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玄黄之死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694字
  • 2015-03-31 10:50:41

孟婆一行五人策马出东门,烈日高照,焚烧着大地,京城郊外的路显得格外难走,赶了半天的路,几人都有些累了。

郊外一个简陋的草屋,一家供茶的小店,几个行脚的商人坐在里面喝着茶水。

“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孟婆看了看众人。

五人随便找了一个没有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老板,来一壶茶”。血灵儿一坐上就冲着老板叫道。

此时在茅屋后面一个隐蔽的角落,两双眼睛正盯着孟婆一行人。

扬飞有些担心的看着孟婆五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毒女,你说那茶他们会不会喝啊?”

毒女很有把握的说道:“放心吧!我下的毒怎么可能会失误,要知道天下最厉害的毒不是在中原,而是来自西域的蛊毒,蛊毒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毒,而且任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看出任何问题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跟着他们的原因,如果一点报仇的把握都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蠢到跟踪他们伺机行动呢?”

“这样啊!”

血灵儿拿起茶杯,正打算喝水,突然,一只葱白的玉手抵住了杯子。

“别喝,茶水有问题”。碧落阎君看着自己眼前的茶水,一脸严重的说道。

血灵儿看着碧落阎君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碧落姐姐,茶水怎么会有问题呢?难道这家店主还想害我们不成”。

“灵儿,茶水里的确有问题”。孟婆瞄了众人一眼,再看了看自己眼前杯子里的茶水。“这施毒之人手法甚是高明,将这种月牙蛊放入茶水之中,而这月牙蛊乃是毒中毒,号称除了百草王之外无人能解的毒,而且月牙蛊最喜欢茶叶,一旦与茶水混合,恐怕天底下少有人能判断得出来,我猜这下毒之人自己恐怕都判断不出来吧!”孟婆说完,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阴测测的笑道:“这月牙蛊每天一到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就会繁殖蠕动,让人痛不欲生,等月亮消失后才会渐渐平复蛰伏在中毒之人的体内,可谓是阴狠无比,我很好奇老身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舍得用这么珍贵的蛊毒来害我”。

孟婆理所当然的认为这蛊毒是冲自己而来,毕竟自己一生侍奉旭日神教,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武林人士的鲜血,一生在仇杀和杀人之间度过,早就习惯了被人暗算。

看着血灵儿一脸愤怒的小脸,碧落阎君一脸幸灾乐祸的笑道:“真是鲁班门前弄斧头,也不看咱们孟婆可是剧毒它姥姥,区区一个月牙蛊还拿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死活”。

而碧落阎君说的这话倒也不假,孟婆之所以为孟婆,除了一身武功惊天动地之外,施毒辩毒天下无双,说是剧毒他姥姥也并不为过,不过孟婆只会用毒、施毒,不会救人,而救人只能天下还是百草药王最厉害,不过百草药王已殁,世间恐怕也只有陆无双继承了他半个衣钵吧!

而在茅屋这边的扬飞和毒女见孟婆五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喝了茶水,而唯一一个打算喝的血灵儿在端起后又放了下来,其他四位看起来一点要喝的意思都没有。此时,扬飞和毒女都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禁不住犯起嘀咕来,从小作为杀手的他们对死亡何其敏感,立马就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威胁,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

毒女皱紧的眉头都快扭成了一个川字,脸色有些阴沉。“怎么会这样,按理说这万毒之王应该不会出问题的,而且这种蛊一和茶水混在一起,就会相互融合,根本就无法察觉才对”。

扬飞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毒女。“算了吧!毒女,来日方长,不急于这一时,我这心突然抖得很厉害,隐隐心里有些害怕”。

“好吧!我也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毒女应了一声。

两人悄悄的后退,小心翼翼的退入后面的小树林,靠着树干,两人禁不住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两个见不得光的鼠辈,也想来要我老太婆的性命,也真是瞧不起老身啊!”突然后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冷哼声,瞬间将还在精神放松,以为没事的两人吓得一个颤抖,全身立刻警惕了起来。

两人连忙往后一看,这一看吓得两人暗叫糟糕,原来孟婆五人坐着的地方哪有半个人的影子啊!两人慌不择路,转身就要逃跑。

当扬飞和毒女正要施展轻功飞速离去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五道人影,缓缓落下,一股凌然的杀气直冲而来,给两人施下一股沉重的压力。

碧落阎君见到两人,小手一摆,千娇百媚的说道:“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吗?”

那声音甜蜜无比,简直就能把男人的魂都给勾走,可是这一句听在两人耳中无疑是催命符,最致命的毒剂。此时的碧落阎君哪有一点平时温柔,喜欢调侃陆无双和血灵儿的模样,整个人瞬间化身为一个喋血的红玫瑰。

扬飞瞬间就冷静了下来,知道如果打起来,自己和毒女必然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如今最好的办法是虚与委蛇,虽然成功的把握不大,但有一点希望都不能放弃。这样想着,扬飞扯了一下毒女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冲动,而毒女显然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该耍性子的时候,况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岂能因小失大。

扬飞将折扇轻轻拍于掌间,衣袖轻摆,一派风流,上前两步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在下与舍妹恰巧经过此处,与诸位素不相识,不知几位找我们所谓何事啊!”

“既然敢做,为何不敢承认,只是不知两位到底是哪一派,老身行走江湖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你二人,难道果真是鼠辈,不甚有名气不成”。孟婆拄着拐杖,苍老的声音却显得强势夺人。

听了孟婆的话,扬飞面不改色,脸上依旧是一副如沐春风的模样。“在下和舍妹无门无派,确实是恰好路经此地”。说完扬飞朝着孟婆等人拱了拱手,一派风雅的说道:“在下与舍妹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孟婆看了血灵儿和陆无双一眼,最后又将目光转向碧落和黄泉两大阎君,小声的说道:“难道我们真认错人了,不是这两个小子干的”。

其实孟婆等人也并不知道这下毒之人到底是何人,只是孟婆等人在喝茶的时候一直在小心观察着四周,扬飞和毒女悄悄往后面的小树林里退去时鬼鬼祟祟的样子正好被孟婆和两大阎君看到了,这才追了过来,这也是为什么孟婆等人一上来没有大开杀戒,而是先问清楚,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旭日神教虽然是魔教,但不得不承认旭日神教里面的人虽然嗜杀,但绝对是一群有原则的人,绝不滥杀无辜。

正在孟婆和两大阎君不知是放还是不放的时候,血灵儿捂着下巴,思量了一下,突然冲着扬飞和毒女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飞身而上,袖中两道白练直接打向两人,大声喊道:“我刚才分明看到你二人往茶里放入月牙蛊,怎会看错”。

这一喝吓得扬飞和毒女心神一惊。“没想到他竟然亲眼看到了,竟然还知道此毒为月牙蛊”。两人同时惊道,心里暗暗后悔,同时看着血灵儿高高飞过来的身体,扬飞和毒女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逃走的希望,那就是抓住血灵儿,挟持她就一定能逃走。血灵儿是什么人,那可是教主之女啊!旭日神教的圣女,那么有名气的一个女子,江湖上谁人不知啊!更何况两人本就是天下楼的四大密探,又岂会不清楚眼前这名女子的来历。所谓关心则乱,两人刚刚平复下来的一颗心只因血灵儿的这一吼立马惊慌失措了起来,以至于做出了一个心虚的决定,以为血灵儿真的看到自己二人投毒了。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血灵儿将要冲到扬飞和毒女面前,而早已等不及的扬飞和毒女却先一步飞了过来,打算擒住血灵儿,一米之差,血灵儿人在空中,看见眼前两人那前倾的身体,飞了过来,血灵儿不但不害怕,还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

“果然是你们投的月牙蛊”。孟婆是何等人,可谓是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出了血灵儿的深意。

孟婆拄着拐杖,佝偻的身子在一刹那间变得笔直,身体飞起,在原地留下一道黑影。‘噗’孟婆两掌拍在扬飞和毒女身上。

‘砰’扬飞和毒女身体高高抛飞,扬飞和毒女此时是深深的被震撼到了,自己两人竟然在孟婆手上过不了一招,孟婆太强了,强到根本就没有任何打的必要,,二人完全没有任何可能活下去的希望,。想即此,两人心里都露出一丝深深的绝望,扬飞和毒女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逃走,一个左,一个右,分开来逃,只希望还有一丝逃走的可能。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碧落阎君喊道,一拳打向毒女,一道赤红色的火炎拳打出,毒女刚飞出不远的身体瞬间化为一摊飞灰,迎风飘散,毫无反抗之力,碧落阎君使用的正是她的成名绝技‘火炎拳’拳法可谓是霸道无比。

而与此同时,黄泉阎君手中的宝剑抽出,只见寒芒一闪,一缕夺人心魄的凌厉剑气横扫而过,扬飞逃走还在往后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噗’鲜血四溅,头颅滚了几圈,还死死的瞪着眼,似乎死不瞑目。

黄泉阎君缓缓缓缓收起剑,淡淡的说道:“杀一个小卒还要用成名绝技,实在是小题大做”。也不知道他是对谁说的,只是一直冷冷的表情,对着前方面无表情的说着。

一听到这话,碧落阎君气得嘴一撇,叉着腰,一脸凶狠的冲着黄泉阎君吼道:“去你的,就你会一天到晚装逼耍酷”。说完碧落阎君放下插在腰间的双手,脸上露出一个千娇百媚迷死人的微笑,一手搭在肩上,故作可怜的说道:“难怪当年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你,就你这块大冰块,不把人家冻死才怪”。说完,碧落阎君一脸得意的走了,只留下黄泉阎君依旧面无表情,静静的站在原地。

碧落阎君这话直接戳到黄泉阎君的心坎里去了,当年黄泉阎君也曾喜欢过一个人,那就是上一代教主屠戮天的女儿姬如月,怎奈黄泉阎君一直都只敢默默的喜欢那一位小公主,却总是不敢表白,而且黄泉阎君本来性子就冷,再加上练了水精拳之后,整个人更是变得没有人情味,浑身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寒气,以至于整天搞得生人勿进的样子,这样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姬如月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于是姬月如在遇上体贴又有才华的血无心之后就果断的跌入了爱河,喜欢上了血无心,而这一切成了黄泉阎君心里最大的痛,一生之中永远的遗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