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狂剑三式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285字
  • 2015-03-31 08:20:45

少林寺,藏经阁。

偌大的藏经阁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经书,布满灰尘的木制支架上昏黄的经书莫不显示着少林无与伦比的底蕴,少许的几缕阳光从高高的天窗之上照射进来,给昏暗的藏经阁带来一方光明。

这天在藏经阁内,一个黑衣人影正在聚精会神的翻看着一本经书典籍,时不时的点几下头,显然正在会意着经书所描述的精髓之处。而与此同时,在藏经阁的另一个阴暗角落里,也有一个黑衣人正在翻看着经书,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吱’藏经阁的门被打开了,打破了藏经阁内的宁静,只见一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僧人拿着扫把走了进来,一下一下,慢慢打扫着整个藏经阁。

黑影一闪,两道人影消失在了远方。

老人拿着扫把看向两个黑衣人离去的方向。“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千渊山,流天河前。

血灵儿静静的看着奔涌而下的流天河,眼底还有一丝未干的泪滴。“为什么要救我,傻瓜,你明明可以自己先跑的”。这几天,血灵儿一直呆在这里,嘴里喃喃的重复着同一句话,静静的看着流天河上奔流而下的河水,仿佛永远也看不够,只是血灵儿四肢木讷,眼里一片茫然。

当日火麒麟从洞口逃出,正好撞向血灵儿,而陆无双当日也正好和血灵儿站在一起,血灵儿当时被吓呆了,来不及反应,正当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却是陆无双将她推了开来,这才救了血灵儿一命。血灵儿这些天一直在后悔,深深的自责,为什么当日自己要站在麒麟洞洞口,为什么自己当时就被吓呆了呢?自己不是一直很厉害的吗?血灵儿很庆幸自己爱上了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同时也恨自己太自私了,为什么是用他的命来换自己的命。

这些天,武林六派的人都相继走了,只有旭日神教的众人留了下来,因为血灵儿自那天起就像丢了魂似的,一直对着流天河大喊大叫,一直对着流天河哭着。回答她的永远只有流天河河水四溅轰隆隆的声音。

孟婆和两大阎君默默的看着血灵儿,刚开始几天,几人还上去劝阻,可是血灵儿就是一个劲的哭,直到眼泪流干了,眼睛哭红了,身体哭乏了,三人知道血灵儿这次是真的动了感情,喜欢上了陆无双,知道此时血灵儿心里太过悲伤,不管怎么劝都是没用的,也许让她哭,发泄一下也许会更好一些。

血灵儿身后的岩石上,血无心静静的看着血灵儿摇摇欲坠的身子。“哎!我跟月儿的爱情久经挫折,最后还是没有能走到一起,难道今天我们的女儿比我们还要不幸吗?”血无心淡淡的看了一眼千渊穹顶上仍然冒着的热流,不知是在责问苍天,还是在仰望千渊。

血无心走上前,摸了摸血灵儿消瘦的小脸,拿出湿巾轻轻的擦拭着血灵儿脸角的泪痕。“好了,灵儿,别哭了,不管你怎么哭,都挽回不了他已经逝世的现实,好好活下去,而不是因为他的死而自责,毕竟他是深爱着你的,不然他也不会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啊!他希望你能活得更好,而不是一直这样哭哭啼啼,这样伤害自己的身子”。

“呜呜呜!”豆大的泪珠从血灵儿红肿的双眼里流了出来,溅落在汹涌的流天河内。

岳山后山的山洞里,王二狗站起身,感觉身上的寒气散得差不多了,活动活动筋骨,身体舒服多了,不再那么僵硬了。

老人一直静静的看着王二狗,见王二狗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一脸笑意的对着王二狗说道:“小子,拜师吧!”

王二狗恭敬的朝着盘坐在石台上的老人拜去:“徒儿王二狗拜见师傅”。

“好!”老人笑着从石台上走了下来,两三步走过去扶起王二狗。“记住,今后你就是岳山派的一代弟子了,出门在外可不要弱了我岳山派的门头”。

“哦”王二狗随意的答了一句,一点激动的感觉都没有,表情淡淡的,显然是因为跟老人待得久了,见老人时常疯疯癫癫的,这一次又是拜师,又是二代弟子的,王二狗压根就不怎么相信。

“嗯”似乎是看出了王二狗心中的疑惑似的,老人一脸不屑的叫道:“你别不信,你只要记住你师傅叫风清流,你是我风清流的徒弟就行了,至于其它的都是虚名”。

这下见老人很是认真,不似在说笑的样子,王二狗感觉老人并不似在骗自己的样子,态度也就变得认真起来,当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徒儿知道”。

“嗯”老人摸了摸胡须。

“我要教你的乃是我岳山派历代掌门才能修习的惊世剑法,你看怎么样?”

这回王二狗又有些动摇了,实在是老人一说出口,就漏洞百出了,直接说历代掌门才能学习,还惊世剑法呢?指不定是什么呢,心下无奈,只当老人是好心,想让自己学习剑法,这才将普通的剑法说成是惊世剑法,于是也没当真。“好吧!我看着呢”。

老人身形一闪,一指划出,手纳剑势,一个大树应声而下,三两下,一个木剑就成形了。

“看好了”。老人拿着剑,瞬间一股凌厉的剑势从老人身上散发开来,仿佛老人自己就是一把神兵一般,能够散发无边的剑意。

“我有狂剑三式,一式千剑万丝,化剑万缕,破尽天下剑法。二式周天护法,能护尔体安全,挡尽天下剑势,三式斗转星移,移攻为攻,化尽剑势。”老人转过身:“此三式绝学包含了天下剑术至极,化万般变化为一体,纳天下繁复剑法为我三式绝学。一式主攻,二式主守,三式攻守兼备,练成此三式,天下莫有人能以剑敌你,你觉得怎么样?”

王二狗摸了摸后脑勺,一脸惊疑。“真的假的,有这么神吗?”

“哼!跟着练个十七八年的就有那么神了”。

“啊!要那么长时间啊!”王二狗瞬间就恹了,显得兴致缺缺。

“看好了,狂剑三式,一式千剑万丝”。只见一把木剑在老人手中瞬间变幻,瞬间化为无数的木剑竟然向远处插去,‘砰’飞沙走石,草木横飞,老人所过之处,所有东西皆在剑下化为飞灰。

“二式周天护法”。老人刚刚说完,老人的四周仿佛包围了一层浓郁的剑意,无处不在。

“三式斗转星移”无数飞石在老人的剑意下互相击打,却又彼此旋转而不造成损伤,像极了武当太极的精髓借力打力,但又似乎比武当的借力打力更加精妙一些。

王二狗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珠。“难道我眼花了,对,一定是我眼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