的笑容。

龙若和秦叶两人往后山的佛陀寺走去,而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每一个去佛陀寺的人莫不是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上山了,一般那样的人都是为了去佛陀寺求签或者还愿而去的。

岳山后山的山洞里,当王二狗挥出一剑瞬间打出百道剑气的时候,老人很是欣慰的抚了抚雪白的胡须,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孩子,你已经很不错了,能挥出百道剑气,虽然离第一式绝学的万道剑气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是所谓欲速则不达,并不是所有的武功都是瞬间就能学好的,也不是靠反复练习,勤学就能学好的,这一式千剑万式还是需要不断经历磨练,然后方能挥出并且收放自如,总的来说,这一式需要练剑之人有一颗剑者之心,而你却没有,这剑者之心需要你自己去体悟,去磨练自己”。

“师傅,何为剑者之心啊!”王二狗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这几天老人跟自己说的东西越来越深奥,基本都是自己以前听都没听过的,这怎能不令王二狗感到疑惑呢。

老人转身看向王二狗,喃喃的说道:“所谓剑者之心就像武当的太极一样,太极剑、太极拳、太极掌,终究只是虚晃的招式,而其精髓以柔克刚才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太极的重点,而剑者之心则为狂剑三式的精髓,其根本目的则是人剑一体,剑由心发。”

“哦”王二狗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真是完全听不懂啊!心里不由犯起憷来。

“好啦!你也不需要懂,这些东西都是前辈们经历时间的考验,在血与泪的江湖中参研出来的剑者根本,岂是你一两天就能学会的,而且这些即便你几十年后也许也学不会,这些需要你自己经历时间在江湖风浪中去参悟,磨难使人懂得一切,时间才是最好的师傅,所以这一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接着老人向洞外走去:“跟我来”。

岳山派的后山崖下,终日狂风怒吼,风化着老旧的山岩,激起一片飞沙走石。

老人随便扫了一下眼。“这里曾经是我练习二式绝学周天护法的地方,因为这里强大的风流能够练你站立的根基,站立不稳何谈练剑”。

老人走到悬崖边,随意的击出一掌,一颗大约碗那么粗的一棵主干应声而断,‘砰’老人一脚踢出,主干直直的插在风沙之中。

看到这一幕,王二狗哪还不知道老人想让自己干什么啊!心里叫苦不迭。

老人望向王二狗:“去吧!”

王二狗硬撑着疲倦的身子,飞向树干,金鸡独立,伫立于风沙之间。

‘啪’一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直射而来,击打在王二狗站立在独木的一只大腿上,王二狗应声倒下,吃了一地的沙土。

“咳咳”王二狗吐掉嘴里的沙土,一脸不解的看向师傅。

老人随意的摆了摆衣袖,拍走身上的风沙,一脸尴尬的笑道::“刚才忘了告诉你,你不仅要站稳,而且还要用二式剑法来保护你自己,不然我光让你站在上面给你练根基,却不练剑术有什么用啊!”

、、、、、、

夜幕静静降临了,落日的余辉散落在这一片天空,昏暗的小树林里也被涂上了一层金色,红霞满天也终将要消逝。

“师兄,还有多久啊!”小树林里,秦叶捶着自己的小腿,一脸不耐烦的坐在小石头上休息。两人从下山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可是还是没有到佛陀寺,这怎能不令秦叶感到懊恼,从小生活在嵩山,被掌门捧在手心里,师兄弟们奉承着,如今竟然跑过来遭这罪,要不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秦叶这时可能直接坐在地上话都不想说了吧!

龙若斜倚着小树,也有些无奈。“没办法,这寺庙是真的太远了,我们一边走一边休息吧!今晚就住在寺庙里了”。

“我不想走了,师兄”秦叶直接头一歪,脚一蹬,直接撒气娇来。

“好啦!我背你吧!”龙若无奈的摇头,却不知自己对秦叶从小到大经常做的这个动作,确使得秦叶一直很留恋。

“好啊!”秦叶毫不客气的回道,大大咧咧的抱着龙若的后颈,俏脸贴在龙若的背上。

落日的余辉下,龙若背着秦叶静静的往佛陀寺的地方走去,留下一对亲密的剪影。

血空山的山洞里,当血池里的最后一缕血液流散于空气之中的时候,血池里静静坐着的荆血仇缓缓睁开眼,整个人仿佛散发着一股令众生害怕的魔力一般,浓烈到实质的血气从荆血仇的身上散发开来,这真是一个绝世魔头啊!

天绝老人缓缓睁开眼,一如既往的抖落身上的泥土,负手走到血池边,眼睛凝视着荆血仇,不言不语。

“老爷爷,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荆血仇不敢置信的看着此时的自己。

白色的长发,漆黑的血眸,灰败的皮肤,整个人看起来毫无血色,这还是自己吗?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那一股魔念深深影响着荆血仇,仿佛指引着他去杀人,享受嗜杀的快感和鲜血的味道一般

荆血仇抱着头,努力去克制自己心中嗜杀的恶念,身体摇摇欲坠。

老人走上前,扶住荆血仇。“这一池血水是当年活阎王收集的,既是提升功力的良药,同样也是害人害己的毒药啊!你试着运力,看自己的内力有没有增长”。

荆血仇打起精神,运气纳力,发现自己的内力增加了许多,比自己过去十几年增加的内力还要多,有些不确定的看向老人。

老人并没有因为荆血仇功力的增长而高兴,反而一直是那种淡淡的情绪,甚至脸上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愁容。“其实以你原来的功力,万一遇到你的仇家,你是没有任何逃走的希望的,如今你遇到你的仇家,应该能逃走,但是必然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除此之外,你收集十神兵定然困难重重,江湖险恶,我也是不想你死得那么早啊!”说着老人往外洞走去,荆血仇默默的跟在后面。

老人将火把放回石壁上,原来打开的内洞缓缓关上,老人这才将目光看向荆血仇。“其实我让你吸收这魔血,一是希望你能有招架之力,二是想让你随我学一式绝学,这式绝学若是没有人学习的话,世间恐怕就再也没有这一式绝学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