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神秘的老人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483字
  • 2015-03-30 18:52:03

岳山派,陆月的住处。

可谓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啊!庭院里一棵枫树长得枝繁叶茂,树叶蓬松的遮挡了所有的阳光,院子里的围墙下,几棵雏菊和玫瑰怒放,生得甚是美丽,为整个院子平添了几分盎然的生机,院子里的泥土仿佛都传递着一缕芬芳的气息。

炎热的太阳下,少年挥汗如雨。

“紫霞神功是专门修炼内力的无上武学,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内功。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陆月站在大树之下,来来回回的走着,一边说着,一边指点着王二狗练习紫霞神功。

“啊!好累啊!”当王二狗做完最后一个动作,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怎么样!有没有效果?”陆月一脸笑意的走过去,蹲下柔软的柳荑,拿出湿巾,温柔的给王二狗擦着汗水,宛如一个贤惠的老婆正在给丈夫擦着汗水一般,那么娴熟自然的动作,那么温柔如水的眼神,也许,陆月也没有发现自己对王二狗的关心已经超出了一个师姐对师弟的感情吧!

“师姐,我感觉你教我练的紫霞神功真的很有用耶,我这些天都没犯过病了,真是太谢谢你了”。王二狗憨笑着看着陆月,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挨这么近有什么不对,在王二狗的心中,陆月永远是对他好!值得他尊重的人。

“那样就好,以后你要勤加练习,知道吗?”

王二狗点了点头。“嗯”

陆月静静的盯着王二狗的脸庞。“记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紫霞神功乃是岳山派的无上武学,历代只有掌门和几位德高望重的师叔祖可以修习,所以你每次练习一定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练,并且千万不要将这门神功展现在他人面前,更不可传授于人,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的,知道吗?”

“我一定会谨记的”。

“今天就练到这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王二狗一听这话,笑嘻嘻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他可不会忘记今天还要去后山陪那位老爷爷呢。“那师姐,我先走啦!”

陆月笑骂道:“去吧!去吧!还不知道你,每回这个时候都一副猴急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想再练了”。

看着王二狗远去的身影,陆月真的不知道教王二狗紫霞神功是对还是错,是福还是祸啊!不教王二狗紫霞神功,依他目前的发病几率来看,他恐怕撑不了几个月了,但是如今教了他紫霞神功,真不知道万一哪一天众人知道王二狗修习了紫霞神功,到时自己和王二狗该怎么收场,毕竟纸里包不住火,到时门派里的师叔祖们追究起来,自己还可以说是姐姐教的,到时以姐姐的身份倒是不会被门派里的人为难,可是王二狗可就不一样了,届时门派里的师叔祖们为了让紫霞神功不至于外泄,可能会直接杀了他的。

“老爷爷,我来啦!”王二狗一路上高高兴兴的往山洞里跑去,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一天都和陆月师姐待在一起,不用受那些同门师兄的白脸哪能不开心啊!

俗话说乐极生悲,刚走到洞口的王二狗突然感到身体里好久没有来报告的寒毒竟然复发了,而且王二狗感觉这一次比以前每一次都要来得凶猛。

而这一幕正好落入了老人的眼里,可是老人只是不怀好意的盯着王二狗盘坐的身子,一脸玩味的看着王二狗丹田处的寒毒在他体内冲来冲去,没有任何打算上去帮忙的意思。

一股奇寒自丹田上涌,王二狗连忙就地盘坐,运功压制寒毒,可是这次寒毒似乎并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压制了,王二狗记得自从自己修习了紫霞神功以后,寒毒就来得很少了,即便来了一两次,也被自己轻而易举的压制了下来,可是这次竟然压制不了。

渐渐的,这股阴冷的寒毒顺着王二狗的丹田,冲破内力的封锁,首先冲向头上的百汇穴,随后通过七筋八脉,扩散全身。

‘哧’王二狗的身体瞬间化为一座冰雕,虽然栩栩如生,可是却显得毫无生机。

“呵呵,这小子能活到现在,不容易啊!要是我那些徒弟能有他这一半的毅力,我也就欣慰了”。说完,老人自嘲一笑,一瞬间,老人就走到王二狗化作的冰雕面前,伸手一拍。

‘砰’冰屑四溅,“好冷啊!”王二狗捂着身子,一边呵着热气,一边将手搭在嘴上,不停的搓着手,一股冰寒之气从王二狗身上缓缓散开。

老人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蹲在地上,抱着大腿取暖的王二狗。“小子,想不想去除你身上的寒毒啊!”

“想,当然想啦!”王二狗哆哆嗦嗦的说道。

“那好,我就跟你说吧!其实你之所以从小就要忍受这种寒毒,那是因为你是天生阴寒之体,你是不是一到月圆之夜,浑身寒冷透彻,比平时发作的每一次都要来的凶猛,发作得更加厉害”。这时老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玩世不恭的心态,而是一改平常嘻嘻哈哈的笑脸,变得格外严肃郑重起来。

“是的,我一到月圆之夜,体内寒毒就来得更加猛烈,而且是一发作就是一晚上,每次我都是被痛晕过去的”。

老人眼里闪过一丝怜爱。“哦,那就没错了,你这种病是因为这种阴寒体质造成的,你最近是不是在修习紫霞神功啊!”

“这、、、、、、”王二狗有些为难,记得师姐跟自己说过自己练习紫霞神功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不然自己小命不保也就算了,反正自己也是将死之人了,但是到时因为自己的事而连累了师姐,那就不好啊!当下王二狗向老人拜道:“老爷爷,事关重大,不宜相告,还望见谅”。

“倒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啊!”老人自顾自的叹道,说着老人往洞里走去:“进来吧!不管那教你紫霞神功的人到底是出何打算,但是至少他慧眼如炬,没有教错人啊!”

王二狗虽然不明白老人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哆嗦着身子跟了过去。

老人盘坐在石台上。“小子,我能喝到这么美味的猴儿酒,这一个多月也承你的情了,你拜我为师吧!我教你去除寒毒的方法怎么样?”

“不行”这次王二狗突然有些大声的说了这一句,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王二狗连忙加了一句:“师姐说加入岳山派就是岳山派的弟子了,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绝不能做那等欺师灭祖,背叛师门的事。”

见王二狗鼓着嘴巴反驳自己,那小家子气令得老人禁不住笑出声来。“好,那我要是跟你说,你随我修习武功并不是在欺师灭祖,背叛师门,那你还学吗?”

“你有什么凭证,貌似我在门派里没有见过你”。

“小子,我只能跟你说我叫风清流,至于你跟我学习武功,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背叛师门就行了,并且我还能保证能够治好你的阴寒之体,不然你可就只有等死啦!你可先想好了”。

“好!我跟你学”。王二狗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自信,一股脑地答应了老人。

“呵呵!这才对嘛!”洞里传来老人爽朗的笑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