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情深深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980字
  • 2015-03-28 09:04:54

岳山后山的山洞里,当夜幕降临,晚霞给这一片山林披上了紫红色的霞帔。

王二狗照例在做完事后就辞别了陆月师姐,往小茅屋走去,走到半山腰见四周无人,连忙转了一个方向,朝着后山山洞跑去,王二狗可谓是很小心的一个人了,时间和苦难总会让一个人学会居安思危,学会小心谨慎,他不想被人发现什么,给大威武带来危险。这些天王二狗一有时间就跑去后山,带些简单的吃食去,而那天在后山山洞里遇到的那位老人竟然真的在山洞里住了下来,如今老人已经跟大威武打成了一片,看起来关系非常亲密。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王二狗跟老人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没事的时候就往后山跑,王二狗和老人俨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更多的时候更像是一对感情很好的爷孙俩。

西湖,小雨下,一方扁舟在水中缓缓游荡。

湖边的翠柳微垂,迎风飘扬,湖水飘起淡淡的流波,清澈的湖水下,成群结队的小鱼儿到处顶着东西,似是在玩闹嬉戏一般,甚是高兴,玩的不亦乐乎,比如现在就有一群小红鱼正顶着小船呢?那些鱼儿拿着小嘴顶着船身,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远处的汉白石拱桥上,一对对情侣亲密的相拥着,只见几对情侣对着西湖指指点点,露出一双双灿烂美丽的笑脸,纯真似乎摒弃了江湖的尔虞我诈,似乎这里才是情人的天堂。

小舟上站着两人,正是天下第一首富谭丰和李挽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谭丰摆了摆折扇,看着西湖一脸陶醉的吟道。

显然谭丰心情极好,非常激动,一脸笑盈盈的转过身看着李挽歌:“挽歌,你看这西湖是不是漂亮极了”。

李挽歌点点头,看着四周的美景,显然西湖惊心动魄的美丽也打动了她。

李挽歌瞄向船下,见船身之下有那么多可爱的小鱼儿用嘴巴顶着船身,一个翻滚荡起小小的涟漪,看起来调皮极了。李挽歌挽起衣袖,伸出葱白的玉手向小鱼摸去,鱼儿似乎也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一般,主动将身子往五指间撞来撞去。感受着指尖传来鱼儿身体柔软的触觉,李挽歌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纯真的微笑,一时似乎万物都显得更加美好了。

瞅着李挽歌脸庞上那一抹纯真美丽的笑容,谭丰深深的看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折扇再一次被他捏得吱吱作响。

不得不承认,谭丰心动了,从小生活在谭家,看似天下第一首富,似乎人们羡慕的一切他都有了,轻而易举得到一切,可是谁又知道这里面的艰辛呢?为了夺得家族的所有财富,无数的家族子弟互相倒戈,在斗争中绝望的死去了,无数的家族子弟又在被牵连中无辜死亡。谭丰永远也不会忘记,一个几千人的家族就为了夺取财富,互相勾心斗角,争得你死我活,最后只有谭丰还有几个家族子弟活了下来,谭丰继承了所有的财富,拥有掌控一切的权利,可是这一切却并不好受,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朋友,没有了真心相待的人,空有财富却只能孤独一生,即便拥有一切,却无法拥有幸福,不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谁又能明白他的苦衷呢?无人可以倾诉,谁也不敢相信,也许这就是他作为天下第一首富的悲哀吧!谭丰时常这么想。

“以前我常常来西湖,我喜欢这里静谧的美景,以后我常常带你来玩好不好!”谭丰一脸希冀的盯着李挽歌正在跟鱼儿嬉戏的侧脸,又有些担心,似是怕自己进展太快,唐突了佳人。

“好啊!”船边,传来李挽歌如铜铃般清脆悦耳的欢笑声,久久不绝。

京城,凤凰街。

这天,天下阁门前来了两个人。

“师兄,这里应该就是天下第一楼的总阁了,我们进去吧!”

“好,走”。

这两人赫然就是前不久离开血空山的无痕剑风无痕和他的师妹江月。

“两位客官,你们想要什么服务啊?”正在这时,从门内冲出一位浑身散发着浓浓脂粉味,大约三十来岁的女子,只见女子看见风无痕,眼睛一亮,一脸笑意的往风无痕身上贴去。

“一边去”。江月剑鞘一伸,横在那名女子和师兄风无痕之间,一脸不悦的哼了一声。“我们要见你们家主子,快带我们去”。

那名女子见江月亮出了佩剑,心一慌,定了定神,故作镇定的看着江月,眼神里难以掩饰惊恐,生怕江月动起手来。这年头,敢佩戴剑的可是硬茬,作为老百姓,可没有几个人敢拿着兵器配在身上到处晃悠,那可是犯法的,说不定你今天拿着剑在街上走了一圈,明天你就在大牢里蹲着了呢?所以这下女子可就觉得眼前的两位不是平常的来的那些客人了,在看两人一身端正凌厉的气势,女子头颈一缩,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怎敢再将两人当作嫖客啊!当下连忙客客气气的在前面带着路。

女子带两人走进顶楼的一间屋里,待两人走进去后,小心的带上了门。

风无痕和江月随便的打量了一眼屋内的摆设,见屋内除了一个屏风,一张小桌子,几个椅子之外,就再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显然屋内的摆设还是非常简单的。

当两人你还在打量屋子的时候,一位身材有些佝偻的小老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一身简朴的穿着。老人很是随意的坐在桌子边,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

小老儿面带笑容的说道:“我是天下阁的管事,不知二位找我有何事啊!”

风无痕看着老管事,抱拳道:“不知阁下贵姓”。

小老儿拱了拱手。“鄙人姓何,你们叫我何管事就行啦!”。

“何管事,我们这次来天下楼是为了打探一个消息而来”。

何管事抚了抚胡须,一脸得意的笑道:“哦,不知阁下想要打听什么消息,价码如何?”

“十八年前陆盟主的义弟陆无极的消息,这个价码够不够”。风无痕说完,江月将袖中的银票放在桌子上。

何管事看着这厚厚的一叠银票。“这”

风无痕见何管事看着银票迟疑的动作,以为何管事贪心不足,还想要更多,当下脸一沉,不客气的说道:“二十万两,应该足够买这个消息了吧!”

何管事抚须而笑。“呵呵,莫要误会,我刚才只是不清楚这么多银票到底是多少,更何况我天下楼开门做生意,怎么会得罪贵客呢?”何管事接着站起身来:“二位稍等,我去去就来”。说着何管事走进屏风之后。

只见何管事低眉顺眼,恭恭敬敬的看着来人。“掌柜,他们是要打探十八年前陆盟主义弟陆无极的消息,不知我们该怎么告知啊!”

来人正是天下阁的掌柜夏侯长吉,何管事只是一个专门负责与客人会面攀谈价码,传递回话的人,而实际天下楼所有的消息都只掌握在楼主和天下阁掌柜手中,因而何管事并不知道陆无极的消息,更不知道陆无极就是天下楼的楼主,自己的主子,何掌柜只负责给天下楼赚钱罢了。

“出去告诉他们,就说陆无极已死就行了,至于那二十万银票到手后直接送出去,正好与那一摊生意赚取的银票一起送过去。

而夏侯长吉所说的银票正是送往西域吐蕃,陆无极的野心甚大,以前夏侯长吉一直以为陆无极只是觊觎陆少峰的金刚不坏神功,后来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陆无极不仅觊觎陆少峰的金刚不坏神功,还想夺取整个大明王朝,一统江湖武林。现在进入天下楼才发现,如今的陆无极正在以势不可挡的脚步企图吞并整个大明王朝,一统江湖武林,并且占领东南十国,不然陆无极也不会培养那么多势力,并且将天下楼每年赚取的银子分批送入西域吐蕃了,他这是想膨胀自己的国家,不然光靠他自己是抵挡不了千军万马的,想即此,夏侯长吉心里沁寒一片,但是夏侯长吉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无法阻止。

“好的”。何管事连忙点头哈腰的笑道。

桌子边,见何管事出来了,风无痕连忙两三步走上去。

“阁下所要打探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了,据内线传来消息,陆无双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

天下阁外,风无痕和江月往城外走去。

江月皱着柳眉。“师兄,这天下楼也不可轻信啊!我老是觉得既然十八年前陆无极就那么厉害,如此诡计多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死了呢?而且江湖上一点风声也没有”。

“是啊!我也觉得古怪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