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夏侯长吉的去路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207字
  • 2015-03-22 15:30:53

岳山派,自从王二狗突然神秘消失几天又回来后,王二狗依旧做着原来的杂活,这消失的几天里整个岳山派平平静静的,可以说他的死活并没有任何人关心,似乎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激起,是啊!一个微不足道的杂役弟子,死了就死了呗,反正偌大一个岳山派会缺那么几个弟子,笑话,每年求着喊着要岳山派收为弟子的人能从山上排到山下,他一个杂役弟子算老几啊!当知道只有陆月师姐一个人在默默的找他时,王二狗非常感动,同时又不自禁的开始思量人性险恶啊!以前在村子里,大家都和和睦睦的,从来没有勾心斗角,大家一起快乐的生活着,如今在岳山派的这几个月,王二狗是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心险恶了,这些使得王二狗开始成长,心智渐渐变得成熟,再也不抱着天真善良的想法看这个充满险恶的江湖了。

小茅屋里,这天陆月又端着一碗草药拿给王二狗,而王二狗自从回来后就被陆月要求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几天,当知道王二狗那天为什么突然失踪了之后,陆月流露出那种似乎失去了亲人的那一种伤感,那一幕一直温暖着王二狗冰冷的心,同时使得王二狗更加坚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坚强的活下去的心。只是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在两人关系如此密切的时候,有两个人影正在远方静静的盯着两人,那嫉妒甚至有些歹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陆月端着碗递给王二狗的手。

“哼!掌门之位是我的,也只有我才能配得上陆月,凭你也配跟我争”。茅屋外,莫离阴沉的脸都快要挤出水来了,捏着折扇的手紧紧握住扇骨,一把上好的折扇就这样报废了。

而当莫离消失后不久,在原来莫离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这人正是岳山派弟子之中最神秘的二代弟子邢剑,邢剑握着一把漆黑的宝剑,神情风轻云淡,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他的心境。

邢剑望着莫离远处的背影:“唉,什么东西都能影响你的心境,我还以为你会成为我一位可敬的对手呢?看来我错了,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邢剑收回目光,看向茅屋里的两人,眸光点点,望向陆月的眼神充满了霸道:“你只能属于我,弱者是不配拥有发言权的”。说完,邢剑瞟了一眼王二狗,那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夷,仿佛一位帝王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囚徒一般:“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

豫州城的客栈里,一个老头打开门。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店小二摸了摸额头上的汗,一脸陪笑的问道。

“把我的饭菜送到我房间里来”。说完小老头直接走回去,带好门,理都不打算理店小二一下,只传来门外店小二的叫声:“好嘞!客官,您稍等”。

刚转身的小老头突然看见桌子上竟然坐着一个黑衣人,这下可把小老头给惊的,对方竟然能无声无息的进入屋内,并且自己还没发现任何痕迹,说明对方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这下小老头可就得小心应付了。

小老头毕恭毕敬的朝着来人拜道:“不知阁下是何人?为何来找我小老儿啊!”

“呵呵!夏侯长吉,如今你可是人人喊打啊!”黑衣人转过身,赫然就是陆无极。

“原来是你,你来干什么?”夏侯长吉见陆无极拆穿了自己的身份也不惊讶,毕竟陆无极掌握了天下楼,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夏侯长吉十八年前就曾经跟陆无极合作过,当时自己技不如人被他打败,当了他的属下,但是十八年过去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夏侯长吉也就没有再去想过以前的事,如今他又突然出现了,但夏侯长吉自问不是十八年前的夏侯长吉了,怎么可能再次甘于屈居人下。

陆无极阴笑道,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夏侯长吉,你是这么跟尊主说话的吗?难道十八年前的教训还不够”。

“哈哈”。夏侯长吉疯狂的笑道,眼神之中尽是一片疯狂之色。“正是因为这些事已经十八年了,你也知道什么东西时间久了,总会变质的,我不太确定你还是不是那个能让我死心塌地效忠的那个尊主”。

“好”。陆无极刚刚说完,一股凌厉的劲气飘散而起。‘砰’瞬间,屋子的桌子、椅子、茶杯化为粉碎,一阵微风,纷纷飘散。

两人隔空一掌,两两相对,谁也不甘示弱,大有一败俱伤的架势。

“化骨绵掌”夏侯长吉大喊一声,一股坚不可摧却又带着浓烈死亡之气的内力瞬间通过手掌攻入了陆无极身上,只见陆无极对掌的双手上衣袖寸寸剥裂,‘嘶’衣角化为飞灰。

“如果你就这点本事,那我就只有废掉你这一双手了”。夏侯长吉眯着双眼,眼神中透出一股快意和疯狂。

这时陆无极一直无悲无喜的脸角闪过一丝危险的弧度:“没想到给你这十八年,你竟然将化骨绵掌练至化境,不错、不错”。

“多谢夸奖”。夏侯长吉话还没全部说完,异变突起,‘砰’只见陆无极瞬间化身为金铜铁人,一拳头就把夏侯长吉打飞了,这化骨绵掌对此时的陆无极一点作用也没有。

废墟里,夏侯长吉艰难的爬起来,‘咳咳’嘴里难以抑制的吐出血丝,陆无极两三步走到夏侯长吉面前:“怎么样,服不服”。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练成了金刚不坏神功,恭喜你啊!”夏侯长吉含着血丝的嘴角扯出一个相当痛苦的微笑,有些无奈的再次跪了下去:“属下叩见尊主”。

“好!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如今你已经被靖安帝所抛弃,江湖武林又容不下你,不过我天下阁正好缺一个代掌柜,你就去天下阁做掌柜吧!以后你就掌控整个天下楼为我提供情报,知道吗?”

“是”

‘砰’门被带上。“记住,不要给我耍小心眼”。

夏侯长吉这才有气无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吐了一口鲜血,喃喃道:“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得到了神功典籍,十八年前,那个婴儿不是死了吗?岳惜容还会交出神功典籍”。随后夏侯长吉坐到床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似乎很是想不通,摇了摇头,丧气的嘀咕道:“没想到十八年间,我苦练神功,竟然还是不能为哥哥报仇,到头来还要继续为仇人服务,我该死”。说着夏侯长吉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