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方云山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004字
  • 2015-05-06 07:50:27

岳山派后山,山洞里。

“狂剑三式无外乎攻与守两种,所谓武学至简,其实天下所有剑法皆可归纳为两种,即攻招和守招,此三式绝学可谓是包含了天下所有剑法至极”。老人一边指导着王二狗反复练习前两式,一边提醒王二狗应该注意的重地方。

傍晚的时候,王二狗放下手中的木剑,一脸颓废的蹲在地上,望着老人,显然经过一天的训练,身子乏极了。“师父,这剑打出想要在瞬间化作千剑打出万丝剑气,貌似太强人所难了啊!”

“我知道这有些为难你了,毕竟你练习千剑万丝,这才几天啊!你要是能瞬间一剑化百剑,划出百道剑气我就很欣慰了,所以你就要勤加练习啊!所谓笨鸟先飞,你本来就笨得要死,再加上又飞得那么晚,没什么武学功底,这又是你的一个缺陷,不过你有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优点”。老人一脸神秘的盯着王二狗。

“什么、优点啊!”王二狗对这个便宜师傅有点摸不着头脑,一会损自己,一会又夸自己,当然损的时候比夸的时候要多。

“勤,勤能补拙,你有别人没有的勤奋,这也是成为一个强者必须拥有的前提条件”。

“那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当然有啦!”老人笑道,负手而立。“毅力是决定你能在武学一途走得有多远的必要前提”。随后老人诡异一笑,冲着王二狗身上瞄了瞄,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知道除了这两样之外,还有一样更重要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王二狗一脸得意的冲着老人笑道:“知道”。

“什么?”

“勤奋加毅力,对吧!”

“错”老人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那是什么?”这下王二狗也有些不解了,不是你说勤奋和毅力很重要吗?

“最后一个是智慧,江湖险恶,空有一身高深的武功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智慧,那是一种莫大的悲哀,而空有惊世的智慧却没有绝高的武功,那是一种无能,不管哪一个缺失了,这都将会成为你的短板,最后都会害了你”。随后,老人停顿了一下,转过身看着王二狗一脸郑重地说道:“我能教你惊世的剑法和强者之心,却不能教你立足江湖的办法,所以你今后立足江湖,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师父”。

王二狗打起精神继续练习。

方云山是立于豫州城外,靠近大佛陀寺的一座高山。

说来也非常奇怪,这一般寺庙不是经常建在有名的大山上吗?以便收集香火,顺便添些香油钱供养寺庙嘛!可是这佛陀寺却反其道而行,偏偏将寺庙建在方云山的后山下,树木繁茂,荆棘遍生之地。可是即便如此,每年上方云山游玩,去佛陀寺烧香拜佛的人却络绎不绝。这倒是怪事了,其实却不是人们想去佛陀寺,而是每一个去过方云山的人都被方云的奇所吸引了,因而每一个来方云山游玩的人都很好奇这佛陀寺到底建成啥样,是不是也如方云山的奇景一般,于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游人为了不留下遗憾,纷纷选择登顶之后去佛陀寺烧香,而事实佛陀寺庙也没有令众人失望,每一个来佛陀寺的人都觉得来到了人间仙境。久而久之,来佛陀寺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于是佛陀寺不仅没有因此而破落衰败,反而香火鼎盛。

这天,在方云山络绎不绝的行人中就有两个特别的人,两个人正在往山上走去,时而停下来休息一下,观赏着沿路的风景,看两人只能流连不舍的任由沿途的风景流逝,被两人甩在了身后。

这两人正是龙若和他的师妹秦叶。此时龙若一袭白衣,手执折扇,一派风流,像个富家公子,哪有一点平时提着长剑,一脸杀伐的龙若啊!

秦叶穿着一袭花白长锻,上面绣着玉白莲花,倒是给秦叶平添了一丝纯洁之气,可惜美中不足的是秦叶眼里总是带着一丝心悸之色,整个人显得楚楚可怜。

方云山窄窄的山路一直延伸到山顶,从山顶之上流下两条长河,一条流过山的正面,也就是龙若和师妹现在走的一条路,而另一条长河流经后山寺庙。正面的一条长河从山上奔流而下,倾打在沿途路上的石岩上,而方云山整个呈一个蘑菇形状,正面一条窄窄的山路沿着方云山盘桓而上,两条长河正好打在沿路上方的石岩上,溅起点点水花,而同时在丰沛的雨水下,整个方云山沿途长满了许多美丽的花草,偶尔几个小动物在远处跳动,整片山域给人一种生机勃勃样子,万物仿佛活着一样,就那样活灵活现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虽然是炎热的天气,可是整个方云山却围绕在一片水雾之中,当两人大概走到半山腰的地方,一片薄薄的水雾渐渐沾湿了两人的衣衫。

“耶,穿山甲啊!”秦叶走得比较慢,一眼就看到趴在石壁上奄奄一息的穿山甲。

“别碰”。正当秦叶伸手要去帮助穿山甲的时候,龙若却先她一步阻止了师妹贸然的行为。“别看啦!那只穿山甲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是自然老死,而且身体的皮肤已经开始变成灰色了,不可能救得回来的,最多也就延迟几天死而以,还不如让它静静的呆在这里呢”。

“呃”。秦叶不忍的看着穿山甲紧闭的眼睛,露出浓浓的怜悯。

“小姐,借过一下”。迎面走来一个约莫二十来岁,一袭布衣,面目有些稚嫩的年轻人,年轻人的皮肤很白,看起来像一个官宦人家出来的浪荡子弟,动作轻浮,给人一种不受约束的感觉。

秦叶侧转身子,微微向石壁边退了退。

年轻人从两人中间走过,一只手无声无息的抓向了秦叶系在腰间的玉佩,也不见得他再有什么动作,瞬间玉佩就被抓在了手里,年轻人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去,动作很慢,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慢慢欣赏着下山的风景。

而这边,秦叶却并没有发现在刚才的那一刹,自己身上的玉佩就丢了,跟秦叶一起的龙若也没有察觉出任何反常,显然两人都没有发现年轻人的动作,可想而知这个年轻人偷东西的功夫真是神乎其技啊!想要就能随便拿来,还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刚走远不久的那名年轻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展开手掌,一块雕刻着叶字的玉佩静静的躺在掌心里。年轻人十分无奈的苦笑。“为什么从良就这么难呢?我伸手张好歹也是个好人啊!从不干偷鸡摸狗的事啊!”年轻人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收下吧!就这么扔了岂不是可惜了”。说着年轻人将手上的玉佩美滋滋的塞进怀里,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悠闲的往山下走去。

此人正是闻名大江南北的神偷伸手张,不过别人出名是靠一身高深的武功,他出名是靠一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功。相传此人一直以好人自居,到哪里都认为自己脸上写满了‘好人’两个大字,可是不管到哪里,凡是伸手张手一痒了,那完了,你肯定就要丢东西了,所以伸手张虽然一直自诩好人,可是愣是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坏事倒是做了不少,种种劣迹表明这伸手张的确不适合做一个好人。不过作为一个小偷,他恐怕是最成功的那一个了,因为他一直认为天下没有自己不能偷到的东西,而事实也是,伸手张自出道以来,就没有失手过。

山顶上,到处聚满了游观山景的人。

“怎么样?师妹,这登顶之后是不是别有一番韵味啊!”龙若笑着看向秦叶,衣衫一摆,一派风流。

只见登顶峰,俯望方云山,从远处山峦渐渐升起的水雾慢慢向主峰攀缘,空气中淡淡的水汽使得这一片地区的温度甚是适宜,不冷不热。从半山腰再往上充斥在身边的就不再是淡淡的水雾了,而是一片云海,登顶峰而俯视,整片整片的云海,甚为奇特。

“师兄,这里真是太美了,没想到师兄家乡竟然有这么好的地方”。秦若眨着水雾朦胧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整片云海,身为女人,天性爱美,如此美景,怎会不令秦若惊叹呢。

“其实这方云山有三大特点,水汽缭绕,物种丰富,云海以奇,此三种为方云山最大的特点,只可惜、、、、、、”龙若一摆折扇,一脸的叹息。

“师兄,难道这方云山还有什么地方美中不足吗?”

“呵呵“龙若摇摇头:“这倒不是,方云山已经达到了我心中的要求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没有能带师妹观赏到这方云山的早起之阳和万里晚霞啊!”

“哦、、、、、、”秦叶若有所思,静静的看着这一片围绕着方云山的巨大云海,眼里满是恬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