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机算子(一)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3090字
  • 2015-03-26 08:24:20

岳山后山的山洞里。

“呼”老人悠悠醒来,站起身有些茫然的往洞外走去,身体晃晃悠悠,似乎醉意未醒。

“哎!老人家,你没事吧!”王二狗见老人快要跌倒了,连忙上去扶住老人,这才使老人的身体站稳了,不至于因为失去平衡而栽倒。

这时老人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少年,似乎此时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刚才自己一觉醒来就只顾着往外走,竟然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老人盯着王二狗,左手指着在自己右手边扶着自己的王二狗,一脸迷糊的张嘴问道,哈出浓烈的酒气。“喂,小子,你是谁啊?”

“老爷爷,我叫王二狗”。王二狗一脸老实的回道,像一个跟长辈说话的诚实孩子。

“哦,王二狗,这倒是一个挺特别的名字”。老人一脸揶揄地笑道,又打算往洞外走去。

王二狗连忙上去扶住老人,眉头微皱,有些担心的看着老人。“老爷爷,你还是在这里歇会吧!你这样出去太危险了,这荒山野岭的,万一摔到哪里怎么办”。

“呵呵,难得你小子这么有孝心”。老人看着扶着自己的王二狗,朝王二狗满意的点了点头,走了两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小子,那只大猩猩,你认识吗?”

“老爷爷,你是说住在这个山洞里的那只大猩猩吗?”

“是的”老人微微点了点头。

王二狗一脸恍然:“哦,那是我朋友,我叫它大威武”。王二狗突然攥住老人的手,有些紧张,一脸担心的问道:“老爷爷,你有没有看到大威武啊!”

“嗯”。老人点点头。“我确实看到了,我今天就是跟在那只大猩猩后面才来到这里的”。

“那它有没有出事啊?”王二狗一听到老人说见过大威武,连忙接过话,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生怕大威武出现点什么意外。

老人看着王二狗一脸着急的模样,又带着些许希冀的看着自己,那样子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善良而纯真,老人难得的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满脸的皱纹徐徐展开,老人用布满老茧的手摸了一下王二狗的后脑勺,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放心吧!你那大威武没事”。这时的老人就像是一位和蔼的老爷爷在跟自己的孙子唠着家常一般。

“哦,那就好”。王二狗高兴的应了一声,虽然以前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位老人,但是王二狗对眼前的这一位老人莫名的有一种信任感,具体是因为什么,王二狗也说不上来,也许是因为老人很像自己小时候在村里的那些长辈吧!总能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安全感。

王二狗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一脸关切的看着老人。“老爷爷,你家在哪里啊?我扶你回去吧!”

“不用啦!我没有家,天下哪里有酒哪里就是我的家,今后我就住在这了”。老人一脸潇洒的说道。

王二狗以为老人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于是接着问道:“老爷爷,我送你回家吧!免得你家里人担心”。

老人一甩手,豪迈的苦笑了一声,透出一丝无奈,一丝凄苦,一丝沧凉。“呵呵!一生未曾娶妻,何来儿女”。老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深沉的回忆,但很快就消失了。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

“来,老爷爷坐,你这个状态不能出去的”。说着王二狗扶着老人往后面走去。

待两人坐定后,老人有些兴奋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后面盛满酒的小凹槽上,一脸火热的看着小凹槽里一汪清澈的水流,灼灼的目光简直能把凹槽给焚尽,那是一种对美好事物向往的眼神。

当夜幕缓缓降临,天色越来越暗了,山上的风格外的疯狂,拼命的拍打着山岩,洞外传来呼呼的风声。老人和王二狗亲密的交谈着,山洞里很安静,只传来两人细细的交谈声。

‘沙沙’洞外一道黑乎乎的身影一跃钻了进来。

“老爷爷,大威武来了”。王二狗一见大猩猩带着一些香蕉钻了进来,一脸兴奋的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大威武,大威武似乎也懂得王二狗此时的喜悦一般,将头亲密的挨在王二狗的身上蹭了蹭,然后将怀里的香蕉往王二狗怀里塞。

老人静静的坐在后面,一脸爱怜的看着这一人一猿。“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啊!”老人喃喃的说道。

京都繁荣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算卦了!算卦了!江湖血,红颜泪,算无遗漏。知天地,知鬼神,小心道来”。一个道士模样,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人,干瘪的嘴巴搭啊搭的喊着,穿着一个破旧道服,也不知道这件道服有多少天没有洗过了,上面布满了油渍,脏兮兮的一片,很远都能闻到那一股令人恶心的酸臭味,青年道士坐在一个小桌子边,桌子上摊着一幅刚好覆盖住桌子的八卦图,旁边插着一方旗帜,上书‘神鬼莫测’。

慵懒的阳光温柔的照在这一片大地上,中午正是极易犯困的时候,青年道士趴在桌子上,缩头缩脑、探头探脑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样子猥琐极了,时不时的喊几声:“算卦了,算卦了”。可是即便青年道士把嗓子喊哑了,还是没有人来算命,偶尔有几个人感兴趣的盯着摊位看了一会,当青年道士问他们要不要算命时,他们纷纷扇了一下鼻子,像是躲避瘟神一样一窝蜂的散开了,毫无打算坐下来算一卦的心思。

“耶,那里有算命的,走,过去看看”。血灵儿眼尖,一眼就看到人海中的青年道士,与其是说人海,不容说是除了算命的青年道士之外的地方是人海,所有经过道士旁边的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似乎生怕沾染上什么似的,所以就导致了青年道士这一块没有什么人,因而血灵儿一眼就看到了算命的摊位。

‘啪’血灵儿一拍桌子,一脸嚣张。“算命的,来给本小姐算算”。

“嘿嘿!终于有客人上门了,老天待我天机不薄啊!”青年道士心里嘿嘿的笑着,别提多开心了,心里笑开了花,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青年道士连忙站起身来,正想着如何留住这位金主。突然,一股刺鼻的酸臭味从青年道士身上散开。“糟了,要坏事了”。青年道士一脸慌张的捂住松垮垮的道袍,连忙坐了下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看着眼前这位金主脸上的厌恶之色,青年道士脸上禁不住露出一丝苦涩。

“嗯,什么味道”。血灵儿捏着鼻子,一脸惊诧的看着青年道士。

站在血灵儿身边的孟婆和黄泉阎君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瞬间又舒展开来,应该也被这股难闻的味道刺激到了,但是两人却并没有因为这种气味而影响到什么,显然养气功夫很到家啊!可是陆无双和碧落阎君都禁不住捂住了鼻子,陆无双倒是没有说什么,依旧风淡云清的样子,但是脾气火爆的碧落阎君立马就生气了。

只见碧落阎君剽悍的走上前,一脚踏在桌子上,震得小木桌嘎嘎作响,碧落阎君一脸凶恶的看着小道士。“喂,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

青年道士看着眼前粉红长袖包着的小脚,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仰望着碧落阎君,一脸讨好的笑道:“那个漂亮的姐姐,你要不要算一卦,不收钱的”。这个笑容简直就是下流和猥琐的代表啊!

“谁是你姐姐,我有那么老吗?”不叫还好,这青年道士这一叫瞬间引燃了碧落阎君心中所有的怒火。

‘砰’华丽的一脚,青年道士被狠狠的踢倒在地,呈一个大字默默的趴倒在地。

“咳咳”青年道士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吐了一口唾沫,一脸讨好的再次走了过来。“既然叫你姐姐你嫌把你叫老了,那叫你妹妹总该开心了吧!”青年道士兀自得意着,为自己的聪明而感到高兴。

“那个妹妹,要不要、、、、、、”青年道士话还没说完。

‘砰’青年道士身体远远抛飞,又是一个完美的抛物线,不过碧落阎王君并没有想害人性命,毕竟眼前的青年道士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也不算真正得罪过自己,所以虽然青年道士的身体被踢飞了,其实顶多是受点皮外伤罢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这下青年道士垂头丧气的走回桌子边,一脸的颓废。“什么狗屁的天机术,师傅还说学了天机术就能窥探天机,能人所不能呢?有神鬼莫测之能,还什么每代只传一人,每一代传人都号为天机算子,福泽万民,说得那么稀罕似的,去你妈的,等小爷我干完这一单生意,小爷我就收东西走人了,回乡种田去,还是家乡插苗死不了人啊!”青年道士悲叹道,心里不知道埋怨了师傅多少遍了。

要说这青年道士所学的正是天机演算之法,每代只有一个神算子,代代相传,每代都只有一个名字‘天机算子’他们是流传于民间的一个算术大家,推演天机,晓喻推演之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