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陆无极的安排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221字
  • 2015-03-24 23:01:29

京城,东厂。

自从命天罡负伤而回,三十五天罡全部战死,三十六天罡组织名存实亡。夏侯长吉被朝廷追杀,朝廷两大实力失去了平衡,使得东厂厂督命天罡一家独大,东厂在朝廷之中的势利一时无二,无人敢撼其缨,可谓是权倾朝野啊!作为东厂厂督的命天罡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自从命天罡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命天罡就一直呆在东厂里,深居浅处,异常低调,不为别的,只因为皇帝害怕朝廷之中的势利失去平衡。再者前不久深夜宫中那场大战,命天罡看得清清楚楚,老奸巨猾的靖安帝武功竟然如此高强,直接打得李挽歌毫无招架之力,命天罡自问自己绝对没有这个实力,所以命天罡并不觉得自己对上靖安帝能有多大把握,因而,对于栽赃给夏侯长吉这个主意隐隐感到有些后悔,命天罡本来打算让两人拼个两败俱伤的,如今事情大大出乎自己的预测,命天罡隐隐有些不安了。

命天罡的另一重身份正是天下第一楼的天字探。天下第一楼四大密探,天、地、玄、黄,四大密探。天字探命天罡是很早以前,天下第一楼培养出来并送进三十六天罡之中的,目的是掌握神谕这个组织并在靖安帝的眼下扎上一个钉子,这么多年来正是因为有命天罡这个天罡帅在神谕,所以整个庞大的皇室情报网为天下第一楼所用,因而天下楼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集到所有的情报。

地字探李挽歌,曾经的天下楼大掌柜。玄字探扬飞,自大无比,号称暗器之王。黄字探毒女,曾经的五毒门门主之女。四大密探各有所长,皆善于隐匿之能,天下很少有人知道四大密探的存在。

这天,命天罡如往常一样待在院子里练功,宫女把饭菜端了进来。

“出去吧!”命天罡摆了摆手,将宫女打发了出去,看了一眼院子外站着的这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命天罡脸上挂上一抹阴沉的笑,喃喃道:“狡兔死,走狗烹,没想到这狗皇帝竟然给安排了这么多暗卫盯着我,可真是瞧得起我啊!”关上门,来到桌前,正要拿起筷子。

‘砰’门直接被打开了。

“哪个不长眼的宫女,进来不知道敲门吗?”命天罡刚正拿着筷子打算吃饭,本来这些天心情就不好,来来往往的宫女生都怕被主子挑出点毛病来,个个都战战兢兢的,偏偏这个时候有不识相的,突然被人打断,心里很是不爽。

“命天罡,你最近做的事不错嘛!”一道不徐不缓的声音的声音传来,带着淡淡的威严,空气中瞬间夹带着一股阴沉的寒气,来人正是天下第一楼的楼主陆无极。。

‘噗’待看清来人的模样,命天罡一个激灵,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哪里能够瞒得住眼前这个人的眼线呢?

命天罡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属下参见楼主”。

“哼!”瞬间,一股凌厉的掌风扑面而来,‘砰’命天罡的身体如离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起,狠狠地撞在了床沿上。

“你可知错?”

落地的命天罡连忙爬起身子,顾不得身上所受的伤,连忙跪了下去:“禀楼主,属下知罪,我不该在你不在的时候,向夏侯长吉出手”。命天罡忙不迭地说道,哪有一点身为东厂厂督的样子啊!

“你也知道夏侯长吉是我的人啊!如今我培植在靖安帝身边的两大势力都被你给毁了,现在看似你命天罡一家独大,掌握了朝庭的绝大多数势力,但也因此更加受到靖安帝的猜忌和排挤,只要到时靖安帝亲自出手,随便找个理由杀了你就行了,所以这也就是你现在还能活着的原因,因为你武功不强,而且还是一只听话好使的狗,其实你现在就跟一个傀儡差不多了”。

命天罡吓得连忙点头,冷汗淋漓,心念急转,其实命天罡也知道楼主说的很对,如今这东厂到处都安插了皇帝的眼线,命天罡稍有举动就会被传到皇帝耳中,命天罡现在心里可是后悔不迭啊!哪知事态超出自己预料太多,如今连楼主都亲自出面了,命天罡知道自己这下罪责大了,这么大的罪责如果不找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服楼主的话,那么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即便今日逃过一劫,但难免会受到很大的惩罚,并且如果失去楼主的庇佑,自己迟早会死在靖安帝手中。一念思过,命天罡连忙求饶道:“楼主明鉴,夏侯长吉反叛楼主之心早就有了,我们天下楼这些年也查到了不少,其实夏侯长吉对于楼主您的命令一向都是阴奉阳为,并且属下本来是打算将三十五天罡之死嫁祸给夏侯长吉,让皇帝跟夏侯长吉拼个你死我活,届时楼主只要渔翁得利就行了,不仅能一举得到两人的功力,还能一统大明,哪知道夏侯长吉突然失踪,连神谕也没有找到此人,属下失策啊!还望楼主宽恕”。

“哼!你那点花花肠子我会不知道,一则是你想要坐收渔利,二则也是想借此除掉夏侯长吉,想让你自己一家独大吧!”陆无双居高临下的盯着命天罡,眼里闪过一丝凌厉。“不然你怎么不向我请示,擅作主张”。

跪在地上的命天罡低垂着头,用余光扫了一眼楼主,昏暗的屋子里,楼主自进来眼里一直闪烁着渗人的寒芒,吓得命天罡胆战心惊,冷汗直流。只见命天罡跪在地上,使命的磕了几个头:“楼主,属下知错啦!请楼主给属下一个机会,属下定然将功赎罪、、、、、、”。

“好,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陆无极摆了摆手,示意命天罡站起来。

命天罡瞟了一眼楼主,见楼主眼里一片幽深,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稍稍放下心来,但也不敢拂了楼主的意思,于是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恭敬的立于一旁,看着楼主。

陆无极来回走了几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命天罡小心翼翼的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屋子里静悄悄的。

突然,陆无极停住了脚步:“我已经派人飞鸽传书去了东南十国,如今战事已经挑起,玄字探和黄字探最近将会连夜兼程赶往京城,届时,你好配合玄字探和黄字探给我盯着千渊山的动静,一旦千渊山上各大门派的人为了火龙果斗个两败俱伤的话,那就立刻飞信传书给我,知道吗?”

“属下明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