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大难不死

  • 无双演义
  • 天下飘血.CS
  • 2720字
  • 2015-03-22 11:09:33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王二狗一觉醒来,看了看自己破旧的棉袄,上面还沾着那晚的血迹,不过都已经干了,伸了伸腿,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王二狗这才支起身子,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山洞的干草上,虽然是白天,但是山洞里还是有点昏暗,洞里有水声滴滴的打着地面。

王二狗感觉自己一觉醒来精神好多了,伸了个懒腰从干草上站了起来。“好渴啊!”这么想着,王二狗搭了搭干裂的嘴唇,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只是感觉自己更加饥渴。王二狗循着水声找去,发现在山洞靠里面的一个凹槽里盛满了水,凹槽上面还在不断的滴着水滴,溅落在凹槽里,王二狗顾不上什么,看见水就像看见惊世珍宝一般,从来没有一刻有这么渴望喝到水,连忙趴了过去,直接用干裂的嘴唇喝起水来。

‘咳咳’王二狗喝得太猛,显得呛到了。

“这水好像有点像酒耶,不过很甘美,没有烧酒那么烈”。王二狗这么想着,禁不住又大口大口的喝了两口,这才感觉好了一点,嘴巴不再那么干了,并且感觉自己干瘪的肚子也不怎么饿了。

可想而知此时王二狗内心是非常的激动,没想到大难不死,还喝到了这么甘美的水,王二狗是个乐天的人,小时候跟着父母,尽让父母操心,一直觉得过意不去,现在不用让父母操心了,可谓是一人吃饱全家无忧。王二狗突然想到自己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我要是死了该多好啊!那样就让父母一直都以为我在派中习武好了”。王二狗心里突然涌出这样轻生的想法,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又重新整理好心情。

“还是先回派中吧!”王二狗朝着洞外走去。

‘沙沙’一道黑影从洞外一跃而入。

“啊!”王二狗吓得倒退几步,跌倒在地上,本来就凌乱的头发这回更是散披在了脸上,整个人显得甚是狼狈。

待黑影消失,王二狗前面一只大猩猩就这样凭空出现了。大猩猩看见王二狗急急的吼叫了两声,把自己身上带的桃子和香蕉扔给王二狗,这时王二狗才缓过神来。“原来刚才闪进来的黑影就是这只大猩猩啊!看来,大猩猩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让我吃这些东西罢了”。王二狗这么想着,随手就拿起地上的桃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吃了起来,毕竟王二狗实在是太饿了,刚才喝了点水,这会看到红彤彤的水果,肚子更是显得越发饥饿了。

丰月客栈,当黑衣女子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黑衣女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映入眼帘的是一袭水蓝色的长袍,显然有人给自己换过衣服了,伸手活动了一下,感觉自己身上的一些皮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这胸口还是隐隐作疼,显然内伤还没有好。

‘砰’只见门外一位侍女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女子警惕的看着来人。

“小姐,你醒啦!我去叫主家过来”。说着侍女将脸盆放在桌子上,带上门走了出去。

“看来是这家主人救了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吧!”女子分析了一下,开始打量起这栋屋子,外面还传来马夫赶马的声音、摊子的叫卖声,再看这里的装束,这应该是一家客栈吧!

“姑娘,你醒啦!”来人正是谭丰,谭丰见女子看了一眼四周,然后眼神又飘到自己这一身衣服上,以为这名女子可能误会自己了,连忙解释道:“姑娘莫怕,在下没有恶意,昨晚只是恰巧遇到,这才顺手救了姑娘,至于姑娘你这身衣服,是我叫侍女给你换上的,你身上的药也是那些侍女经手的,姑娘莫要误会啊!”

“哦”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不出任何表情。

谭丰自从救下这个姑娘就一直没有来过,一直都是交给属下去照顾的,那天晚上女子脸上沾满了灰尘和污血,谭丰一直都没有看清楚女子的容貌,这回过来才有时间打量起自己救回来的这名女子。如瀑长发披散在双肩,黑宝石般的双眼异常明亮,闪烁着青春的气息,却又自然的流露出些许悲痛,让人禁不住去疼惜爱护她,女子整个身体有些紧绷,两手略微向前有些防备的看着他,似乎女子很久以前受过很多苦难,不经意间总是会对任何人都充满防备一般,那露出长袖的一节小手臂光滑如雪,配上水蓝色长袍显得愈发美丽,如邻家小妹妹一般引人怜爱。

见过无数美丽女子的天下第一首富谭丰一时竟然看得呆了,恨不得把那位姑娘搂在怀里,好好疼爱,永远的拥有她,为她遮风挡雨,与她携手白头。心中突然涌出这样的想法,谭丰忽的惊起一身冷汗,看着女子的表情也变了。要知道自己作为天下第一首富,若是被坏人利用,轻则伤及自己,重责动摇国之根本,为天下无数百姓带来灾难,所以谭丰不敢轻易对某人产生感情,免得对不起列祖列宗,留下万古的恶名。

谭丰打开折扇,慌忙地扇了两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姑娘,我的身份你昨晚应该就知道了吧!可是在下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呢?”

女子欠身道:“小女子李挽歌多谢公子相救”。

“呵呵!好名字”。谭丰笑道,一派风流倜傥。

“不知李姑娘为何要去皇宫,你在天下第一楼又是什么职位呢?”谭丰一直笑着看着女子,但那眼神却紧紧盯着她,显然想要从女子身上得到一些关于天下楼的消息,毕竟天下楼太神秘了,传闻它掌握了天下所有人的秘密,要知道这天下楼不说它的实力强大,就它掌握天下之人的秘密这一点来说,这就非常可怕了,掌握别人的秘密就等于扼住了别人的喉咙,可以让别人替自己卖命,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最信任的属下突然横刀相向,你还不知道原因,那怎么办,所以谭丰虽然贵为天下第一首富,可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并且自问一班子手下也厉害无比,但还是不得不防着点天下楼。

“不好意思,谭公子虽然对小女子有救命之恩,但小女子却不能因为这个而告诉谭公子关于天下楼的机密,还望谭公子见谅。”李挽歌抱拳郑重的说道。

“也罢!我还没把天下楼放在眼里”。谭丰摆了摆手,站起身来:“李姑娘身上的伤还没好,就在这里多待几天吧!等养好了伤再走也不迟,有什么事就吩咐外面的人去办就行啦!”

李挽歌也不矫情,毕竟自己现在重伤未愈,的确不易上路。“那多谢谭公子了”。

待谭丰走后,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李挽歌看见来人,连忙整理一下衣衫,跪在地上:“属下叩见楼主”。

来人正是身份神秘的天下第一楼的幕后楼主陆无极,只是天下楼一直是李挽歌在打理,所以天下楼一直是在为陆无极服务,为陆无极提供情报的组织。而李挽歌另一个身份正是吐蕃的挽纱公主松赞挽歌,而松赞挽歌也是当年被前任老皇帝和太子排挤的人,当年要不是松赞无极突然返回西域吐蕃夺位,那么挽纱公主也会和其它公主一样被迫进行政治联姻,嫁给东南十国的皇室,正是松赞无极救了她,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死心塌地的为松赞无极做事。

“事情办得怎么样?”

李挽歌垂着头:“回楼主,那靖安帝的龙阳神功甚是厉害,属下没有得手”。

“我也猜到了,那靖安帝岂是你能对付的。你就好好养伤吧!多呆在谭丰身边,好好跟着他,至于太下楼,我会派他人接手的”。

“属下办事不力,还请楼主惩罚,只是还请楼主不要不让我回去”。

“我并没有怪你,你就好好呆在谭丰身边,这样比呆在天下楼更重要”。

“是”。当李挽歌抬起头时陆无极早已经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